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34章

作者:司马紫烟

他是存心要将夏侯杰的铁剑削断,所以手上用劲很大,谁知两剑相触之下,铁剑竟是毫无抗力,被他的宝剑一撞,飞出了老远。

原来夏侯杰被他逼急了,只好使出最冒险的办法,那一剑急刺根本就是虚招,西门玉如果不去削他的剑而对他的身体攻击,夏侯杰就死定了!

然而西门玉自恃神剑在手,竟没有想到这一着,一剑掠空,夏侯杰的手已经探了过来,竟是想从他的掌中将宝剑夺过去。西门玉在匆促之下,本能地将剑一抬,避过他的一抓。

夏侯杰的抓势未变,剑已脱了空,西门玉见机会难得,高举的剑虚空绕了一圈,又笔直地砍了下来!

两人相距既近,他的剑势又急,他认为夏侯杰无法幸免。

谁知剑光直落而下后,居然又砍了个空。眼前失去了夏侯杰的影子。他怔了一怔,还没有弄清是怎么会事,背上已着了一下重击!

象是一柄巨大的铁锤由一个力士挥着敲在他的背上,将他的身子震得直飞起来,又砰的一声落在地上!

他的眼前顿觉金星乱飞,什么都看不见了。若不是他的根基打得着实,这一击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耳鼓里嗡嗡直响,心头气血翻涌,他知道自己已受了严重的内伤,必须立刻把这口淤血吐出去,否则伤势将更为加重。然而他也知道这口血一喷,自己的功力也将跟着散去,也许两三年内都无法恢复!

所以他一咬牙,居然凭着一股戾气支持着,不让这口热血喷出来,慢慢地坐起身子等待着!

等待什么呢?他知道夏侯杰必然会前来夺取手中这把剑,所以他明晓得自己不宜再用力,却也支持着不肯把剑脱手放弃,而且还凝聚余力作最后的一击!

也许自己从此会落个终身残废,然而能杀死夏侯杰,这代价仍然是值得的。

眼前朦胧地走来一条人影,弯腰向他的手中抓来,西门玉奋力大吼一声,剑光直圈出去!

然而来人的动作比他更迅速,一手夺去了他的剑,跟着一掌掴在他的脸颊上,掌力并不太重,却被他压制的热血又翻动起来了。他再也无法忍耐,嗓子一甜,一口鲜血激喷而出,眼前也整个清明了!

剑已握在赫连新的手中,他心中庆幸神剑未失。

赫连新已满脸怒色地喝道:“混帐逆畜,你居然想杀起我来了!”

西门玉嘶哑地道:“教主!刚才是你……”

赫连新怒道:“自然是我!别人还会来救你不成!”

西门玉急叫道:“教主!弟子实在不知道是您,我还以为是夏侯杰!”

赫连新怒叫道:“放屁!你连人都认不出来了!”

西门玉软弱地道:“弟子受击后,眼睛根本就看不见东西。所以忍死须臾,就是想尽余力与敌同归于尽。”

赫连新微微一怔道:“你伤得这么重吗?”

西门玉这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点了点头,赫连新哈哈大笑道:“好!这才是我的弟子,我先前见你坐着不动,还以为对方手下留情,没有伤你太重呢!你能忍这么久,倒是不负我一番教导!”

说完又对夏侯杰冷冷地道:“你既然对他下了手,怎么不过去把剑取回来呢?”

夏侯杰朗声道:“魔心圣教中无一善类,夏侯某对你们绝不姑息!可是夏侯某也绝不乘人之危。只要他能从地下再站起来,夏侯某自然不会放过他,可是他失去战斗能力时,夏侯某岂能做那种赶尽杀绝之事。”

赫连新哈哈一笑道:“那么你不是为了怕他最后拚命而不敢过来的了?”

夏侯杰慨然这:“笑话,夏侯某一生行事讲究光明磊落,不屑用阴谋陷入,也不怕人家用阴谋陷我,刚才我若是知道他尚有余力可资一搏,倒是颇愿一试。”

赫连新发出一阵怪笑道:“夏侯杰,你可知道你这番话给自己招来了多大的麻烦?”

夏侯杰也是一怔,想不出自己的话中有什么不妥之处。

赫连新又冷冷地道:“你刚才动手时,在危急中居然能想出那种绝招,脱手弃剑,诱敌深入,然后用迷踪步加上追风神拳,反败为胜,心智武功俱臻上乘,使老夫心折之至。认为你的确是本教教主的最佳继任人选,老夫取下圣剑,原是准备给你的。”

夏侯杰微笑道:“我不相信你有这种好心,也不会接受你的好意。”

赫连新沉声道:“你别忙,现在你就是想接受,我也不会给你了!”

夏侯杰道:“我本来就没有这个打算。”

赫连新阴恻恻地道:“我不管你作何打算,假如我想叫你加入本教,绝不怕你逃上天去,不过我现在已改变主意了,你根本不是教主的材料,魔心圣教是靠着铁的纪律建下的基础,身为教主的人必须心狠手辣,当机立断,你别的都够条件,就是气质不合……”

祁连山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夏侯大侠仍正人君子,与你们这群邪魔歪道自然是冰炭不同炉……”

赫连新沉声道:“祁兄说对了,夏侯杰与本教确为冰炭不能同炉,所以我已经放弃了邀他加盟的意图,可是本教对于不能同道的人,也不会允许他同存!祁兄可曾想到这一点?”

语毕目露凶光,祁连山大叫道:“夏侯大侠,快进入敝派圣坛,这老贼已经动了杀机。”

夏侯杰端立不动,赫连新冷笑道:“祁兄这是多此一举,夏侯杰若是肯逃命的话,我就不会杀他了。因为一个人肯爱惜性命,必然也会不择手段以求自保。”

夏侯杰朗声道:“赫连新,少废话,你想怎么样?”

赫连新冷冷地道:“没怎么样,你武功的源流很杂,兵刃拳掌样样来得,我倒想试试你如何能在我的剑下逃生。”

夏侯杰傲然而立,不去理睬他。

乔璇姑却叫道:“你不要脸,堂堂一教之尊,竟然欺负一个赤手空拳的人。”

赫连新笑道:“我不想欺负他,只要他能找出一件可堪匹敌的兵器,我不反对他使用!”

夏侯杰淡然地道:“不必!与其拿一柄凡铁束手缚脚,倒不如空手来得干净俐落!”

赫连新大笑道:“你倒是颇有自知之明,老夫也就不客气了!”

说毕长剑一举,慢慢指向夏侯杰,就像是猫儿捕捉到一只肥壮的老鼠,摆在掌中端详,想选一处最合意的地方咬上第一口。可是夏侯杰的反应却出乎意外的冷淡,脸上不带任何表情。

这使得赫连新非常失望,以讥讽的口吻问道:“夏侯杰,你似乎不打算抵抗!”

夏侯杰淡淡地道:“不错,但也不完全正确!”

赫连新好奇地问道:“这是怎么说呢?”

夏侯杰道:“我们之间的功力悬殊,即使我们处在相等的条件下对搏,我都无法胜过你,何况是空手面对着你持利器,抵不抵抗都难免一死,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赫连新哈哈大笑地道:“中原第一剑手,居然会有这种可怜相……”

夏侯杰飞快地道:“你别得意,我之所以不抵抗,是因为无法在抵抗中保全性命,可是我并没有打算束手待毙!”

赫连新道:“你不抵抗,又不束手待毙,这话倒是令人费解?”

夏侯杰轻蔑地一笑道:“没有什么可费解的,我已经存心给你杀死了,可是也不能白白地被杀,多多少少我都要捞回一点代价!”

赫连新道:“你打算捞回点什么代价?”

夏侯杰道:“这还无法决定,要看你先从我什么地方下手,你如砍我的手,我就给你一腿,你如砍我的脚我就回你一拳,不管拳脚,只要你挨上一下,也会叫你半死不活,别人就有机会杀死你了!”

赫连新大笑道:“这是老夫此生所听过最大的笑话,老夫遇过比你更强的对手,结果死在老夫手下的没有能伤及老夫一毛一发……”

夏侯杰冷冷地道:“那不同,别人在对搏时,心中尚存侥幸逃生之念,所以才没有还手的机会。我已放弃求生之念,一心用在如何反击你之上,自有十成的把握!”

赫连新怔了一怔,神情转为严肃,沉声道:“夏侯杰,你倒是把我给吓着了,一个置生死于度外的敌人是最危险的,老夫在下手时,倒是要拣一处最安全的地方!”

夏侯杰道:“没有安全的地方,我死意既坚,四肢五官都可以作为反击的武器!”

赫连新道:“老夫第一招就砍下你的脑袋呢?”

夏侯杰道:“这是我最希望的事,根据一般的情形,人丢了脑袋,躯体尚能作片刻的挣扎,我无头的尸体会扑过来抱住你,这样祁帮主也好,乔姑娘也好,杀死你不过是举手之劳!”

赫连新勉强地笑道:“你以为老夫会相信这种荒唐的故事吗?”

夏侯杰庄容道:“一点也不荒唐,人为万物之灵。一灵不昧,在气绝后仍然能控制自己的行动!”

赫连新忍不住叫道:“胡说,老夫绝不信这一套。”

夏侯杰道:“信不信在你,不过我可以举出许多实例,例如快刀的故事,宋室大臣陆登的故事……”

赫连新连忙问道:“他们是怎么回事?”

夏侯杰微笑道:“快刀的故事是一名待决的囚犯听说一个行刑的兵士刀法极快,杀人毫无痛苦,他便要求用那位兵士行刑集首,结果一刀砍上去,那囚犯的头掉在地下,还能叫出“好快的刀!”四个字。宋室名臣陆登为金兵攻破,城破后不甘受握而自刎,死后遗体屹立在大堂前而不倒……”

赫连新叫道:“这两个故事我都听过,那根本就是无稽的传说。”

夏侯杰庄容道:“不是传说,人的精神就是一股气在支持着,只要这股气不散,一切都是可能的。”

祁连山支撑着站起来道:“我相信夏侯大侠的话,凡事都是一气之为用,陆登是忠烈之气支持着,死后犹能慑敌,那死囚是戾气支持着,死后尚能作惊人之语。夏侯大侠是英烈之士,这股英烈之气,必能所向无敌……”

赫连新色厉内荏地叫道:“老夫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岂会被你们这几句话就吓倒了。”

夏侯杰道:“没有谁要吓你,你不相信的话,大可以试一下。”

祁连山道:“不错,你可以试一下,我与乔姑娘也准备着。”

赫连新口中叫得响,举剑的手却在轻微的震颤,可见他心理还是有点害怕。

夏侯杰从容地笑道:“假如你另外还有人在旁边,也许可以帮你挡一挡,因为人死而气散,绝对支持不了多久的,目前你只有一个人,那就很难说了。”

祁连山道:“假如你那个徒弟不受伤,你的机会也多一点,谁叫你太相信自己了。”

赫连新把眼光移向祁连山与乔璇姑。

夏侯杰明白他的想法,随即道:“你就是先把他们杀死了,仍然无法使情势改变得对你有利,祁帮主门下仍然有很多人守在地道的入口处,他们自然也听见了我们的谈话,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是别打那个主意吧!”

乔璇姑道:“不需要别人了,夏侯相公的话使我也得到一个启示。夏侯相公能做得到的事,我们也做得到,只要你对我们之中一个人出手,其他两个人都有机会收拾你。”

祁连山大笑道:“不错,人到了不怕死的时候,对于最后一口气的运用大致都差不多,赫连新!我现在倒是欢迎你先对我下手了。”

赫连新此时的神情极其困惑,他明知道这是最荒唐的事,却又不敢轻易尝试。祁连山得意地道:“赫连新,你武功虽高,占尽上风,却曾有不敢杀人的时候,要是让你魔心圣教的门下知道了,对你这个教主的威名可是大大有损。”

赫连新毕竟阴沉,居然收回长剑道:“老夫行事从不冒险,今天明知是不可能的事,老夫也不想杀你们了。”

祁连山道:“你想退走了?”

赫连新点点头道:“不错!反正在沙漠上不怕你们逃上天去,权且容你们多活片刻,下次老夫带足了人,再一个个收拾你们也不迟!”

祁连山的肩创只是外伤,经过乔璇姑用葯敷治后,已经不再痛苦了,尤其在兴奋的心情下,反而显得精神奕奕,动作也异常敏捷,他双腿一跃,移到另一个方向,与夏侯杰、乔璇姑鼎足而据,将赫连新围在中问道:“你想走可没有这么容易!”

赫连新怒声道:“你想找死?”

祁连山意气如虹地道:“不错,今天难得你落了单,以后再难找到这种机会了,所以今天我不辞一死,也要把你搁在这儿!”

赫连新怒吼道:“我留下你们的性命,已经是你们天大的运气了,你别不知进退……”

祁连山也大声道:“白驼派此刻元气大伤,错过今日,我们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