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21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夏侯杰的身手毕竟不凡,舞着一双空手,居然从密密的剑影中抢了进来,伸臂直攫她腰间的剑鞘。

郝步芳大惊失色,幸好早作了准备,她急忙撤回剑势,电闪似地削向那只攫鞘的手腕。原来她发剑时,攻势虽然凌厉,却都是浮而不实的招式,目的还是在保护腰间的剑鞘,而这反手一剑直削,也是早经谋定的动作。

眼看剑锋将要触及夏侯杰的手腕时,夏侯杰的手飞快地缩了回去,她不禁心中一喜,正想说夏侯杰发言太满,连第一招都得不了手,更别说夺回神剑了!

就在她还没有开口之前,突觉握剑的那只手上一松,也不知道夏侯杰用了什么手法,居然把剑夺了过去。

等她想伸手再去夺剑时,夏侯杰已经把剑藏到身后,她又惊又怒,厉声叫道:

“夏侯杰!你要不要脸……”

祁连山在一旁对夏侯杰干净俐落的手法也发出了由衷的赞佩,高声大笑道:

“妙,妙极了,夏侯大侠不愧为中原第一高手,徒手夺剑,而且还是从魔心圣教的一等高徒手掌中轻易而得,实在值得佩服!”

夏侯杰却笑着摇头道:“不行!我这一招原是取剑鞘的,却取到了剑,实在不足为奇……”

祁连山笑道:“反正你的目的在夺剑,只要剑夺回来了,何必还管那么多呢?”

郝步芳的脸气得煞白,厉声叫道:“夏侯杰,我因为你是中原剑会盟主,所以才相信你的鬼话!要是你不先说取剑鞘,我才不会上当呢!”

梅杏雨冷笑道:“慾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也是你们自己说的。夏侯大哥取剑的手法,至少比你们耍赖皮骗剑的手段光明多了,因为他是真正凭空手抢回来的!”

谁知夏侯杰却一正神色道:“梅小姐,话不能这么说,人家不讲身分,自趋下流,我们可不能同流合污,否则就没有资格去评论人家。”

梅杏雨一怔道:“那么你还打算把剑还给人家。”

夏侯杰点点头道:“不错!取鞘而得剑,诚非我之所慾,自然要还给她。”

梅杏雨大叫道:“夏侯大哥!你疯了……”

叫声未了,夏侯杰已倒持着剑身,捏住剑尖,伸在郝步芳面前道:“你拿回去吧!”

郝步芳实在无法相信夏侯杰有这么大方,一时也不敢伸手去接剑。夏侯杰见她不伸手来接,又大方地将剑硬塞在她的掌中道:“你拿好了,下一招我就要真正地夺剑了!”

郝步芳不知不觉地伸手握住了剑,见夏侯杰脸上还带着鄙夷的笑容,不禁愤火中烧。她牙根一咬,挺剑又要刺出,可是她的手才伸出一半,斜里一道又疾又重,劲风击至,恰恰对准她的手背上击到。

郝步芳慾避不及,只觉得手背上一阵急痛刺心,再也握不住剑柄,脱手将剑松开,向地上落去。

还没有触地,又听见叮噹一声轻响,那支剑居然又自动地跳起来飞到夏侯杰的手里。

再一看他不仅握住了剑,连剑鞘也落在他手中,含笑将剑归鞘。她也不明白适才自己手背上挨的一下重击,正是夏侯杰的剑销。

他利用还剑的当儿,趁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偷偷拔去了剑鞘,然后又用剑鞘敲了自己的手背,夺去了神剑。

她毕生从未受过这种羞辱,禁不住又愧又愤,呆立当地,一句话都说不上来,脸色白里透青。

西门玉也怒冲冲地走过来叫道:“夏侯杰,你是中原侠义道中的表率,又是个堂堂的男子汉,想不到竟会用欺诈的手段来愚弄一个女子。”

夏侯杰正容道:“敝人不敢说是侠义道的表率,却不否认是个男子汉,至于这欺诈两字,则不知从何而来?”

西门玉叫道:“言行不一致,便是欺诈,你说第一招夺取剑鞘,第二招才夺剑……”

夏侯杰一笑道:“是的,而且我也完全照所言而行,第一招只取了剑鞘,这剑是第二招才取回的。”

西门玉道:“可是你将她注意力全都吸引在保护剑鞘上,却反而夺取了她的剑。”

夏侯杰笑道:“不错!夺剑还剑都是一个手段,目的就是为了取剑鞘,而且我只用了一招……”

西门玉叫道:“胡说!你夺剑还剑取鞘,合起来至少有三招,还加上几手虚式不算。”

夏侯杰庄容道:“你这句话就不象是练过武功的人所说的,在剑式的变化中,大都分都是虚式。用以吸引转移对方的注意,为最后的实攻铺路,而这些虚实的招式合并起来,才能称为一招!”

西门玉一怔道:“那么在取鞘的三部变化中,哪一道手续才是实招?”

夏侯杰笑道:“实际上我没有用虚式,只用了一式实招。就是取剑的那一招。”

西门上道:“你的招式只夺得了剑,却没有取得剑。”

夏侯杰轻叹道:“你真笨,怎么连最简单的事实都看不出来,假如两人对敌时,我打算一招取敌,那一招杀死对方就算达成目的。我取鞘也是一样,虽然我取的是剑,可是取到剑之后,剑鞘一定能够取到手,因此我并没有使用第二招,与我说的诺言并无违背之处。”

西门玉还要强辩,夏侯杰却笑道:“你不必再说了,我夺鞘之后,并没有再使用武功招式取到剑,这就证明我那一招已经达到目的……”

西门玉显然词穷,怔了半天道:“你把剑交给我,再试试你的本事看。”

夏侯杰笑道:“高手比武,任何精招都只使用一次,因此我不想再试。你假如不服气,不妨另想个办法,也把我的剑夺了去。”

祁连山在旁哈哈一笑道:“他假如何那个本事,早就动手了,哪里还会跟你在这儿辩嘴劲!我说臭小子,你们剑也检查过了,人也丢足了,还在这儿死赖皮干什么,不如趁早让你们的赫连老头儿出头翻翻本吧!”

郝步芳神色惨厉地咬牙道:“姓夏侯的!你记住,这次你若是有命重回中原,我就算你命大!”

夏侯杰从容地道:“西出阳关的时候,夏侯某已经没有作能回头的打算,不过要把夏侯某拦在西域,贵教还得下点工夫,光是靠那一套骗人的玩意儿是不够的!”

郝步芳与西门玉对望一眼,两人怒容满面,转身就走。

祁连山大笑着率队长驱入城,这次他领先走在前面,想是看透了魔心圣教不会再玩别的花样了。

梅杏雨十分高兴地道:“祁帮主!你把魔心双煞说得那么厉害,到了夏侯大哥手里,简直连耗子都不如。”

夏侯杰却凝重地道:“梅小姐,你千万不可轻敌,这两人的剑术造诣并不在你我之下!”

梅杏雨道:“你骗人,那个冰心罗刹在你手里简直象三岁小孩子,轻而易举地就打发了!”

祁连山却一叹道:“梅小姐,夏侯大侠的话不错,魔心双煞实际上并不简单。夏侯大侠固然是艺高胆大,将之戏弄于股掌之上,但也是靠着运气。”

梅杏雨一心一意地想为夏侯杰捧捧场,所以才将魔心双煞贬得一文不值。因此听到祁连山将夏侯杰的胜利归之于运气,立刻又不高兴地道:“兵刃交锋,肉帛相见,性命交关之际,岂是运气能左右的。”

祁连山笑道:“对!这是敝人失言了,夏侯大侠自然不是靠运气胜利的。不过他今天的一切实在也过于冒险,魔心双煞的真正实力绝不至此窝囊……”

夏侯杰见他们尽在这个问题上反复,便笑道:“祁帮主说得很对,我今天所玩的一手,实在是过于冒险,不足为法!”

梅杏雨故意抬杠道:“夏侯大哥,你一向是个很谨慎的人,怎么会冒起险来了呢?”

夏侯杰一叹道:“这是不得已的事,此地是魔心圣教的总坛,即使有祁帮主为助,我们的势力仍是过于单薄,我必须先声夺人,造成他们心理上的威胁,或许可以减少一点不必要的麻烦。就以刚才的情形而论,我明知那两个家伙都不好惹,却偏偏故示大方,将剑交给他们,然后又宣称要徒手夺回来,真实以我们双方的造诣而言,我纵然不会输给他们,却也不见得能高出许多。”

梅杏雨道:“可是你的确徒手将剑夺了回来呀!”

夏侯杰微笑道:“这就是冒险的策略。因为我表现得太从容了,使对方心中莫测高深,把全力用于保护剑鞘上,使我能蹈隙取了她的剑,然后趁还剑的机会取到了剑鞘,再利用她恼羞成怒的时候,用剑鞘击中她的手背,将剑取了回来,这完全是心理战术的成功,并不是我的技高出她多少。”

祁连山称赞道:“对极了,假如郝步芳能镇定一点,出手时以全力进攻,夏侯大侠就不会如此容易得手了。”

夏侯杰笑道:“那时我不但取不回剑,连性命也保不住了。我就是看准了郝步芳阅历不足,定力稍欠,才敢作这个大胆的措施。”

祁连山点点头道:“昔日班超出使西域时,率三十六骑于都夜袭匈奴使馆,终至使哈善国王屈服乞降,这也是胆大心细之伟绩,夏侯大侠这一番立威之举,也可说是不让前人了。不过赫连新是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对他可不能用这一套手法了。”

夏侯杰一笑道:“这是自然,可是我这一手就是玩给赫连新看的。”

祁连山不禁又糊涂了,夏侯杰道:“我知道这点手法一定瞒不过赫连新,可是这能给他一个印象,使他认为我是个骄狂自大的人,当我们必须付之一战时,他会利用我这个缺点,而我也可以反过来利用他的缺点了!”

祁连山不禁拱手道:“夏侯大侠不仅具绝世之艺,且具超人之智,佩服佩服!”

梅杏雨听得莫明其妙地道:“夏侯大哥!你把我弄糊涂了,什么是你的缺点,什么又是他的缺点?”

祁连山笑道:“夏侯大侠这一番示威行动,使赫连新会认为他是个喜欢挺而走险的人。一定会想个法子引诱夏侯大侠再来一次大胆的冒险。可是夏侯大侠本性并非如此,他自作聪明,岂非是反而抓住了自己的脚跟……”

梅杏雨哈哈大笑道:“有意思,夏侯大哥,我真等不及想看你们俩交手一场,叫这老家伙丢个大人。”

夏侯杰却沉重地道:“我也只是这样打算而已,却不是很有把握,也许他比我更聪明,倒过来整我……”

祁连山道:“战术之妙,存乎一心,察言观色,量情而行,我相信夏侯大侠一定不会输给他!”

正说之间,他们已经慢慢地走近那座顶塑巨雕的宫殿,气派宏大而庄严,只是令人有一种恐怖的感觉。

殿门敞开,由十几级白石的阶梯通上去。殿的左中央是一座人身鸟首的玉琢神像,高有两丈许。

神像的胸前是一个空的圆洞,燃着一堆熊熊的烈焰,赤躶的上半身铁刻出明显的肌肉线条,下半身则是披着虎皮的短裙,裙长齐膝,踞立在黄金的座墩上,鹰目是两颗宝石鼓就的,炯然生光,别具狰狞之态。

神像一手持剑,一手指天,背后是一双由真正雕翼安上的巨翅,象奋飞之状,周围散立着肃容盛装的教徒。

祁连山暗中指点着道:“这就是魔心圣教尊奉的魔心尊碑,看那付凶神恶煞的样子,就知道不是善类!”

梅杏雨低声道:“就凭这一尊怪物,也能镇住那么多的人,席卷整个西域?”

夏侯杰笑道:“神像不过是一种权威的象征。魔心圣教真正的组织力量是在于武功。”

祁连山道:“对了,魔心圣教的第一任教主在西域发迹的时候,教徒多半是一些无知的愚民。所以必须假托神道以立威,经过百余年数代之经营,势力日壮,教徒也日渐精优,不过对于这尊神像仍然敬畏莫明,据说它另有一种震慑人的力量……”

梅杏雨道:“我就不信,假如有机会,我一定把这尊神像推倒下来,击破他们盲目的崇拜。”

夏侯杰忙道:“这不可以,人家有信仰的自由,我们可以不信,但也不能去冒渎人家的神明。”

梅杏雨笑着道:“假如我把这座神像推倒了,魔心圣教就不能以它做骗人的幌子,岂不是可以削弱他们的势力!”

祁连山轻轻地道:“这倒不必!魔心圣教的门下弟子虽然骄横,他们的规律极严,有着这个组织在,西域地区的宵小绝迹,未尝不是一桩好事。所以本派才肯与他们并存多年,否则早就跟他们拼个死活了。”

话刚说到这儿,赫连新已经换了一身金黄的大氅,缓步踱到殿门口,而且他的态度也不像先前那样傲慢了。

他对夏侯杰一拱手道:“劣徒多蒙教训!”

夏侯杰见他忽然客气起来了,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忙也还了一礼道:“在下无意冒犯教主天威,实乃事非得已,尚祈教主海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