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04章

作者:司马紫烟

他拿起挂在脖子的一个竹哨,正待吹奏,也被人夺了下来道:“这是在有人要劫牢时才用的,你把将军叫了来,只是为了一头蛤蟆。”

“可是这不是寻常的蛤蟆,是头妖精,你看他的身子还在涨,等涨到水牛般大小,就要吃人了。”

那人却笑道:“老子倒不信,凭这头畜生还能吃人,我们吃了几十年的粮了,什么怪事没见过?还会被一头赖蛤蟆给吓住了,你们等着,我来给他一枪!”

先前那人忙道:“老马,使不得,万一惹怒了他,就会伤人了,此刻他并无恶意,我们不惹他就是了。”

被称为老马的军士却道:“笑话,你的胆子越来越小了,这头蛤蟆或许略有气候,不过还没有真正成精,不趁这时候除了他,等他成了形,才真的会害人,你们害怕就站远点,我一个人来对付他。”

其余三人退了一步,这个兵士举起手中的长矛,绕到蛤蟆背后,一枪刺了过去。

那蛤燃咕的一声闷响,背上的癞中立刻冒出一蓬黑色的烟雾,射得很远,四个人都沾上了一点,身子晃了一晃,就软软地倒了下来。

而这一刺也把那头蛤蟆刺得翻了个身,圆鼓鼓的肚子朝上,四肢在挣动着,想是要翻过身来。

玲玲见四名军士倒地,正想出去救人,陈克明用手把她拦位厂,低声道:“别动,恐怕还有埋伏!”

果然语音才落,牢房侧闪出两名黑衣人,都是手持长剑,身手极为敏捷,落地无声。

他们先是站得远远的,片刻之后,一人才唤了喷空气道:“有点腥味,大概是毒气,哥哥,我们怎么办?”

他的同伴却道:“兄弟!是否要叫将军来?”

原来这两人是兄弟,但听弟弟道:“哥哥,你怎么也被这头富生吓倒了?”

哥哥道:“我自然不会像这四个蠢材那么无知,把他当作妖异,这一定是久年成形的毒物而已,被挑翻了身子都翻不过来,成就有限,可是毒死了押个人,我们总得对将这事有个交代!”

“有着这头蛤螳的尸体就可以交代了。”

“兄弟,你要杀死他?”

“是的,一头蛤模能长到这么大,至少也有百作年的气候了,他能喷雾伤人,也一定修成了内丹,这对我们武的人来说,是一件增长武力的奇珍异宝,要是让将军知道了,还有我们的份吗?”

那个哥哥也不禁心动,迟疑片刻道:“可是他会喷雾伤人,我们如何预防呢?”

弟弟道:“毒雾是由背上喷出来的,现在他的肚子明上,喷不出雾了,何况这毒雾要吸人才能中毒,我们闭住呼吸,就不怕他了。”

哥哥想道:“好吧,那你小心点!”

弟弟将长剑比好道:“哥哥,你要注意看,如果有内丹,已得天地之精华,破腹后,失灵气的连系,会脱体飞腾的,你要立刻把他捉住!”

弟弟用剑比准了,运足内劲,往蛤蚁的肚子上刺下去,然后用力慢慢划了下来,里面冒出一股徊水。

跟着卜卜两声,在破裂的肚腹中,跳出两颗白色的小光丸,哥哥的动作很快,一手一颗捉住了。

弟弟连忙拔剑跃开道:“怎么样?”

哥哥道:“热热的,好像还活的!”

弟弟道:“不错,这就是内丹,难得有两颗,正好我们一人一颗,快吞下去与内气相合,等过了时间,灵气一泄就没有用了!”

哥哥把左手的一颗交给弟弟,那颗白色大如雀卵的圆球,软软的,热热的,形如鱼嫖。

弟弟接在手中道:“快吞下去,然后安坐运气,使它与本身真气相合,有这一颗内丹,抵得上二十年的功力,东方白这个将军就该我们来干了,王爷在选派人选时,无非也因为是他的功力胜我们一筹,他成了将军,我们也成了随从,耍受他节制,恰好在王爷雄图大举的时候给了我们这个机会,活该是我们出头的时候了。”

兄弟两人把手中的白色小九吞下,立刻就地盘坐,没多久工夫,两人的肚子忽然发出波波的两声轻响,血肉爆碎,身子也砰然倒下。

陈克明这才从隐藏处走出来笑道:“柳河二蚊,凭你们这点见识,怎能逃过老夫的算计!”

就着弯腰提起那头蛤蟆的尸体抖了一抖,拔掉了一个挂子,忽然一声轻响,那头大如水桶的蛤蟆又开始慢慢地缩小,最后又恢复了原来像拳头那么大,他拿了一块面来包好莱在胸前。

玲玲愕然道:“爹!这是什么东西?”

陈克明道:“那是假的,是我一个朋友做的,他叫巧手光生诸葛陶,论技艺之精,连三国蜀汉的那位孔明先生也比不上,这是他精心杰作之一,叫追魂蛤蟆。”

玲玲道:“怎么叫这个名字呢?”

陈克明笑道:“眨眼之间,已经送了六条命,其中两个还是武林高手叫柳河双蚊,难道连魂二字用得不当?”

玲玲道:“先前青霉喷倒了四个人还自可说,可是后来这柳河双蚊死得太笨了?他们吃下去的是什么?”

“烈火摧心丹,里面是一种易燃的黄磷泡在油中,外里以鱼池,磷质过热就会燃爆,本来已经决爆炸厂,所以才会发光,他们再吞下肚去,受肚内之热温一激,磷火立爆,他们还活得成吗?”

“我是说他们怎么傻得会吞下肚去。”

“成形精怪的内丹为灵气之所重,寻常为服之能延年益寿,道家很之可冲破生死玄关,练成灵胎元神,脱体飞升,练武者得之,可抵数十年苦修,这种机会千载难逢,他们肯放弃这种良机吗?”

“具有这么灵异吗?

“谁知道呢,传说中有之,但事实然否,却没有人见过,正因为没人见过,他们才不知道那是摧命毒葯,如果有人知道内丹是怎么个样子,他们也不会贸然吞服了。”

玲玲道:“要我就不会上当,因为我绝不会吃那个……”

“你是不知道这回事!”

“就是知道了我也不会、假如真有精怪修成山丹,不知经过多少年的苦修,何忍惊取来为己有呢?”

陈克明轻轻的一叹道:“孩子,你禀此存心,一生一世都不会有灾难了,祸福无门,唯人自招,灾祸及身,每因贪念而起,世无不劳而获之财,亦无唾手可得之福…”

他像是真正地悔悟了,居然说出厂这番道理,在后面的裴玉霜可等不及问道:“陈老先生,我们可以救人了?

陈克明一笑道:“老夭在此大声说话很久。一直没有#状,证明再无他人守伺,早就可以过去几”

裴玉霜道:“那你怎么还不过去呢,在这儿说闲话厂陈克明笑道:““那几个人对老夫还是心存戒意,老大如果贸然过去,很可能会挨了一下。”

楚平在里面道:“陈老伯,是你太多心了,我们可没有这个意思。”

陈克明道:“那你们早就看见我们厂,为什么不打个招呼呢?”

楚平道:“因为我们不了解老伯的来意,想不出老伯为什么要来救我们,恐怕老伯有什么条件。”

陈克明道:“你们信不过老夫自是难怪,可是对玲玲与裴薛二位女侠也信不过吗?”

楚平道:“对她们是信得过的,但她们为了要救我们,很可能会先答应了老伯什么条件,所以我们要问问清楚!”

玲玲忙道:“平哥,我爹没什么条件。”

陈克明道:“不!老夫是有条件的!”

玲玲不禁一怔道:“爹,您怎么又变卦了呢?”

陈克明道:“老夫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今后你要好待我这个女儿,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大家没想到他提这个条件,薛小涛笑道:“陈老伯,您这不是开玩笑吗?你不说我们也不会委屈玲玲的。”

楚平却道:“不!陈老伯,这个条件代只能答应一半,我会好好待玲玲,却无法使她不受委屈,因为我们楚家的人,事不由己,注定是要受委屈的!”

陈克明想了一下笑道:“那老夫也只能救你们一半!”

他飞步过去,蹲下身子,取出一根错条,开始挫铁栅栏。

裴玉霜看得性急,上前要帮忙。

陈克明道:“裴女侠,这事儿你帮不了忙,还是注意看着外面吧,东方白是安化王精选的十二大剑士之首,技击之精,没有几个人能及得上,你们得防着他一点。”

那铁栅栏有手臂粒细,陈克明的一根小挫条,进行得很慢,裴玉霜见铁门应一边,虽用锁锁着,印是一支普通的铜锁,只要轻轻用剑一砍就可以断了,乃道:“何必费事呢,把这一砍就行厂!”

口中说着话,手中剑已然动作,对准锁上砍去楚平连忙喝道:“砍不得!”

可是他叫声已迟,那柄剑已经断了下来,锵然落地,都没有任何异状,楚平忙道:“裴大姐,这门可不能动。”

裴玉霜道:“为什么?”

楚平道:“因为门上有机关,只要轻轻一推,两边墙上立刻就有千万支箭射出,会把我们射成刺猬。”

裴玉霜一惊道:“是真的?”

朱若兰道:“自然是真的,关进来时,也已经显示给我们看过,要不然我们功力未失,这些平常的脚镣手铐,那里困得住我们,不等你们来救,我们早就自己突围了,就是这道机关困了我们好几天。”

说着双手一振,已经把手铐振开了。双手再度用力,把脚上的镣套也解了下来。

龙千里等人也自动地解脱了桎枯。恢复户手脚的自由,只是铁栅还没有打开。

陈克明道:“裴女侠,你砍断了铜锁是附带着警铃的,你们快挡着,东方白立刻就会来了!”

玲玲一怔道:“爹!您怎么会知道的?”

陈克明笑道:“这座死囚的机关,还是我为他们装设的,自然是清楚了,所以我才用锯断栅栏的采法子,这也是唯一能不动机关的法子!”

陈克明一笑道:“郡主果然高明,只是说错了,东方白不是老夫的人,却是老夫为安化王所网罗到处的好手,老夫一共招来十二名剑手,此地只得三名,还有九名仍然在安化王身边,不过他听说你们在此,恐怕很快也会派来了,但愿他们不会在这从此节骨眼儿上来到!”

玲玲退:“爹!这说此地的事情又是您引起来的了!”

陈克明道:“玲玲,当初肇事的是我的错,因为我要倒翻明室朱氏的天下,无所不用。不过这里的事发生得连我也颇出意外,我没想到安化王就凭他这点力量,居然放反,这一定是欧阳走俊出的馊主意,真要我对付他,我一定要他再等一段时间的、”

“可是这些人都是您引进的!”

“引进人并不费事,安化王心存叛意早在孝宗时就开始了,我投其所好,引介杀手给他,替他出点主意,把人再安进去,只是没想到安化王如此沉不住气,如果他能再耐下心来等个几年,等到这些人能实际掌握兵权,纵不得天下,半壁江足可在握。唉!坚子不足为谋!”

玲玲道:“要是我策划的,岂会如此虎虎头蛇尾,我更不必来救他们了。”

朱若兰道:“陈老伯,照这样一说,你在七叔那儿应该很受重视时,怎么又离开了呢?”

陈克明道:“那是终南狂生欧阳定俊反把我挤直了的,这老小子会一点育气之术,哄得安化王言听汁从,然后就说我心怀异志,趁夜放了把火要烧死我!”

玲玲忙道:“没烧到您吧?”

陈克明一笑:“烧到了我,今天那会有我在呢?狡免三窟,我又岂是那么容易死的?火势才起,我已经从地道中溜了,他们至今还以为我葬身火窟了呢!”

朱若兰一笑道:“老伯难道就此罢休了不成?”

陈克明微笑道:“只有欧阳定俊那种匹夫,才会以一个王府师爷为满足,老夫又不跟他这奴才干,正好借机会退出,另外再点第二把火去。”

本若兰道:“第二把火大概就是你家那儿了?”

“物极必先腐而后虫生,即使没有我从小鼓动,这此些人也不会安分的,假如明室真要出现一个英明之主,天下归心,四海升平,我也无所用其术,乖乖地认命了,郡主,你也是朱家的人,我坦白地问问一句,从你的老祖宗朱元章开始,有那一个是真正够资格称为贤君的?朱洪武得天下大杀功臣,就注定了明室不永的命运,李世民有天下后,就是对功臣特别礼遇,有福同享,所以唐室虽然迭经忧患,两度大祸,一次藩乱,都仍保持了唐定数百年天下,都是那些功臣维持之功,你们朱家能保到现在已经算不错的了,似此而降,还能保几代!”

朱若兰不禁默然,她知道祸乱之生,由来已久,如人病入膏肓,纵有良葯,亦不过苟延残喘而已,起死回生,除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