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2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夏侯杰自言自语地道:“我不相信连这一块顽石也对付不了!”

说着捧起铜锣,拼着命砸去,锣声变成了沙哑的声音,那神像上仍是一点痕迹都没有。

他低头一看,一面大铜锣已经被他撞裂了,所以才发出哑声,急怒之下,他使劲一砸,将铜锣鼓为两片。

他拿起一片破锣,试试裂口倒很尖锐,怒声朝神像叫道:“虽然我毁不了你,至少也要在你身上创几道裂痕,出出我心头一口闷气。”

说着又用那破片在神像脚上刮得喳喳直响,由于摩擦甚烈,铜片发热,使他的手心感到一阵滚烫,然而神像上仍是一点形迹都没有。

夏侯杰突然将破片一丢,胸中豪情顿失,涌起了一种从所未有的悲哀,这并不是由神像引起的。

那是他想到了自己出道江湖的时日虽短,泰山一会,居然荣应剑会盟主,少年得意,至此为极,虽然他并不以虚有其名,但是从现在这种情形看来,他连一尊死石像都无可奈何,整个成了废人,还谈什么挟剑仗义,以天下安危为己任的雄心与壮志呢?

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哀浸溶了他的壮志豪情,不知不觉,他眼中滴下泪来,忽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道:“这么大的男人,好意思流泪,真没有出息!”

回头一看,赵景霞笑吟吟地站在身后,他不禁怒气更盛,厉声大喝道:

“你给我滚开!”

赵景霞笑道:“我是来看你想通了没有。”

夏侯杰大叫道:“没有什么可想的,我宁可一死,也不会向你们这些邪门歪道投降!”

赵景霞含笑道:“识时务者为俊节,大丈夫能屈能伸,何苦轻生!”

夏侯杰厉声道:“胡说,夏侯某乃六尺堂堂之男儿,头可断,而志不可屈,节不可移!”

赵景霞笑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为什么哭呢?”

夏侯杰闭目不理,赵景霞又道:“你是拚死也不肯接受我的条件了?”

夏侯杰正色道:“不错!你最好就此杀了我!”

赵景霞摇头道:“不行!我向教主保证过,绝不伤害你的性命!”

夏侯杰被她激起怒气道:“求生不易,求死不难!”

赵景霞大笑道:“在魔心圣教的控制下,求生或许还容易些,求死却难于登天!”

夏侯杰怒声道:“我如决心求死,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赵景霞淡淡地道:

“你不妨试试看!”

夏侯杰一言不发,突然向神像的腿上撞去,他为了怕赵景霞出手阻拦,故意绕到神像的另一边,中间隔着神像,而且是猝然撞去,即使赵景霞发现了他的意图追过来时,他已经头破血流了。

然而赵景霞视如未睹,听任他自己动作。

夏侯杰一头撞上神像,说也奇怪,那坚铜都无法损坏的石像,碰到他的头上却忽地变软了,而且还有一股绵绵的弹劲。夏侯杰不但没有受伤,还被那股弹劲反弹回来,跌坐在地下,脑子震得昏昏地发起呆来。

赵景霞笑道:“你现在该得到教训了吧?”

夏侯杰跳起来叫道:“什么教训?”

赵景霞笑道:“过刚易折,过柔易紊,折则伤身如风中之木,紊则错智如茧外之丝,魔心圣教之所以能屹立而不颓,全得之于这尊神像的启示,刚柔并具而得其势宜,你为什么还是想不通呢。”

夏侯杰低头寻思不语,赵景霞又道:“你也许看不起本教,认为我们是旁门左道,可是你不妨暂时答应下来,等你一旦做了教主,大权在握,自然可以运用智慧,将它纳于正途。”

夏侯杰摇摇头道:“不行,我不能屈志而行。”

赵景霞叹了一声道:“那你还是想法子求死吧,不过别往神像上乱撞了,撞昏了脑袋,你就真正成了废物了。”

夏侯杰游目四顾,却找不到一件可以帮助他结束生命的东西,一发狠,他双齿紧合向舌根咬去。

可是一口咬下去,痛得他双脚直跳,而舌根依然如故,甚至连表皮都没有咬破!

舌根连心,根断则生机绝,一般学武的人在万分无奈的时候都是用这种方法以自寻了断。

夏侯杰死意甚决,何以竟杀不死自己呢?这使他自己也觉得奇怪!

赵景霞笑着道:“嚼舌自尽是一个最直截了当的方法,可就是对你没有用。”

夏侯杰怒声叫道:“为什么没有用,一定是你在捣鬼。”赵景霞微笑道:“我才懒得管你呢,你也不想想,咬断舌根是何等痛苦之事,一定要有绝端的毅力不可。”

夏侯杰抗声道:“你说我的毅力不够。”

赵景霞笑道:“不是的,一般人采取这个方法自寻了断时,功力尚在,只是对手太强,明知无法力抗,又怕生擒遭辱,才出此下策。你死意虽坚,可惜功力已失,一口咬下去,力不足以断舌,却又因为体内自然的反应,忍不住痛苦而自行中止。”

夏侯杰怒声道:“胡说,有许多不会武功的女子在身将遭辱之前,都是用这个方法以保全名节的。”

赵景霞正色道:“不错,你可比不了她们,她们虽不会武功,却有一股刚烈之气支持着,得天地鬼神之助,引发心中潜在的力量,那时别说是自己的舌头,百练精钢在她们的口中也是一咬两断。你只是一时的气愤,岂能邀天助以轻生。”

夏侯杰却是不信,却也不敢再试了,因为他怕万一再死不成,招来赵景霞更多的笑谑。

赵景霞却没有讥笑他,只是正言厉色地道:“由咬舌之举,你应该又得到一个启示,至坚如齿,却无法咬断柔软的舌根,由此你应在柔弱中自求生机。”

夏侯杰几乎被她说动了,而且在赵景霞的眼睛里,他发现了一种湛然的异采,放射出智慧的光辉。

可是他仔细一想,立刻警惕自己道:“魔心圣教专擅各种鬼伎魁俩,你可不能上她的当。”

于是他轻叹一声,好象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软软地往下一坐道:“我从现在起不饮不食,饿死我自己。”

赵景霞笑道:“这更没有用,我可以把你的四肢捆起来,硬把食物给你灌下去。”

夏侯杰伸手一捞,将半片破锣抢在手中,大声道:“你别做梦了,这破铜的裂片足可割断我自己的喉管。”赵景霞淡然道:“用这种钝物自杀更难,我怕你受不了那种痛楚。”

夏侯杰厉声叫道:“你等着看吧!”

说完举起破锣片,往喉头上刺去,眼前青光忽闪,铜片触及喉头,却是一点力量都没有。

原来赵景霞手起剑飞,将破锣上的裂齿都削平了,两分多厚的钢片被削得又光又圆,自然伤不了他了。

夏侯杰愤然起立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景霞道:“你真能杀死自己也罢了,假如你弄得不死不活,教主回来还以为我对你用刑使你受伤的,我可交代不了,你还是另想个别的方法吧!”

夏侯杰踌躇无计地闭目长叹,赵景霞走到他身前道:“你一心求死,我倒是不忍心见你如此痛苦,拼着在教主面前担个不是,我成全了你吧!”

夏侯杰独自不信,赵景霞将手中的长剑丢给他道:“你用这柄剑割断脖子。岂不是痛快多了。”

夏侯杰拿起长剑一看,发现竟是自己失去的情剑,不由微微一怔,赵景霞笑道:“你为什么不动手呀?”

夏侯杰一咬牙,抬起剑锋往颈上抹去。

赵景霞忽然上前握住他的手腕道:“你这个人真是死心眼,利剑在手,何必还急于求死呢?”

夏侯杰叫道:“不死还有生路吗?”

赵景霞道:“自然有了,你手中握着利剑,功力虽失,招式还记得,你可以用剑杀了我逃出去呀。”

夏侯杰摇头道:“光凭一把利剑就能逃出去吗?”

赵景霞笑道:“教主带着西门玉走了,郝步芳闭门苦修,其他的人都不足为虚,他们看见你手中拿着神剑,根本不敢阻拦你,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夏侯杰道:“可是你呢?”

赵景霞道:“当然你必须杀死我,不过你有情剑,这件事做起来也很容易。”

夏侯杰摇摇头道:“夏侯杰不做这种事。”

赵景霞道:“教主把你交给了我,假如你逃走,教主回来,我依然难免一死,与其受教规的酷刑而死,倒不如被你杀死。”

夏侯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赵景霞叹道:“我在魔心圣教永远也没有个出头的日子,假如你能任教主,我还有几年好日子过。假如大权落入西门玉之手,他对我视若眼中钉,势必除我而后快,我可不愿受他的摆布。”

夏侯杰道:“赫连新不是对你作了保证吗?”

赵景霞道:“教主能活几年,假如你不肯就范,势必由西门玉继任,他以前经常触犯刑规,我是个掌刑的祭司,执法司刑,使他吃过不少苦头,他得志之后,岂能放过从前的私仇。”

夏侯杰想了想道:“你是想用这个方法来逼使我就范?”

赵景霞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把自己的性命都交给你了,怎么能说是逼你呢?”

夏侯杰道:“可是你逼我杀死你。”

赵景霞苦笑道:“我迟早总不免一死,除非……”

夏侯杰道:“除非什么?”

赵景霞道:“除非你肯答应我的劝服,这样我们两个人都能活下去,不过我看了你的决心,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干脆成全你算了。你能活着,对西门玉多少是个威胁,那样即使我死了也痛快一点。”

夏侯杰庄容道:“赵前辈,很对不起,我对你的好意无法接受。”

赵景霞道:“难道你还是想一死了之?”

夏侯杰道:“不,我不想死,可是你叫我杀死你而作为生存的条件,那是我无法接受的。”

赵景霞道:“我们处在敌对的地位!”

夏侯杰道:“不错,假如我在决斗中杀死你,我可以问心无愧,要我接受你的帮助后再杀死你,那我就不能再立足于世而为人了。”

赵景霞笑道:“此地只有我们两个人,谁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教主回来也以为是你在决斗中杀死我的。”

夏侯杰庄容道:“我做事但求心安,并不为弥人耳目。”

赵景霞道:“那你不妨暂时答应下来,等教主回来,我将你交出去后,再找机会帮你逃走。”

夏侯杰摇头道:“更不行,我不能屈志以偷生。”

赵景霞一叹道:“那你要我怎么办呢?难道你忍心看我以后落入西门玉的手中受活罪!”

夏侯杰道:“你还是另外想办法去应付西门玉吧,至少我是看不见了。”

说着举剑又想往自己颈上割去。赵景霞脸色一沉道:“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顽固的人,放你生路你不走,偏要自寻死路,我非叫你死不成!”

双手齐扬,一手推开了他的剑,使他无法自尽。另一手却在他脸上掴了一掌,响声清脆。

夏侯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痛,却没有受伤,他初时一怔,继而才明白这是赵景霞故意手下留情,逼使自己去杀死她,不禁怒道:“你别使用这种手腕来刺激我,我偏不叫你如愿。”赵景霞怒笑道:“我偏要赌这口气。”

说着又冲了上来,夏侯杰一手为护,另一手持剑去割自己的颈项。然而赵景霞的身法十分怪异,一面用手不轻不重地在他的身上打,一面却处处用自己的要害去迎向他的剑锋,两人就这样交起手来。

这可以说是一场旷古未有的奇斗,一般的比斗或为争胜,或为求胜,这两个人却是为了求死求败。

这虽是为了一场生死存亡之战,所不同的是双方都想自已被杀,纠缠了十几个回合之后,居然不分上下。

严格说起来,还是夏侯杰落了下风,因为在决斗中,他不但无法杀死自己,脸上身上还挨了不少巴掌。

每一次他想引剑自尽时,总是慢了一步,赵景霞的身子老是挡着剑锋,逼得他半途撤招。

接连挨了十几掌,大部分都是打在脸上,激得夏侯杰心头火起,厉声叫道:“你再这样下去,我就不客气了!”

赵景霞笑道:“这正是我所希望的事。”

夏侯杰道:“你别以为我会成全你的心,我杀了你之后,立刻引剑自刎。”

赵景霞怒声道:“小子,你敢如此可恶,我就顾不得许多,想些方法来整整你!”

夏侯杰大声道:“我死尚不惧,还怕你什么手段。”

赵景霞冷笑道:“我自有整你的办法!叫你求死不得,受尽折磨。”

夏侯杰道:“任何折磨我都不在乎!”

赵景霞冷笑道:“我自然有办法叫你在乎,你不是重情于你的师妹宫素娟吗?我可以在她身上弄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