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23章

作者:司马紫烟

赫连新大吃一惊,慾要喝止,已是不及,梅杏雨打出袖箭后,身子电速退开!

夏侯杰问道:“是什么?”

梅杏雨道:“是两个人,手里都拿着剑,见了我就想行刺,幸亏我作了准备,先赏了他们一箭!”

赫连新哼道:“你看清楚是什么人没有?”

梅杏雨冷笑道:

“等我看清楚是什么人,岂不是先遭了他们的毒手,我才不会那么傻呢!”

赫连新又问道:“你那两箭射在什么地方?”

梅杏雨笑道:

“心窝上!那两个家伙连一声都没有吭,就往西方极乐世界去了!”

西门玉脸泛姦笑,过来一扯布围,只见里面绻缩着两个人,一个白发萧萧,一个乌发堆云,赫然是两个女人!

因为两人都是俯身倒卧,脸向着地,看不清是什么人。西门玉冷笑着伸掌一劈,将木笼的粗柱劈断,低头进去将两女人翻转身来。

梅杏雨大叫道:“奶奶……”

夏侯杰也惊呼出声,那老者是白发龙婆梅铁风,较年轻的一个却是北海四异中的冰川渔娘杜素之!

她们二人手中握着剑,胸前各钉着一支小箭,躺在笼中一动都不动。夏侯杰与梅杏雨叫出一声后,都惊得呆了,再也没有任何动作!

西门玉冷笑着离开木笼,又到另一具较小的木笼前伸手拉开围布,里面是一个持剑的年轻人,木立不动!

夏侯杰认得是武当的俗家高手黄先青!他神情痴呆。

梅杏雨连忙扑到木笼里面哭叫道:“奶奶……”

夏侯杰接剑怒声向赫连新叫道:“你这一手太毒了!”赫连新冷冷地道:“这三人居然敢偷闯本教禁地,被本教抓住了,我想他们一定是跟你们一路的,原来打算还给你,谁叫那女孩子太心急了呢!”

梅杏雨跳起来叫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赫连新一笑道:“我早已告诉你们这是给你们一个意外的惊喜,你却偏要怀疑是我的阴谋!”

梅杏雨按剑吼叫道:“我不管,反正我奶奶是死在你手里的,你非得给她老人家偿命不可!”

赫连新毫不在乎地道:“要怎样偿命法,又不是我杀死她们的!”

梅杏雨道:“你明明是存心叫我成为杀祖的凶手!”

赫连新沉一道:“夏侯杰!你凭着良心说一句,我是否该为这两个死人负责!”

梅杏雨叫道:“自然该负责,我掀开布围时,里面的人低着头,作个用剑待攻的姿势,换了任何人都会以为是一种暗算,你若非存心,干吗要如此安排!”

赫连新微笑道:“这个姿势可不是我安排的,他们私探本教时,跟本教的门下起了冲突,我遥空指穴制住他们时,就是这个样子。”

梅杏雨还要叫喊,夏侯杰却拉拉她道:“梅小姐!这是实话,魔心指点穴时,令人猝不及防,所以能保当时的姿势,一直到死无法改变。”

西门玉冷笑一声道:“你对本教的武功倒是很清楚!”

夏侯杰正要开口说话,神色忽地一动,他转而凝注黄先青道:“这个人被制有多久了?”

西门玉冷冷地道:“四个时辰了!”

夏侯杰神色一暗道:“那太迟了,现在即使能解了他的穴道,也只能保住性命,却无法保全他的武功了!”

赫连新道:“他们私闯本教,杀死了教下数名弟子,我留下他们的性命已经够客气了。”

夏侯杰轻轻一叹道:“他们都是中原成名的武林人物,若是废去他们的武功,倒不如让他们死了的好!”

说完又对梅杏雨道:“梅小姐!你做得对,虽然你是无心之失,可是以令祖母与前辈的身份而论,她们也宁死而不愿再活下去的;而且她们能死在自己人手中,总比受魔心圣教的侮辱好得多!”

梅杏雨咬牙道:“他们总不能白死!”

夏侯杰沉声道:“这是当然!这笔帐记在魔心圣教的身上好了,不过我们在为他们报仇之前,你先替黄兄补上一箭,我不忍心见他这样痛苦!”

梅杏雨怔了一怔,终于轻轻一抬手,铁骨梅箭带着一点乌光,钉上黄先青的前胸,他的身子轻轻一动,仰天倒在木笼中!

赫连新似乎没想到他们会有这种举动,呆了一呆才道:“夏侯杰!你的手段之狠,不在本教之下!”

夏侯杰淡然道:“一个练武的人,武功就是生命,你废去他们的武功,等于已经剥夺了他们的生命,我只是帮助他们解脱痛苦而已!”

赫连新被驳得说不出话来了,夏侯杰又朗声道:“赵仙子后来曾经托人传言给我,因为她的剑确实是从贵教取走的,道理上应该将剑归还贵教,以补赎她对贵教的歉意。我初来的时候,也确有这个意思。现在可不同了,你准备用这三个人来作为交回神剑的条件,可是你已经无法履行条件,因此我不还剑是你自己的责任,再也怪不得赵仙子了。”

赫连新叫道:“胡说!我交出三个人的时候,他们并没死,是你们自己杀死他们的。”

夏侯杰道:“我刚才声明过了,武林人的生命就是他的武功,你交给我的只是没有生命的躯壳!”

赫连新怒叫道:“放屁!你分明想要赖皮,才找出这种狗屁的理由!”

夏侯杰庄容道:“赵仙子是个有始有终的人,她携走贵教的神剑,曾经立誓归还的。现在她还剑之愿已经告一段落,你要想得回神剑,可得凭你自己的本事,再也不能责怪赵仙子了。因为这柄剑是你失去的。”

赫连新被他这一番莫明其妙的理由,搞得头昏脑胀,厉声叫道:“小子!你究竟想说些什么?”

夏侯杰道:“我只是声明赵仙子对魔心圣教已经实现了还剑之诺……”

赫连新叫道:“放屁!她几时还剑了!”

夏侯杰手指木笼道:“这三个人就是她还剑的代价!”

赫连新怒道:“这三个人的狗命怎能与神剑相抵!”

夏侯杰怫然道:“你是一教之主,言行当为全教之表率,你亲口说过若是我肯还剑,就把他们交还,这话算不算数?”

赫连新道:“自然算数,我本来也是这个意思?”

夏侯杰道:“这三个人作为我交还神剑的条件,也是你亲口说的。”

赫连新烦燥地道:“小子!我懒得跟你讲废话,我把神剑从你手上夺回来就是了。”

夏侯杰道:“那么你承认失去神剑是你的过失了。”

赫连新大叫道:“不错,我就算承认好了,反正我有把握再将它取回来。”

夏侯杰微微一笑道:“这就行了,我等的就是这句话,这样赵仙子的责任已了,三位也可以起来了。”

木箱中的三个人忽然跳了起来,与夏侯杰会合在一起。黄先青笑道:“夏侯兄!你真狠,居然忍心叫兄弟埋骨异域,我真奇怪,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的秘密的?”

这三人死而复生,不仅使赫连新与西门玉瞠目变色,连梅杏雨也惊奇万分地道:“夏侯大哥,我是得到奶奶的密语传音,才玩了这一手把戏。你怎么会知道的?”

梅铁风也道:“是啊,这是我们梅家的独门功夫,难道你也听得懂?”

夏侯杰微笑道:“赫连新这么高的功力,都听不出府上的密语传音,我怎么会听得出呢!”

梅杏雨道:“那你怎么知道奶奶她们是假死呢?”

夏侯杰笑道:“我不知道,是赫连新告诉我的。”

赫连新仍是瞪大了眼睛,作声不得。

夏侯杰道:“他告诉我对你们用了魔心指制穴的功夫,照道理来说,你们就是死了,也不曾改变姿势。甚至于用火焚化了,那骨架仍是不变原状,因为这类指功最是歹毒,可是我见到二位前辈中箭之后,已经不象是梅小姐所说的姿势了,这使我怀疑到她那两箭的用意。”

梅杏雨忙问道:“那两箭是什么用意?”

夏侯杰道:“自然是替她们解穴了,否则她们的姿势绝不会改变,不过我依然不敢肯定,所以叫你在黄兄身上再使,用一次,而你并未拒绝……”

梅杏雨一怔道:“你的理由十足,我怎能拒绝呢?”

夏侯杰笑道:“我为人的情形你是很清楚的,不管我口中的理由多么充分,而我内心绝不会如此残忍,好死不如歹活,再说我又怎能替黄兄决定他的生死呢?”

梅杏雨道:“是啊!你一向是个很仁慈的人,我也在奇怪你怎会做出这样不近人情的行为……”

夏侯杰道:“你心中奇怪,手下却毫不犹豫,平时你总喜欢问长问短,这次却一句不问……”

梅杏雨道:“我得到奶奶的密语传音指示后,替他们二位解了穴道,正不知如何替黄兄着手。你提出那个要求后,我怎么肯放过机会呢!”

夏侯杰哈哈一笑道:“你不肯放过机会,我却因此知道了他们假死的秘密。”

这时赫连新沉着脸问道:“梅老婆子,我真佩服你们的心计,可是我不明白你们怎么躲过魔心指制穴的。”

梅铁风冷冷地道:“谁说我们躲过了,你不是眼看着我的孙女儿用铁骨梅箭替我们解穴吗?”

赫连新怒声道:“胡说,我魔心指功下,你们能不死已属万幸,何况是受制四个时辰后,我不相信你还有余力能施展什么密语传音。”

黄先青一笑道:“这点我可以解答,我们曾经受过一位高人的指点,预先在胸前藏了一块湿棉花,可以消你大部分的指劲,使我们的四肢略受禁制。却不影响其他的功力,所以梅小姐轻轻补上一箭,我们的穴道就解开了。”

赫连新脸色大变地叫道:“一定是赵景云那个逆徒。”

黄先青笑道:“这个我却不想透露。”

赫连新又对夏侯杰叫道:“你一定是知道的,而且你还对我扯了那套鬼话。”

夏侯杰略顿一顿才道:“事先我并不知道,可是赵仙子托人转告我还剑之愿是千真万确的事。我正在为难,她既叫我将剑归还,又告诫我说这柄神剑万不可交到你手中,我实在不明白她的意思,直到我发现他们三人假死之秘时,才明白了赵仙子是为了给我一个既能保住神剑,又可完成她心愿的藉口,所以我才反复申述,等你自己承认了失剑的责任……”

黄先青哈哈大笑道:“妙极了,原来其中还有这么多的曲折,否则我真不知道赵仙子为什么叫我们来这一着。”

夏侯杰这时怀抱情剑,庄容地对赫连新道:“教主,夏侯杰此来最主要的就是实现赵仙子还剑之诺言,现在此愿已了,虽然神剑尚在我手中,但是与赵仙子无涉,请问教主还有什么指示?”

赫连新神色一阵激动,但终于忍了下来,冷冷地道:“你有什么见教呢?”

夏侯杰知道他是不肯善了的,可是仍然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道:“神剑虽为在下所得,然在下自认手段有欠光明,为了不启怨贵教,在下依然愿意将神剑归还。”

众人都是一怔,梅杏雨忙道:“夏侯大哥,你怎么还是要把剑还给他们呢,这样你刚才做的事岂非多余。”

夏侯杰摇头道:“不,情形略有不同,先前还剑是为了完成赵仙子的诺言,自然不附带任何条件。现在剑的主权已完全属于我,我当然要在有条件的情形下才能交还。”

赫连新冷笑道:“我听听你的条件。”

西门玉忍不住道:“教主,神剑本来是我们的,被这小子玩了一番花样,又变成他的了……”

赫连新苦笑一下道:“谁叫我上了他的当呢?”

西门玉怒声道:“一柄剑分作两次归还,天下哪有这个道理?我们凭什么要接受他的条件。”

赫连新淡淡地道:“你懂得什么,今天我们处处占下风,除了忍气吞声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西门玉大叫道:“我们不一定需要忍气吞声,全教尚有百余名弟子可堪一战,拚了命也可以把剑抢回来。”

赫连新白了他一眼道:“你知道这一来要付出多少代价。”

西门玉道:“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神剑失落,乃全教之耻,教中弟子不辞万死以雪此耻!”

赫连新叹道:“那是你们年轻人的做法,我身为教主,不能拿你们的性命来冒险,以补偿我的错误。”

西门玉还要说话,赫连新已瞪起眼睛道:“现在我还是教主,用不着你来告诉我怎么做。”

西门玉无可奈何地应了一声是,脸上满是不平之色。

赫连新苦笑着叹道:“你以为我是甘心受屈辱的吗?可是力不足敌,我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西门玉又不服气地道:“教主!这几个人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是弟子认为本教的实力并不弱于对方。”

赫连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