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37章

作者:司马紫烟

赫连新大叫一声好,一手迅速上攫,抓在夏侯杰的拳头,趁势一扭,将夏侯杰转了一个身,连带使那一腿也踢空了。

夏侯杰右臂被他反扭在背后,变成背向着赫连新,他只要稍稍用力,就可以扭断夏侯杰的胳臂,可是他只把夏侯杰控制到无法动弹的程度,然后笑道:“夏侯杰,追风神拳不愧凌厉,可是老夫精通各家拳式变化,这下子赢得你漂亮吗?”

夏侯杰低头不语,赫连新手上又使了一点劲,将夏侯杰向下压了寸许道:“老夫现在杀死你,你该心服了吧?”

夏侯杰大声道:“一息尚存,永不言屈。”

赫连新得意地笑道:“老夫非要你屈膝才认为是真正的胜利,跪下!”

说着反扭之力更强,将夏侯杰压得更低,虽然他咬紧牙关不肯屈膝。可是身体上的痛楚迫使他双腿本能地弯了下去,就在双膝即将点地的刹那间,夏侯杰猛一反身,格勒声中,他自行拗断了臂骨,跟着掏出一拳。

这是赫连新也没想到的,因此胸前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打得他连退了好几步,由于手中还抓着夏侯杰扭断的手臂,将他也拖了过来。眼看着夏侯杰又将挥拳前未,赫连新将断臂往前一送!

夏侯杰只是臂骨扭断,皮肉依然相连,被他这一送,断骨刺破皮肉,穿衣而出,血迹淋漓。可是他居然咬紧牙关忍住不叫痛,硬撑着站在原地。

赫连新挨上一拳,虽然没受伤,可是他的脸色很难看,鼓起眼睛叫道:“追风神拳中有这一式吗……”

夏侯杰摇头抛落额上的汗珠,神情依然很骄傲地道:“不错。”

赫连新叫道:“胡说!普天下的拳式中也没有这一招,这叫什么名目?”

夏侯杰道:“这叫毒蛇啮腕,壮士断臂,在遇见心狠手辣的敌人时,专备自救之用,任何拳式中都可以加进这一招。”

赫连新厉笑道:“好,好,今后魔心圣教的拳式中也加进这一招。老夫承认输了,为履行前约,决定饶了你的性命。”

夏侯杰冷冷地道:“假如要履行前诺,你应该割下自己的脑袋。”

赫连新冷笑道:“那个条件对老夫太不利,老夫只好赖皮了。可是饶你性命对老夫影响不大,老夫仍然可以放过你。”

夏侯杰鄙视着道:“这就是君子与小人的分别了。”

赫连新冷笑道:“那么你的行为是君子风范了?”

夏侯杰道:“我虽然不敢自称君子,但是我总是在努力去做。”

赫连新道:“我应该敲掉你的门牙看你嘴还硬不硬。”夏侯杰叫道:“你敢……”

赫连新笑道:“没什么敢不敢,我只说饶你不死,可没有答应你其他的。”

夏侯杰冲过来想找他拚命,赫连新退后一步,脚尖勾起地下的情剑握在手中,冷笑道:“夏侯杰,这次我不上你的当了,也不跟你空手肉搏了,看你是否还能使出壮士断臂的绝招。”

夏侯杰长叹一声,虎目中流下了真正伤心的眼泪,他黯然道:“赫连新,你为什么不痛快点杀死我呢?”

赫连新冷笑道:“一来为了履行我的部分诺言,证明我并非完全是言而无信的人,再者我听说你无论如何也不肯束手就死,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夏侯杰道:“你想逼我自杀?”

赫连新道:“你自己想死我自然最欢迎,这证明人的意志并非完全不能改变,假如你不想死,就在我替你安排的情形下活着。”

夏侯杰举目向天默思片刻沉声道:“赫连新,我本来很想一死了之,可是为了向你证明人的意志甚于一切,我决定不死了!不管你如何作贱我,我都咬着牙活下去。”

赫连新道:“你提醒了我,最后我还会敲光你的牙齿,叫你连牙都咬不成。”

夏侯杰凛然无惧地道:“我也不在乎,只要我心中始终存着斗志,就是永远不向你屈服的表示,你有本事把我的斗志磨光了,才是真正的胜利。”

赫连新道:“那不难,你在那种情形下生活着用不了多久,一定会丧失斗志,我在你身前随时准备好一杯毒葯,等你实在熬不住喝下去时,我就成功了。”

夏侯杰朗声道:“你不妨试试看。”

赫连新狞笑道:“我当然要试,而且我给你一个保证,在你的斗志没有消失之前,我绝不向中原发动攻势。”

夏侯杰鄙夷地道:“你的保证等于是放屁!”

赫连新沉声道:“这次我对着西门玉提出保证,假如我未能履诺,就让他杀死我。”

西门玉一怔道:“教主怎么对弟子立誓了呢?”他刚才只是昏死了,醒来后神志还很迷糊。

赫连新冷笑道:“你不是早就盼望着这一天吗?假如不是我控制住你的生命,你早就对我下手了。而且我知道你作了许多安排,只等把我身边的解毒散弄到手……”

西门玉闻言脸色一变。赫连新笑道:“你别心急,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而且我还很欣赏你的作为,如果你没有这种打算,就不配作魔心圣教的继承人了。”

西门玉低下头道:“弟子无非秉承教主的教诲……”

赫连新大笑着从贴胸处取出一个小纸包丢过去道:“解毒丹在这里,服下去后,你可以放心施为,不必再每三天向我领取一次次的解葯了。”

西门玉拾起纸包道:“弟子敬谢教主之恩,有生之年,弟子立誓忠心不二。”

赫连新道:“其实教主迟早会传给你的,只是你操之过急而已。这解毒散的配方,在外面包纸上,可得小心保藏,别给人家得去了,魔心圣教的全部命运都在这小小的一张纸上。我收藏着这份东西,终日提心吊胆,给了你,我倒是了却一桩心事。”

西门玉慎重地收了起来,赫连新又道:“你最好常常换地方,如果被人知道你藏在身上,只怕你一天都活不了。教中几千名弟子,谁都在动这个脑筋。”

西门玉沉声道:“弟子知道。”

赫连新又转向夏侯杰道:“魔心圣教令出必行,就是在这张方单上。本教弟子入门之时,就服下一种最厉害的毒葯,以后每三天必须服一次临时解葯,才能压制毒性不发,而真正的解方只有教主才知道……”

夏侯杰哼道:“这是魔鬼的手段。”

赫连新道:“不错,所以本教才命名为魔心圣教,手段虽毒,却最有效,所以本教从无叛徒。”

夏侯杰道:“赵景云又如何呢?”

赫连新道:“她是一个例外,因为她蛊惑了前任教主,也是我的师兄,把解葯弄到手服下去了,所以才能不死。不过她并没有得到解葯的配方,所以无法动摇到本教的实力。”

夏侯杰想了一下道:“有一个温玉芹跟着梅杏雨走了,她是否会毒发身死呢?”

赫连新道:“她如离开沙漠,就只有三天的寿命。”

夏侯杰道:“那毒葯在沙漠中没有效吗?”

赫连新道:“也不是,沙漠上由于气候特殊,毒性可以维持到一个月才发作,可是本教弟子若有叛教的行为,只要不离开沙漠,一个月内必会被本教擒获绳以教规,因此他们可能不知道这个秘密。”

夏侯杰默然片刻道:“你肯把解方交出来倒是下了很大的代价。”

赫连新道:“不错,可是我对你的倔强很感兴趣,光是杀死你还不过瘾,我一定要摧残你的斗志,所以宁可下这么大的代价来跟你对拚一下。”

西门玉道:“教主为一个人耽误东图大计,似乎太不值得了,依弟子之见……”

赫连新正色道:“你错了,魔心圣教以几千人的力量去征服中原是不够的,唯一的办法是从心灵上摧毁他们的意志,才能真正地控制他们,我现在就是用夏侯杰作个试验。”

西门玉道:“中原人不见得个个都是夏侯杰。”

赫连新道:“不错,他可能是最坚强的一个,所以我才选他作为对象,如果能叫他放弃斗志而自寻毁灭之途,那中原济济多士,非死即降,我们的霸业才能长久。”

夏侯杰朗声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赫连新道:“那么你过来让我砍断四肢。”

夏侯杰道:“笑话,夏侯某身上一手一足,你都必须化一份力气才能得到它,不战而得,岂非表示我放弃斗志了吗?”

西门玉叫道:“教主,他是在骗您杀死他。”

赫连新道:“夏侯杰不错,你也不错,你们都能步步为营,不肯上当,老夫岂会不如你们。你放心好了,我下手的时候会极有分寸,绝不叫他送命。”说着提剑走了过去!

西门玉又叫道:“教主,等一下。”

赫连新道:“还有什么可噜嗦的?”

西门玉道:“以夏侯杰此刻的情况,恐怕无法担承这么多的伤势,万一他因流血过多而死,教主岂非被他限制住了!”

赫连新道:“我会尽量小心,万一他先死了,我也只好承认失败,早点自寻了断,由你去继承大业了!”

西门玉道:“弟子此刻能力尚不足以当此重任,再者弟子身受教主厚恩,也不能坐视教主一世英名毁于此夕!”

赫连新默然片刻,在胸前又换出一个小纸包丢过去道:“拿去!这才是真正的解葯跟配方!”

西门玉一怔道:“那先前……”

赫连新笑道:“先前那一包是假的,吃下去能叫你立刻送命。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必须对你也作一番试探才能相信你,夏侯杰受不了这种摧残,你想得到,我又何尝想不到,可是我故意糊涂,看你是否真心想让我早点死!”

西门玉骇然道:“弟子怎敢再存二心呢?”

赫连新一笑道:“经过这番试验后,我才知道你的真心,现在你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西门玉道:“教主只有先制住他,带回金鹰城,慢慢地折磨他!”

赫连新摇头道:“不行,夜长梦多,这小子可不简单,我非把他弄得四肢残废,无力反抗,才敢放心带他走路。否则他可能又玩出别的花样,而且他可以作点暗示,让别的人杀死他,我输了赌约事小,无法从他身上取得证明,贸然东进,那就太冒险了。我们必须要作万全的准备,不打没把握的仗。”

西门玉想了想道:“那臭瞎子身上还有不少灵葯,虽不能起死回生,却可以保住他的性命,只要弄几颗先叫他吃下去,就可以任恁教主施为了!”

赫连新大笑道:“妙极了!我就是这个主意,夏侯杰,你自己去找几颗适用的吃下去吧!”

夏侯杰大踏步向乔庄行去。赫连新却又拦住他道:“慢着,老夫不会这么傻,给你自己动手,你如果不吃下去,反而借机毁了那些灵葯,岂不是给老夫添麻烦。”

夏侯杰的确是有这个打算;谁知赫连新老谋深算,居然又料中了,一他只有站住脚步道:“我如存心不吃下去,你还是白费心思。”

赫连新大笑道:“老夫把葯拿到手,只要你敢不吃,那算你小子有种!”

说着走到乔庄的尸体前面,先一剑挑开罩在脸上的长袍,弯腰正想取葯时,西门玉忽然叫道:“教主!小心!也许这臭瞎子还没有死!”

赫连新事事谨慎,却不料会在这个时候犯了大疏忽,乔庄在地下一跃而起,仅剩的一根金刚指笔直地刺向他的前心,指劲力沉,穿透了他的后背,由肩胛骨上透了出来。

赫连新负痛之下,奋力一推,先将乔庄推开,接着神剑一挥,硬生生将乔庄的一条腿斩落了下来。

两个人都因极度的重创而同时倒在地下。然后又同时挣扎着坐了起来,乔庄一面在胸前掏出几颗葯吞了下去,一面叫道:“夏侯杰,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你还不快杀了他们。”

赫连新双眼圆睁,紧盯着乔庄,兀自不相信这臭瞎子怎能死而复活。乔庄厉笑道:“赫连新,你用外衣罩在我头上,蒙住我的双手,这方法的确恶毒,可是你突袭的那一剑却不够高明,你的剑锋再偏半寸,就可以割断我的喉管,可就是这半寸之差,反送了你的终……”

赫连新怒吼道:“放屁,老夫落剑之准,连半分都差不了,准是你这臭瞎子另外搞了什么鬼!”

乔庄大笑着手指颈上的剑创道:“伤痕在这里,瞎子虽然看不见,却不会说假话骗人。”

赫连新看了一眼长叹道:“那一定是你临时躲开了。”

乔庄哈哈大笑道:“不错,瞎子在衣服罩头之际,算准你一定会在什么地方落剑,所以将头偏了一偏,你太相信自己的剑法了,居然不掀开衣服看一下,瞎子也乐得装死,养精蓄锐,准备你来拿外衣时给你一下,鬼使神差,你果然过来送死了,夏侯杰,你还在等什么?”

夏侯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