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28章

作者:司马紫烟

楚平突然了解这个道理,也了解到武学的真理,每一种招式都是至美的,人之所以看出缺点,并不是招式的缺点,而是人的缺点,招发之所以却敌,这个目的一定可以达到的,然而所以畏惧对方乘虚而入,多少犹予掩盖,才把招式的威力威弱,而这虚,却是人的!

想能了这点,楚平的兴趣提高了,拳势一变,把自己所知的一些精招都施展出来,也是全力全心,都放在攻击上,完全放弃了防御,学着老僧的战法!

这个改变,使得优劣之势立变,占尽了上风的老僧开始完全处于劣势了,他捣出一拳,楚平不加理会,反踢出一脚,老僧估计看自己的拳势未达,对方的腿劲已至,逼得自动撤招躲开,由计动变了被动。

楚平一看得手,精神陡长,把自己所知道的攻式拼除了守势,全力用抢攻上,把老僧逼得连连退后,怒吼不已,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他也火了,怪叫一声双拳张开慾抱,不管楚平的招式,似乎破存心想用这一抱之势跟楚平拼命了,但是没有等他付之行动,远处已传来一声清叱:“智光,住手,请客人进来!”

原来这老僧叫智光,他对那一声清叱十分畏惧,闻言立刻停止了行动,敞开了门户,听任楚平攻进来。

楚平也没有伤人之意,见好即收,拳头已经抵上了智光的衣服,及时收回了招式道:“说话的是尊师灵法上人?”

智光点点头却又恨声道:“不错!你坑了他一次不够,又想坑他第二次,目的也达到了”

楚平奇道:“在下从未拜诣过令师,这坑陷之说,不知大师是据何而言”

智光怒道:“你自己明白,还要装糊涂!”

远远的叱声又至:“智光,不得如此,这是为师自己的疏忽,与人无尤,请客人进来!”

智光无可奈何,转身在前引路,楚平在后跟着,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一所茅舍前面,那是一间通敞的草堂,一个清瘦的老增,年纪似乎比智光还轻,盘坐在草堂中央,面前放着一个棋杆,草堂地下是铺着光洁无尘的木板,智光到了门口,想到自己一身泥污,不敢靠近,那老僧也不理他,朝楚平点点头道:“请进来!坐!下棋!”

只有六个字,楚平似为他言中之威严所惧,也不说任何话,脱了靴子进去,在棋抨的另一端坐睛看着抨上的棋局!

老僧不问楚平的姓名,似乎早已知道了似的,只自报了名号:“老钠广法,施主对棋道如何!”

楚平道:“略知一二,只是未经深研!”

老僧点头道:“这样子最好,此道不可深入,盖易致人入迷耳,但是若能略加涉猎,则颇有助于思索,适合以发人深省,即以眼前的这一局棋而言,老钠足足思索了七天七夜才悟出一丝真理!”

楚平朝棋抨看了一眼笑道:“不错,这的确是一局妙棋,一定要下到最后一子,才能分出结果来”

广法上人看了楚平一眼笑道:“老钠费了七天七夜的思索,才研出这一局棋,施主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楚平微笑道:“上人要一人走两边的棋,每着一子,就要易地而处,跟自己过不会,找自己的麻烦,跟自己过不去。所以老费时间,在下却是顺着上人已经布下的局来观察,因为黑白双方都是上人自己,不但功力悉敌,而且因为上人是自己杀自己,攻守双方所设的迷局、陷阱以及进攻的企图,完全是照然若揭,用不着去费精神,所以一眼就可以看到结果了!”

广法上人连连点点头道:“有道理,有道理,施主能迅速地看出这个道理,足见奕道很精,绝非如施主自己所说的略知一二了,那倒是省了老纳许多事,再请施主看看这局棋,最后的胜负难属?”

楚平笑道:“上人这不是拿我开玩笑吗?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何必还要我来说呢?”

广法上人道:“不!这关系很重要,施主一定要说出来,老钠才可以把全局的关键告诉给施主听!”

楚平道:“上人,在下因事来诣,不是来下棋的”

“施主!别心急,当我们研究完这一局棋后,凡施主所悬望的问题,老钠都可以给施主一个满意的答复,所以请施主务必回答这个问题!”

楚平道:“上人可知道我要提的是什么问题吗?”

“也许不完全知道,但是施主要从老钠这儿得到的解答,在讨论完这局棋后,老钠立刻就作解答!”

楚平道:“黑棋胜,而且是中局胜!”

广法上人哦了一声才道:“施主!你看清楚了没有,谁都看得出白子已经大占优势,把黑子团团围住了,施主怎么会说是黑棋能获胜呢?”

楚平微笑道:“假如是谁都看能出的胜负之分,上人敢不会费了这么大的心血来设下这局棋了!”

广法上人点点头道:“从棋面上看,黑子全无胜算,施主怎么会说是黑子能中局胜?”

楚平手指一声棋面道:“白子在这上面占尽了优势,把黑子围得很苦,看来似乎已经完全陷入绝地,只要稍微懂得下棋的人,都会放弃了,但黑子却一直拼下去,直到边上为止,才奠定了胜负之机,起死而回生!”

“哦!黑子是如何起死回生呢?”

“关键在此,这是一局让子赛,黑子先布四子,那是固定的位置,白方为了取巧,偷偷地拿了一颗黑子,但是拿得太笨,偏偏就拿掉了一颗先授的棋子,双方拼缠到边上,无路再退了,清点棋面的时候,很容易就把这个弊端找了出来,补回这一子时,黑子的一条长龙就一气相连,而且多了一具活眼,使得白子在这一串地方全军皆墨。”

“施主的确高明,偷掉这一子时,的确很不容易发现,因为这一子是预先就放好的,黑方很本就没有这位置思索过,只可惜棋抨太小,纵横都只有十八格,如果多出一格,就查不出这个定位了,所以一子偷得可以说很高明,也可以说笨到了极点,施主以为然否?”

楚平一笑道:“不错,是很笨。”

广法上人轻叹道:“世事如着棋,白子穷移这一子后,驰骋全局,顾盼自华,只是棋局过么大,得意不到多久,就会被人发现的,现白子的气势万钧,处处着人先鞭,只要不存心占这个便宜,稍作收剑,在那里随便连上一子,就能把这条长龙救活了,仍然占着优势!”

楚平笑笑道:“上人说得是,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局中人是想不到的!”

广法上人道:“秤上风云变幻无常,只是争来争去,却脱不出这方寸之地,胜能如何,败又如何?”

楚平看看灵法上人笑道:“上人看得很开!”

广法上人叹道:“老钠经过多年之闭关,总算悟出一点道理,所以看得很开了,把这颗输掉的子补上也吧!”

“但有的人不肯善罢的,比如说,这盘棋并无棋蓝,只要白子偷子不被当场抓到,尽事不认帐的,此其一,让子对弃是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形下以行对齐而示公平的,持黑子的一方如果不肯承认棋力不好,就没有投子这回事,自然也不能补回这一子,如果承认了,则强弱之势已定,争这一局胜负又有什么用?”

广法上人脸色变了一变,沉思良久,才道:“施主说得也是,看来事情并没有解决!”

楚平道:“是的,黑子最好的办法,莫如也设法从秤上偷掉一颗白子以技回敌势!”

广法上人道:“请施主屈居一日,老钠再想想!”

他起身走了,这一天楚平没见到他,晚上楚平睡在客房中,夜深梦酣,窗子悄悄的开了,探进一个小和尚来。

小和尚长得很清秀,chún红齿白,十分好看,只是行动有点鬼祟,这正是日间在成持院外用蜂巢暗算楚平,被朱若兰用飞刀击伤的那个小和尚。

刀伤在股上,所以他的行动多少还有点不便,但是还不影响他的轻巧灵捷,不但推开窗子时没有声音,而且爬进屋子时也轻巧得全无声息。

他走到楚平的榻前,楚平仍是在熟睡中,他的手举了起来。似乎要发出什么暗器或兵刃之类的东西,但是他的目光落在楚平的脸上,看见那张英俊、潇洒、坦诚无伪而又充满了智慧的脸,不禁呆了一呆,举起了手又落了下来,轻轻地摇摇头,最后探手入怀,取出了一个小瓶子,旅开瓶盖,倒出一点红色的葯粉,轻轻地向楚平弹了过去,自己却退向一边,静静地等待着。

又过了一会儿,他再度走向楚平,这时他不再放松脚步,故意落得很重,但楚平全无知觉,一直等他走以床前,楚平都是蒙然未觉。

他才道:“楚平。我本该杀了你的,但是想到这么一个人,死了实在太可惜,而且我也不愿让世间留下七个寡妇,更不愿惹下七个满心怨毒的女人,因为女人的仇意太强烈了,尤其是你那七个妻子,个个都有一身的好武功,她们若是畜意报仇,什么事都做得出的,我只是一个人,已经能把少林寺闹得天翻地覆,你那七个老婆助有一起还得了,因此我留下你一命,但是七宝奇珠,我却是一定要的,我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这不像是个出家的口气,但是楚平却听不见。他是在楚平脱在旁边的衣服上搜了一遍,没有找到他要的东西,又改向悬在一边跟剑挂在一起的草囊伸手搜去了”

也没有找到,最后他得要向楚平身上摸索时,似乎为这一顿,最后仍然探手在楚的腰间换了一下,终于找到了一条绸带缝成的带子,上面有着七个小夹层。

他打开夹层一看,在每个小方格里取出了一粒粒晶晶夺目,光辉灿烂的珠子,他的眼中立刻闪出了光彩,把每颗珠子都—一检视过后,才放心地拿出了一个小口袋,找开口袋,里面也有七颗珠子,形状与楚平身边搜出的七宝奇珠完全相同,色泽也相似,只是光辉不好。

他把自己口袋中的七颗珠子都塞入了腰带的夹层,把取出的珠子放入口袋,收在怀中,然后拿起那条带子,为楚平系好了,轻轻地拍了一下楚平的脸,才轻轻地跳出窗子。

正待向前走去,那知后面风声微动,却是楚平持剑追了出来,不禁一呆,因为他先前所弹的是一种极为厉害的*葯,任何人闻上了都会昏迷四个时辰以上,楚平分明已经被迷昏去了,怎么又会这么快醒过来呢?

楚平微微一笑道:恭喜夫人,黄泉返归,不知道尊夫文若虚先生是事伴你一起归来了”

小和尚不禁一震道:“你说什么?”

楚平傻傻地道:“文夫人,你自称蝙蝠夫人,但是你真正身份恐怕你为千里观音吧!”

小和尚又是一震道:“你别胡说八道,我是个出家人!”

“我绝不会认错的,那天尊夫在京郊十里长亭外偷我的马匹,恰好是三大邪神为我送行,谈到世间最有名的十三邪,物放已有六人,余下七人中有一个是家岳九龙叟,另一个是先父故人长乐仙子,加上三大邪神是五个,尊夫妙手空空算是一个,只有一个千里观音化身于百,从无人识得,楚某正在遗憾,那知竟是夫人,幸未失之交臂,这下子总算把七位邪神都认识了!”

小和尚顿了一顿道:“好!楚平,我实在佩服你,我这付形相与蝙蝠夫人全无相似之处,你怎么会认出来的?”

楚平道:“本来我是认不出的,可是你露的破绽很多,首先是你不该又算计我的马匹,那是老一套的手法,但是除了你们夫妇外,没人会想用这个方法,那时我已经怀疑你们夫妇都没有死。”

“你知道我们是假死的?”

“是的,因为你们死得太勉强,一个心心念念想登上武林盟主宝座的人,绝不会轻生,我为父们归葬时,发现那两具棺木质料平平,而墓穴经营却十分华美,已经断定你们是假死的,但我只以为你们是借此隐身,所以未加理会,那知道在少林你们又一次算计我的马匹,我才知道你们心有不甘,仍是在打七宝奇珠的主意了。”

“这只是揣测之词,不足为凭!”

“不错,但是你第一次诱我进入少林戒持院的圣关,第二次用蜂巢暗袭不成逃亡,所以用身法与蝙蝠夫人一般无二,这使我确定是你了!”

小和尚没话说了,楚平道:“你的易容术虽然高明,但是乔扮和尚却不灵,因为小和尚是个男人,女人扮来总有不伦不类感,再者,拙荆曾经割下你一片袈裟,我闻闻市上竟有脂粉香味,更确定你这个小和尚是女子,只是不知道灵法大师为什么要掩护你……”

小和尚冷笑道:“楚平,不管你多神气,七宝奇珠已经到了我的手里,其他那些问题你也不必问了”

楚平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