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16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古白龙闻言一惊,连忙低头一看,风无向的手已经开始动作了,而且刚好是指向他的腿弯。

古白龙顾不得再去伤他的脸颊,身形迅速退后,眼前忽见寒光急闪,咽下掠过一阵冷风!

幸好他也是功力火候臻于极境,临危不乱,急忙中收肩缩颈,以分厘之差避过了一招煞手。

然而他的颊上同样地感到了一凉一热,微痛中有着温热的液体沿着面颊而下,风无向竟在相同的部位还了他一剑!古白龙退后几步,凝视着风无向,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个年轻人能伤得了他,可是颊上的感觉明明是事实!

瞪视了片刻,他才叫道:“小子!你用的什么手法?”

风无向微笑道:“跟你一样的手法!”

古白龙道:“胡说!我那一剑所采取的守势,你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我简直不明白你的剑是怎样提上来的!”

风无向笑道:“除了你之外,恐怕每一个人都看见了我的剑是如何上来的!更看清了你是如何受伤的!”

古白龙仍是愕然不解,杜素之在旁微笑道:“这一剑是侠王太粗心了!他是等侠王的剑势下落后,再开始发动的。双方距离那么近,侠王能留下性命已足见高明了!”

古白龙瞪大眼睛叫道:“哪有这事!我的剑势下落时,已经封死了他的一切变化……”杜素之笑道:“不错,侠王的剑术应该无懈可击,任何人也无法从那一招下抽出剑来反攻,可是侠王在出剑之前,应该先看清对方的虚实。”

古白龙叫道:“不管是虚是实,他都在我的剑势笼罩之下,除非他有两柄剑在手。”

风无向微笑道:“你说得对极了!”

古白龙连忙朝他看去,但见风无向手挺长剑,含笑而立,一另一只手却是空空如也,并没有任何武器!

而且他的身上也不象能在藏下一柄武器的样子,因此更为不解;风无向伸出那只空手道:“这只手在当时的情况下,作用并不比一支剑差。”

古白龙一怔道:“你用这只空手伤了我的?”

风无向笑道:“假如我能有这个机会,再加上我的金刚掌力,至少也可以打碎你的牙床!只可惜它生得太短了,无法够得上。”

古白龙急叫道:“我也明明看见你后来是用长剑攻过来的,小子!你究竟捣什么鬼?”

风无向夷然地道:“你路上布设疑阵,引我们误入歧途,方法虽未见有多高明,至少还象个样子,怎么现在会如此差劲呢?说了半天,你连这点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透?”

古白龙又气又怒,更加上心中的惭愧,眼中几乎要冒出火花,脸上充满了杀意。杜素之在一旁笑道:“侠王的心机太深了,对这种简单的事往往不予留心,难怪会想不到。其实侠王只要把心中所想的事颠倒过来……”

古白龙忽然大叫道:“我明白了!他是用这只空手先对我发动,诱使我的剑势下落,等我的守势用足了,他才反挑长剑进攻……”

风无向一笑道:“这不是很简单吗?你自负老谋深算,怎么会上这个当呢?”

古白龙脸色铁青地怒哼道:“小子!你太聪明了!”

风无向笑道:“不!我太笨了,只能想出这个主意。可想不到有人比我更笨。”

夏侯杰见古白龙恼羞成怒,脸上杀机毕露,连忙上前打岔道:“风兄这一手虽然成功,却不足为法。假如对方稍加注意,你的脸上岂不是白挨一剑!”

风无向微笑道:“在那种情况与距离下,他只注意到我的手法,根本无暇去认清手中是否有剑,而且即使注意到了,我也不在乎!”

古白龙怒声道:“假如我注意到了,不一剑将你两颊刺个对穿才怪!”

风无向大笑道:“一剑穿颊,最多脸上落个破相,总比断了两条腿的好……”

古白龙神色一动道:“你有那个把握吗?”

风无向朗声道:“在那种距离下,只要你剑的动作慢一点,我就有十足的把握!因为那时你的剑是在停顿的状态下,绝对无法在刹那间兼顾两头!”

古白龙道:“假如我一剑直刺过来呢?”

风无向笑道:“那当然又不同了,可是,我相信你绝对不敢如此轻率从事!”

古白龙冷哼一声,风无向继续道:“我已经警告过你,叫你不要把我估计的太高,你偏偏不相信,剑锋发至我身前仅一寸之遥,分明垂手可及,你却顾忌犹豫,自失良机!”

古白龙轻叹一声道:“风无向,我的确佩服你了。你的镇定态度与修养功夫实在太好。在那种情形下居然能不动声色,否则我也不会上当的!可是令我不懂的是你冒着生命的危险,就是为了报复我的一剑之耻吗?”

风无向点点头道:“我身负门户盛誉,杀身不足惜,耻辱必雪!”

古白龙神色转为平静地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上当呢?”

风无向道:“这很简单,因为你就是用这个方法骗我上当的,我们还没有正式交手,双方的优劣深浅还不知道,然而我相信你即使比我高明,也不可能在一招之下击败我。我之所以受伤,也是把你估计的太高了。一开始不敢放下施为,先存了试探之心,才招致了伤颊之耻……”

古白龙哈哈一笑道:“未斗之前,不要畏敌,既斗之时,不可轻敌,克敌之后,尤不可纵敌,这是我从多年战斗中得来的三句名言。时时刻刻都以此警告自己,却想不到仍是栽在这个上面。风无向,刚才的事,我们大家都得到了一个教训,幸好我只犯了两个错误,还来得及补救!”

风无向淡然道:“现在是实施你第三句名言的时候了!”

古白龙沉声道:“不错!本来我对你颇为欣赏,很想用些手段将你收下来以为大用,现在我不敢再存这个念头了,你这个小孩子太危险!”

风无向仍是淡淡地道:“万里追魂连犯了两个错误之后,怎么还是不觉醒呢?又想第三次犯错误吗?”

古白龙微怔道:“此话怎讲?”

风无向大笑道:“你那第三句名言是克敌之后,不可纵敌,现在你还没有克敌就开始轻敌了。”

古白龙哈哈一笑道:“这一招我可不认错。我说出口的话,自然有把握做得到!”

风无向也大笑道:“你在我脸上刺了一剑,我都有办法照样刺回去,假如你想杀死我,除非也赔上自己的一条命!”

古白龙用手指一弹剑叶,铮然作鸣,就在这锵然鸣声中,他的身形伴着剑影直罩上来。

风无向抖腕振剑,舞成一片光幕,两个人纠战成一圈,炫目光影,连人影都分不出来了!

前十几个照面中,他们斗的很快,双方一面以迅速的身法去闪避对方的剑锋,一面以犀利的招式去攻击对方的空门,十几个回合过去,两个人都发现这种打法徒劳而费时。因为双方的造诣都很高,寻常的招式简直不足以克敌致命,因此又在奋力的方面一决上下。

身形转慢了,战况却进得更为激烈,每一次交触都发出震耳的金铁声,炫目的火光以及助威的叱咤!

观战的人也怵目惊心,屏息静气地被激烈的战况吸引住全部的注意力,谁都没有发现厅中悄悄地来了一个人。

交手五十招后,杜素之忽然道:“古大侠对付一个小伙子都如此费事,你这侠王两字未免太夸大了吧!”

古白龙刚好又与风无向互换一剑,两人暂时分开了,闻言怒声道:“都是你限制我不准使用宝剑的,否则两三个回合,我早已将他解决掉了。”

杜素之轻笑一声道:“你的宝剑到今天才到手,而侠王之称,你已用了多年,难道以前都是挂个虚名而已?”

古白龙脸色一沉道:“杜女侠,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激我把压箱底的功夫全掏出来!”

杜素之一笑道:“我可没有这个意思。不过我觉得侠王的雄心在图霸天下,不能光靠一柄利剑成事!”

古白龙一哼道:“好!我在三招之内把这小子的脑袋砍下来给你看看!不过我先声明一句,我那几手秘藏的剑法轻易不肯示人。”

杜素之故意呀了一声道:“难道你还怕我们学了去!”

古白龙沉声道:“我倒是希望有人能学了去,就怕你们学得四不像,侮辱了我的剑法!”

杜素之笑道:“这么说来,侠王的这套剑法一定奥妙无穷,我真的等不及想要开开眼界呢!”

古白龙冷笑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不要打岔。我施展那套剑法之后,相信任何人都忍不住想偷学下来,这一点我不反对,可是把它学走了样,却是我无法忍受的事。因此我立下了一个规矩,凡是目睹我这套剑法的人,必须照样施展一遍,若是有一点地方不对……”

杜素之冷冷地道:“那就活不成了!”

古白龙冷笑道:“没有这么严重,只是交出两只眼睛,免得把我精心研究出来的剑法越练越不象样!”

杜素之一笑道:“这倒是很够刺激的事,我拚着做一辈子瞎子,也要见识一下侠王的高招!”

古白龙脸色如铁,对吴奎与萧近化道:“二位是否也有兴趣一试呢?”

萧近化笑道:“北海四异的行止向来由杜大姊作主,她答应了,我们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

古白龙又对崂山三鸟与身后的诸人道:“你们呢?”

那些人都背过身去表示不敢接受,只有夏侯杰一笑道:“你是否也把我包括在内?”

古白龙道:“你当然在内,而且我那几手本来是为你留着的,因为我要在你身上将赵景云吸引出来,必定先要给你吃点苦头,我认为把你弄成一个瞎子是最好的办法。而且我想要制服你,也必须动用那套剑法。”

夏侯杰微笑道:“谢谢你看得起我,不过你既然有这个打算,为什么不让我来试试这套剑法呢?”

风无向闻言正待反对,夏侯杰神色一庄道:“风兄!现在可不是争意气的时候,以目前的情势而言,我们不是要学习他的剑法,而是要进一步去击破他的剑法,所以兄弟来接下这一场比较妥当!”

风无向微愠道:“夏侯兄这样说兄弟自然无法反对,因为夏侯兄是剑会盟主,兄弟必须听受夏侯兄管制。”

夏侯杰诚恳地道:“风兄误会了,兄弟是得到了赵仙子的剑诀传授,在泰山划会上幸胜一筹。其实兄弟对剑术的浸婬时日极短,有许多道理都是一知半解,断不如风兄懂得深刻,这一点绝非兄弟故意作态,风兄想能亮察!”

风无向一怔道:“若是如此,兄弟更不能让夏侯兄来接这一场了,剑术之道,在于知己知彼。”

夏侯杰笑道:“风兄之言深为有理,目前我们都是知己有余知彼不足,所以才需要利用风兄的经验,站在旁观者清的立场上,找出可乘之隙,至于兄弟……”

风无向不等他说完即道:“我明白夏侯兄的意思了。同时也相信夏侯兄足有自保的能力,请恕兄弟适才的愚昧,徒逞意气,不过夏侯兄也应小心为上!”

夏侯杰微笑道:“这是一场生死之争,我们身上未了之事还多,兄弟绝不会以亡命之徒自居!”

两个人的一番对话中不但将彼此的意思沟通了,同时也将局势作了一个乐观的铺述。

对古白龙来说,心理上又多了点威胁,因此他将信将疑地道:“夏侯杰!你当真要接下这一场!”

夏侯杰道:“不错!既然你那套划法是为了我而准备的,我自然希望能早点领教了。”

风无向将手中的剑丢给了夏侯杰,退到一边,古白龙的神色已转为异常沉重,单剑举在手中不住地晃动。

夏侯杰步态从容,点剑含笑道:“是谁先出招?”

古白龙厉声道:“随便你,反正我的剑式不论先后。”

夏侯杰笑道:“那我就先得罪了!”

说罢,长剑一圈,却用的是学自罗家的横江剑式,古白龙将剑身科成一朵花幕架开叫道:“用你最拿手的剑法来!”

夏侯杰淡淡地道:“目前还没有这个必要!”

也许是这句话激怒了古白龙,他的剑势忽地一转,舞成一片光影直罩了上来,但闻剑风呼呼,掠空有声。

夏侯杰神色微动,只觉得他这一剑中所含的变化无穷,似乎将天下各大名家的剑式都包涵溶化了。

起手好象是武当的内家剑式,演变到一半时,又改成近乎罗雁飞自创的横江扫波十八式中的精华。末后却是少林达摩三式的融会,无怪他将这套剑法吹得如此了不起。事实上他的确也将天下几家的剑术精华撷取在一起了!

因此夏侯杰并不正面接敌,他抱剑胸前,就地一滚,退出了五六步,躲开了剑势的锐锋,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