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30章

作者:司马紫烟

蝙蝠夫人一声惊呼,他知道南宫不平已经到了门口,故作一惊失手,把蝙蝠夫人摔下,突地上跃,手握住剑柄,抽出了长剑就在空中一个翻转,持剑反击,而四轮椅一个中年男子也离座飞,手执招记扇挡住了他的一剑。

这一剑楚平虽是有备而发,但是却很有分寸,只用了三成功力,可是对方把扇上的劲力却大得出奇,把他远远的震飞出去,好在楚平本身是成竹在胸,他在跟蝙蝠夫人胡调的一段时间内,一直不断地在运气,把腹中的毒龙丹葯性催开,而且此丹可解百毒,所以楚平喝下去的那些酒*情之性为之所化,酒力却使葯力加速发生效果,先前所受的内伤是完全好了。

他用三成功力攻向对方是有用意的,一则是试探一下对方的所能,再则是故以示弱,使对方对他的状况造成错觉,认为他的伤势还是未复原,而最重要的一点则是他要利用机会离开这间屋子。

他进来时就发现了这是一间充满了陷讲的屋子,在里面动手太不利了,而门口又为南宫不平所阻,只有一扇窗子,但是他知道那扇窗子也有机关,一种人为控制的机关,所以他在受到一撩之后,口中还发出一声痛呼,像是内腑再度受震,然后身子像是一声石子盘旋翻滚撞在窗子上,哗啦一声大响,碎窗滚出外面。

他还故意地哎哟直哼,然后叫道:“南宫不平,这是令妹自己要找我的,还怕我不肯就范,桌上备了催倩酒,你又不是她丈夫,发的那门的火,在门口你用暗器暗算了一下,这会又不声不响地败人意兴,真是跟我冤家做大了!”

唰的一声轻响,南宫不平由窗子里飞身而出,手中的把扇指着楚平:“小子!你说什么?”

楚平由地上慢慢地爬起来,淡淡地道:“南宫庄主,你还装什么,你偷了我的七宝奇珠来治病,却恩将仇报,在任前用暗器来暗算,我要不是我受了伤,凭你那两下子也能挡下我的一剑吗?靠着我的七宝奇珠你才治好了腿伤,就算我睡你的老婆也是应该的,何况我只跟你妹妹喝了酒而已。”

“你又想在我的背后发冷剑!”

南宫不平愤极怒道:“媚儿!你出来,这小王八蛋是什么人?他满口胡说八道些什么?”

听他这一声媚儿,楚平心中更为着实了,文若虚的话没错,那个女子确是花媚儿,而被她杀死的才是南宫素卿,而这时蝙蝠夫人花媚儿也换好了衣服由屋中出来,看看楚平道:“他叫楚平,如意坊的东主,八骏友之魁!”

南宫不平冷冷地道:“我不管他是什么,媚儿,你也太不像话了,公然把男人带回庄子来,传闻出去,我凌云山庄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花媚儿笑了笑道:“你急什么,我留下这个人,只是为了拖住少林的人来侵扰,现在你既已功成,这个家伙就没有留下的用处,一剑劈了就是了,还有谁会知道。”

南宫不平冷笑道:“一剑劈了他倒不是不难,但是我们庄子里的人呢,难道也一个个都把他们杀了?”

花媚儿道:“庄子里的人,我一半遣到下面了,另一半我在进入功房后,就叫他们在功房外等候护法,所以庄中一个旁人都没有了!”

南宫不玉茫然道:“什么?我出来对怎么没看见?”

花媚儿笑道:“你当然看不见,我把化骨槽转到你功房外面的地下,你功成出来,打开一道门户时,滑板转动,就把他们都送进化骨糟了!”

南宫不平一震道:“什么,你把他们送下化骨槽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做?”

花媚淡淡地道:“因为文若虚也来了,那些人我从守情山庄带过来的,我怕他们在文若虚的面前叫漏了口,说出我不是你妹妹的事,所以把他们早就调到你功室外面去,免得多嘴误事,不平你恢复了吗?”

南宫不平欣然道:“好了!七宝奇珠果真有奇效,不但我的奇经八脉中余毒完全逼出,似乎另一方面的功能也恢复了,我就是为了这个,才急着来告诉你,那知到门口,却看见你跟这小子……”

花媚儿兴奋地道:“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正在运气练功试验一下配合步伐,突然感到小腹处一股热气上腾,僵卧二十年的机能居然也恢复了,我怕你不信,特地坐了车子保持原状来找你,那知道在门外看见你正跟这伙子在调情,一怒之下,性子又退了下去,不过没关系,只要它恢复了,我就有办法慢慢壮实的,只是这小子……”

花媚儿笑道:“别小气,我不是告诉过你,这个人只是用来争取时间的,因为文若虚到下面去了,我一时找不到人,反正他要死的就用他来解馋,那可是你允许的。”

南宫不平皱眉道:“媚儿,我答应你是不得已,你跟文若虚在一起,还情有可原,因为你杀死了素卿,可是……”

花媚儿道:“好了!既然你连那方面也恢复了。我们就连文若虚也不必留了,等他回来我当着你的面宰了他好不好,现在我们快把这小子解决了,试试你的功夫去,看看是否还能像当年一样勇战终宵……”

忽然有人冷冷地吟道:“无耻!”

声音发自另一角连楚平也是一楞,转头看去,却是文若虚站在屋角墙上,忙道:“文先生,你回来了。”

文若虚道:“不错,岂仅是我回来了少林寺的和尚跟尊夫人等来了,我是先来看看情形。”

朱若兰等那一群女子与十几名少林僧人,鱼贯而进。

花媚儿一怔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文老虚脸寒如冰,道:“贱婆娘,你别再装了,我在文殊院就觉得奇怪,因为我跟广法和尚谈过,他一直为你叹息,说你从小失于教养,该像我的妻子南宫素卿就好了,然后他又向我说很多你小时候的情形,虽然你是在花无忌死后才见到他,他却是一直偷偷看着你长大的,而且他也看着南宫素卿长大,他对你们两个人绝不会弄错因此我知道你就是他真正的女儿花媚儿,而在凌云山庄被杀死的,是我真正的妻子南宫素卿。”

花媚儿脸色变了道:“贼汉子,你胡说些什么,那个鬼老和尚的鬼话你也能相信,如果我是花媚儿,是南宫不平的妻子,你也不想想,我哥哥南宫不平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会让我跟你在一起二十年。”

“你们会的,因为你们这一对贼男女与绝子,两个人都有着勃勃的野心,都对少林有着极度怨恨,所以你们两个人都能做出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你们两个人杀死南宫素卿,是为了她跟的你长得很像,你要利用她的身份驱使我为你们买命,去偷各大门派的秘籍心法,各种灵丹和葯来治疗南宫不平的残疾,理因为你需要一个男人,事实上南宫素卿回到凌云山庄来归宁时,南宫不平已经走火入魔双足瘫痪了,你们是听说她嫁了我妙手空空——天下第一神偷,才动的杀机,为了自己而罔顾手足父女之情,也只有你跟南宫不平做得出来!”

花媚儿顿了顿才道:“你…怎么老想出这些怪念头的,简直是匪夷所思?”

文若虚沉声道:“这件事的确太匪夷所思了,我若非亲耳听闻,也实在难以相信,一个跟我共处了二十年的妻子,竟然会是另外一个人!”

“你亲耳听闻?”

“是的,你得到了七宝奇珠,跑来给你真正的丈夫南宫不平时,叫我等在丹房外面,你想不到我会偷偷地跟进来听你们谈话的,在以前,我绝不会如此价因为我太爱你了,二十年来一直听你的摆布,要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没有违背你的意思,但是这一次,由于广法老和尚的话,使我有了一个疑问。”

他说的南宫素卿,完全不像你,但很像我一见钟情而新婚三天的妻子,二十年与三天是很大距离,若非他的提起,我几乎忘记了我的妻子是怎么样的人了,但是经他一说,我才发现二十年前的你是跟我结婚的妻子有点不同的,我认识的南宫素卿是个温婉可人的女子,新婚三天,她想念自己的兄嫂归宁探视,还不好意思要我陪着去,要我过几天再到凌云山庄去接她,而我到了凌云山庄后,她似乎变了,变得热情如火,大胆而轻狂,这里我不得不佩服南宫不平的涵养,当着他的面,你跟我不避形迹的亲热,他居然无动于衷,而且还好高兴,正因为他这种态度,使我才没有体察到你的改变,任何一个做丈夫的,把自己妻子拱手让人时,也不可能如此自然的。”

这番话很长,但因为内容太离奇了所以吸引了每个人注意,谁也没有冗长的感觉,相反的还感到意犹未尽,希望他能说得更详细一点。

文若虚看看四周的人,吸了一口气:“那天你拿七宝奇珠进入丹房,可能因为太兴奋了,忘了关闭门户,使我能够悄悄地进来,听到你们的谈话,才了解到这一棒二十年来的悬案与阴谋,也了解到二十年来,我一直在被你们当作工具在利用着…花媚儿,你不会再赖了吧”

花媚儿看看南宫不平,他倒是现得很平静,道:“文若虚,既你知道了,我也不必再事隐瞒,你听到我跟媚儿的谈话也很好,我对你一直有着点歉意,因为你毕竟是我的妹夫,我们是一家人,我使你失去了一个妻子,赠给你一个差不多的妻子,你跟媚儿还是可以继续做夫妇,我的帮助,让你的空空门只在凌云山庄之下,却能居于万帮之上。”

花媚儿一怔道:“不平!你怎么以这样子呢,这二十年来,我的人跟着文若虚,心却一直在你身边!”

“媚儿,我即将君临江湖,成为一代剑尊虽然你对我的帮助不少,但是人铁身分却不配做我的妻子了,因为还有很多人知道你是空空门主文若虚的妻子,武林盟主的夫人必须受人尊敬,你的那些事不堪公诸武林的,所以你还是做我的妹妹好,这对你已经相当的宽大了,覆水难收,我南宫不平的妻子必须是一个美丽绝世,行止端庄的女子”

花媚儿神色乍变道:“不平!那些事都是你叫我做的!”

南宫不平冷冷地道:“不错!但你杀了素卿;那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花媚儿慾言又止。

南宫不平笑笑道:“你有话说出来好了,不必顾忌,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杀死素卿是因为发现了她跟我在一起的行为不类兄妹,躶体相拥……”

花媚儿咬咬牙道:“这可是你自己说出来的!”

南宫不平笑笑道:“当然,我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我们并没有乱伦,她原是我的妻子;而不是我的妹妹。”

花媚儿一怔。

南宫不平笑道:“而且,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秘密,素卿不是我的妹妹,却是你的妹妹,金姥!你出来把事情解释一下,同时把我的妻子给大家引见一下!”。

门内出来了两名绝色艳妹,手执长剑,扶着一个白发萧萧的老妇人,老妇人手中却是你的妹妹,金金光灿烂的拐杖。

花媚儿见那老妇立刻道:“金姥,您也在这儿?”

老妇人却没有理她朝南宫不平一弯腰道:“少主!恭喜您神功练成,今后可以一展雄威,重振门风了!”

南宫不平对他很客气,弯腰答礼道:“金姥,这多亏您,暗地里维持着,我总算熬出头了,你是媚儿跟素卿的rǔ母,先把事情说明一下,免得人家把我当作乱伦的禽兽了”

那个叫金姥的老妇道:“是的!媚小姐,你跟素卿是姐妹,而且是同胞双生的姐妹,所以你们才会那么相似,无忌夫人生下了一对女婴后,因为凌云山庄的主母花无愁夫人所生的女儿早夭,就把小女儿送给了无愁夫人,是为素卿小,而且送女儿时还特别声明给少主当作童养媳妇,将来继承为凌云山庄的女主人的!”

花媚儿道:“那为什么要瞒住人,她姓南宫呢?”

“那是因为在你们几岁大时,你母亲无忌夫人知道你父亲在少林出关,决定要在少林下院和设庄相守,为了怕你父亲知道了反对,才把素卿小姐改姓为南宫,当作是南宫家的女儿了实际上你这花姓是从母而姓,也算不得真确,真正正确的姓氏应该是狄,那是你们姐妹俩父亲的俗家姓氏,而把素卿姓为南宫的事,另外还有一重意义,因为南宫家跟少林结怨是已定的事实,老人接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凌云山庄在朝见一次,而南宫家换了人,少林掌门人也必须来观见一次,老和尚,这事情你不否认吧!”

智凡上人脸色十分平静地道:“不否认,而且理该如此,因为南宫望原系少林门下,辈份极尊,比少林现在的掌门师兄高上五六辈即南宫门主也比掌门师兄与老钠高出两辈,少林理应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