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19章

作者:司马紫烟

他说话时的态度十分诚恳,使得夏侯杰本来想谴责他任意杀人的话也说不出来了,而且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梅杏雨却一笑道:“你们斗得过魔心圣教吗?”

祁连山苍凉地一笑道:“这个很难说,从前我们是势均力敌。不过他们若得回了魔心圣剑,我就只有三分胜望,然而我宁可在他们得剑之后再去找他们一拼!”

梅杏雨道:“这是为什么呢?”

祁连山豪壮地道:“白驼派在西域源远流长,魔心圣教的崛起才百余年的历史,当年他们仗着宝剑之利,也没能把白驼派歼灭了。今天我若是利用他们的弱点去打击他们,纵然胜了他们,也将是白驼派的耻辱!”

梅杏雨深深为他的豪情所折,不禁盈盈一礼道:“你当真不要我们帮忙吗?”

祁连山大笑道:“小姑娘你对凑热闹还没有死心吗?算了吧!我希望你能多用一点心照顾一下马匹,别再让大雕给攫走了,在沙漠上没有马,你简直寸步难行!”

梅杏雨眼珠一转道:“对了,给你这一说我倒是记起来了,我们原来是有马的,只因为马被那头恶雕抓死了。即然那雕是魔心圣教中豢养的,照道理应该由他们赔我一匹马才对,喂!你们准备把哪一匹马赔给我!”

末后那句话是对那女子说的,祁连山见她还在纠缠不清。不禁有点生气地道:“小姑娘,你随便捡一匹就算了!”

梅杏雨摇摇头道:“哪有这么便宜!我那匹马是由家里带出来的,从小就跟着我,已经骑驯了,他们的马虽然都不错,哪里能比得上我那一头。”

祁连山一笑道:“小姑娘,这些马都是沙漠上的良种,任何一匹都比你的好多了!”

梅杏雨笑着道:“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可见他们的马匹一定也很不好控制,给了我我也不敢骑……”

祁连山以为她的骑术不精,才生出这番顾虑,想想也是实情。假如在沙漠上骑着一匹无法驾驭的劣马,倒还不如步行安全一点。可是这个问题目前又无法解决,倒是颇为伤脑筋。

梅杏雨却笑着道:“因此我要让他们赔我一匹比较驯良的马。”

祁连山一叹道:“小姑娘若是在平时,我倒可以叫他们按照你的意思,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你还是将就点吧!”

梅杏雨道:“你跟他们不和,跟我没有关系。我的问题也不要你帮忙解决!”

祁连山的性子变得出奇的温和,笑着道:“你想怎么样呢?”

梅杏雨道:“你说他们魔心圣教人多势众,拥有的马匹一定也很多。我要他们把所有的马群都集合起来,由我挑选一匹比较合适的赔给我!”

祁连山哈哈大笑道:“小姑娘,你好大的口气,我敢跟魔心圣教公开作对,也不敢向他们提出这个要求!”

梅杏雨道:“你当然不敢,因为他们没有欠你的马,我就不同了,他们应该赔我一匹马,自然就该由我挑选,除非他们是不讲理的强盗!”

祁连山一笑道:“魔心圣教不是强盗,可也不是讲理的地方,我看你还是少斗孩子气吧!”

梅杏雨双眼一瞪道:“什么叫孩子气。你刚才自己还说过,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们弄死了我的马匹,自然要赔我一匹马。算了!这件事不要你管,我自己跟他们理论去,喂!你的意思怎么说?”

那女子险沉沉地道:“很合理,可是你必须跟我们到总坛去,我们的马都在那里!”

祁连山又要开口,梅杏雨抢先道:“你们的总坛离此有多远?走路要多久?”

那女子道:“大概有百余里,骑马在一个时辰左右可达!”

梅杏雨摇摇头道:“你听清楚了没有,我是问走路!”

那女子一怔道:“走路?大漠上没有人走路!”

梅杏雨笑道:“那就很糟糕了,我的马匹死了,也不愿意骑你们的劣马,而你又不肯走路……”

那女子忙道:“走路也行,我想三个时辰也够了!”

祁连山也听出梅杏雨在存心打哈哈了,所以未加阻止,看她会出些什么花样。果然梅杏雨一笑道:“百余里路,三个时辰赶到,那是很苦的行程。”

那女子只要梅杏雨肯去,什么条件都肯屈就,忙道:“你怕累的话,慢慢走也行!”

梅杏雨摇头笑道:“假如我的马不死,我一步也不用走。现在你要我走这么长的路,我不干!”

那女子才听出梅杏雨是在故意开玩笑,不禁脸色一变,梅杏雨含笑又道:“不过我不到你们那儿,又无法挑选合适的马匹,这一趟是非去不可,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可肯答应!”

那女子忙道:“可以!任何方法我都答应。”

梅杏雨笑道:“你可别答应得太快,我这个办法并不好接受,我的意思是要你们爬在地下,让我当马骑了去!”

祁连山哈哈大笑道:“妙啊!妙极了,魔心圣教的巡路使者给人当马骑着走,那一定是件非常光荣的事!”

那女子脸色大变,怒声道:“贱婢!你不过仗着白驼派的势力撑腰,才敢如此狐假虎威。”

梅杏雨脸色一沉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那女子知道今天无法善了,将心一横厉声叫道:“贱婢!今天若不是有着白驼派的人在场,我不要你粉身碎骨才怪,魔心圣教在西域的势力……”

梅杏雨不等她说完,脸色一沉道:“祁帮主!这婆娘说我是仗着你的势力才敢对她如此,你承认吗?”

祁连山大笑道:“祁某的朋友可以叫魔心圣教的人做任何事,我绝对支持你的做法!”

梅杏雨哈哈一笑道:“这么说来你也认为我是沾着你的光了!”

祁连山笑道:“我们是朋友,说不上沾光,大家应该互相帮忙。”

梅杏雨立刻道:“不!亲兄弟明算帐,更别说是朋友。他们的雕抓死了我的马匹,我据理提出赔偿的要求,这理上绝对讲得过去。因此我不要你帮忙,你的盛情可感,但是钱花自己的,血流自己的才有意思,你站在旁边别管了,我非要她们爬在地下把我驮了去!”

她说话时神气十分刚绝,与先前调皮淘气时整个换了个样,祁连山不由一怔。梅杏雨已大声喝道:“我看你在这批人里面算是一个头目,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呆立不语,祁连山笑道:“她是魔心圣教属下巡路使者,叫做温玉芹,是魔心十三芳里面的顶尖人物,平常只要转转眼珠,就可以叫人掉脑袋!”

梅杏雨一笑道:“那好!我只叫她爬在地下,不叫她转眼珠,大概不会掉脑袋。温玉芹,一百多里叫你一个人驮着走未免太吃力,可是你身为领班,总该多受些辛苦,你驮我走三十里吧!趴下去!”

温玉芹眼中闪着怒火,可是还顾忌着祁连山,不敢发作。

梅杏雨连忙喝道:“祁帮主,她看着你,大概是想让你帮她求求情,你是否有这个意思呢?”

祁连山笑道:“我是有这个意思,她一身的武功底子很硬,三十里未免太轻松了,我讲个情,加她十里吧!”

梅杏雨大笑道:“好!祁帮主的面子,我怎么好意思不接受,是四十里吧!你怎么还不趴下去呢?要是祁帮主看你可怜,再加上个几十里,你就更舒服了。”

温玉芹怒声大叫道:“祁帮主!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怂恿一个女孩子胡闹,似乎欺人太甚了!”

梅杏雨立刻叫道:“这不关祁帮主的事,你别扯到他身上,条件是我提出来的,你尽管找我说话好了!”

温玉芹厉声道:“臭贱人!你敢再走前一步……”

梅杏雨脸色一沉,居然连进三步,祁连山唯恐她有失,正想赶上来,梅杏雨手一摆道:“祁帮主,朋友归朋友,你若是想干涉我的事,我连你也要得罪了!”

祁连山不禁一怔,他原是为保护梅杏雨而上前的。可是梅杏雨连进了三步,温玉芹不但没出手,反而退了三步,倒是令他大惑不解,仔细一看,才恍然大悟!

原来梅杏雨手中持着一柄长弓,那是自己手下的弟子借给她射雕的,她拿在手里还没有用过。

此刻箭未上弦,她也只握住弓的一端,另一端虚空前指,却象是一招剑式,寓攻于守,暗藏无限变化,难怪温玉芹会退却了。

他心中暗暗一惊,看出梅杏雨是极高明的,不禁为自己的走眼而感到惭愧。表面上和哈哈大笑道:“小姑娘倒是真人不露相,祁某人不多管闲事了,由你去应付吧!”

说着果然退了出来,温玉芹虽然也惊于梅杏雨的工架,可是她真正担心的还是祁连山,见他退出了,胆气一壮,双手已扣上腰间。祁连山知道梅杏雨足可应付,但是仍忍不住招呼道:“小姑娘!她腰带里暗藏软剑,而且相当锋利,你可得多留点神!”

梅杏雨微笑道:“不要紧!软剑再利,总得解下来才能伤人,我不喜欢动力动剑的,所以也不会给她机会抽出武器来!”

温玉芹冷哼一声,猛然双手齐扬,腰带应手而出,挟着一片寒光罩向梅杏雨。谁知梅杏雨的动作更快,弓尖前点,恰好敲在她的腕部上。温玉芹只觉得手腕一麻,软剑脱手飞出,梅杏雨挽转长弓一绕,将软剑缠在上面,反手一甩,软剑居然又缠回温玉芹的腰上去了。

这两手又干净又利落,连旁观的白驼派门下诸人,也忍不住大声喝彩叫好。

梅杏雨含笑用弓尖抵在温玉芹的腰问道:“你真是不听话,我叫你不要抽出武器,你偏要逞强一试,结果还是苦了自己,手腕怎么样了,我不敢出手太重,怕你受了伤,等一下爬不动了!”

温玉芹见对方只用了一招,就将自己制得不能动弹,不禁目瞪口呆。片刻才大声叫道:“你究竟是谁?”

梅杏雨含笑道:“你爬下去,让我骑着到你们总坛,见到你们教主后,自然就知道了!”

温玉芹知道自己武功绝非对方之敌,可是要她真爬下去给人当马骑,不仅自己忍不下这口气,亦为教规所不容。然而腰间穴道被人用弓指住,妄动一下,立遭杀身之厄,因此她踌躇难决。

经过一番考虑后,她终于将牙一咬道:“好!技不如人,还有什么话说!可是我警告你,到了魔心圣教的总坛,你将后悔莫及!”

梅杏雨微笑道:“那是以后的事,至少我现在能叫你爬着当马给我骑着走,心里就够痛快的了!”

温玉芹阴沉沉地道:“你把弓拿开,希望你能在我背上坐得安稳!”

梅杏雨含笑收回长弓,温玉芹果然爬在地下,厉声叫道:“你有本事就骑上来吧!”

夏侯杰终于忍不住了上前道:“梅小姐!我认为到此为止算了,我们……”

梅杏雨不让他说下去,抢着道:“我晓得,我本来只是开开玩笑,并不想真正骑上去,可是你听她的口气,好象是我骑在她身上,她就有办法整我似的,我总不能被她吓着了吧!”

祁连山忙道:“不错!魔心圣教的人最擅长摔跤肉搏之术,名曰布库。那完全是气力与技巧功夫,小姑娘,你最好还是不要上她的当。”

梅杏雨笑道:“我就不相信,我不但要骑上去,而且还要她乖乖地驮着我走!”

祁连山忙道:“小姑娘,我看出你的剑法受过真传,可是这种布库的功夫却另有章法,与普通武功不同。”

梅杏雨依然不在乎地道:“天下的武功虽难,万流不离其宗,我绝不相信这布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祁连山还要告诉她摔跤的厉害,梅杏雨已经泰然地跨上温玉芹的腰背,果然温玉芹腾手扳住她的双脚,想直起腰来,将她反掀下来。

然而梅杏雨胸有成竹,两边的膝盖猛然使劲一夹,刚好抵在温玉芹的笑腰穴上,一股奇痒钻心,使得温玉芹全身的力气都用不出来了。而且还张口发出一阵极为刺耳的笑声,用以减轻那股奇痒的感觉。

梅杏雨两边的膝盖轻轻地揉动,温玉芹痒得更难受了,只好手足齐动,一路向前爬去!

梅杏雨得意地大笑道:“这马儿真好,又肯听话,又不吃草!马儿马儿慢慢跑,路迢迢,跑快了受不了……”

侯杰突然上前,一把将梅杏雨拖了开去道:“梅小姐!你不可以这样子对人家……”

话刚说完,飞起一脚,将温玉芹踢出老远。然后庄容地道:“你不必自萌短见,咬舌头自杀是很痛苦的事,我叫夏侯杰,正是你们要找的人,你快回去通报一声!”

温玉芹从地上一纵而起,口角已流下鲜血,可知她正在打算嚼舌自杀时,被夏侯杰踢了一脚而阻止了……

她听见夏侯杰的话后,神色不禁一怔,半信半疑地道:“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