《天马行空》

第26章

作者:司马紫烟

因为楚平发现这具骷髅所以能在地道中连行自如,是因为四方都有和,相互平衡对消之故,只要加强一方的吸力,骷髅就会面向那一方,如果去掉了三方面的吸力,骷髅就会重向仅有的那一边,空虚空虚地吸住了。

于是楚平选择了靠里面的一边,用手拉出一里面墙上的四枚铜环,果然那具骷髅以想像不到的速度,直向出口的那一面冲去,砰地一声,撞在墙上后,就牢牢地贴在上面,再也不动了,楚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但他笑得太早了,就在他的注意力全放在骷髅上面的去的时候,墙上早出了四枚铜环,那是由的操纵的,环口是开的,准准地套住了他的双手双脚,喀的一声,又自然扣上,然后将他牢牢的扣在墙上了。

这是楚平万万想不到的结果,他已经够小心了,那知在破坏了磁铁骷髅,志得意满之际的刹疏神,还是着了人家的道儿,四枚铁环的练子很快地收紧,将他人拉得贴在墙上后,楚平感觉到连住钢环的地方很快地又了一块石砖,然后是环后的铁练收紧,紧紧地扣住了他。

接着是哈哈一阵大笑,慢慢地灯光照了进来,而后,他看见了文若虚的脸充满的的笑。

“楚大侠、楚大相公、楚公子,如意坊的楚大东家,你的性子真急,不是说好才明天才送珠子来的吗?怎么今晚上就来了呢?你要是早通知一声。在下就扫相不会拿你误当作贼来对付了,这真是失礼得很,不过没关系,我取回七宝奇珠后,还是会把你放下来的!”

说着伸手要去搜他的身子,楚平淡淡地道:“你不必费事,七宝奇珠我还放在店里,根本就没带来!”

文若虚道:“什么,你不带七宝奇珠,那你来干吗”

楚平淡淡地道:“自然是来牵回我的马!”

“那是你答应了用七宝奇珠来换的!”

楚平淡然一笑道:“文龙生,你也记得我答应的是明天才带七宝奇球来换取马匹,现在还没到明天,因此我不必带七宝奇珠前来!”

文若虚道:“楚大侠可不是我空空门中弟子!”

楚平笑道:“不是,如意坊从不盗窝,可是我来收回被窝走的东四却不算违背祖训,文先生应当记清楚,那三匹马是你从我那儿偷走的,我只是来取回失物!”

“楚大侠,圈马的地方我已经指给你看过了,不是在这宝库中,你到这宝库中来找寻失物似乎说不去吧?”

“但是开锁的方法却在这宝库中”

“我不是说过,必须要将七宝奇珠投入塑像的口中,才能取得开锁的方法吗?你没带七宝奇珠来,怎么能得到开锁的方法呢?”

“文先生,如果你只是古月斋主人,我对你的话倒是不会怀疑,但你是空空门主,我若是相信你的话,岂不被你笑掉了大牙”

文若虚叹了口气道:“楚大侠对我的话完全不信?”

“不!我相信一大部分,把七宝奇珠投入塑像口中,一定可以得到开锁的方法,但是我也相信无胯七宝奇珠,随便找七颗小泥丸投进去,照样也能取到开锁之法!”

文若虚不禁一怔,楚平道:“我不能不承认文先生编的故事十分生动,只是文先生的运气不够好,我来得太快了,以致于塑像身上的漆没有全干,不有一股生漆味道,跟你的故事配合不起来,下次文先生要有同样的骗术时,最好先到那儿的土地庙时里,偷一尊土地公公的像来供上,那就不会出漏子了!”

文若虚终于笑了起来道:“佩服!佩服!文某以为这个故事已经天衣无缝了,那知破绽竞出在塑像上,下次如果跟楚大侠交易时,文某一定要妥善地准备一下,楚大侠机智过人,观察入微而不遗毫芥,的确是让人佩服!”

“好说!好说!我也是开珠宝号的,如果没有这点眼光与心智,那岂不被人骗苦了,珠宝古玩来的第一要务就是要认真货,尤其是别古玩,一不小心就会被人用口哄了去,亏本钱小事,人却丢不起。”

文若虚一笑道:“只可惜楚大侠的运气不好,依然失手被擒了,不过这次的损失小,三头血契,几十头异种毒蛛,还有那一尊真磁骷髅,这些损失加起来也不比七宝奇珠差多少了!”

“这实在很抱歉,七宝奇珠是我花钱买来的,平日让人讹了去,岂不砸了我如意坊的招牌,多少总要找点代价回来。珠宝业有赚有赔,一百两的货作一百两卖掉不吃亏,一个铜钱都收不到,才叫冤呢”

“只是可惜我空空门却从不做亏本生意,为了那些损失,我必须要多收代价,除了七宝奇珠外,还有那座珍珠玲珑宝塔、九龙水晶壁,现在是一样也不能少了,有了楚大侠作抵押,我本来不可以多要点价,但是我空空门做生意,最贪而无厌,维持原状好了!”

“文先生你可找错算盘了,只有我楚平是商界出身,还有兴趣跟你讨价还价逗着玩玩,如果你拿这些条件来向我的朋友们或拙荆提出,那你就赔惨了,他们不捣了你的这所宅子,杀光你的弟子才怪”

文若虚拾起他的剑,在他面上晃了一晃笑道:“我倒不相信他们会舍得下你这条命,文某愿意押这一注!”

楚平一笑道:“那你就要输个血本无归了”

说着臂上猛一用力,居然把扣在腕上的钢环连同练子从墙上拔了起来,文若虚见状大惊,连忙挺剑刺来,楚平用连在左手的铁练往外一挥,掷开了长剑,右手的练子挥出,把文若虚逼得跳了几步。

楚平哈哈大笑,弯腰用力,把脚上的钢环也从墙上拔了出来,身体就自由了,虽然手脚上都着钢环,还带着两尺多长的练子,但对楚平而言,不仅没有不便之处,反而可以用来当作兵器,他挥动着练条,慢慢的向文若虚逼近去,笑笑道:“文先生,你这百精钢铸成的扣环不愧是件杰作,制作之精,质地之坚,均为当世无双,只是你不该太大意把它钉在这种砂石墙上的,能是人做梦都没想到的”_

文若虚的脸色非常难看,那表情比让人砍了一刀还要痛苦,这是难怪的,前一刻还在得意万分向楚平炫耀他的杰作,突然之间,被人当作了嘲笑的材料,任何一个涵养好的人,也是难以忍受的,何况文若虚是个骄枉自大,不肯接受失败的人。

他用了很大的努力才制住心头一股热血,没让它冲口而出,紧一紧手中的剑,厉声叫道:“楚平!为个,你要死无葬身之地卜”

执剑正待进攻,楚平却摇摇手道:“慢来!文先生,我们之间既没有深仇大恨,何况过还有一段见面之情,只为了一点小事,犯得着性命相搏吗?”

文若虚吼道:“小事!你认为这是小事!文某有生以来,会过多少高人,不知有多少极负盛名的高人,文某无不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上,今天居然被你这个小辈的奚落与侮辱戏弄,还能称是小事!”

长剑一举,挟雷霆之势,刺了过来。

楚平再度挥练把剑架开了笑道:“看情形文先生是恼羞成怒,真的要想置我于死地了!”

文若虚怒道:“谁还在跟你开玩笑!”

楚平收俭起笑容道:“文先生,先前我还以为你是故作姿态,那晓得你竟认真了,那可太没意思了,我若杀死了我,岂仅是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而且还会引起如意坊与八骏友的报复行动,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到此地来的,愈时不归,三大邪神首先会采取激烈行动。”

文若虚挺剑就刺,根本不作任何回答,而他的剑上造诣很不,每一次都是指向要害,楚平倒感到有点麻烦了,原先楚平想故意激怒他,好叫他乱了方寸,施展空手入白刃的手法把剑抢回来。因为这支剑才是他最重要的东西,对一个练成了驭剑术的人而言,所用的剑已是身体的一部分,终身为侣,再也无法更换人,文若虚如果知道了这个秘密,以此相胁,再多的条件,他也只有答应了,不过现在文若虚虽是不知剑中之秘,但他对楚平恨至深,似乎不杀死楚平绝不甘心,因此在这种情形下,要取回剑也很不容易。

第一,楚平这枝剑虽非千古名刃,但制裁地极佳,确是一支宝剑,锋利的可断金铁,第二是文若虚的剑招很凌厉,也不给楚平有可乘之极。

两个人就这么一来一往地拼,楚平知道无以善了,必须要施展杀手了,所以他默一连劲,内力贯注在两条铁链上,居然把两根一节节连套起来的铁练振得笔直,主像两支长剑,虽然砍劈的把式不能施展,便拧刺时威力不逊于剑,才稍稍遏制了文若虚的攻势。

又拼了二十多个回合,文若虚勇狠依旧,楚平似乎没有先前那么刚健了;连练为剑,到底是很耗内力的,尤其是楚平又犯了个错误,他以为这真是剑了,居然一招横扫过去,文若虚报本不理,举剑直刺,恰好是个空门。

楚平似乎慌了,只有抬手去招架,因为手上戴着从墙上扯下的钢环,竟然挡过了这一刺。

而他连在套上的铁链却因为内劲突撤,链身由直硬而软,一下子缠上了文若虚的脖子。

文若虚知道上当了,这才是楚平的目的,出乎本能他连忙用手去拉松,楚平的胳臂已经跟着勒了过来,劲力之强,却不再是他的双手所能拉得开的。脖子上如同上了一道钢箍。

文若虚拼命地挣扎,楚平的臂上再度加劲收紧,啦的一声,首先是他的剑落地,然后头一歪不动了。

楚平却笑了一笑道:“文先生,别来这一套,我对自己下手多重很有份量,你还没有到被扼死的程度,因此我不会放手的,你还是老实一点吧!”

文若虚依然不动,楚平不由得诧然地道:“怎么,难道是我真的用大了劲儿那是不可能的呀”

说着缓地放开了手,文若虚的身子向下倒去,就在快要全身落地时候,楚平突地出指飞快地点了他身上几处穴道而文若虚也正双腿一弹,向外纵去,刚纵起来,指劲已达,全身如僵死,再也无法运动了,啦的一声,着着实实地摔倒了下来。

楚平哈哈大笑道:“文先生,这可是你自己找的,怨不来得我了,你老是把楚平当作三岁孩子。

文若虚以怨忿的眼光看着楚平,良久才呸了的一声,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楚平小儿,你给我记住文老子只要不死,总有够你受的!”

楚平抬起了剑,淡淡地道:“随便你,楚某行事但凭于心,这本来就是你惹我,现在我向你警告一声,你如若再想动一次歪筋,我可懒得跟你磨下去,因为我对你文先生坑人的方法也深怀戒心,不想为自己惹下无穷后患,还是除掉你的好,你考虑清楚一点!”

文若虚瞪了他半天,然后道:“好吧,楚小儿,这一回老夫认栽,不过你记住,文老子不是轻易受辱的人,总有一天,我会把这笔帐讨回来!”

楚平道:“楚平话也放在前面,只要再有一次你惹到我头上,就是自取灭亡之时,现在我要你先把我手中这些家伙除掉,虽然玩意儿并不妨碍我的行动,但是一个男子汉,就能把身子旋开了!”

楚平依言而为,果然把把套在手脚上的环箍卸了下来,笑笑道:“这次你总算说了实话,现在我要那三匹马”

文若虚道:“我没计算到你会这么聪明为了要使你取信起见,确是做了那么一个安排,我有第二个方法了!”

楚平沉思了片刻才道:“好!姑妄信之,走!我们上宝库去,只要确如你所言,我不会难为你!”

“没有七宝奇珠,去了也是白去。”

“谁说我没有的,你把我钉死在墙上时,只要搜一下我身上,自然会搜到的”

“你不是说你没把珠子带来吗”

“我是从不说谎,只是偶而对不怀好意的朋友,说两句不实在话,这叫礼尚往来,我们都是做生意的,讲究一分价钱一分货,你先跟我玩假的,我也不敢认真,现在到宝库去吧,你最好能指点着一下!”

“你不解开我的穴道,我如何带路?”

“不必,你用口头指点好了,我听得懂的。”

他一把提着文若虚的衣襟,架他向前走去。文若虚无可地奈何,保好由架,一直来到宝库前面。

在文若虚的指点下开了门来到塑像前面,果然是平平稳稳,没有出一点问题,文若虚道:“你把七宝奇珠投入人像口,塑像自会裂开,从肚子里,你可以找到一字条,说明开锁之法。”

楚平道:“我晓得,问题是我取得开锁的方法后,是否还能收回七宝奇珠呢?”

文若虚道:“绝对没办法,塑像座下有一个暗道,通到一个暗格中,七宝奇珠滚入暗格后就滚到内人的手中,她拿到后立刻躲到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