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36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是他一剑劈出去削断的,可是自己手中那柄坚利无匹的宝剑也崩出了一个米粒大的缺口。

他一面心惊乔庄的金刚指之威,一面心痛神剑之损,他怒声高叫道:“臭瞎子,老夫听你说得堂堂皇皇,才相信你的为人,你怎么也会这样不要脸,背信偷袭。”

乔庄沉声道:“我本来还想守住我做人的原则,可是你们自己先违信背诺,这就怪不得我了。”

赫连新怒声道:“胡说!我几时背信违诺了?”

乔庄用手一指西门玉道:“你问问他干什么了?再看看我的女儿怎么样了?”

乔璇姑本来好好地站在一边的,乔庄说到她的时候,她神色一变,呐呐地道:“爹!我的耳朵上好象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哎呀!我的头好昏,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话还没有说完,她的身子一软,已经倒在地下,乔庄飞快地过去托住她的身子,在她的胸前掏出一包葯散,先在鼻子上闻了一闻,随后迅速地倒进她的嘴里,然后把她放了下来,沉声道:“你们魔心圣教的黄蜂针虽然厉害,但是想杀死我乔某的女儿力量还嫌不够。”

赫连新沉声问西门玉道:“是你干的吗?”

乔庄怒声道:“这里还有第四个人吗?”

赫连新怒声斥责西门玉道:“你为什么要这样?”

西门玉嗫嗫地道:“弟子只想替教主一了后患。”

赫连新怒叫道:“放屁,一个小娃娃也能成为我的后患,你真是替我担心得过份了。”

西门玉道:“弟子身受教主教诲,完全是秉承教主的训示行事。”

赫连新怒叫道:“胡说,我几时叫你出手的?”

西门玉道:“弟子乃遵照教主平素之指示,对于越是平凡的敌人,越不能放松,为防患于未然。”

赫连新叫道:“混帐!难道你没有听见我曾经公开立誓不伤害她的。”

西门玉这才不开口了,乔庄冷笑道:“你们这一场假戏不必再演下去了,魔心圣教中的人对立誓跟放屁一样的简单,我不相信你们真会放过我的女儿。”

赫连新笑道:“阁下未免太多疑了。”

乔庄冷笑道:“岂止是我不相信,连你的弟子都不相信,所以他才急着出手,唯恐真的被她逃了出去。”

赫连新不禁为之语塞,西门玉叫道:“教主何必跟这瞎子多噜嗦,早点送他上路算了。”

赫连新朝地下的三个人看了一眼,西门玉已会意道:“教主尽管放。对付这臭瞎子,其余的事弟子会料理。”

赫连新点点头道:“好!这三个人不死,终究是本教心腹之患,下手得快,人事难测,说不定再拖延片刻,局势又有,新的变化。”

西门玉道:“弟子知道,弟子不但做得干净俐落,而且还依照教主先前的誓言,一下同时解决他们。”

说着移身向夏侯杰等人走去,他随手拾起一支遗落在地上的长剑,比着三个人的颈项砍下去。乔庄飞身过去想阻止,赫连新却一横宝剑挡住道:“我们再来拚一下。”

乔庄张开双手,用剩下的九根指甲,想去攫他的剑。赫连新这次却有戒备,剑光闪砾,一面避开他的手指,一面攻击他的要害,封住他的去路。

由于乔庄猛烈的攻势,使得赫连新无法回头去看西门玉的动作,可是他心里却十分关切那边的事,因此忍不住问道:“玉儿!你完事了没有?”

他得到的答案是两个很简单的字:“完了!”

这个答案是那么的肯定,奇怪的是对面的乔庄居然停止了攻击,改用神秘的微笑对着他。

为了防御乔庄风一般快速的动作,他仍然不敢松懈,一面用剑比住乔庄,一面道:“你把三颗头颅的腔子里洒些防腐葯,尤其是夏侯杰与那个姓黄的,将来我们扬威中原时,这两颗脑袋的作用很大。”

背后仍是一个冷冷的声音道:“知道了,最好的方法仍是让他们跟身体连在一起,这样可以保存几十年,一直等到他们死去。”

赫连新不禁为之一怔,因为那不像是西门玉的口音,倒是有点像黄先青。

因此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这一看几乎使他的心跳出了腔子,眼珠突出了眼眶。

准备要杀死的三个人一个没有死,黄先青半坐在地下,祁连山正在替夏侯杰解穴活脉,并接上他被卸开的关节。倒是他视为唯一继承衣铱的得意弟子西门玉,正人事不知,直挺挺地躺在地下。

这一切太难使人相信了,可又偏偏发生在他的眼前,他怔了半天,才吼叫道:“你们用什么卑鄙的方法害死了我的弟子……”

祁连山已经把夏侯杰的穴道解开了,卸脱的关节接了上去,慢慢地扶起他来舒动筋骨,口中却冷冷地道:“只有你才会用卑劣的方法……”

赫连新又悲又急,厉声叫道:“放屁,你们三个明明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怎么会反而杀死了我的弟子。”

祁连山叫道:“你才放屁,夏侯大侠与黄大侠虽然被你弄得无法行动,我却没有失去战斗能力。”

赫连新又是一怔,但也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祁连山的确是没有受制,他是为了不忍夏侯杰与黄先青再受痛苦才倒在地下束手就死,自己忽略了这件事,西门玉也忽略了这件事。

若是由自己下手,祁连山即使想出手反抗,那机会也微一乎其微。

西门玉就不同了,一来他的经验不够老练,二来他的功力还不如祁连山,何况是新创之余,动作更不够快速,在疏于防备下,自然要遭到毒手了。

可是祁连山上次受了伤也没有全好,无论如何也不会一声不响地就将西门玉杀死了,除非他们另外还有人在附近埋伏暗算,因此他的眼睛四下搜索着。

祁连山知道他的心意,冷冷地道:“你那个宝贝弟子是我出手解决的,完全没有别人帮忙。”

赫连新叫道:“我不信,你比我的弟子高不了多少,哪能这么容易杀死他!”祁连山冷笑道:“不错,我要对付他还不太容易。可是这小子太狠毒了。”

乔庄淡淡地道:“魔心圣教门下的人,向来就以狠毒出名,他们从开始受教育起,就是学的这一套。”

祁连山笑道:“也幸亏他受的这种教育,才给了我一个充分出手的机会。”

赫连新忍不住叫道:“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祁连山道:“他若是心肠好一点,一剑解决了我们,我纵然能躲开,夏侯、黄二位却必死无疑,我也不敢一人独生,可是你那宝贝弟子太狠心了,他竟把我们的脑袋当作切方糕一样,比好位置,想慢慢地用剑划一下来,而且更该死的他竟从我这边先开始……”

赫连新叫道:“你就出手杀死了他?”

祁连山笑道:“没有的事,我先对他笑了一笑,这一笑把他吓呆了,我在他阴囊上踢了一脚,因为你与乔兄斗得正起劲我怕惊扰了你们,不容他出声,在他的咽喉上很快的又补了另外一脚,就这两脚解决了他,而且我怕他摔坏了,还托住他的身体,慢慢地放倒下来。”

赫连新的眼中几乎要喷出火花,对着乔庄吼道:“你绊着我厮斗,就是为了让他施手脚方便……”

乔庄淡淡地道:“放屁!我是个瞎子,根本看不见别人的动作?”赫连新道:“你的听觉比常人灵敏好几倍。”

乔庄道:“我听得见,你为什么听不见,而且你的徒弟既不聋又不瞎,他自己不成器,眼睁睁地被人家窝心脚踢死了,怎么能怪到我头上来。”

祁连山微微一笑道:“赫连新,你应该知道白驼派的无影腿法是武功中的绝招,骆驼的力气虽大,却是最爱和平的动物,遇见虎狼等猛兽袭击时,只有两只后腿是唯一自卫的武器。你教徒弟时,首先就该叫他注意这一点。”

赫连新朝西门玉看了一眼。目中居然泛起从所未见的泪光,沉声道:“玉儿,你的死是我的过错。”

祁连山道:“是他自己的过错,他应该晓得我躺在地下并不是无力行动,再者怪他太狠心,对于没有抵抗能力的敌人,杀之已属不武,更何况是拿杀人当乐趣,慢慢地欣赏,其心可诛,乃遭天谴。”

赫连新怒声道:“祁连山,你不要得意,我的弟子不会白死的,你也不过多活片刻,回头我一定先砍断你的腿,然后再慢慢地割下你的脑袋。”

祁连山笑道:“你应该先割下自己的脑袋,你立下重誓,说过一剑杀死我们三个人的。”

赫连新道:“我这一剑还没有施出。”

祁连山道:“可是你叫西门玉代为出手,对你的誓早来说,那作用是一样的。我是等他的剑出手后才开始反击的,虽然多冒了几分风险,为的就是要击破你的誓言!”

赫连新怒吼道:“屁的誓言,老夫的誓言只对你们这些人有效,我要一剑割下你们的脑袋,那才是我的誓言。至于我自己如何应誓,自有本教魔心大神指示。”

祁连山哈哈大笑道:“赫连新!你的话比狗屁还臭。”

赫连新气得想冲过去,乔壮一晃身挡住他道:“等一下,我们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赫连新道:“我没空,我要先替我的门人报仇!”

乔庄冷冷地道:“我虽然不屑倚多为胜,但是你此刻如果向别人出手,我就在你后面夹攻了!”说着他一闪身子留出一条空路。赫连新虽然可以挤过去,但是想到乔庄诡异莫测的身手他倒是不敢轻动,何况已经领略到乔庄的厉害,一对一尚有胜望,如果乔庄在背后夹击,那金刚指实在难防!

因此他怔了一怔道:“阁下何忍乘人之危!”

乔庄冷冷地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所以才先通知你一声,你跟他们的问题已经算是解决了,至于你肯不肯应誓,那是你自己做人的问题,我懒得多管,我们才挨了两手。生死胜负未定,我可不能让你搁不来去办别的事!”

赫连新叫道:“我的徒弟被人杀死了!”

乔庄道:“那个混帐本来就该死,他暗算我的女儿,我还没有找他算帐呢!被人杀死了活该,谁叫他自己粗心大意,连死活都不清楚,居然想用心计,害人不成,白送了一条命。这种饭桶徒弟如果在我门下,我早就自己宰了他,兔得他出来丢人!”

赫连新又愧又怒地叫道:“吴瞎子!老夫先宰了你再去结果别人也是一样,反正总不怕他们迷上天去!”

说着他神剑一摆,又朝乔庄挥去,两个人搭上手厮拚起来,这次情形又不同了,赫连新仗着神剑之利,只想快点把乔庄杀死,明知乔庄的金刚指厉害也顾不得了,拚着神剑受损也要先别断他的指甲,所以每一招都运足了劲力,势沉力猛,剑气如涛!

乔庄十分谨慎,仗着灵敏的听觉,一面避开他的锐势,一面偷空去攫他的剑!

两个人恶斗着,祁连山拾起西门玉的那支剑,慢慢地过来,准备找机会偷空夹击!

乔庄目不能见,却已感觉到他的意图,厉声大叫道:“祁连山!我不要你帮忙!”祁连山忙道:“乔兄此刻怎么还是如此固执,此獠不除,我们今天万无生理……”

乔庄怒吼道:“滚你的蛋,要是你帮忙能杀得死他,不等你自己觉察,我早就开口了!”

祁连山一怔道:“这老贼技止于此,乔兄目前跟他不相上下,兄弟参加进来必然占住上风!”

乔庄吼道:“你是天下最大的混蛋!”

这时夏侯杰已经养息得精神稍复,他轻轻地道:“祁帮主!乔前辈有他的道理,否则他先前就参加我们合手联攻了,我们插进,不但帮不上忙,反而妨碍了他的行动!”

祁连山仍是不解,夏侯杰又道:“乔前辈全仗听觉应招出招,多几个敌手倒没有关系。多一个帮手,他反而增加了麻烦,因为他必须判别是敌是友,才能相机应付,心分两用,动手难免受阻。同时对着赫连新这种高手,那可是一点都松懈不得!”祁连山这才恍然道:“原来是这个原因!”

赫连新道:“臭瞎子,我还以为你真的孤高自傲呢?原来也只是做做样子!”

乔庄道:“差的对手我不用帮忙,高明的对手我求不到人帮忙,生成是这种情况,我当然乐得摆摆架子!”

赫连新冷笑不语,剑势忽地一变,由急砍变成柔取,剑出依然迅如电闪,却已不带一点声息。

乔庄应付起来也困难多了,往往剑锋临身寸许,剑上的寒气硬肌,他才感觉得到,幸亏他的反应十分迅速,而且是空手应战,变化也灵活得多,再者对于魔心圣教的招式武功他也相当熟悉,才勉强支持下去。

夏侯杰见状失声道:“乔前辈!这是我多嘴害了你了!”乔庄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