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0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刘笑亭指名要我找金牛。韩大江则指向玉兔,每个人似呼都想找个人来杀杀!出出关禁多日的闷气。看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的样子,四个家伙傻了。

欧阳定俊看看陈克明还坐在地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禁诧然迸:“陈九龙,半个时辰没有到!”

陈克明笑道:“不错,所以老夫还得忍受一阵,坐在地上很不好受,又冷又阴,这墙角恐怕还有人在这儿小便过,一股子騒味儿很不好闻,你老狐狸千万要记住在月黑风高的日子、出未透透气,把身上的味儿散一散!”

欧阳定俊怒道:“陈九龙、老人跟你说正经的!”

“老夫说的是正经话,老狐狸,你也该看明白,今天你是难逃劫数了,老夫颇精堪兴旺气之学,早就找了快风水最佳之地,这块是龙眠地,如能丧身于此,则后世子孙中,必会九五之尊,老夫先前不知道是否能活下去,因此才选好了死所,现在看情形是死不成了,才想到把这一块佳地让你,对你说来最正经的事莫过于此了”

欧阳定俊冷笑道:“陈九龙,老夫还没打算死,你还给自己留着吧,老夫是什么样的人,你想必清楚,如果不预先安排好退身之策,老夫绝不会经易涉险的!”

陈克明一笑道:“我倒想不出你还有什么退身之策!”

欧阳定俊也笑道:“如果事事先知,你不就成神仙了。

不过老夫安排的只是个退身之策,比起你能从绝处求胜,易弱为强,反败为胜、还是不如远甚!”

好说,好说,老狐狸居然肯承认不如人,这定是很难得的事!”

欧阳定俊道:“老夫最有自知之明,不如就不如,可是老夫却不服输,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陈九龙,你当真是中了毒?——

“那还假得了、老夫如若没中毒,还会让东方白活到你们前来,早就活劈了他了!”

“在禁牢里的人也中了毒吗?”

“不错,正因为他们也中了毒,老夫只好把那六头畜生送进去就死,否则以八骏侠之盛名,是不会用这种方法来对付敌人的,他们是仗义济世的侠士,最重行为光明…”

“可是现在只不过一刻工夫,他们似乎已经恢复了”

“这是因为他们用了一种立刻见效的解葯。”

“解葯又从何而来?

“在禁牢中靠墙的箭孔中喷出来的,你知道这座禁牢是老夫设造的,内设机弩伏箭,全部的总开关在门轴上,而全牢又分九段,每深三尺为一段,另有分段的枢纽,则分置在九根栅栏中间空心内。

老夫在栅栏的柱心中,再添设了一种毒气,嗅到这种毒气就呕吐,四肢无力而致死,可是老夫行事一向小心,凡事老为自己留个退步,以免象商君一样,作法自弊、万一有天别人把老夫关进去又怎么办呢?”所以把解葯又装入箭孔中,然后随身带着一把钢挫,以防万一!”

玲玲愕然遭:“爹!您中的毒是藏在铁柱中间的?”

“是的!这是很安全的设备,要破坏分段枢纽,就必须把删栏打穿,栅栏一穿,毒气也会跟着泄出、那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外人不知,吸入仍是难免一死,只有我自己知到刹那一段的箭孔上,自会有解毒之气喷出”

欧阳定俊等笑道:“高明!高明!靠墙的那一段枢纽为你所破坏,所以弩不发,可是其他的地方,为什么要等了一段时间才会发箭呢?”

陈克明笑道:“这是另一种设计,枢纽若被破坏,会牵动警号,如果关别人,我可以闻声前来拦阻,如果是我自己则可以用之杀敌,因此枢纽内总开关之闸,另有一道连系、将发箭时间,挪后一会儿,使那个关我进去的人刚好来得及过来赶上!”

欧阳定俊听了点点头道:“陈九龙,老夫不得不佩服你的设计精密,在安化王府中还有你监造的机关,老夫回去后,要好好地拆卸改装一下!”

陈克明道:“老狐狸,我已经替你选好了埋骨之所,你还想走到哪儿去?”

欧阳定俊一笑道:“只怕你们是非放不可,因为老夫在安化王府中还有几位客人!”

说着他取出一个小包,丢给朱若兰道:“郡主,你一定认识这东西的,也知道主人是谁!”

朱若兰打开一看脸色大变,那是四支金钗,钗琢成如意形,雕着燕、梅、竹、芝等字,是如意坊楚家娶媳妇的聘礼,也是楚老夫人赠给儿媳的见面礼,那些字是燕玉玲、梅影、竹秀、芝茅的名字,这支玉钗,应该是时刻不离身的,怎么会在欧阳定俊的身上呢?”

欧阳定俊笑道:“人在安化王府。老夫着人妥为照顾、但老夫如有不测、这四位楚家少奶奶就难说了!因此老人相信各位不会留难我们了,三位护卫,走吧!”

他招呼了金虎、玉兔、矮脚虎,除徐转身向外行去。

群侠都怔住了,谁也不敢阻拦,等他们走了几步,忽而楚平凌空拔身、挥剑下击,剑势十分劲历,玉兔等都测跃闪徊。才躲过这一剑,可是楚平的第二剑又到了!

这三人只好提起精神来应付、而欧阳定俊却一直向外走,脚下毫不停留,楚平厉声道:“若兰,截下他!”

薛小涛本就守在门口的,横剑拦住了他,朱若兰在楚平的喝声中不敢犹豫,连忙挥剑封逼了过去。

欧阳定俊笑笑定脚步道:“楚平!你真的不要那四个老的性命了吗?”

楚平道:“她们不仅是我的妻子,也是如意坊的女主人!”

欧阳定俊笑道:“这个无须赐告,老夫就是在咸阳黄河码头上遇到她们的,一条大船飘着如意坊的大旗,当真是神气的很”

薛小涛不禁问:“他们怎么上那儿去了呢?”

欧阳定骏冷笑道:“那还不简单,江湘公子好风流,八骏轻骑下杨州,布衣平身朝天子;铁望伊历水,不载幽魂向东流…就是这一曲短歌把来的”

楚平浅然地道:“这不知道是那一位大文豪的佳构,说得我真不好意思!”

欧阳定俊笑道:“歌词是老夫涂鸦之作,花费了万金数,遣飞马急足,在江汉河洛的水陆码头上,学风度秦棂楚馆,逆旅酒肆,买动千百歌女酒姬,日夜弹唱,终于把她们给引来了”

楚平道:“为了什么呢?”

“因为阁下在塞外干得有声有色,王爷大举在即,不想要你回来捣蛋,玉门关那点小把戏是挡不住你的,但是这四个娇滴滴的小寡妇或能使你改变主意,对了楚平,我忘了告诉你这四位少夫人穿戴孝,还别有一番风情呢。”

楚平一笑道:“就凭一首情歌,她们就会相信我真死了吗?阁下这个谎扯的并不高明!”

“老夫并不指望她们相信,只是要把她们骗来而已,因我在歌词上的最后两句——卿心怅望伊犁水,不载幽魂向江东——工笔老夫白诩为伟神之作,他们虽然不相信,却在船上备了一口棺材,在哀伤失神之下,老夫一下把她们骗到岸上,一举成擒,禁在安化王府中……

薛小涛道:“平弟,看来这是真的!”

楚平道:“人绝对不在阳州,玉钗可能是他派人偷制的,那就表示她们是安全的,否则就是已遭杀害,拿了这四技玉钗来哄人的!”

楚平一笑道:“若兰,亏你以前还是替你父亲定天下的主要决策人呢,对天下地理形势你下过一番功夫没有?”

朱若兰逍:“大略看过一些,我们已被关了四天,如果上玲她们赶来,正好在咸阳那儿被碰上!”

楚平道:“你计的是单程,别忘了他是拿了我们的东西去证实我们的死讯,再从那儿取得玉钗,两地来三四千里,就是骑了我们的八骏神驹也没有这么快法,这不是连天黑话吗?”再说这儿天,他心着协助安化王,在甘州掠取冯经略使的大军后,被副帅仇阻于凉州,两军相持不下,他哪有时间去记忆这个!”

陈克明哈哈大笑,说道:“高明!楚平、这才够资格做老夫的女婿,这头老狐狸生性固狡,可是不学无术,他肚子里只知道这几个地名,几乎全用上了,却把一篇谎言,编的漏洞百出……”

说得大家都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大家见到玉钗后也都信以为真,没有去考虑地理间隔。

楚平道:“龙大嫂,欧阳老儿跟踪你们之后由凉州来此,你们用了多少时间?”

华无双道:“三天多一点。”

楚平道:“三日疾行,也不过千里,而凉州到咸阳;却不下两千多里,这是怎么可能呢?

华无双不好意思了,楚平接着道:最大的一个漏洞也是地理上的,玉玲一定是乘他的飞燕舫,可是那条船是在长江上行驶,怎么样也搬不到黄河码头间的咸阳古渡去。”

欧阳定俊红着脸道:“楚平!这四支玉钗证明人在老夫的手里绝对没有错,如果你不放我们离开,她们就死定了。

楚平道:“我的答复就来了!”

语毕再度扬剑进攻,好象是要攻欧阳定骏去。因此在他面前的牛兔虎三剑士都没有注意。

可是楚平猛地煞住身子撩剑回剑,金牛首先斩,玉兔也被剑镰报过咽喉倒地,这两名剑士如果放手一战,还不至于如此轻易被杀,只是他们已无斗志,一心只想逃命,对不是直接攻来的楚平,完全没有防备。

牛兔身死,矮脚虎幸得脱,当他正待逃命,楚平的攻势又到,他勉强用剑招架,心胆更寒,还不到五六招,楚平偷隙进剑,急招突出,只看见剑光闪处,谁都没看清楚这一剑是如何出手的,只听见矮脚虎一声惨叫,身形也倒了下去。

刹那间五六招的搏斗,也不过才叮叮几响而已,三名凶悍的剑士竟全部伏尸地下,血洒四处。

连同行被杀死的东方白与柳河双蛟,安化王座前的十二生肖铁卫剑士,一半横尸地上,一半被乱箭射杀在草房中,这情形让欧阳定俊瞧得呆了。

这十二名剑士论技艺,已经是当世之最,为了隐藏实力以图在大举,甘旨厚币供养在安化王府里,享用之,不逊于王侯,宁王对他们简直就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任何好东西都有他们一份。

除了东方白,为了实际的需要,派到玉门担任副将外,另外的十一个人,都是什么事也不做。这才趁机挥军进迫北京取得江山。

计划是成功了,八骏友被陷住了一半,但事情计划得不理想,八骏友并没有全体受制,溜掉的几个人却救走了真正的总兵卓英!

欧阳定俊只有紧急应变,让安化王带了那九名剑士诱得经略使冯其前来,九剑手第一次展示了他们的武功,九剑齐发,连冯其带上的他帐下的近百名侍卫杀得一个不剩,而冯其手下的镇西将士,有一半已为安化王所收买,轻而易举地取得戍守西南的一半军力。

挥师东进时,意外地被阻于副帅仇铁,好在安化王是以请诛刘谨以清君侧为出师之名。

刘谨专权已是众所共知的事,用这个藉口进军,至少可以避开造反的名义,而且赢得一些民心的响应,一如永乐时燕王以靖王之名,兵发应该几度,硬逼惠帝沈亡而代有天下。

欧阳定俊不愧为智多星,一切的计谋精密周详,所以在两军对峙之际,让他带了九剑士追踪华无双与秦汉下来,目的在尽杀八骏友,然后,再深入胡人地中,把总兵卓英杀死,激怒胡人后抽身一退,副帅仇铁戍边有责,必须移军胡,就无法应付安化王的大军东进了。

百密一疏,冒出了一个陈克明,也就是当年被他挤走的陈克明,利用机关,杀死了马羊猴鸡犬猪六剑士,楚平脱困,又杀死了牛虎兔三剑士,十二生肖铁卫剑士全军覆没,即使欧阳定俊在能脱身回去,安化王也饶不了他的。

备生幸劳,眼见富贵在握,忽而付之东流,欧阳定俊怎么能不呆呢?

眼光四顾,他看见一张张脸上是充满了仇视与杀机,要想逃脱似乎很难,他拿出了四支玉钗,原是作为自己的护身符的,谁知楚平竟然不受威胁。

这一切都是他无法想像的,也是他无法理解的,八骏技艺他多少有个了解,病书生死后,楚平入替,剑法造诣竟会有如此之深,刚才一剑刺牛兔,虽然是采取了声东击西之法攻其不备,但如果没有相当的造诣,做不到的,而后剑刺矮脚虎,更是气势如涛,表现了他在剑法上的绝顶火候。

欧阳定俊当初火焚陈九龙。固然是为了夺权,但也是为了陈九龙拥有一册天龙剑术。

那是一本记载着极为深奥剑法的秘术,十二生肖都是陈九龙拉来的人,可是这十二个人到后本来竟帮着他去陷害陈九龙,也是为了这一本剑术。

没有一个剑手会不对新奇精奥的剑法感兴趣的,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