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27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三大邪神再度在长亭送别楚平他们。这次没有设宴,也没有喝酒,果报和尚叹了口气:“平白搁了各位三天,想起那两口子实在可恨,但是看看他们的结果,和尚也不忍心说什么!”天香娘子也哼了一声道:“可不是吗?老娘的裤子还供在他们的宝库中呢——原本老娘是想借这个机会把裤子要回来的,给这么一闹,老娘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果报和尚连忙道:“狐狸,人家那库房里有的是宝贝,你不过丢了条裤子,那又算得了什么?”

天香娘子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道:“死秃子,你倒说得轻松,那条裤子是无价之宝,它盖住了咱们三大邪神的脸皮,你别瞧它不值一文,库房里那么多的宝贝,能抵得上它的价值吧?本来还有那么一点希望将来可以找到妙手空空,扳回一个面了,现在他一死,咱们这三张脸算是丢定了,也是输定了”

果报和尚道:“騒狐狸,这笔帐我们可不认,虽说三大邪神没有分守家,但是可不能由你一条裤子就代表了,那天你高兴,又贴上个小白脸,把裤子送给人家做了纪念,难道也是咱们三个人共同具名的不成!”

天香娘子笑道:“难道你们两个敢不认帐,老娘要是看中了那小白脸,你们两个就是他的小舅子他要骑在你们脖子上撒尿,你们也得乖乖承着!”

常乐叟笑道:“你们也是的,都一把岁数了,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不过咱们也没输到底,虽然狐狸精的裤子不好意收回来,毕竟有份抵押的,那天你有空,再把这包东西缝缝贴贴,做条裤子就是。”

他手里拿关一个布包,里面正是文若虚给他的十大门派的十七本秘籍,天香娘子一怔道:“老鬼,你不打算还给十大门派了”

常乐叟道:“是的,我抽空看了一下,发现十七本秘籍都是一个人的笔迹,这是十家不同门派的武功,总不会是一个人手录的吧!”

楚平道:“文若虚还玩这一套,居心何在呢?”

常乐叟道:“谁知道,当时太匆忙没有看一看,现在想问出没办法了,据我的推测只有两个可能,第二就是真本还留在他们的宝库内,第二就是他发现盗来的也不是真本,所以另行作录一份。”

楚平问道:“内容呢,是否有假?”

“那倒是货真价实,而且是十大门派的绝学,如武当的两仪剑法,少林的易筋经,云台的分光剑法等……”

楚平道:“如果是这些拳剑秘籍,那都是各大门的独门绝学,真本原册被各门派视作传代至宝,如有遗失,将是一件大事,可是各大门派都没有动静,想来他们取得的就是抄本,用作门中演习的依范!”

“既是抄本,文若虚又要重抄一次干吗?”

楚平笑道:“即使是抄本,也不是一件小事,没有几个人能看见的,文若虚一定是将抄本盗出后,抄录了下来,又把盗得的抄本巧妙地还了回,所以十大门派才没有大事搜索追究,或许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已经被人偷学了去”

常乐叟道:“那就装糊涂算了,干吗又要还给人家!”

“不!这是很重要的,有些门派虽然追回了失去的秘籍,但是对武功是否外流一事还在存疑,如果万一发现有人使用了他们的武功招式,必然要追查到底,空空门是个门派,别家追查的的结果也不是对人,将是对付整个空空门了,文芳虚把抄本归,更要求是以妙手空空之名取走的,这就与空空门无关,送还抄本,表示自己对这件事已无能为力,如果再有人使用这种武功,要求对方自行处置的意思!”

“这是各门派之间的默契,前辈无门无派,自然不易了解,现在空空门还有五个门人学过这些功夫,文若虚归还抄本的意思,就是告诫那几个人,往后绝对不可使用这些武功,因为各大门派得知有武学流传在外了,一定要特别注意,如有发现,就会全力追杀。”

朱若兰道:“不对,文若虚是的那几个人施展了秘籍上的武功而为人所不容,所以才要找个有力的后台送还给人,万一他们的武功被人瞧出来了,秘籍是东厂送还的,各大门派一定以为那是东厂的厂卫,不敢去为难他们!”

常乐叟道:“这家伙临死前还来上这一手,可恶!”

楚平一叹道:“不错!我当时没有想到这个,既是如此,我们倒是不能替他们担这个担子,前辈,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去办吧,我们在回程时绕个圈子,绕道,嵩山少林寺一行,向他们说明一下!”

三大邪神不怕麻烦,但他们没空,所以把秘籍交给了楚平,各自分手而去。

楚平等人则由冀东折向豫西,来到登封后,大家息下,第二天,楚平与朱若兰两人双骑,直向少室嵩岳而去,进入山道后,不知道那儿飞来一颗石子,打在马股上,瘦龙负痛前冲了几步,忽地脚下一虚,地面突陷了下去。

变故突生,楚平的身手再快,也来有及应变了,而这个陷阱挖得还真深,下临数十丈,而且离马背,攀在绳网边上,内心里充满了震惊,因为这个陷阱几乎是不可以存在的。

他们走的是嵩山少室是五大名山之一,也是历朝以来策封的狱神代表,与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合称五岳,而嵩山独立其中,每年皇帝都要派遣近臣大员,或宗室代表祭封狱神,故而大道修铺得十分平整。何况此地已近少室武林之宗的少林寺,为达摩本院所直辖之地,而挖这样的一个陷阱,也不是一两个人,一两天之工,路上络绎不绝,总有行人来往。

怎么会有这个陷阱呢?此其一,再者,这个陷阱专为他而设的,他的瘦龙是一头通灵异驹,能预知危险,如果前面有流沙、陷坑等埋伏,它立生惊觉,止步不前的,但是因为正在行进时,有人用石子在马股上偷袭了一下,使得马匹负痛急串,一时无法收势才掉了下来,由此可见设井的人对他的情况以及马匹的性能有了相当的了解,所以才安排下天衣无缝的一着了。

井深二十多近三十丈,井底的尖枪都已生了锈,可见这陷阱设立已久,但井腰的吊绳钉子却是新插入的木棒,那证明陷阱是早已有的,这是谁干的呢?”

这是无法解答的问题,楚平也不去想它了。

他先试了一下绳网的坚固程度,倒是很放心,绳网是新的,很坚固,网眼很大,瘦龙的四条腿都从网眼中伸了下去罗纲托住了肚子,使得瘦龙无法着力,只有无助地躺在那儿,空自嘶叫发威,挣扎不已!”

楚平拍拍瘦龙的头道:“老朋友,不要急,我会把你弄上去的,人家在中间架设了一道纲,免得你掉下去,可见人并无意伤害你,只是要围住咱们而已。”

瘦龙果然不动了,它对主人有着信心而楚平却为难了,他的双臂有着千钧之力,托起在瘦马是没问题的,问题是这头上的纲子上无法立足使力,只有上去再想办法了,所以他抬起头楚平道:“若兰,你还好吗?”

朱若兰的头由上面探过来:“我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只是瘦龙被困住了,你在上面看四周的动静,瞧是谁在施暗袭!”

“我早就看地了静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这不可能,刚才还有人打我一石,惊了马,才会掉下来,那块石发来时无声无息,可见发出的人是个高手,但是再佳的好手,也不可能在远距离能达到这个程度,最远不会超过三十丈,你在这个范围内仔细的看一看究竟是什么人在施暗算!”

朱若兰道:“我也找过了,前后都是大路,连个人影都没有,两边是平坡,丘陵起伏,倒是可以藏人,可是我已经跳跃起来看过,也没发现人迹!”

楚平道:“那家伙倒是相当高明,好了,不去管他了,你的马上有没有带着绳子”

“我怎么会带着那些东西呢!好在距离不高,你可以跳上来,我在这儿警戒着,提防有人暗袭!”

“我没法使力,这绳纲是软的,用不上劲儿!”

朱若兰道:“那就设法爬上来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在路上设下了这口陷阱”

楚平道:“这个问题回头再解决,先把我们弄上来!”

朱若兰道:“怎么弄呢?人好办,马却一定要粗绳才能吊上来。”

楚平道:“好吧,你多注意点,弄我上来再说!”

朱若兰道:“好!我离井口远一点,免得你在上来时又受到偷袭,我看事情好像不对劲!”

楚平没有爬上去,他忽然想起瘦龙躺在纲上,它的背上有马鞍可以借力,于是他轻劝他站在瘦龙的背上,双腿一使劲,人已飞弹而出,等他落地之忽而飕飕风响,声来了两枚石头,楚平用剑平拍落地。

但见旁边的丘陵后冒出一条人影,飞了似的向前串去,楚平轻叱一声,仗剑追去,朱若兰也执了双刀,随后追上,那条人影的速度奇快,楚平勉力地只能追个没脱出视线而已,朱若兰则慢慢地落后了。

逃得快追得急,楚平隐约看出对方好像是个小和尚,双方都已上了山,眼见那小和尚一个拐弯,消失在一道悬崖旁边,唯恐失了踪迹,连忙加快脚步赶了过去,乍一拐弯,才发现不对原来那是一个山洞,等他想退后,恰好朱若兰也奔了过来,两几乎撞个满怀,连忙伸手撑住,就这么一耽搁,但闻叮卿一响,洞口落下一道栅门,把他们关在里面。

然后那小和尚从洞门的上面跳下来,朝着二人笑嘻地道:“对不起,请二位在这儿委屈一下,回头再来招呼二位!”

朱若兰怒叫道:“小和尚,你回来,这是什么意思”

小和尚没有理她笑嘻地走了,朱若兰怒极,举起手中的刀就朝栅门砍去,只听得钻然一声,火光四冒。

朱若兰这才发现楚平用剑挡住了,那一刀是砍在剑上不禁诧然道:“平哥,你这是干什么?”

楚平一笑道:“没干什么,只是阻止你太冲动而已!这栅栏是破坏不得的!”

楚平一叹道:“你看看那边壁上,就知道置身何处了!”

朱老兰抬头望去,只见山上刻了一个大‘静’字,深划入壁,笔力苍劲,此外一无所见,愣然道:“没什么呀”

楚平“这么大的一个字你难道看不见?”

“你说的就是那个静字呀,我当然是看见了,不过个静字又有什么意思呢”

“静字没有什么意思,只说明了此洞的历史而已,相传此为达摩渡江后,落脚少室静参之处,就在这个洞中悟却大道,参透十八项武学之秘,最后以指作书,在山壁上写了这个静字以传后世!”

朱若兰道:“以指作书,刻痕石上,虽是武功内劲这运用,但也没什么了不起,做得到的人太多了!”

楚平道:“倒不是,这是四枚手指并合为掌书成的,这上成就包括了少林两项至上绝学,金刚指与般若掌!”

“那就有稀奇了,四枚手指并摆,差不多就是三寸了,一笔划下来,正好就是这么粗!”

“你再用心想想,四指合并为掌,合起来是有这么宽,可是四指各有长短,但是这个字的每一笔深浅均匀,就表示了达摩在此洞中所下的功夫,将四指日夜不断地磨,磨面一般长短,这还不算,常人练指,最多只练一指或二指,从没有人同时练齐四枚手指的呢?”

“不错!可是这等于浪费,指功只要练一二指就足敷使用了,无名指小指,根本就用不着!”

“达摩创内学,纯修已,非以伤人,把四枚手指练成同样的境界,就是为律己,练成食指与中指,是使艺臻顶峰,再练无名指与小指,则是为糜支火性而进入化境,这种境界必须于静中得之,试想一个人练成了指贯金石的神功后,怎么能静得下来,所以后面的两枚手指,才是最高的境界,故而这个洞被视为少林圣地……”

“那又如何呢?把我们关在圣地难道是考验我们?”

“那也不是,这儿是少林寺院后山,举凡少林弟子犯了过,就被关在这个地方,不设禁制,却极为庄严,这儿的一竹一木若经破坏,就将被视为对达摩祖师不大敬,合全寺之力,誓必扑杀之,刚才你若是一刀砍下去,我们岂非就要跟少林结下不解之仇了?”

朱若兰一怔道:“我们又不是少林弟子!”

楚平道:“那不管,这是人家的规律,正如武当的解剑池一样,不管是谁,若登武当,不得佩剑池,否则即犯大忌,身为武林中人,就必须遵守此规!”

“可是这儿又不是我们要进来的”

“但也不是人家请我们进来的,是被一个小和尚骗进来的。”

“我知道!可是我们没有留住那个小和尚,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