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17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古白龙身不由主地战栗了一下。

因为夏侯杰的情剑是众所周知的利器,而他手中的这柄宝剑却只是根据一个久远的传说。

虽然得手之后,他已经试验过了,锋芒的确锐利无匹,可是能否抵得上情剑的坚利,这就不敢保证了!

而古白龙一生很少做没有把握的事,更没有面对过不一定能战胜的对手,今天,他却面临到许多例外。

夏侯杰挺剑划出一招“情海生波”,剑气如诗,汹涌掩至。古白龙一剑中挑,从正面迎上前去。

两剑交触,势均力敌,只见火花四射,锵然震耳,双方的身形都没有动,神色却更凝重了。

比较紧张的还是旁观的风无向,这时他才知道古白龙的确不可轻敌。泰山剑会之后,唯一使他心中悦诚的只有夏侯杰,可是看起来古白龙剑技并不逊于夏侯杰,也许还高明一点。因此他觉出了事态的严重!

夏侯杰又准备出招了。他长剑换了一个花式,然后轻飘飘地刺向古白龙的左额。看上去好象全无劲力,也不带一丝火气,只是随随便便地把剑递出去而已。

古白龙眉头轻皱,那是由于心中的疑惑。因为夏侯杰这一剑不象是剑招,任何一家的剑式中也没有以脸颊作为落招的部位。因此他也不敢预测这一招之后,将有什么变化,根据他一向多疑慎重的性情,对于不明内情的攻势绝不作冒险的尝试,所以他双肩一摇,连退了几步。

夏侯杰的动作几乎与他一致,古白龙的身子刚一站定。剑尖又向他的脸颊上挑来,动作轻灵稳捷。

古白龙被迫再度退避,心中已打定了主意,一直逼下去总不是办法,他必须试探一下这一招的威力!

攻击是最好的防御,古白龙决心在攻击上破除这一招的威肋,所以在后退之际,不等夏侯杰追上来,他长剑一翻,横里劈将出去!极速!极狠!夏侯杰若是想继续攻击的话,必须先破解他这一剑。

然而夏侯杰好象料透了他的反应,居然止步不前,等他横扫之势将过后,才突然进身发招,仍是斜挑脸颊。

古白龙将心一横,奋力撩剑反扫,同时脸颊微偏,意图避开剑势的锐锋。

谁知夏侯杰哈哈一笑,及时将剑抽了回来,身子也跟着退后了七八尺,自然而然地躲开了他情急反扫的一剑道:“万里追魂,你自诩见多识广,剑法无双,怎么被我随手自撰的一招吓成这个样子!”

古白龙一怔道:“什么!你那一招是杜撰出来的?”

夏侯杰笑道:“自然是杜撰的,找遍天下也不会有那么拙劣的攻势,把一处无关痛痒而又难以涉及的部位当作目标,同时还将本身陷于最不利的部位上!”

古白龙这才明白夏侯杰何以见到自己蓄势反击时,急急退走的原因了。因为那一剑根本就是开玩笑的攻式。

他反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难道你冒着生命的危险只是为了要开我的玩笑吗?”

夏侯杰道:“不!我这一剑虽然是开玩笑,收获却很大,至少使我了解到你在剑法上的造诣有多深!”

古白龙沉声道:“你了解多少?”

夏侯杰道:“很多,我知道你对各家的剑法懂得不少,然而对于各家剑法的了解却少得可怜!”

古白龙不禁怒道:“胡说,你第一剑是赵景云的情天六式中的精招,我都轻而易举地破解了!”

夏侯杰笑道:“不错,正因为你破解得太高明,才逼得我用那种方法试探你一下……”

古白龙冷冷地道:“你试探的结果如何?”

夏侯杰道:“很满意,我已经知道你的深浅,也知道你对各家的剑法都曾涉猎研究,却还不够详尽。因此,我相信无论用哪一家的剑法,我都可以制住你,因为你对那些剑法都有一两式疑招尚未破解!”

古白龙不信地道:“就凭你一次试探,就对我有如此深的了解?”

夏侯杰笑道:“假如天下的剑法都无法难住你的话,对于我那玩笑的一剑,你早就该有正确的反应了。就因为你的踌躇,才使我晓得你自信不足,唯恐那一剑正是你知而未详的一招,所以才不敢轻樱其锋……”

古白龙呆了半天干笑道:“夏侯杰,你说得完全正确,这些年来,我窃研各大名家的剑法,差不多都有八九成的了解,就是一两分的地方略有疑问。因此我才潜形隐身,没有公开向天下剑术世家挑战……”

夏侯杰飞快地接着道:“所以你才网罗各家门下的败类为己用,表面上是壮大势力,实际上却是想借此对各大剑派作进一步的了解!”

古白龙道:“你说得对,可是你知道了这一点又有什么用呢?”

夏侯杰道:“这可以使我知道如何击败你!”

古白龙大笑道:“这太荒谬了,我穷数十年的精研才得到这一点经验,我不相信你能比我更行。就算你对各家的剑法了解比我深,你也无法知道哪些招式我尚未研究透澈,难道你能每一招都试演一遍吗?”

夏侯杰摇摇头道:“用不着,对于别家剑法我缺少研究,即使略有所知,也不会比你更多。然而用那个方法胜过你,不仅费时费力,而且也太笨,说不定在试探中会被你先得了手去。”古白龙道:“那你准备用什么方法来胜过我呢?”

夏侯杰朗声道:“用我自己的剑法,赵仙子对我的传授不多,可是我相信那几招剑法中,总用一两式是你破解不了的,只要我使对了,稳可以击败你!”

古白龙不动声色地道:“你怎么知道呢?”

夏侯杰笑道:“很简单,假如你自己有把握能破解赵仙子的全部剑招,就不必把北海四异搬到中原来帮忙了!”

古白龙哈哈一笑道:“我对北海四异的要求不在武功。我只想借重杜女侠的鲛鲔网去克制她这柄情剑!”

夏侯杰笑道:“这话没有人会相信的,假如你的需要只是一面鲛鲔网,你早已用别的方法弄到手了。何必还费那么大的事,将他们全请了来!”

古白龙恼羞成怒地道:“臭小子,就算你说对了,可是你别忘了,情天六式中,我只有一式对付不了,你除非是一开始就用上那一式,否则你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夏侯杰将剑一抱道:“假如我第一式就用对了,你也没有第二次的机会了!”

古白龙本来已经有挥剑进攻的意思,听见他那句话后,不禁又顿住了,可见他还是有点顾忌。

夏侯杰也不敢轻易出手,因为他把古白龙的虚实都揭穿了出来,除非一击得手。除此而外,恐怕是很少有机会了,两人相持不下,局面陷入了僵持的状态!

古白龙等了一下,展开心理攻势道:“夏侯杰!你在六式中选定一招。我要开始了!”

夏侯杰笑道:“你算错了,我已经试过一招,现在只剩五式,而在那五式中,我又可以剔除四式……”

古白龙连忙道:“胡说,你这么说不是已有绝对胜过我的把握了吗?”

夏侯杰笑道:“不错,我们在石墓外与北海四异对手时,曾经见过杜前辈使用鲛鲔网的路数!”

古白龙道:“他们只跟风无向交过手!”

夏侯杰笑道:“我虽然没有交手,却知道杜前辈的鲛鲔网可以用哪些招式……”

杜素之在旁道:“那些把式能破除我的鲛鲔网吗?”

夏侯杰笑笑道:“前辈不要生气,情天六式中,有四式是你鲛鲔网挡不住的。所以我把情剑很放心地交给你,因为我有把握可以夺回来。不过现在我用不着伤这种和气了,而且幸得前辈之助,使我能作一个完全正确的决定。”

古白龙刚要说话,夏侯杰飞快地又道:“除去那四式,我只有两招可用,这两招虽然受制于鲛鲔网,却刚好是你的克星,而且我又先试过一招,因此剩下的那一招绝不会错了。现在不用你进招,我要先发制人了!”

说完又劈出一招“情天易缺”,古白龙连忙跳开了。

夏侯杰笑着道:“别急,你叫万里追魂,可见你杀人的方法一定很残忍。往往先把人折磨个够才下手,我必须叫你自己也尝尝那个滋味,你放心,这一招还不会要你的命!”

说完又使出一招,古白龙见状撩剑慾待反击,夏侯杰的第四招“情海茫茫”又出手了!

这一招封住了古白龙进招的机会,使他跳开了两步,然后发出一声厉笑道:“夏侯杰,原来你说的全是鬼话,我相信你根本不知道哪一招是我的克星!”

夏侯杰笑道:“这只怪你自己太胆小,使我有三个机会试验,现在只剩下两招,我选择的机会就大得多了!”

古白龙也大笑道:“幸亏我发觉得早,还给自己留下了一半的机会。若是让你再试验一招,我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了。现在你最好作个决定,我要在这一招上跟你作个生死之分,大家碰碰运气吧!”

夏侯杰道:“现在我们是各占一半机会,你怎么肯舍得冒险的?”

古白龙阴沉地道:“我很少冒险,现在却非冒不可,因为你只剩两把未发,而我受制于其中一招,也有绝对把握破除其中一招。假如再不冒险,我就全无机会了!”

说着举剑向前逼近,双方都留招未发,等待最后的一次,风无向等人又紧张起来了。

风无向等人先前以为夏侯杰有绝对把握。哪知夏侯杰只是口头上说得厉害,实际上却是为了稳住对方,将余下的五式一一作个试验。

虽然侥幸成功了,将可能性缩小至两招之内,双方各占一半机会,然而另一半却是丧生的威胁!

两个人都接近到剑刃可及的距离处站定,同时高举着剑,以备作生死的一搏,而且这一搏不仅关系着夏侯杰个人的生死,也关系着许多人。若是夏侯杰失了手,古白龙绝不会放过其他的人,甚至于连北海四异都在内!

大家都屏住气息,风无向的眼光不安地四掠,忽然看见了一个人,他脸色一动,张口正待招呼,那人连忙摇摇手,才使风无向闭上了嘴,然而他这个动作被古白龙看到了。

他虽然不知道来人是谁,但知道一定是风无向那边的人,这人的到来对他总是不利的,他必须及早解决掉夏侯杰!因此他装作没看见,大喝一声,利剑迅速下劈,夏侯杰也同时发动,寒光如急水下滩。

这是个惊心动魄的场面,但见人影与剑光交错,接着是一声急呼道:“夏侯兄!使不得。”

是通知夏侯杰用错了招式吗?那这个招呼打得太迟了,因为夏侯杰的剑势并未因这一呼而改变,依然以极沉稳的态度发了出去。

相反的倒是古白龙神色一变,剑势尚未用足,即已收回想退开,可是双方的距离太近了。

而且在夏侯杰这种高手之下,根本就不容许他退走,剑若寒光逼上了他的咽喉,使他感到透肌的凉意。

呼声是那个后来人发出的。那是武当的俗家弟子黄先青,也是泰山剑会的代表。夏侯杰分明用对了招式,他为什么要发出那个呼声呢?

这使风无向感到诧异,而最令他感到诧异的是夏侯杰所用的招式,那是“情海茫茫”,已经用过了。不知夏侯杰何以想到重复使用,而且还奏了效。

他见到夏侯杰用剑逼在古白龙的咽喉上没推进去,总算懂了黄先青打招呼的用意。那是叫夏侯杰留下古白龙的性命,也是这一呼使夏侯杰的剑势及时顿住,没有割下古白龙的脑袋。黄先青为什么要阻止杀死古白龙呢?他又是怎么找到此地来的呢?问题越发展越多。风无向只好不去想它,静候事实真相大白了!”

黄先青走了出来,他是掩进之后,渗入了梅铁风等人的行列,未受注意,这时他才开言道:“夏侯兄,兄弟得到赵仙子的指示,本来是为夏侯兄等人解围助阵的,却不想夏侯兄技智无双,占尽上风,兄弟只好暗作壁上观了。在夏侯兄得手时,才转达赵仙子的第二指示,留下此人性命!”

夏侯杰的手仍是紧握住情剑,比在古白龙的咽喉上问道:“黄兄见到赵仙子了?”

黄先青点点头道:“是的?夏侯兄等走了不久,赵仙子即来到武当泰山下院,说出那苦果大师乃是万里追魂伪装的,叫兄弟赶来通知夏侯兄以免上当,同时也告诉夏侯兄制服万里追魂的方法,结果兄弟迟了一步,幸好夏侯兄自己已全部发现了。”

古白龙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哑着喉咙道:“赵景云也知道用什么方法制服我?”

黄先青道:“不错!你在赵仙子手下有过五次败绩,每次都败在一式新招之下。不过赵仙子也知道你在剑法上有着特殊的造诣。一式剑法只能击败你一次,所以她叫我转告夏侯兄,要想制服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