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14章

作者:司马紫烟

其余三人也低下了头。大家心里都很明白,那一剑的位置正好对准右心中脉,假如真刺进去,仙丹灵葯也救不了她了。虽然杜素之也还了一手漂亮的,可是事完之后,依然一无所知,他们自居前辈,怎么也不好意思在两个年轻人面前再说出那种扯直平手的话来了。

夏侯杰见杜素之自动认输了,倒是十分为难。不知该如何启口打破能这个僵局。风无向拱拱手道:“前辈及时收手,才保得晚辈一条命,如不论胜负,前辈这份心胸是晚辈万万及不上的!”

杜素之仍是不开口,苏牧一声大笑道:“算了!算了!我老苏在削断指头时,已经认输了。长江前浪推后浪,自古英雄出少年。我宁可败在年轻人手里,总比折在同辈的老家伙手里痛快一点,而且刚才那一剑并不是风老弟高明。真正算起来,高明的是夏侯老弟,他后发先至,洞晓先机,不但挡开了那一剑,还挡开了三个人的兵器,心相手法,实在值得佩服。”

风无向连忙道:“夏侯兄为本届剑会盟主。以剑法而论,堪称天下第一人,晚辈那点功夫自然瞒不过他了!”

苏牧笑道:“杜大姊!你听见了吧!我们栽在宫天侠弟子的手中,你总该好过一点吧!”

杜素之脸色略略和缓一点。但仍是冷冷地道:“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收拾家伙回北海去吧!”

夏侯杰连忙道:“杜前辈,请您看在家师的份上,帮一个忙,带我们去见见万里追魂。”

杜素之道:“你自己本事那么大,还要我们帮什么?”

夏侯杰道:“万里追魂狡猾异常,我们想见他不容易,只有靠您带着才能见到他!”

杜素之冷笑一声道:“他假如真那样狡猾,我们带着也未必能见得着他!”

夏侯杰将手中情剑塞在她手中道:“我们解除武装,他就不再怀疑了!”

杜素之倒是一怔,对那柄情剑看了一眼道:“古白龙叫我们前来就是为了这柄剑吗?”

夏侯杰道:“他邀请四位时,可能是为了这柄剑。它原是一位侠女所有,可是,万里追魂北上邀请四位时,那位侠女将剑送给了我,不过现在他的目标不是这一柄,还有一柄神剑比它更好。”

杜素之奇怪地道:“还有更好的?”

夏侯杰点头道:“是的!那柄剑就在这古墓中。万里追魂借重您的鲛鲔网,实在是为了想得到那柄剑,我们就是为了阻止他而来的!”

杜素之皱起眉头道:“你把我弄糊涂了。”

夏侯杰连忙道:“现在没时间说清楚。等见到万里追魂后,自然会明白的!”

杜素之沉吟片刻才道:“你把这柄利器交给我能放心吗?也许我还不给你了呢?”

夏侯杰一笑道:“听家师说起四位高人义薄云天,晚辈绝对放心!”

杜素之忽地一笑道:“也许你太容易信任人了,古白龙邀我们前来的条件就是以一柄神剑为酬。我本来还不太放心他会这么大方,现在知道有两柄神剑,我才明白他为何这样慷慨,走吧!我带你见他去!”

此言一出,不仅风无向神色大变,连她同伴三人也都为之愕然不解,苏牧大叫道:“杜大姊!你不能这样!”

杜素之一手持网,一手持剑道:“为什么不能,难道你们不是为着这柄剑而来的吗?”

苏牧道:“虽然原先的条件是这样讲好的。可是,现在情形不同了,剑主是宫天侠的弟子……”

杜素之哈哈一笑道:“鬼才相信。宫天侠的本事跟我们差不多,他怎会教出这么高明的徒弟?”

那三人俱都一怔,杜素之已经绕着石墓的右边走了。风无向追上去,夏侯杰却将他拉住了,风无向初犹不解,继而想到梅铁风正守在这边。假如杜素之要将剑带走,梅铁风一定会拦住她的,遂也放心下来!

苏牧从后面追上来道:“杜大姊怎么变了老弟,你放心好了,有我们三个人在,绝对不会让她骗了你!”

夏侯杰从容地笑道:“没关系,一柄剑的得失无关轻重,您四位还是不要伤了和气!”

苏牧大叫道:“什么和气不和气,我门四个人在一起,完全是本着道义二字,她若是做出这样的事,我老苏第一个就不饶她!”

说着匆匆地追了上人,萧近化一言不发,吴奎则是带着一脸的惶惑,一面用手扳开被削断的铁练,将捕兽夹接了上去,一面匆匆地追着。

夏侯杰与风无向绕过石墓,不仅没见到梅铁风,连原先守在墓前的梅杏雨也不见了。风无向更为惊慌地道:“她们上哪儿去了?”

夏侯杰略一沉思,才脸色庄重地道:“我们不该分开的,她们恐怕已经遭了万里追魂的算计……”

风无向急道:“这怎么可能呢,我们就在附近,怎会连一点响动都听不见。尤其是梅铁风,她手中持着那柄神剑,谁能动得了她。”

夏侯杰道:“万里追魂是个厉害的脚色。他不一定要正面出手劫夺,任何手段他都使得出来!”

风无向道:“这更糟了,你不该把剑交给那个女人的,现在两柄剑都被他们得去了?”

夏侯杰从容地一笑道:“这没关系,神剑自有其主,不该得到的东西,到了手也未必能保得住!”

风无向一怔道:“夏侯兄!我知道你的武功高明。可是这一次不同了,在泰山剑会上,徐文长是不知道你身怀绝技的,才让你把剑夺了回来,现在他们不可能再给你机会!”

夏侯杰依然笑着道:“事已如此,徒急无益。吉人自有天相,我们还是闯着看吧!”

前面的四个人已分成两组走出老远。苏牧在杜素之旁边大声吵着,几乎要动手拼命,吴奎与萧近化则默默无言地跟在后面。

风无向又道:“这四个人里面只有那个黑海牧神比较忠厚,其余的都靠不住!”

夏侯杰淡淡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在没有真正了解他们之前,下论似乎言之过早!”

风无向见夏侯杰始终都是那份纵容不迫的样子,只好愤然道:“夏侯兄,我不知道你心里究竟在打些什么主意。姓风的既然交上你这个朋友,这条命就卖给你了,随你怎么安排吧!”

夏侯杰却正色道:“风兄言重了!我们十年苦熬,好容易学来这一身武功,万不可如此轻生,死当重于泰山,才能表现生命的价值!”

风无向道:“夏侯兄既然知道生命之可贵,刚才使不该把防身的利器轻易交给别人!”

夏侯来笑道:“利器并不足情,胸中常存正气,比什么都有力量。孔子曾有言,自反而不缩,虽千百人,吾往矣。就是这个道理,风兄出身佛门,想来佛家的经义,也有着相似的典语!”

风无向道:“道理是道理,事实归事实,兄弟行走江湖,却不敢本着佛的心肠去行事!”

夏侯杰一笑道:“道理之所以能为人接受,必有它的力量存在。风兄之所以不敢行之,就是因为对它的信心不够。任何一种力量都必须去信仰它,一才能体会到它的存在!”

风无向手指着远处一座假山道:“夏侯兄能光凭着信心将它一脚踢开吗?”

夏侯杰随手抬了一技小树道:“风兄能将它拆断吗?”

风无向接过来一枝折成两断道:“夏侯兄还有什么大道理赐教呢?”

夏侯杰笑道:“拆枝固易,因吾心信其可行,踢山非难,实吾人自信之不足!”

风无向默然片刻道:“夏侯兄,我在少林习艺十载,家师苦心孤诣,反复喻解。我还自愧顽石不化。因此,家师才认为我尘心不绝,没有给我剃度,今天只听你讲了一个道理,我竟觉得比家师十年教诲的感受还深……”

夏侯杰哈哈一笑道:“幸亏我不是佛门弟子,否则今日空山多一孤僧,人间少一豪侠了!”

风无向讪然道:“夏侯兄,我是真心话!”

夏侯杰笑道:“我也是真心话,人间到处是净土,何必一定空山静寺。修心不必刺度,礼佛何须戒持,杀生因为罪孽,除恶亦为功德。什么样的人,就什么样修善,你我既然学了这身武功,唯一的责任就是以暴止暴,只要我们不堕善根,不持着自己的武功去害人,就尽到本分了!”

二人这一番高谈阔论,竟忘了身在险境面对强敌了,猛一抬头,已经来到了年厅堂前面!

书栏雕栋已残落不堪。可是,阶前的鸽翎蝠粪已扫在一旁,这证明刚经人收拾过。门口垂着一扇破旧的竹帘,挡住了里面的情景,风无向略作犹豫,夏侯杰却伸手掀帘跨了进去。

这是一所敝厅,空空的不摆一件家具,却满满地站了一大堆人。一边是梅氏祖孙,柳文佩与柳瑶红,赵千里,另一边则是方才见过的北海四异,另三个女子可能是崂山七鸟的三鸟,还有着十几个高矮肥瘦的武林人物,正中间站着一个人,高瘦身材,脸罩黑纱。

夏侯杰与风无向都是很细心的人,一看厅中的情状,就知道梅铁风等人都受了禁制,奇怪的是不知道他们受了什么禁制,身上既没有受伤,也没有加以捆绑,更不象是被制住了穴道,因为他们还能做一些细微的动作!

不开口,不眨眼,但是思想与意识并未混惑。夏侯杰等人进来时,他们每个人的眼中都有着显明的焦灼!

夏侯杰与风无向交换了一下眼色,知道已身入险境,倒是十分镇定,而且两人都明白这个蒙面人很可能就是万里追魂,却故意不理他。

他向杜素之道:“杜前辈,您说带我们来见万里追魂,大家当面一辨是非的!”

杜素之朝蒙面人一指道:“这就是!”

夏侯杰淡淡地一扫道:“不象他!万里追魂自称侠王,应该是个堂堂正正的人物,怎会如此鬼祟!”

杜素之冷笑一声道:“古白龙,你自己说吧!”

蒙面人道:“跟这种毛头小伙子对质,太降低我侠王的身份了!”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声音与古墓中的那人听起来又不甚相似,而在夏侯杰耳朵里听来觉得颇为熟悉。

因此夏侯杰故意傲然大笑道:“万里追魂!你这个侠王是自封的,我的剑会盟主却是在泰山大会上公开争取来的,以身份而论,你还不配跟我说话呢!”

果然蒙面人受了激怒,大声道:“夏侯杰,你不要神气,泰山剑会我是不屑于参加,因为我根本没把那个盟主放在眼里,否则那有你的份!”

夏侯杰微笑道:“对了,我相信你是对那个名位没兴趣,因为参加剑会的各家代表都是预尖人物,纵然武功不如你,也不会象奴才一样地供你驱策,所以你只好在一些二流人物与江湖败类中称雄。”

蒙面人冷笑一声道:“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他身边的一个中年女子却怒道:“夏侯杰,你凭什么说我们是二流人物!”

风无向不等夏侯杰开口已抢着道:“夏侯兄说的二流人物你们还不够资格,你们只能算是江湖败类!”

那女子神色一变道:“你知道姑奶奶是谁?”

风无向淡然道:“不知道。不过本少爷今天在大路上碰见了四头扁毛畜生,还划掉了一对鸟爪子,我瞧你身上不带一点人味,想来总是那一路的玩意儿!”

蒙面人哈哈大笑道:“风无向,你这次倒是一猜就中。这正是崂山七鸟中的银燕林芳,她身后的是紫鹭江珠与雪雕何萍,听说你把范成江弄成残废了,她们正想找你报仇呢!”

他的口气中对崂山七鸟也颇为不客气。银燕林芳的脸色不禁一变,鼓起怒目正慾发言。蒙面人却在面罩下透出一声冷笑道:“林芳,我这样说你们可是不服气!”

林芳顿了一顿道:“属下不敢!”

蒙面人哼了一声道:“你不必强嘴!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不服气,这可不能怪我对你们不客气,本来我对你们崂山七鸟十分器重,可是这次你们误了我多少事。我叫你们把这两个家伙引得远一点……”

夏侯杰微微一笑截口道:“万里追魂,这倒不能怪他们,那四个家伙的确已尽了全力,只是你选错了……”

蒙面人道:“我晓得他们的能力不足以阻止你们,并没有对他们寄于太多的希望。可是,这些笨鸟们太差劲了,打不过走了也罢,却偏偏放了一只鸽子,把你们引到此地来,而且正在紧要关头,害得我白白牺牲了三个好手。差一点破坏了我的全盘计划!”

林芳低下了头,江珠却道:“少林的一个老和尚,武当的两个臭道士还能算好手,他们真要高明的话,就不会让一个后辈给宰了!”

蒙面人怒声道:“混帐!我说的好手不是指武功,若要论武功的话,我就不会选上你们了,你知道那三个人对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