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29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天还没有亮,疏星淡月闪烁在碧空,也闪烁在脚下。

此时夏侯杰正在一个澄清而平静的湖泊旁边,湖水反映着星月的影子,加上亭亭的树影,景色美得出奇。

别说沙漠中难以找到这种境地,就是风光明媚的江南,也未必能有如此一片仙境。

马在不断地吐气,夏侯杰已经放松了缰绳,他却没有停止的意思,仍是得得地前进着。

夏侯杰是个懂得马性的人,知道在急奔之后,不能马上休息,必须再让他经过一阵缓步。

而且经过这一阵风暴,他也看出这匹马的不凡之处,比起风无向的那两头千里宝驹,也不见得逊色。

是郝步芳对他特别好,才给他一匹良驹,还是魔心圣教中每一匹马都有如此优异,他一时未能明白。

可是一个练武的人。

尤其是一个志在千里的游侠,得到一匹代步的良驹,总是值得欣慰的事。

他怜惜地拍拍马颈,表示自己衷心的喜悦与感激。

这匹全身乌黑的骏马似乎能解人意,经他几下轻拍后,变得更驯顺了。

昂起头,摇着耳朵,踏着得得的碎步,将他带到一片浓密的树影中。

藉着星月的淡光,他看出这是一条小径,虽是通向密林深处,却有着没胫的柔草,似乎很久没有人走了。

经过一场挣命的奔驰后,他相当累了。可是为了使这匹新得的良驹能够多溜一下,舒缓长途奔驰的疲倦,他不忍心勒住他,只得强打精神支撑着。

马终于停了下来,低头饮着一条小溪中的流水,夏侯杰也下了马,先在流水中洗去了脸上的灰沙。

他用手捧起一掬清水送到口边。水还没有送到嘴chún,忽一然被一样东西自后撞来,将他手中的水泼掉了,他回头一看,却是那头黑驹。

夏侯杰笑了一笑,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拍拍他的颈子道:“你喝够了,也该让我喝点水。”

那头黑马却象是真能听懂他的话似地摇摇头,然后又昂首朝溪边的一棵小树点了几点。

夏侯杰起先不懂他的意思,等他连做了几次之后,才移目向小树望去,隐约可见那是一棵桃树,树并不高,却挂着四五颗碗大小的蜜桃。在沙漠竟有这种果子,夏侯杰不禁感到惊奇万分。

同时他也明白黑驹的意思是叫他去吃那树上的桃子,为了不拂它的美意,夏侯杰走了过去,将桃子都摘了下来。

最好的水蜜桃产在山东肥城。

夏侯杰随着师父宫大侠游侠四海,自然也尝过肥桃的美味。

可是今天他在沙漠上却尝到了更好的小蜜桃,他才咬了一口,桃汁已经涌流出来。水汁既甜且香,别具一种沁齿的芬芳,喝下去有着说不出的舒服。

不知不觉间,他连吃了四颗,直等最后一颗时,他想起身边的黑驹,连忙走过去道:“对不起!忘了你了!”

黑驹张嘴来咬,他忙道:“小心点!这桃子水分足,别漏掉了。”

不远处是一间草屋,这间草屋柴门是虚掩着的,草堂的桌椅虽说简单了些,但是非常干净。

夏侯杰穿过庭院,又进入一间内室。

只见一个女人的身影,背向着他坐在一张大木伐上,只披了一袭透明的轻纱,曲线玲珑一览无遗。

夏侯杰熟悉这个美丽的胴体,他知道是“忧愁仙子”。奇怪的是“忧愁仙子”怎么会在这里,他自己又怎么会那样的想见到她、接近她。

赵景云回眸一笑道:“记得你以前是没有胆子闯进我的房间的。”

夏侯杰低声道:“此一时,彼一时……”

赵景云笑道:“没有的事,红粉白骨,不过转眼劫相,人只要心中把持得正,任何情境都是一样的。”

夏侯杰被说得脸上直发烧,可是他不能再低着头了,缓缓地抬起了头,尽量避免去正视她,低声问道:“仙子怎么到此地来了?”

赵景云笑道:“这原是我的修真之所,我脱离了魔心圣教之后,就在此地潜居过一阵。这次重返旧地,自然想来看看,问题是你怎么会到此地来了?”

夏侯杰道:“我是被一阵暴风吹来的。”

赵景云笑了一下道:“哪有这么巧,暴风离此还很远呢。”

夏侯杰道:“我不知道,是那匹马把我带来的。”

赵景云笑了一下道:“那头畜生倒是善解人意,你正想找我,它就把你带来了,我也正想找你……”

夏侯杰一怔道:“仙子找我有什么事?”

赵景云道:“我今天心血来潮,不知怎的竟会觉得特别寂寞,很想找个人谈谈心,而你就来了。既来之,则安之,别站得那么远,坐到这里来。”

说着用手拍拍身边的床缘。夏侯杰吓得退了一步道:“仙子!这是做什么?”

赵景云神色一沉道:“问你自己!”

夏侯杰急声道:“我……我不知道……”

赵景云冷笑道:“你用情剑上的符咒魔力对我施为,不就是叫我喜欢你吗?怎么见了我,你又不敢承认了?”

夏侯杰一惊道:“仙子怎么知道的?”

赵景云冷笑道:“情剑是我传给你的,对于剑上的魔力感应,我自然十分清楚,想不到你对我这老太婆还这样有兴趣,过来呀。”

夏侯杰急得全身淌汗,连忙摇手道:“仙子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赵景云哼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夏侯杰顿了一顿道:“仙子交给我的责任过份重大,我无法胜任,所以才想向仙子恳辞……”

赵景云道:“哪一件事你办不了?”

夏侯杰道:“仙子要我用情剑去勾引郝步芳……”

赵景云道:“那不是很容易的事吗?”

夏侯杰怫然道:“这不是实行的难易问题,而是牵涉到我的人格,我不能用卑鄙的手段去对付一个女孩子。”

赵景云冷笑道:“你上黄山向我求取情剑,不也是为了想得到一个女孩子吗?那就不卑鄙?”

夏侯杰正色道:“不错,我求取情剑是为了想挽回我师妹的感情。可是我得剑之后,她已经另嫁别人了。”

赵景云道:“那没关系,情剑的魔力是不可思议的,别说她只是嫁了人,就是她死了,感受剑上魔力招唤后,也可以从坟墓中走出来投向你。”

夏侯杰怒声道:“夏侯某决不肯做这种事,一个不再爱我的人,勉强争取到手并不是幸福。”

赵景云点点头,赞许地道:“你很懂得用情,不会滥施情剑的魔力,所以我才放心将情剑托付给你!”

夏侯杰道:“那仙子叫我对一个不爱的女子施为魔力,岂不是自相矛盾?”

赵景云庄容道:“这不同,谁叫你们不小心丢失了另一柄慧剑,这支剑的威力更大,落在魔心圣教手中,其后果将更严重。”

“幸好那柄剑只限于女子使用,所以我才叫你用这个方法去争取郝步芳的好感。这是为了整个中原武林的安危,非一己之私情可比!”

夏侯杰道:“然而这种行事的手段非我所能接受,请仙子另外换个人吧!”

说着将情剑连鞘解下递了过去。赵景云看也不看,接过放在桌上,轻轻地道:“现在推辞太迟了。”

夏侯杰一怔道:“为什么呢?”

赵景云道:“我已经替你念过符咒,使得情剑的魔力在郝步芳身上产生了感应!”

夏侯杰大叫道:“这怎么可能呢?”

赵景云淡淡地道:“怎么不可能,对于使用情剑的方法我比谁都清楚,虽然我代你施为,却同样有此种作用。”

夏侯杰叫道:“我不信。”

赵景云笑道:“事实俱在,你信不信都没关系,郝步芳为什么能给你解葯,为什么对你处处留情,为什么一再放弃杀死你的机会,这不都是情剑的魔力所使然吗?”

夏侯杰略一回忆过去的情形,倒是真正地相信了!难怪梅杏雨与黄先青会对自己产生误会。

他禁不住满心质怒,厉声大叫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赵景云道:“为了中原武林千百条性命,郝步芳此刻已非任何一人所能敌,除了用柔情笼络,别无他策!”

夏侯杰急得直跳地叫道:“为什么你要选我来做这件事呢?你凭什么代我决定呢?”

赵景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我认为你是一个淡于儿女私情的人,是一个先天下而后个人的大丈夫,才替你作了决定。而且你是我唯一选中的情剑传人,除了你之外,我也别无他人可选!”

夏侯杰长叹一声,颓然在一张木椅上坐了下来。

赵景云道:“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你何必烦成这个样子!”

夏侯杰忽地站起来道:“不行!要我跟一个毫无感情的女子来往,我实在是做不到!”

赵景云道:“你不用对她好,她自然会迁就你。当年我一柄情剑玩弄天下男子于股掌之上,并不须要假以颜色,你高兴的时候,杀了她都行。”

夏侯杰鼓着眼睛叫道:“我绝不在这种情形下杀人。”

赵景云道:“那你就对她好一点!”

夏侯杰叫道:“我也办不到!”

赵景云一叹道:“这就难了,你究竟想怎么样?”

夏侯杰道:“我请你帮个忙,把符咒取消。”

赵景云道:“没有办法,情剑上只有召人的魔力,却没有退除的方法。”

夏侯杰叫道:“一定有办法的,你当年在很多人身上试验情剑的魔力,难道也是跟每一个人好吗?”

赵景云一笑道:“我解决的方法很简单,当我不再需要他们的时候,一剑就解决了。黄山苦果寺前的累累白骨,有一大半是这样积成的。”

夏侯杰沉思片刻,道:“赵仙子,我们之间的问题怎么解决呢?”

赵景云微异道:“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

夏侯杰道:“我已经用情剑对你施过魔力的符咒了。”

赵景云略一沉吟道:“我知道,我正在奇怪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夏侯杰道:“因为我觉得无法承担你交代的事,而又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找到你……”

赵景云道:“我随时随地都跟在你左右。”

夏侯杰苦笑道:“可是要你现身很不容易。”

赵景云轻轻一笑道:“你找到我了,把话也讲清楚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夏侯杰想了想道:“你对魔心圣教的情形如此熟悉,你的武功也高到很少有人能及的程度,这些问题你自己解决起来不过是举手之劳,为什么要推到我头上呢?”

赵景云一叹道:“你问得很好,第一,赫连新是我的师叔,我不能正面跟他冲突。第二,赫连新的功力高于我许多,必须要双剑合璧才能制住他。我千方百计把梅家的慧剑找出来,想不到你们会一个大意弄丢了,因此你必须借重郝步芳,好好地跟她合作。”

夏侯杰默思片刻又道:“情剑的魔力在你身上有效吗?”

赵景云一怔道:“自然有效。”夏侯杰又问道:“那你也一定会爱上我了?”

赵景云想了想道:“大概是吧!”

夏侯杰紧问道:“没有办法解除了?”

赵景云道:“没有办法解除。”

夏侯杰道:“那就难了,我一方面要爱你,一方面又要爱郝步芳……”

赵景云道:“不错,所以我正好借这个机会告诉你,你以后尽可冷落我一点,而且我上了年纪,心如止水,比较容易克制自己,大概不会成为你们的阻碍。”

夏侯杰却摇摇头道:“我办不到,我宁可爱你。”

赵景云道:“胡说,我的年纪比你大得多,放着年轻的不爱,缠我这老太婆做什么?”

夏侯杰道:“你年纪虽然大,外表上却看不出来,尤其是你的绝世姿容是任何一个女子都比不上你的。”

赵景云脸色沉重地道:“我最怕的就是这一点,你要想清楚,我不过是靠着一种驻颜的功夫才保住青春的外貌,内心却十分衰老了,而且这种功夫并不能持久。”

夏侯杰道:“那不管,至少在你芳容未衰之前,我不会对别人感兴趣!”

赵景云道:“你别混帐,在黄山上我曾经试探过你,你自持功夫很深,绝不是这个样子。”

夏侯杰道:“那时我把你当作一个死去的前辈,内心有尊敬之情;而且当时我心中只有一个师妹,也容易控制自己。现在师妹已嫁给了别人,我心中已经抹去了她的影子,而我又知道你是个活生生的人……”

赵景云叫道:“你越说越混帐了。”

夏侯杰道:“我先前并不相信情剑的魔力会这么厉害,所以对你念过符咒之后,心中并未存有奇念。现在知道它的魔力已经起了作用,而且还无法消除,倒是十分为难了。”

赵景云忍不住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