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27章

作者:司马紫烟

梅杏雨沉吟片刻,终于把丸葯纳入口中,几个人就在原地调息片刻。

等到大家都认为功力已经恢复了。温玉芹则利用这段时间,进入赫连新的书室,替他们每人找来了一支剑。

虽然不如情慧二剑之坚利,却也都是相当名贵的古物,于是一行五个人才结队步出石塔。

郝步芳自己并不在塔门等候,却另派了一个等在出口处,见他们出来后,那人过来道:“圣者在圣殿中列下剑阵,恭候诸位前往一决。”

黄先青立刻冷笑道:

“你告诉郝步芳,我们不会再去上当了,叫她另换个地方吧!”

温玉芹和趋至夏侯杰身边道:“夏侯大侠,这次绝不会再有阴谋,而且对我们反而有利。”

黄先青道:“我们上了一次当还不够吗?”

温玉芹道:

“这次不同,圣殿中若是列入剑阵,就是表示大家凭真本事一决胜负,因为这剑阵是本教最厉害的一种阵式,系祖师所传,若是有人能闯破这个剑阵,魔心圣教便彻底认输,听凭来人处置。”

黄先青怔了征,未置可否。

夏侯杰问道:“那这剑阵一定很难闯了?”

温玉芹点点头道:“是的,不过赵祭司已死,教主西门玉又不在。少了三个主持的人,威力自然差得多了,以各位的剑术,应该能闯得过去!”

夏侯杰沉思片刻道:“郝步芳为什么会如此大方呢!”

梅杏雨道:“谁晓得,说不定她又想利用什么迷香。”

温玉芹忙道:“不会的,先前各位中毒时,我们每人都戴了面具。那面具中藏有抗拒迷香的醒神葯。这次列下剑阵,大家都必须劲装以待,若是使用迷香他们自己也难免波及,所以我敢担保这次不会有阴谋。”

夏侯杰点点头道:“好吧!我们就接受她的挑战吧!”

梅杏雨道:“你这么相信她吗?”

夏侯杰笑道:“我觉得可以相信,她假如想再用迷香之类的阴谋对付我们,就不必先拿解葯给我们了。”

温玉芹道:“这剑阵只有遇上最尊敬的对手才肯摆出,即使各位闯不过,也没有性命之忧,本教仍然会准备坐骑,恭送闯阵者安然离去。”

黄先青不以为然地道:“魔心圣教行事会这样通情达理,倒是一件奇闻。”

温玉芹低声道:“我知道确是如此,这仪式以前也曾举行过一次。那是百余年前,白驼派的掌门人端木明驼单身独访本教,教主即在圣殿中列剑阵以待,互相印证所学。结果端木明驼在闯到最后一关时,才失手受了一点轻伤,教主不但以礼相送,两家也就在那一次定下了互不侵犯的条约,一直维持到今天。”

因为温玉芹的解说,使得他们都定了心。虽然梅杏雨与黄先青还是未能全信,但也不再反对了,于是就在那人的引导下,他们又重新来到圣殿中。

这次的场面可不同了,圣殿中只有三十六名弟子佩剑肃立。

每个人都穿着一身金光灿烂的剑衫,神情肃穆,气度庄严,郝步芳也是同样打扮,端立在神像之下。

那尊神像也变了颜色,用火炬的光照在金色的圆镜上,利用反射的金光使神像装上了金身,狰狞不减,却另增一种庄严的威仪。

郝步芳迎上来道:“夏侯杰!你的功力全恢复了吗?”

夏侯杰淡然地道:“勉力尚可一战。”

郝步芳肃然道:“你答话要肯定一点,本教的天魔剑阵非轻易可设,你如果觉得精神不足,就不必勉强。”

夏侯杰道:“这还有我选择的自由吗?”

郝步芳庄严地道:“当然了!若非值得一战的对手,本教绝不以剑阵相待。百年来,这剑阵第二次列出,那是我对你特别尊敬。”

夏侯杰一笑道:“夏侯杰愧不敢当。”

郝步芳瞪了他一眼道:“正因为这个剑阵太隆重了,选择对象也特别严格,你若是觉得精神不足,可以拒绝闯阵,我马上备好座骑送你们出去,等你自认为精神体力充沛时,再来接受一搏!”

夏侯杰微怔道:“这么便宜吗?”

郝步芳毫无表情地道:“不错!你究竟如何决定?”

夏侯杰想了想道:“夏侯杰情愿一试!”

郝步芳道:“你想想清楚,本教设下这个剑阵,从无一人能闯得过,而且你若闯不过时,就很难活着离开此地……”

夏侯杰道:“百余年前白驼端木掌门也折在这个剑阵中,你们并没有杀死他呀!”

郝步芳冷冷地道:“那不同,他是以朋友的身份前来印证武功的,你却是本教的敌人!”

夏侯杰也壮容道:“夏侯杰仍求一试。”

郝步芳望他一眼道:“你真不想活了?”

夏侯杰道:“夏侯杰西来原为打消贵教东侵之举,在没有达到这个目的之前,绝不东返。”

郝步芳顿了一顿道:“好吧!你准备一下。”

夏侯杰抽出情剑,除了温玉芹外,其余三人也同时抽剑待战。

郝步芳冷冷地道:“你们也想参加?”

黄先青道:“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

郝步芳冷笑道:“那你们最好分开来进阵。”

梅杏雨立刻叫道:“为什么?你们这么多人,我们就是一起上,不见得能算是倚多为胜。”

郝步芳厉声道:“我是为你们好,这剑阵的威力因人而异,对手越多,威力愈强,你们凑在一起,不但帮不了忙,反而互相牵制,岂不是自找麻烦。”

梅杏雨冷笑道:“那不正好合了你的心意,将我们一起解决了吗,怎么你又会好心替我们着想起来了?”

郝步芳叫道:“我才不关心你们呢!我只是怕……”

梅杏雨急声问道:“怕什么?”

郝步芳顿了一顿才道:“我怕你们糟蹋了这个剑阵。”

梅杏雨冷笑道:“我不管你心中打什么主意,反正我是跟大哥一起来的,生则同生,死则同死。”

郝步芳脸色一沉道:“好!我就成全你们,布阵!”

殿中三十六人立刻如蜂蝶交错,布成一个剑阵,按六六天罡之数,剑光辉映,将夏侯杰等人围在核心。

温玉芹被逼到另一边孤零零地站着,见状不免心慌。她伺机慢慢地蹈到殿门,正想夺门而出。

郝步芳厉声叫道:“站住!你想逃得了吗?”

温玉芹果然被她一喝吓得站住了,连手中的长剑都坠落地下!

郝步芳冷笑道:“你这点胆子,居然敢叛教降敌。”

温玉芹呆了片刻才道:“我留在教中也是死路一条,自然要求生路。”

郝步芳微笑道:“不错!按照教规来说,你即使不叛教,也是必死无疑,因为这是本教立法的本意……”

温玉芹忍不住叫道:“我根本没有犯错,只是被教主用作胁迫祁连山的工具,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呢?这种教规还能收服人心吗?”

郝步芳笑道:“教主立法之初,规定犯法受刑的人必须处死,实在是最明智的见解,因为受过严刑的人,必然会生怨恨之心,小则叛教出走,在则勾结外敌,为免除后患起见,只有杀死了最干净。”

“而且也可增加其他人的敬畏之心,本教之所以能在西域日渐昌大,得之于严刑苛律的力量最多!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温玉芹呆了半晌才道:“明白了,因为我要求生,叛教降敌也是受迫……”

郝步芳笑道:“我对你的叛教行为十分同情,所以我也给你一线生机,不过你想靠自己的力量逃出去是绝不可能的。”

温玉芹愕然道:“舍此我还有其他生路吗?”

郝步芳冷冷地道:“有两条路你可以走,一是你现在冲出门去后你是否有本事能冲破本教的重重关卡。”

这原是温玉芹的打算,可是她听见郝步芳的话后,知道郝步芳在四周已作了严密的部署,想出其不意而突围逃生的希望已经断绝了。因此她默然不作回答。

郝步芳冷笑着又道:“这第二条路是你也参加闯剑阵,试试你的运气,万一你能跟他们一起闯出剑阵,就任你离开本教,今后也不再找你的麻烦了。”

温玉芹眼中闪出一线希望道:“是真的?”

郝步芳厉声道:“自然是真的,现在教主不在,我就是全权代表,尤其是在圣殿中对你的许诺,即使教主回来了也不能再更改。”

温玉芹忙道:“我参加闯剑阵。”

说着挺剑挤入重围,梅杏雨低声道:“你疯了,魔心圣教的好手全集中在这里,你不如选另外一条路的好。”

温玉芹也低声道:“不!这恐怕是圣者有意成全,她为了职责所在,不得不虚作姿态。”

梅杏雨一皱眉头道:“你说些什么?”

温玉芹道:“这个剑阵虽然仅有三十六人组成,可是教中一半的弟子都参加过剑阵的排演,准备随时应召,早先我也参加过,对于阵中的变化略有所知,倘能与各位配合得宣,出阵的希望极大。”

梅杏雨道:“那你早先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闯阵呢?”

温玉芹低声道:“早先我以为圣者一定不准我加入的,想不到她竟会自动叫我加入,看来圣者是存心放我一条生路,而且也有心给各位方便……”

梅杏雨微微一怔,移目去看郝步芳,但见她脸上冷冰冰的一点表情都没有,看不出她心中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温玉芹又低声道:“这剑阵按大罡之数排列,变繁而化简,回头动手的时候,大家出招必须一致,对准一个人就够了,对于其他方面的攻势可以不必理会。”

梅杏雨道:“我们现在有五个人了,难道五枝剑都要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不成?”

温玉芹点点头道:“是的,这天魔剑阵每次只有一个人主攻,其余的人都把劲力移注在那个人身上,我们看来虽然身前群剑交飞,实际都是虚张声势……”

梅杏雨又问道:“这到阵共有多少变化?”

温玉芹道:“三十六人,每人主攻三招,计有一百另八招攻式,周而复始运用,可有无穷变化。

不过万变不离其宗,把一百零八招挡过之后,就可以找到破绽而出阵了。”

郝步芳的确象是故意询情放私,一直等温玉芹把剑阵变化约略说明之后,她才开始下令发动剑阵。

但见剑光缭绕,从四面八方攻了上来。

温玉芹审度情势后,举剑对其中一人挥出,夏侯杰等因为听见她事先说明了变化的梗概,急忙四剑齐出,也集中在那人身上。

那人剑势极猛,合五剑之力,才算把他架开了。

夏侯杰不禁心中暗惊,觉得这剑阵当真有不可思议之威,若非先得温玉芹的说明,第一招就很难挡得过去。

因为这人虽是魔心圣教中的高手之一,但劲力绝不会比郝步芳更强,当然也不会比夏侯杰他们更强。

所以对于这一剑,必然是以寻常的剑力去应付,若非先得温玉芹说明是集三十六人劲力于一,他们定然会吃上一个大亏。

剑阵发动得很快,出招却很慢,一招挡过后那三十六人如穿花般在眼前直转,温玉芹现在成了全体的中心人物。夏侯杰等都在等候着她的指示做下一步动作。

可是温玉芹却抱剑呆立,完全没有表示。

梅杏雨忍不住问道:“温姑娘!现在我们怎么办?”

温玉芹困惑地道:“我也不知道,这剑阵好象跟我所练习的有点不一样了!我参加操演得时候是一招连一招,绵绵不断,根本不让对方有停歇的时候……”

夏侯杰皱皱眉头道:“你在剑阵中是占什么位置?”

温玉芹手指一人道:“那个位置,相当于北斗星座上的天璇之位,依序该是第二个出招的人。可是现在那个人反而转到外圈去了,这变化连我都弄糊涂了。”

夏侯杰忙又问道:“剑阵中的人出招次序是否固定的?”

温玉芹道:“整个剑阵是固定的,可是每人出招的次序却有三种变化,那要视情形而定,转到哪一个位置上。就使用哪一招!”

夏侯杰道:“第一次出招的是哪一个位置?”

温玉芹道:“那一招叫‘野狐拜月’,是居二十八宿中的心月狐之位,饮于魔剑阵的排列是依照二十八星宿及北七星与阴阳两仪的变化而成……”

夏侯杰道:“那郝步芳自己算不算在内呢?”

温玉芹道:“不在内,她与西门玉各据四象的两方,赵大祭司掌上下两闰的补缺,外应六合,再由教主一人独总其大成,现在西门玉不在,赵祭司身死,她也退出了四象的位置,站在教主的总枢机位上以为策应指挥……”

夏侯杰道:“我明白了,现在请大家暂时听我的调动吧!黄兄请专攻右方,梅前辈攻左方,梅小姐由斜里往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