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33章

作者:司马紫烟

乔璇姑一伸舌头道:“还是你行,否则这几支箭就会钉在我的身上了!”

夏侯杰沉着地将那些箭看了一眼,高声道:“白驼派的朋友请注意,在下夏侯杰专程造访!”

洞中传出一个愤怒的声音道:“赫连新,你少捣鬼了,你在上面转了半天,居然被你摸出这个门径,却又不敢下来,想假借夏侯大侠的名义骗人!”

夏侯杰连忙道:“在下的确是夏侯杰!”

洞中叫道:“鬼才相信!”

夏侯杰只得道:“请贵帮的祁帮主出来辨认一下夏侯某的声音,便知夏侯某是否假冒了!”

洞中冷笑道:

“不必!我也到过魔心圣教的金鹰城。夏侯大侠的声音我听得出来!”

夏侯杰道:“朋友既然能辨别声音,使该知道夏侯某绝非假冒!”

洞中听了夏侯杰的话,冷笑道:

“声音并不能证明什么,魔心教主神通广大,学别人讲话的声音太简单了!”

乔璇姑不禁有点生气地道:“夏侯相公,他们不相信就算了。我们好心好意前来帮他们的忙,他们反而疑神疑鬼的!”

夏侯杰还未作表示,洞中又冷笑道:“赫连新!你冒充夏侯大侠的声音倒是很象,可是你的女弟子冒充梅小姐的声音就出了毛病!”

乔璇姑怒叫道:“谁是赫连新的女弟子!”

洞中笑道:“不管你是不是赫连新的徒弟,反正你不会是梅小姐,因此你别想骗我们上当!”

乔璇姑气得怒骂道:“你们简直是混帐,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洞中冷笑道:“魔心圣教中还会有好人,赫连新!白驼派跟你们的怨是结定了,等我们把内部事情结束后,自然会找你们算帐的。你若是想乘我们帮主受伤的机会前来拣便宜,可没有这么方便,你有种就下来试试我这穿心铁弩的厉害!”

夏侯杰想了一下,忽然解下情剑,连鞘丢进洞中道:“朋友既然不信,夏侯某有剑为证!”

乔璇姑急叫道:“夏侯相公,你怎么把宝剑给他们了?”

夏侯杰苦笑道:“只有这个方法才能叫他们相信。”

乔璇姑道:“万一他们不还给你呢?”

夏侯杰道:“白驼派的人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一言刚毕,果然洞中人影一闪,祁连山从里面钻了出来,望见确是夏侯杰后,连忙跳上来拱手道:“夏侯大侠!真是你来了,失礼!失礼!”

夏侯杰也拱拱手道:“夏侯某来的时机不当,难怪掌门人要慎重一点!”

祁连山一叹道:“赫连新带着他的弟子西门玉在上面转了半天,大概是想乘祁某受伤之际,前来赶尽杀绝。祁某本来并不怕他,无奈新创之余,力有未逮,只好闭门坚守,万没想到是大侠前来。”

夏侯杰一怔道:“赫连新果真来过了吗?”

祁连山道:“不错!他带着西门玉早就来了,可能是找不到门路,又退了回去,大侠是怎么来的?”

夏侯杰道:“祁帮主离去之后,我们又发生了很多事,夏侯某是听说赫连新前来生事,才赶来救应的。”

祁连山感激地道:“大侠义薄云天,祁某感激万分,不过大侠是如何逃出赫连新的毒手的?”

夏侯杰忙道:“帮主怎知在下为魔心圣教所困?”

祁连山道:“敝帮曾经在路上救起一位杜女侠,因而得知大侠为迷魂香所惑。”

夏侯杰忙问道:“那位杜前辈在哪里?”

祁连山道:“在本派地室中,她有解毒葯物,所以受惑较轻,若不是听她说起大侠遭困之事,敝帮对大侠也不至怀疑为赫连新假冒而多方失礼了。”

夏侯杰心内略定道:“在下脱困之事说来话长,回头再慢慢告诉帮主吧。在下想先去看看杜前辈,询问一件很重要的事,赫连新前来贵派,也是为寻找杜前辈的。”

祁连山忙道:“杜女侠身上有什么重要的秘密吗?”

夏侯杰道:“等见到杜前辈后就知道了,此刻说来未免疑问太多,大家都难以明白。”

祁连山道:“那就请大侠进去吧!”

说着作了个邀让的姿势,然后又道:“本来敝派该敞开门户迎邀大侠的,可是恐怕赫连新还在附近,只好委屈大侠从便道入内了。”

夏侯杰忙道:“帮主不必客气,那里走都是一样。”

祁连山又笑道:“夏侯大侠真不愧为中原第一剑手,武功剑技不说了,连心智也是超敝人一等,敝派在墓园中的秘密通道,居然也瞒不过大侠。”

夏侯杰忙道:“是这位乔姑娘在无意中发现的。”

祁连山初时对乔璇姑并未在意,听夏侯杰介绍到她时,才看了她一眼,不禁神色一动道:“姑娘姓乔。”

乔璇姑很不高兴地道:“是的,你们拿我母亲的衣冠冢来作为秘密的通道,简直是岂有此理。”

夏侯杰连忙道:“本来对于贵派的墓园,我们不该惊动。可是乔姑娘认出这个墓穴是尊堂所有,忍不住打开来,想一睹遗物以慰追思,才碰巧发现了通道的秘密。”

祁连山却颇为激动地道:“你是兰师妹的女儿?想不到这么大了,你跟你母亲长得像极了。”

乔璇姑道:“不管怎么说,你们拿我母亲的衣冠冢作为秘密通道就是不应该。若是被我爹知道了,肯饶你们才怪。”

夏侯杰道:“乔姑娘,祁帮主是你母亲的师兄,就是你的师伯,你不该这样子说话。”

乔璇姑一昂头道:“我母亲已经被逐出门墙,我就不必再叫他师伯。”

祁连山笑道:“当年的事你可能不清楚,你母亲虽然离开白驼派,我们并没有拿她当外人,所以仍然有她的墓穴。”

乔璇姑道:“不过这墓穴只是用来作为秘密通道用的。”

祁连山笑道:“你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乔璇始冷冷地道:“不必看,我母亲临死还念念不忘白驼派,你们却如此侮辱她。”

祁连山仍是笑道:“这不是侮辱,而是一种特别的尊敬,白驼派中没有几个人能有这种光荣。”

乔璇姑道:“什么?把死人的墓穴作为秘密的通路,让人任意出入还算是光荣!”

祁连山叹道:“看来我必须先说明了才不致引起误会,这条通道是你母亲生前就建好的,以前只有你母亲一个人行走,她死后,这条通道就封闭起来,今天被你触动了机关,才把我们引了出来……”

乔璇姑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祁连山用手一指道:“这片墓园是白驼派的禁地,只有地位崇高的门人弟子,才够资格葬身此间。到了我们这一辈,同门只有四个人,那就是东门一方与东门一正,你母亲与我,每个人生前就预建好墓穴,作为死后埋骨之所。你母亲死后,遗体未能入葬,我们仍然将她的遗物留葬。”

乔璇姑道:“你还没有说到为什么会用作秘密通道?”

祁连山道:“白驼派的圣地在山腹中,遇有紧急事故时,四门封闭,任何人都无法出入,只有这些秘密通道才是唯一的通路,那是留作逃走用的。”

乔璇姑不解道:“怎么是逃走用的呢?”

祁连山道:“当门户紧闭后,就表示白驼派已经到了绝续存亡的关头,底下有一项设置,专门用来毁灭自己,因为白驼派的门人不允许被掳的,而拥有一条秘道的人却不必跟着牺牲,可以利用这条通道逃出去……”

乔璇姑道:“能拥有一条秘道的人,定是辈中的重要份子,理应与门户共存亡,怎么在紧急关头反而给他们一个逃命的机会呢?”

祁连山叹道:“这就是白驼派的立帮精神,玉石俱焚是万不得已的措施,而白驼派却不能因此而斩绝门户,必须将一部分精华人物留下,一方面作报仇的努力,另一方面作重创门户的中兴力量,因此被选中逃走的人,一定是心性武功都经得起考验的人。”

乔璇姑道:“那我母亲就是其中之一了?”

祁连山点点头道:“是的,我们四个人中,你母亲最小,也最得我们钟爱,所以第一个就替她造了这条秘道,东门一正本来是掌门人,应该与门户共存亡的,所以他没有逃生之路,他出走后把掌门人交给我,我又自闭了一条。”

因此本派只有你母亲与东门一方有着私自出入的门户,这门户的秘密,除了本人之外,谁也不知道,你母亲是离开本派后才将秘密告诉我,叫我另外找人接替。可是我们不忍心,尤其在她死后,将墓穴作为衣冠冢,更不愿有人去打扰她的遗物,所以才公开了这条秘道,列为禁途,里面装上了响铃,谁若是敢私自窥探,警铃响动,我们马上就知道了!

所以你触动了机关,我们就得信了,因为铃声表示从外面来的,我们才误会是赫连新。

乔璇姑神色和缓地问道:“既然你们对我母亲这么好,为什么要将她逐出门墙呢?”

祁连山微微一怔道:“难道令尊没有说起过?”

乔璇姑摇头道:“没有!爹对娘的事很少谈起,也不准我多问,所以我知道得很少!”

祁连山道:“令尊既然不说,我也不便奉告,反正你母亲并没有作出什么对不起白驼派的事。她被逐出白驼派完全是一种形式,我们始终把她当作白驼派的一份子,所以在墓园中也留着她的地位!”

乔璇姑自然不满意这个答案,正想再问下去,夏侯杰却阻止道:“乔姑娘!祁帮主不肯说出来,必然有着不能说的原因,你还是等以后问你令尊吧!”

祁连山忙道:“对!除非令尊大人自己肯告诉你,我们的确有不便说的苦衷!”

乔璇姑很不情愿地闭上了嘴,勉强咽下自己的问题。

夏侯杰拱拱手道:“在下急慾见到杜前辈,请帮主指引前往如何!”

祁连山忙道:“好!好!夏侯大侠请!”

夏侯杰见他要让自己先走,正想谦辞一番,忽然远处的石驼后面传出一个苍劲的嗓音道:“你们慢点走,把我们的问题解决一下!”

听声音就知道是魔心教主赫连新,大家都是一怔,连忙向发声之处看去,只见赫连新带着西门玉,由一头石驼后面转了出来。祁连山愤然地叫道:“赫连新,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跨越界线,而且还擅入本派禁区!”

赫连新冷笑道:“界线限制只是对两家的门人而言,我身为一门之主,自然不在限内,而且三天前祁帮主亲临魔心圣教总坛金鹰城兴师问罪,我们的交情早已不存在了,哪里还有什么界限可言呢?”

祁连山怒叫道:“我是公开登门,不像你偷偷摸摸地私自潜入!”

赫连新冷笑道:“敝人本来也想公开造门拜访的,谁知自驼派的总坛已经迁入地下活动,敝人想找个人通报一声,居然连鬼影子都找不到一个,敝人没办法,只好到处乱闯,未料自驼派竟藏在死人窝里!”

祁连山被他冷嘲热讽,气得混身发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赫连新又微微一笑道:“祁帮主放心好了,魔心圣教与白驼派有多年交谊,敝人并不想多结仇怨,今天只求祁兄答应一件事,敝人立刻就走!”

祁连山大声道:“滚你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可商量的,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杜女侠来到白驼派,就是我的客人。”

赫连新冷笑道:“祁兄最好放明白点,兄弟此刻要想直接冲进去把人带走,也是件很容易的事。只是兄弟还希望维持两家和平相处,才以礼相求!”

祁连山怒吼道:“放屁!你若是敢进入白驼圣地,还会在下面乱转吗?”

赫连新微笑道:“先前兄弟未明内情,的确有点顾忌。现在你已经把大致的情形告诉夏侯杰了,兄弟在旁听得很清楚,大概已不会把那点小玩意放在心上!”

祁连山怒声道:“那你就闯闯看!”

赫连新大笑道:“祁兄倒真是好算计,兄弟已经知道白驼圣地是绝路,进去容易出来难,怎么会进去送死呢?”

祁连山冷笑道:“魔心圣教的赫教主也会怕死?”

赫连新淡然道:“人没有不怕死的,尤其是兄弟现在已经掌握着优势,自然没有同归于尽的必要!”

祁连山沉下脸道:“既然你不敢进去,就在外面等吧,我可要进去了。”

赫连新道:“祁兄何必如此固执呢?为一个不相干的人,自寻绝境,诚为不智之举。”

祁连山冷笑道:“人在我们的保护下,我绝不会做出卖友媚敌的事,你不必多费chún舌了。”

赫连新沉声道:“兄弟虽然不想进去,可也不会轻易退走,难道祁兄能在底下躲一辈子吗?”

祁连山道:“底下的存量维持个三五年还没问题,你有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