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26章

作者:司马紫烟

定了定神,他才提着剑跨出了殿门,向旁边搜索着走去,他不知道要搜索什么,更不知要找什么。

找到了一间空屋,门是紧闭的,里面有呻吟之声,他用剑砍断了门上的铜锁,一脚把门踢开,里面冲出一条人影直向他扑来,他本能地用剑一撩。

那个人似乎没有看见他手中所持的宝剑,仍是不顾一切地扑了过来,夏侯杰只是为了防卫,并无杀人的意图,见状正想撤回宝剑。可是他忘记了自己功力已失,动作不能那么如意了。

剑光扫向那人的前胸,一声惨呼,红光崩现,那人被拦腰砍成了两截。倒在地下。

惨呼声招来了其他的人,见到夏侯杰手持神剑,大家都呆住了,想要冲上来,却又不敢。

夏侯杰自己也呆住了,因为他看清了这个被杀的人正是魔心圣教中的司刑祭司赵景霞。

不过,她也可能是“忧愁仙子”赵景云,因为不久之前夏侯杰还见到赵景云以这种容貌在此地活动的。

同时赵景云也说过她把赵景霞点住了穴道,藏在堡外的砂堆里,赵景云离去并没有多久。

为了证实这个人究竟是谁,夏侯杰只得将半截尸体拖到脚下,伸手去撕尸身的脸皮。因为赵景云的易穿术仍是需用面具来化装的,尸体的脸皮很松,几乎可以应指而起。

这证明了尸体是带着面具的,他的心中一沉,假如这人是赵景霞,自然不会带面具,既然带着面具,便不可能是赵景霞,那么又是谁呢?

最大的可能是赵景云!

夏侯杰怔怔地思索了一下,突然举剑将尸体的头颅砍得粉碎,使血肉与蒙在上面的面具混成一堆,再也无法分清楚,四周魔心圣教的门下都诧然地望着他,不明白他何以对一个已死的人仍不肯放过!

自然他们对夏侯杰残毒的手段感到很愤怒,可是他们又不敢上前。因为他们都知道那柄剑的厉害,同时也知道赵景霞的武功比在场的人都高,赵景霞都被他杀死了,其他人上前也是送死,他们只有紧紧地包围着夏侯杰。

夏侯杰将尸体砍碎后,一扬长剑叫道:“还有人想上来送死吗?”

四周的人没有回答,夏侯杰又道:“很好,你们既然不想上来送死,就带我到地牢去。”

四周仍是没有回答,夏侯杰装作很凶恶地叫道:“现在赫连新不在此地,我不愿多杀无辜,才对你们特别客气,假如你们不肯带路,我就要大开杀戒了!”

说着举剑威吓地抡了一抡,将包围的人群逼得连连后退,夏侯杰知道威胁已经产生了作用,干脆装做到底,他提剑向人群逼去。

人群中闪出一个女子道:“我带你去好了!”

夏侯杰认出这女子正是他最先碰到的魔心圣教的门人之一,那是属于温玉芹的手下,在沙漠上已经见过了。

人群中有人朝她叫道:“你敢……”

那女子断然地道:“这是没有法子的事,连赵大祭师都被他杀死了,我们又怎能拦得住,我相信教主回来,也不能怪我们贪生怕死!”

其他人似乎被她的理由折服了,自动地让出一条路。那女子朝夏侯杰道:“跟我来吧!”

夏侯杰用剑比着她道:“你可别跟我玩花样!”

那女子道:“我何必玩花样,你就是到了地牢,也无法把那三个人救出去,他们中了教主的魔心迷魂香,不但功力全失,而且体力衰弱到了极点,你用什么方法带他们逃出这广阔的沙漠呢?”

夏侯杰故意哈哈一笑道:“魔心迷香有什么了不起,我不是照样中了毒,可是并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那女子一怔道:“你的确不象是中毒的样子,可是那些人的清形却严重多了!”

夏侯杰心里一动,觉得事情果然有点奇怪,自己与梅铁风等三人同样中了毒,何以他们会特别严重呢?

再仔细一想,他才记起赫连新曾经给他吃过一颗葯,那颗葯一定是轻微的解葯,虽然无法使他完全恢复,却能使他和常人一般地行动。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道:“不要你管,你带路好了!”

那女子说着话,默然在前引路注过一片房屋,来至一处石塔式的建筑物前面。

那石塔高有一七八层。入口处却是深入地下。地下有一条石砌的阶梯通下去。

那女子用手一指道:“地牢就在这下面。”

夏侯杰沉声道:“还是你走在前面。希望你不是骗人,同时我再警告你一声,别玩花样,我的剑就指在你的后心上,一点不对劲,你将是首先遭殃的人。”

那女子微现踌蹰道:“我带你到这里,已经是犯了大罪,若是再带你进入地牢,教主回来,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夏侯杰冷笑道:“照你这一说,牢里还有花样吧!”

那女子道:“不错!在通往地牢的路上,还有一部分机关埋伏,不过你有着本教的圣剑,自然不算什么!”

夏侯杰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功力尚未恢复,可能通不过那些机关,而且等一下还要将三个行动无力的人带出来,更不能有所阻碍,他只得厉声道:“我懒得去费神,还是由你带路!”

那女子惶恐地道:“我宁可被你杀死也不敢那样做!”

夏侯杰大声道:“很好!既然你怕以后的活罪难受,我就给你一个痛快死的机会!”

那女子急声道:“你现在就要杀死我?”

夏侯杰沉着脸道:“不错!这是你自己选择的,既然你不肯带路,我只有杀了你!”

那女子目睹他杀人毁尸的手段,再看他一脸的凶相,不禁吓软了,只得咬咬牙道:“好吧!我带你下去就是!”

夏侯杰微微一笑剑尖顶在她的后心上,跟着她一步步向下走去,塔门里面是两条螺旋形的石梯,一条通上去,一条深入地下。

那女子走到分岔口的地方,略略停顿了一下,然后朝向下的梯道走去。

夏侯杰问道:“上面是什么地方?”

那女子道:“不知道,那是禁区,听说是教主练功的静室与书房,只有教主与两大圣者能出才。”

夏侯杰点点头,继续向下走去。转了两个圈子后,才看见另一道厚重的木门密闭着。

那女子道:“这里面就是监办人犯的地牢了。”

夏侯杰道:“进去!”

那女子揭开门旁墙上的一个暗盖,里面竟是一个方形的暗洞,安装着十几个按钮!

她又伸手去按钮时,夏侯杰忙喝止道:“你这又想干什么?”

那女子道:“第一个撤组开门,第二个组停止机关!”

夏侯杰道:“其他的按钮呢?”

那女子道:“不知道!我们通常只使用那两个按钮就够了,在魔心圣教中,所知道的秘密与身份有关,我的身份与地位还不够知道更多的事。”

夏侯杰想了想道:“你先把门打开。”

那女子按下第一个圆纽,那道沉重的木门自动地向后移去,然而门后仍然是一片漆黑,那女子连忙解释道:“必须要按下第二个圆纽,使机关停止作用,才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形。”

夏侯杰为了慎重起见,大声朝里面叫道:“黄兄!梅姑娘!你们怎么样了?”

门后毫无回音。那女子道:“他们中了迷香之毒,昏迷不知人事,怎会听得见你的招呼。”

说着正待去按第二个按组,夏侯杰忽然道:“不用了,现在我们上吧!”

那女子微怔道:“你不想救人了?”

夏侯杰道:“照目前的情形看,我一个人也救不了他们,必须另找人帮忙。”

那女子道:“这里有谁能帮你的忙呢?”

夏侯杰道:“有的!在上面的密室中!”

那女子神色一变道:“那是……”

夏侯杰道:“我知道那是教主的书房,更知道郝步芳在那里,只有她才能解开迷香的毒,我们找她去。”

那女子变色道:“她会给你解葯吗?”

夏侯杰摇头道:“自然不会,可是我自己认识解葯是什么样子,我把她赶跑了,就可以取得解葯。”

那女子忙道:“你自己去吧!我可不敢再带路了。”

夏侯杰双目一瞪道:“你非带路不可,而且我还要叫你把她约出来,在密室之中,我胜她比较困难。”

那女子神色极端恐惧地道:“我绝不带你去。”

夏侯杰用剑一指道:“除非你不要命!”

那女子连忙朝后一退,接着飞快地伸手去按第二个圆纽。

夏侯杰动作比她更快,一剑擦过去,平拍在她的手背上,将她打得一个踉跄坐倒在地,厉声叫道:“你果然想捣蛋,这按钮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那女子道:“是停止机关的。”

夏侯杰含笑道:“你还想说谎。”

那女子道:“不是说谎。这个圆钮确实可以停止机关,但是也可以通知里面的人。”

夏侯杰道:“里面还有人吗?”

那女子道:“地牢中自然有看守的人,而且这些人都是本教精选的高手。”

夏侯杰冷冷地道:“你以为他们能救得了你吗?”

那女子带着哭声道:“不管救不救得了,至少可以使他们知道我是在胁迫下带你进来的,而且事先尽到了报警的责任,日后教主怪罪下来,我的罪也可以轻一点。”

夏侯杰道:“你带我去见郝步芳,有她替你作证,岂不更有力量。”

那女子想了一想道:“这也许行,我可以试试看。”

说完扶着墙慢慢站了起来,夏侯杰以为她完全屈服了,遂不疑她,而且也放松了戒备。

谁知那女子十分狡猾,利用这个机会,又伸手往按钮上按去。夏侯杰来不及阻止,而且也想到那按钮必然是发动什么机关之用,遂急忙退了两步,挺剑作应变的准备。

那女子按下按钮之后,神情变得十分得意,跨步向门内冲去,夏侯杰倒是不敢冒昧追上去。

可是那女子才走进两三步,还没有完全隐入黑暗之中,忽地一声尖叫,跌了出来,已是身首异处。

夏侯杰也是一怔,但见暗中急窜出一条人影,手中也挺着长剑。夏侯杰忙挥剑待敌,那人却急急地低声道:“夏侯大侠,不要误会!是我。”

夏侯杰闻声收剑,却见那人是一个女子,全身都包着白布,只留出长长的头发与一对眼睛。

他大喝道:“你是谁?”

那女子低声道:“夏侯大侠,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是温玉芹。”

夏侯杰又是一怔,听声音倒象。而且温玉芹被赫连新借以为立威,严刑拷打得遍体鳞伤,所以全身才包着白布,大概是不会错了。不过温玉芹也是魔心圣教中人,她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温玉芹着急地指着地下的尸体道:“夏侯大侠!你上她的当了,这里不是地牢,幸亏我在里面听见了你们的谈话,割断了按钮的线路。”

夏侯杰忙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温玉芹道:“是教主的书房,郝步芳正在里面练剑,这家伙把你带来,是想叫她来对付你的。”

夏侯杰怔了一怔道:“你在里面做什么?”

温玉芹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道:“偷解葯。”

夏侯杰连忙问道:“这葯能解毒吗?”

温玉芹摇头道:“不能!真正的解葯在郝步芳那儿,这葯与你服下去的一样,可以使毒性稍轻……”

夏侯杰一惊道:“你怎么知道?”

温玉芹道:“我随着大家离开圣殿后,又偷偷地溜了回来,看见教主喂了你一颗葯,使你能行动了,我记起教主的书房外室中也放着一瓶同样的解葯,才冒死进来偷取,准备拿去给梅小姐服用,然后再设法帮她逃出去……”

夏侯杰微感意外地道:“你怎么会叛教帮助我们呢?”

温玉芹一叹道:“我对教主忠心耿耿,教主却不拿我当人看待,为了取信白驼派,对我横加酷虐。而梅小姐是敌人,却肯为我抱不平而救了我,同时我又偷听了教主与他门下两个得意弟子的谈话,才知道魔心圣教一切都是骗人的,我才决心脱离他们。”

夏侯杰也轻轻一叹道:“你总算觉悟了,以暴刑为规约,以奴役欺骗为手段的组织,必然不会有善终的。”

温玉芹惨然道:“我虽然有悔悟之心,可是教主不会放过我的,因此我只想以此死去,为梅小姐尽一点力,报答她对我的深思,也就死而无憾了。”

夏侯杰忙道:“你别怕!只要你有心弃暗投明,我们会保护你的。”

温玉芹摇头叹道:“夏侯大侠!目前只有我知道你的功力未复,趁着郝步芳还在闭门练剑,我们赶紧救出梅小姐他们,离开此地才是上策。”

夏侯杰独在沉吟,温玉芹道:“夏侯大侠!你的功力是否真的失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