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15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完全是机智的表现,任何剑法中都没有这一招,因此连古白龙都不禁为之动色!

最急的是何萍,她知道两个同伴都是拼力施为,江珠的一剑定然无法收势,反而把她当作了对象!

危急中她只好抽剑下磕,希望能磕开这一剑,她的剑是不在风无向匕首之下的。风无向上腾之势已竭,开始下落,利用上面的压力抵消自己的抬力,刚好可以及时转变腕劲,劈开那一剑应该毫无问题!

可是当她提剑下击的时,才发觉剑身异常沉重,好象连风无向的体重也附在上面,就是这刹那间的差错,江珠的剑尖已抵上她的小腹,肌肤上已感到阴森的凉意!

也不知怎么一回事,当她皮肉上略感一点痛楚的时候,忽然平空传来一股劲力,将她朝后猛推了一下!

也就是这一推之力,使她躲过了穿肠剑,可是小膛上衣衫和被剑尖挑破,露出了雪白的肌肤!

当她站立起来,凝神定思,才发现风无向的匕首与她的长剑都在她的脚下。江珠翻滚在一边,她的长剑却已落在风无向手中。

何萍弯腰拾起长剑时,也附带拾起了那柄匕首。

她厉叱一声就要向风无向扑去,江珠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手抚着腰眼:“三妹!算了吧!人家的剑术的确比我们高明,尤其是他此刻长剑在手,你打不过他的,还是按照原定的计划,用透骨针对付他吧!”

林芳也在远处道:“不错!三妹,刚才真险,要不是你反应迅速躲得快,差一点就伤在二妹的剑下了!”

何萍摇摇头道:“不行!我非要他死在剑下才能甘心!”

林芳急叫道:“我们三个人合手都不行,你一个人还行吗?反正总有办法杀了他,你又何必固执呢?”

何萍咬牙道:“我宁可被他杀了也要跟他拼一下!”

说着一剑一匕,象疯虎一般地扑了上去!

风无向并不怕她拼命。可是也不想跟一个失去理智的女人纠缠不清。倏一纵身,拳脚立出,双手去攫夺她的剑匕,一腿“秋风扫落叶”,撩向她的胫骨。

双方的势子都很疾,但见人影交错。眨眼间又分做两下,风无向的身子仍站在原位,何萍却反跃出去!

长剑仍然握在手中,短匕已被风无向夺了回去,而且何萍好像受创颇重,一下子爬不起来了!

林芳见状更不怠慢,厉叱一声:“二妹!出手!”

江珠早已准备妥当,听见招呼后,两人四手齐扬,但闻赌赔急风,却不见有任何暗器出手!

风光向却十分凝重,单手抡起匕首,飞快在身前绕了一圈,只听叮叮之声不绝于耳!

林芳脸色一沉,盯住风无向看了良久,才转向万里追魂道:“侠王!看来好象有人泄了底!”

古白龙冷冷一笑对吴奎道:“吴兄果然见多识广,兄弟这点小玩意自然瞒不过高明法眼!”

吴奎装做不解地道:“古兄说些什么?”

古白龙冷笑道:“吴兄送给人家的这柄匕首,恐怕不是普通钢铁所铸的吧!”

吴奎笑道:“不错!兄弟偶因机缘,得到了一块天星磁铁,量才而用,只铸了这一柄匕首!”

古白龙神情怪异地笑道:“吴兄可知道兄弟的透骨针是用什么东西铸造的?”

吴奎淡然遭:“不知道!”

古白龙沉下脸道:“兄弟到现在为止,对四位仍是十分尊敬客气,可是吴兄似乎对兄弟太不够意思了!”

吴奎刚想开口,杜素之已抢着道:“姓古的!北海四异在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古白龙脸现愠色道:“吴兄的天星磁铁恰为在下透骨针的唯一克星,此针系采用五行之英,淬以剧毒,冶炼而成,其色如清水,细如牛毛,坚逾精钢,发出时由于针尾另有特别的回风装置,对方若是想用掌风逼开,反而会促强此针的射劲,触肌透骨,可以算得上是一种极厉害的暗器,举世之间,只有一样东西能克制它……”

吴奎哈哈一笑道:“这样东西偏偏就是天星磁铁……”古白龙怒声道:“不错!可是兄弟制成此针之后,从未对外人使用过,因此也只有吴兄一人知道它的破法!”

吴奎又笑了一下道:“你怎么知道我懂得破法呢?”古白龙这才发现自己的失言,连忙加以掩饰道:“兄弟是根据猜测。吴兄若不知破法,怎会将这柄匕首循私借递到对方手中!”

吴奎谈笑道:“兄弟也是根据猜测的,因为北海雪原上这块天星磁铁知者不多,而且藏处就在兄弟所属冻原附近,兄弟发现它之后,由于不敢贪多,仅取了一半,还留下了一半放在原处。就在古兄厚礼卑辞邀请我们南来之日,那半块天星磁铁忽然神奇地失踪了!”

古白龙神色一变道:“你说是我偷去的?”

吴奎摇摇头道:“它本是无主之物,当然也不属于兄弟所有,古兄能识出它的好处,大可公开取用,何必要背上一个偷名呢?只是令兄弟不解的是古兄既以侠王自居,为什么要利用我们四人前来中原……”

古白龙道:“那自然是想借重杜女侠的鲛鲔神网来对付这柄利剑。”

吴奎笑道:“我们在北海离群独居,杜大姊的鲛鲔网更是无人知悉,古兄从何得知。因此兄弟想古兄的原意是为了那块天星磁铁面去的。刚好见到杜大姊在北海以鲛网捕鲸,因而见识到鲛网之用,临时想出来的主意吧!”

古白龙见自己的内情被人当面揭穿,不免有点惭愧。好在他内心深沉,干笑一声道:“吴兄说得不错,兄弟原是为采磁铁而去;因见到北海剑齿鲸的和齿对杜女侠的神网居然全无作用,故而动意相邀。不过,那时兄弟并无私心,更未存图利之念,因为那时兄弟并不知有两把利剑!”

杜素之一笑道:“这一点我倒可以相信,你也是回到中原之后,才知道另有一柄利剑!”

古白龙道:“兄弟相邀之时,曾经声明如事能得手,即将该剑为赠,至于兄弟所得的这柄剑,只是意外收获。”

杜素之立刻道:“我并没有跟你争利!”

古白龙笑道:“兄弟别无他意,只是想表明自己的心迹,以示对四位的尊崇。因此吴兄暗中帮助对方未免太不应该了!”

吴奎嘿嘿一笑道:“古兄取去天星磁铁并无用途,只是为了防止有人利用它来破坏你的透骨针而已。因此古兄若是知道兄弟尚有一柄天星磁铁所铸的匕首后,可能就不会对我们如此客气了?”

古白龙忿然道:“这是什么话?”

吴奎道:“由于那半块天星磁铁失踪,我们也猜测到是你取去的。但是,不知道你究竟是何居心,所以对另有一柄匕首之事,大家都绝口不提!”

古白龙哼道:“由此可见你们已存心对我不善了!”

吴奎哈哈大笑道:“我们倒没有这种存心,只怕古兄有这等存心,所以兄弟听见透骨针的名称后,心中已有了一点底,乃借机会将匕首借给这位风小侠一试,想不到果然测出了古兄取磁的目的!”

古白龙的脸色迅速恢复正常道:“原来吴兄仅是对兄弟作一番试探!”

吴奎笑道:“不错,由为古兄将透骨针的厉害说得那么有把握,兄弟却不知道这柄匕首是否有用,自然不敢以身相试,难得有人代劳,兄弟怎肯放弃这个机会!”

古白龙哈哈大笑道:“如此说来倒是兄弟多心了!”

杜素之道:“本来就是你多心,我们与这个风无向非亲非故,而且他还伤了我们的一个人,我们为什么要帮他呢!”

古白龙一笑道:“只要四位不是存心帮他,兄弟自承不是,谨向吴兄致歉!”

吴奎冷冷地道:“这倒不必,可是有一个问题来了,那柄匕首已经落入对方手中,古兄的透骨针对他已失去了威胁……”古白龙道:“这不要紧,他虽然可以利用匕首收去透骨针,却无法抵挡兄弟手中的利剑!”

吴奎冷笑道:“古兄真是好算计!杀死了他,趁机会也毁了那把匕首。我们岂不是又在古兄的透骨针威胁之下!”

古白龙连忙道:“吴兄太多心了,兄弟与四位无怨无仇,而且还有一段交情,怎会对四位不利!”

吴奎冷冷地道:“古兄以往的行事令我们不敢领教,我们更不敢相信那段交情!”

古白龙一呆道:“那吴兄意下慾待如何?”

吴奎道:“我以为这是古兄自己该表示态度的时候!”

古白龙笑道:“兄弟不明白吴兄的意思。”

吴奎道:“古兄的城府太深了,简直令我们不敢攀交。既然古兄装糊涂,干脆就由兄弟把话说明白了吧!古兄取去那一块磁铁后,一定发现上面有敲砸的痕迹,当然也知道被人取走了一部份。却不敢确定是否在我们身上,所以才利用这三个女子来作一番试探,我相信今天古兄授意她们用透骨针来对付风无向,就是向我们展示透骨针的厉害,假如她们得了手,下次就轮到我们作对象了!”

古白龙变色道:“吴兄怎可如此猜忌兄弟?”

吴奎冷笑道:“这根本就是事实,否则古兄怎会舍得将这种厉害的暗器交给别人使用!”

古白龙辩解道:“这太笑话了,兄弟若是存有此心,为什么会把透骨针的详情公开给四位知道呢?”

吴奎道:“那是因为见到兄弟的匕首吸去了透骨针,证明兄弟先一步得到了天星磁铁,却又不知兄弟究竟得去了多少,身上是否还有剩余的磁铁?因此才故意说明内情,察看我们的反应!”

古白龙呆了一呆才哈哈大笑道:“吴兄果然厉害,把兄弟的内心都看得清楚,兄弟只好坦白承认了,可是兄弟还想请问一句最老实的话,吴兄身边是否还有剩余的!”

吴奎一笑道:“古兄的想法呢?”

古白龙平静地道:“兄弟就因为不太清楚,所以才加以动问,吴兄一定要据实答复以免使兄弟为难,因为这透骨针是兄弟多年心血的发明,一定不能让它就此搁置不用。假如吴兄不再有磁铁,我们仍是好朋友,否则兄弟只好不顾一切与四位作对了!”

杜素之道:“老吴!古白龙这样说已经很讲交情了,你还是老实告诉他吧!”

古白龙不等吴奎开口,忙又加以补充道:“四位深居北海,与兄弟毫无利害冲突,兄弟也实在不愿失去四位的友谊,故而才有此一问,否则兄弟根本就无须多费chún舌,自找没趣!”

吴奎想了一想道:“没有!兄弟不善撒谎,天星磁铁去芜存菁后,只够铸一柄匕首!”

古白龙沉思片刻后,对风无向道:“姓风的!你把匕首交出来,我就放过你一死!”

风无向的态度始终很沉静,淡淡地道:“交出来?给你还是给他?”边说边指吴奎。

古白龙冷笑道:“交给谁都行!”

杜素之却一指古白龙道:“给他!”

吴奎连忙道:“杜大姊,这是小弟的东西……”

杜素之沉声道:“假如承认我还是大姊的话,一切都听我的吩咐,否则我们就各自为政,从此散伙!”

吴奎惶急地道:“杜大姊,我们是几十年的交情了,你怎能说出这种话!”

杜素之冷冷地道:“几十年的交情抵不上一块破铁!”

吴奎急道:“这不是破铁,是我们生命的保障!”

杜素之叹道:“你真是死心眼,留着这柄被匕首,最多只能防止透骨针,却因此招来一个厉害的敌人!阴魂不散似的跟着你,岂不是更为可虑。他志在得匕,给了他,我们反而轻松,你以为我真是糊涂了吗?”

吴奎怔了片刻叹道:“好吧,大姊,一切都依你,可是我实在不服气向这样的人低头!”

杜素之叹道:“我们的大地在北海的冻原上,何苦来跟别人在中原斗气称雄,拿性命去开玩笑呢!”

吴奎低头不语,古白龙微微一笑道:“杜女侠不愧为四异之灵魂,见多识广,兄弟深以获交为幸。”

杜素之一沉脸道:“废话少说,我这样卖你的交情,只求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们宁静的生活。”

古白龙连忙道:“这当然,今后四位在北海清修,兄弟敢保证没人敢踏进四位领域十里之内。”

杜素之道:“我们又不是土皇帝,谈不上什么领域,只盼望中原的江湖人,以后别来騒扰我们!”

古白龙笑道:“这一点兄弟更可以保证。而且,为了表示兄弟的诚意,在四位北归后,兄弟再以透骨针一包相酬,就不会再有不要命的人敢来吵闹了!”

杜素之一笑道:“多谢盛情!”

风无向见他们商量已妥,不待吩咐,将匕首掷在古白龙的脚前,吴奎咳了一声道:“你怎么肯舍得给他呢?”

古白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