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11章

作者:司马紫烟

柳文佩摇摇头道:“不认识!只是由传说中听到这个人的一些情形。可是我知道这个人很难惹。他虽然颇负侠誉,也曾杀死过一些恶人。然而,对他的真正为人。我却一直在怀疑,我有一个朋友,是个不会武功的老好人。有一天被人暗杀在卧室中,由他的死状来判断,颇与万里追魂的杀人手法相似,喉管对穿两个小洞……”

夏侯杰连忙问道:“他为什么会被杀呢?”

柳文佩叹道:“人家也许不知道,我却明白他被杀的原因。有一支家传的碧玉如意,无头无尾上面刻着一些花纹,他自己不了解花纹的意义,我也不十分清楚,所以没有告诉他,只叫他妥为收藏,别让江湖人看见。他死后那支如意也失踪了!”

夏侯杰神色一动道:“老伯能确定是万里追魂所为吗?”

柳文佩道:“没有直接的证据,我不能妄加判断,不过,从间接的资料看来,此事大有可能!”

风无向忙道:“何以见得?”

柳文佩道:“江湖上闻名的恶人巨寇很多,万里追魂若是真心行侠,应该将他们一举歼灭才对。可是万里追魂所杀死的人并不以此为标准,他只是拣有条件的人下手!”

夏侯杰又问道:“什么条件?”

柳文佩低声道:“凡是被他杀死的人,身上几乎都拥有一两件珍物,而且都是与武功有关。虽然这些东西也是他们以巧取豪夺的手段得来的。万里追魂杀死他们并不为过,然而万里追魂为着这个目的而杀人,用心显然可知!”

夏侯杰与风无向的脸色都为之一变,柳文佩看了奇道:“你们莫不是也成为万里追魂下手的对象?”

风无向立刻道:“不,甥儿身上没有他看得上眼的宝物。不过,经舅舅这一说,我们倒是开始耽心了!”

夏侯杰忙道:“风兄,柳老伯虽然是武林中人,可是他老人家息影家园,纳福休闲,你无须说出这件事,将他牵入纠纷!”

柳文佩豪爽笑道:“夏侯英雄这话未免太轻视老朽了,老朽虽然不太愿意过问江湖中事,可是对于无向却十分关心,因为他是老朽的晚辈,从小又跟老朽居住过一段时间,亲谊感情俱不容老朽忽视。过去他混得还不错,老朽自然可以不理,假如他有什么危险,老朽焉能不问!”

风无向感激道:“舅舅,甥儿良好!”

柳文佩摇摇头道:“不,听你们说话的口气,好象与万里追魂有了麻烦,舅舅怎么能不管!”

夏侯杰忙道:“柳老伯放心好了,我们与万里追魂之间并没有麻烦,只是知道他对一件武林重宝发生了兴趣,为了职责所在,我们想阻止他……”

柳文佩一叹道:“这就不必了,既是人家的事,你们何苦去找麻烦,万里追魂不是好惹的,别人避之唯恐不及,你们还要找上门去!”

夏侯杰觉得不便再说下去,低头去细究那两张字条,柳瑶红却道:“爸爸!我不赞成您的说法,您自己也会武功,却把表哥送上少林习技,不是望他有一番更大的作为吗?怎么又反对他去行侠仗义了呢!”

柳文佩有点难堪地道:“你知道什么!”

柳瑶红噘着嘴道:“我是不懂,只是觉得您的言行有点不一致,您在我们小的时候,常教训我和表哥说,义所当为,虽死无惧,假如万里追魂确实是个坏人,不但表哥该去找他,我们也应该去找他拼一下!”

柳文佩一时语塞,风无向却道:“表妹你误会舅舅的用心了。舅舅不是阻止我去行使,而是要我少管闲事,量力而为。少作不必要的冒险。”

柳文佩笑着道:“对了!风无向到底闯过几年江湖,说话行事都有分寸,行侠仗义是应该的,只是要量力而行!留此有用之身,多行一些善举总比无谓牺牲要好得多,万里追魂也许不是好人。可是,他的行为还没有坏到哪里,再说,他的行动神秘莫测,武功深到什么境界,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们何必去惹他呢!世界上坏人很多,与其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斗万里追魂,倒不如去杀那些更该杀的人!”

柳瑶红偏着头问道:“谁是更该杀的人?”

柳文佩一愕,想了想才道:“这个……太多了。你走到江湖上,到处都可以遇见不平之事,只要你伸手想管,一辈子都管不了,所以行侠仗义的机会太多了!”

柳瑶红笑问道:“我们行侠时,必须要找杀得了的对象才下手,这只是欺软怕强,不是侠义本色吧!”

柳文佩脸上一红。夏侯杰笑道:“柳小姐,你所说的是英雄本色,不是侠义本色!”

柳瑶红白了他一眼道:“夏侯大侠!你是剑会盟主,我自知见识愚陋,想请你开导一下,什么叫做侠义本色!”

夏侯杰道:“老虎是害人的野兽,而且很凶。老鼠也是害人的动物,却很弱。可是老鼠的数量比老虎多了千百倍,对人的害处也多于老虎千百倍,我们冒着被吃掉的危险去杀虎固然是除害,不如轻而易举去杀鼠,杀死一头老虎,不过使它少吃几个人。杀死一千只老鼠,可以减少无数的禾米器物被损,其功效更大!”

柳瑶红道:“杀鼠人人皆可为,不必劳动你这位大英雄,既然学了这一身武功,我觉得还是去屠虎才是正理!”

夏侯杰笑道:“在下只是随便举个例子,可不能往深处去推究。假如有点本事的人都去屠虎,结果被老虎吃掉了。剩下一些老翁妇孺,连杀鼠的能力都没有,乃使鼠辈横行,此祸尤烈。我所指的鼠辈,当然是说那些学过几天武功的武林败类,这样柳小姐觉得满意吗?”

柳文佩道:“倒底是夏侯杰英雄解释得明白!”

柳瑶红哼了一声道:“那么夏侯大侠也准备放弃对万里追魂的追究了?”

夏侯杰笑道:“万里追魂是虎是鼠,我还没有弄清楚,所以还想去探索一下!”

柳瑶红道:“假如知道他是虎,夏侯大侠是否知难而退?”

夏侯杰笑道:“假如他是鼠,我可以轻而易举地除去他。假如他是虎,我想退也没有机会了。一个冒犯虎威的人,除非他力能屠虎,否则很少有命生还!”

柳瑶红一怔道:“这不还是要冒险吗?”

夏侯杰微笑道:“我既然身为剑会盟主,这个险非冒不可。因为,这条虎已经闯到闹市中来了,我不杀他,他也许会吃掉我,这是为了自卫,可不是逞英雄。所以,我的行为与我的解释并无抵触之处!”

柳瑶红睁大眼睛,似懂而非懂。柳文佩却叹道:“夏侯老弟,真亏你妙舌生花。将老朽的那番私意解释得如此婉转,看到你们年轻人这种豪情侠性,真叫我们老头子惭愧无地,老朽并非怕事,实在是万里追魂这个人太难惹了,他在江湖上横行多年,居然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可是他的行动飘忽。一般人但见其善未察其恶,所以不太引人注意。不过现在照夏侯老弟的口气听来,是否他将有什么更大的不轨?”

夏侯杰道:“目前小侄尚难以确定,万一事实真如小侄所料,那对整个武林将有莫大的威胁!”

柳文佩一震道:“老朽能知其详否?”

风无向突然道:“夏侯兄,我知道万里追魂何以要把我们骗来红叶谷了,我们离开黄岗时,他的手下一定不知道,所以他才很从容,我们到达此地,他忽然发觉,乃想出这个方法,目的在于拖延我们一下……”

夏侯杰失声道:“不错!我正在怀疑他此举的用心何在。经风兄这一说,果然大有道理!我们快追上去!”

柳瑶红道:“急也不在一时,你们把话说完了不行吗?”

风无向道:“说来话长,一时无法讲得明白。师弟!你离开那个老尼有多久了?”

赵千里想了想道:“差不多是两个时辰。她就是万里追魂吗?我看不出她有什么惊人之处!”

夏侯杰道:“万里追魂的真相无人得见,我也不知道她是否是万里追魂,只有等见到她再说!”

赵千里道:“她上开封去了,而且早走了两个时辰,你们能追得上吗?”

风无向道:“她把我的宝马送了回来,可知不用再赶路,我想他们一定就在附近!”

柳瑶红兴奋地道:“我们一起去!”

风无向摇摇头道:“表妹!这可不是好玩的事!”

柳瑶红嘟起嘴道:“不行!有危险我也不怕。你一走三四年都不来看我,这次我非跟着你不可!”

风无向皱起眉头,道:“舅舅……”

柳文佩笑着道:“这孩子被舅舅宠坏了。舅舅可管不住她,你有本事就将她说服了,否则就只好带她走!”

风无向顿了一顿,夏侯杰道:“这样吧!我相信他们也在附近,可是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也很难捉摸……”

风无向立刻道:“对了,我们是从东方来的,这个方向可以不管。我与夏侯兄往西行,表妹跟师弟往南,舅舅一个人朝北,大家分头去找,各以五十里为限。若是一无所见,立刻回头,若是有所发现,你们就留在当地静候结果,我与夏侯兄自然会赶来接应的!”

柳文佩点头道:“这倒是个好办法!”

柳瑶红不情愿地道:“为什么叫我跟赵兄一组呢?”

风无向道:“我与夏侯兄不能分开,因为我们遇上事情,必须立刻采取行动,两个人好有个照应。赵师弟从未闯过江湖,我不放心他一个人行动,有你在旁边,可以照顾他。赵千里红着脸道:“小弟可以照顾自己!”

风无向道:“师弟,这是办正事,可不能当作儿戏。你若是想参加行动,就得听我的话,否则你就留在这里,别忘记了师父交代你的责任!”

赵千里这才不开口,柳瑶红也闭上了嘴。

五个人分做三处方向走了。夏侯杰与风无向取道西行,刚好是前往篙山的正路,自然也是最可能遭遇到情况的一条路。所以他们走在路上十分小心,随时都准备发生意外,赶路的速度也慢得多了!

约摸走了二十多里,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急蹄声,老远就有人在喊着:“表哥,快回头,我们找到了!”

那是柳瑶红的声音。风无向连忙站住脚步,却见柳瑶红骑在一匹马上急驰而来,到了他们面前。骤然勒住缰绳,马匹人立而起,她却用一个灵妙的姿势跳了下来得意地道:“我们才走出了几里路就找到了,我马上回头来找你们,又怕你们走远了赶不及,刚好在半路上碰到,一个骑马的家伙,我一巴掌把他推了下来,抢了他的马来追你们,果然很快就追上了……”

风无向皱着眉头,阻止了她滔滔不绝的叙述,沉声问道:“你们找到了什么?”

柳瑶红笑道:“找到了跟你师弟同来的那个尼姑!”

风无向不禁一怔,忙问道:“在哪里找到的?”

柳瑶红道:“在一所树林子里,我们走到那儿,她刚好要出来,见到我们之后,马上又退了回去!”

风无向忙道:“你们不会认错人吗?”

柳瑶红道:“你师弟说可能不会错,因为只有匆匆一瞥,只是看来非常相象,我却认为绝不会错!”

风无向道:“你又没有见过那尼姑,怎么知道不会错?”

柳瑶红笑道:“我虽没有见过,却比见过的赵千里还要有把握,假如尼姑不是陪你师弟同来的那一个,她则见了我们,便用不着赶紧退回去了!”

风无向连连点头道:“对!对!表妹,想不到你的心思如此缜密,居然能考虑到这么多,你们作了什么应付的准备没有?”

柳瑶红道:“我们也悄悄的进了树林,可没有见到什么动静。那所林子我很熟悉,里面有一座破落的观音庵,我想那老尼姑一定藏身在庵里,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叫你师弟守伺在附近,我就赶来找你们了!”

风无向有点发急道:“你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怎么行呢?他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一点江湖经验都没有!”

柳瑶红不悦道:“他又不是个三岁小孩子。难道要我寸步不离地守着他?再说我再三关照他不得轻举妄动,一定要等我们去了再作打算,如果他自己多事闯了祸,那只能怪他不听话,可怨不得我!”

风无向听她这样讲,自然不好再说,只是对夏侯杰道:“夏侯兄!我们是否要立刻赶去?”

夏侯杰沉吟片刻才问道:“柳小姐,那座观音寺你可曾去过,里面有些什么?”

柳瑶红道:“我常到那儿去溜马,就在寺里歇脚,那儿只有一个空院子与一间正殿,连神像都倒坍了!”

夏侯杰又问道:“里面是否有坟墓之类的……”

柳瑶红连连摇头道:“没有,庙里怎么会有坟墓呢?”

风无向却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