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35章

作者:司马紫烟

乔璇姑虽然神智已醒,却因昏迷过久,一时无法行动,夏侯杰怕她摔下来会跌伤,连忙伸手接住。

西门玉也在这个时候就地一滚,伸手攫住插在地上的情剑,滚向赫连新身边。

大家都去提防赫连新有什么举动了,根本未曾注意西门玉,等他把情剑交给赫连新时。黄先青首先警觉,厉声喝道:“无耻狗贼,竟敢如此卑鄙。”

赫连新接剑在手,哈哈大笑,他拍拍西门玉的肩膀道:“好孩子,你总算不负我一番教导。”说完又朝黄先青道:“以人换人,老夫并未失信,你怎可以说出卑鄙两字。”

黄先青怒叫道:“你们趁机偷剑,怎么不卑鄙。”

赫连新沉声道:“这剑本来是我们的,收回失物,乃理所当然,何况我们是正大光明抢来的,谁教你们自己不小心,把它插在地上。”

乔庄目不见物,同时也把全神放在赫连新身上,未曾留意其他的事,这时他翻着白眼道:“剑又丢了?”

黄先青懊丧地道:“是西门玉偷抢去的。”

乔庄神色一沉道:“夏侯杰你真有出息,连一柄剑都保管不住!早知如此,我就不给你了。”

夏侯杰除了默然认错外无言可答,乔璇姑忍不住道:“爹!夏侯相公是为了我才没有留神。”

乔庄怒喝道:“他早就该注意了。”

夏侯杰朗声道:“不错,我早就知道了,而且这根本就是我预料中的事。”

众人都是一怔,连赫连新都有点不相信地道:“你知道西门玉会把剑抢走吗?”

夏侯杰朗声道:“不错,你第一次向他问话时,眼睛就在剑上乱转,暗示西门玉趁机抢剑,别人看不见,我与西门玉站在一个方向,怎么看不见。”

赫连新本来并不相信夏侯杰的话,经他一说后,他虽是相信了,口中仍不服气地道:“那你为什么不加以防止。让他轻易抢走呢?”

夏侯杰道:“你的目的在取回宝剑,并不是真心想将西门玉交换回去,我如预加防止,你肯放走乔姑娘吗?”

赫连新一时语塞,虽然他可以否认,但是在夏侯杰湛然目光的注视下,他竟然开口不得。

夏侯杰又正色道:“乔前辈为了大家的安全,才不惜牺牲他的女儿。我们却不能这么想,他们父女两人都是无辜的,没有理由要死在这里。可是我如公开将剑交还以换取乔姑娘的安全,乔前辈一定会反对,因此我只好明知而故纵,让你们把剑取走。”

乔庄冷哼一声道:“你想得真好,你以为赫连新会放过我们吗?”

夏侯杰淡然一笑道:“前辈功力与他差不了多少,他对前辈顾忌颇深,可能不会放过。”

乔庄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要把剑给他们?”

夏侯杰笑道:“至少乔姑娘可以安全了。”

乔庄怒哼道:“放屁!她能安全多久,赫连新得回宝剑,我们都是死路一条!”

夏侯杰正色道:“赫连新多少也是一教之主,说出来的话总不能像是放屁……”

赫连新笑道:“老夫并没有说过什么?”

夏侯杰道:“你说过用宝剑换取乔姑娘的安全。”

赫连新道:“可是这条件并没有被你们接受。”

夏侯杰道:“你该想想神剑是如何取回的!我不但把剑给了你,而且还替你治好了西门玉的伤,这两种好处加在一起,如果你还是不肯放过乔姑娘,你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牲。”

赫连新怔了怔道:“夏侯杰,老夫行事一向讲究赶尽杀绝,可是今天都被你套住了,我答应你放过这女娃娃,可是她自己找死可不能怪我。”

夏侯杰道:“你这不是白说,假如你伤了乔前辈,她必然找你拼命。”

赫连新叫道:“那你要我怎么样,难道你要我伸长脖子,让她砍下脑袋。”

夏侯杰微笑道:“你只要不存心杀死她,被她杀死的可能性大概不会有吧!”

赫连新想了一下道:“好,我答应你,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保证她的安全。等我死了以后,她如继续跟魔心圣教作对,我就管不着了。”

夏侯杰道:“赫连新,我相信你的保证,也为这件事向你表示衷心的感激,有你这句话,我对乔前辈就可以交代了。”

乔璇姑忍不住道:“夏侯相公,你怎能为了我一个人,置大家的性命于不顾呢?”

夏侯杰道,“我们与赫连新势不两立,生死存亡决在所不免,你却最无缘无故牵进来的。若是牺牲你的性命来换取我们的安全,我们就太惭愧了!”

乔庄道:“夏侯杰,你这种说法是在骂我刚才的做法不对了。”

夏侯杰道:“能辈原也是事外人,义之所趋,舍亲情于不顾,晚辈等十分饮佩,而前辈是璇姑的父亲,有权决定他的生死。晚辈等却无颜因令媛而偷生,事理分明,前辈千万不可多心。”

乔庄又哼了一声,神色更加舒展了,他严肃地道:“璇姑,你知道你这条命是多大代价换来的,你就该好好地活下去,否则你就不是我的女儿。”

乔璇姑怔然道:“爹!我不懂您的意思?”

乔庄道:“我要你珍惜此身,别再作无谓的牺牲。假如我今天被赫连新杀死了,你什么都不要管。”

乔璇姑叫道:“您不要我报仇?”

乔庄冷哼道:“谁说不要!可是你现在的能力报得了仇吗?所以我要你冷静地等待下去,等你有报仇的能力时,再出来找这老贼算账。”

赫连新冷笑道:“那怕很难。”

乔庄大声道:“人只要有诚心,天下没有做不到的事。”赫连新微笑道:“老夫不否认这句话,可是以令媛的造诣,要想胜过老夫,至少还得经过廿年的苦练,而且还得机缘凑巧,给她找到什么特殊的武功秘笈。”

乔庄道:“不必碰什么机缘,就把我这金刚指练上二十年,也就够你受的了。”

赫连新道:“阁下的金刚指确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不过阁下的火候也有一二十年了,似乎未见怎么高明。”

乔庄冷笑道:“我开始得太迟,而且为了种种原因,无法专心一致,同时我着手之先,根基已为别的功夫混杂,所以无法大成,这二十年功夫若是放在我女儿身上,就大不相同了。”

赫连新一笑道:“只怕老夫的寿命等不到那么久。”

乔庄冷冷地道:“假如你死了,她可以效伍子胥鞭尸楚王的办法,把你的尸骨从地下挖出来水浸火烤,叫你死后不得安宁。”

赫连新大笑道:“人死无知,老夫岂在乎这些!”

乔庄道:“她可以把你们魔心圣教的余孽杀个精光,捣毁你们的巢穴,这样也过得去了。”

赫连新神色一变,夏侯杰忙道:“前辈如此一说,他还肯放过璇姑吗?”

赫连新道:“老夫说话算话,答应你的事绝不反侮,再说老夫还不信她真能做得到。”

乔庄冷道:“你恐怕是对我的金刚指发生兴趣了吧!否则你不会如此大方。”

赫连新道:“阁下目盲心不盲,想得果然周到,老夫先前答应不伤害令媛,是认为她无可作为,现在答应不伤害她,的确是为了想从她身上得到金刚指的练法,因此阁下大可放心,无论如何,令媛是绝对安全了。”

乔庄不理他,回头对乔璇姑道:“你听见了,复仇之机,全在于金刚指功的秘诀,你可得好好地保存住。”

乔璇姑一怔道:“爹!您并没有把练功的方法教给我呀?叫我跟谁学去?”

乔庄道:“跟你母亲。”

乔璇姑一怔道:“跟母亲,她不是死了吗?”

乔庄怒声道:“你要是这么笨,我就先杀了你,我不能让你活着丢人,更不敢指望你报仇了。”

乔璇姑怔了片刻道:“我知道了,练功的方法在母亲的坟墓里。”

乔庄哼道:“知道了就好,用不着叫出来,不过我先声明了也好,至少你去的时候,不会被人盯住了。”

乔璇姑沉重地点点头道:“爹放心吧,女儿懂得如何处理的。我倒是希望有人能跟踪,那样我可以利用您的布置先杀死他们几个。”

乔庄哈哈一笑道:“我说你笨你就是笨,这一说出来,人家还会跟去送死吗?”

乔璇姑道:“杀死别人并没有多大用处,我报仇的对象是赫连新,因此我才先说给他听听。”

乔庄大笑道:“够了!够了!再说下去,这老贼寒了心,说不定会改变主意先杀了你。”

赫连新对他们父女的谈话的确是十分注意,这时哼了一声道:“老夫又不是纸糊的,被你们吹吹就破了。”

乔庄道:“你心里一点都不怕吗?”

赫连新点点头道:“老夫是有点担心,不过并不是担心阁下的布置,而是担心令媛太厉害了。”

黄先青忍不住道:“她还是小孩子。”

赫连新道:“这个小孩子可不简单,居然在老夫面前玩起花招来了。”

夏侯杰道:“是的,乔姑娘,你这时可不能表现太聪明,赫连新老姦巨猾,你斗不过他的。”

祁连山道:“我不懂你们的话,乔姑娘几时玩过心机了?”

乔庄一笑道:“赫连新既然对我的金刚指功如此感兴趣,他一定不放心叫别人跟踪而想自己弄到手中……”

祁连山叫道:“对呀,魔心圣教中完全是因利害而结合的,若是那种功夫真能威胁到赫连新,别人得到手中,也不会交给他。”

赫连新道:“所以这女娃娃把坟墓中的布置说出来,想吓住我不去跟踪她。”

乔璇姑道:“你错了,我知道吓不了你,所以才说出来,叫你不服气,偏要去试一试,那样我就可以利用爹的布置杀死你,而不必等那么久。”

赫连新傲然道:“所谓布置,不外是机关暗器与毒葯,这些玩意儿老夫都不是外行。”

乔庄冷冷地道:“不错,我可以先告诉你,我在那坟墓中密布七十二种剧毒,你敢不敢前去试试厉害?”

赫连新笑道:“不敢!阁下在制伤葯方面比老夫高明多了,配制的毒葯自然也比老夫高明,可是老夫也不会就此被你们吓退的,只要你没有说,老夫自然有办法取得那金刚指功的秘笈。”

乔庄微怔道:“什么方法?”

赫连新笑道:“天机不可泄漏,反正老夫说过这句话,定然不放弃随令媛一行。”

乔庄低头不响了,赫连新又道:“小姑娘,这就是你玩弄心机的教训,你如不多嘴,老夫不知道你的厉害,糊里糊涂跟了去,说不定会上个大当。弄不好还会死在你的手里。现在老夫提高了警觉,该轮到你倒楣了,”

乔庄沉声道:“你且慢得意。要想得到金刚指功,必须等我死了之后才有机会一试。”

赫连新提起手中的神剑道:“在宝剑的利锋之下,你还想不死吗?”

乔庄沉奋地道:“这还难说,你不过占了七成优势,我仍然有三分机会。”

赫连新大笑道:“老夫以力只要有一分优势已经够多了。”

夏侯杰朝祁连山与黄先青作了个手势,三个人同时进前与乔庄各据一方道:“加上我们,你还占多少优势?”

赫连新一愕道:“你们打算一起上?”

乔庄也是一怔道:“走开,谁要你们帮忙?”

夏侯杰道:“乔前辈,此时此地可顾不得什么武林规矩,我们能争取一分胜机,就不能放弃。”

赫连新颇感意外地道:“你们有的是一派之长,有的是名门之后,居然好意思倚多为胜。”

夏侯杰朗声道:“不错,因为这不是比武,而是生死存亡之争,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乔庄忽然退后道:“我不干,生死事小,失节事大,我宁死也不要人帮忙。”

乔璇姑急叫道:“爹,这怎么能算是失节呢?”

乔庄怫然道:“武林中人最重荣誉,决斗中生死是小事,保持荣誉才是第一要务,这就是武林的气节!以众凌寡,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夏侯杰道:“前辈之言固是有理,但是要看对象,刚才赫连新挟持令媛的性命作为换回宝剑的条件,就不光明,他失义在先……”

乔庄怒声道:“那是他的事,不能因为对方不义,我们也跟着卑鄙起来。”

夏侯杰默默片刻道:“前辈坚持洁身自爱,晚辈不敢勉强,不过请前辈退后一步,让我们先斗他一场。”

乔庄站着不动,脸上现出卑微之色道:“我离中原二十多年,满以为应该有点长进了,谁知道还是这么没出息!”

夏侯杰忙道:“前辈不可这么说,联手合斗乃是晚辈出的主意,与中原侠道无关。”

乔庄冷笑道:“你是泰山剑会的盟主,这次西行又是你领的头,你的行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