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38章

作者:司马紫烟

郝步芳抽身退开冷笑道:“这下子我可占足了便宜,而且叫你连翻本的机会也失去了。”

乔庄双掌被斩断了,似乎毫不感觉痛苦地大声叫道:“好!好剑法!好功夫!你用什么方法避开我那一抓的。”

郝步芳冷笑道:“你这一招拚命的手法确实厉害,换了任何一个人都难逃一死,就是对我没有用。”

乔庄叫道:“不错!我认输,可是我仍难以相信,当你全神放在剑招上时,怎么还会想到缩开手掌去的。”

郝步芳道:“是你抓空了,我可没有缩手。”

乔庄道:“胡说!我听得清清楚楚,你那条手臂挥了过来,如果不缩手,我怎会抓不到。”

郝步芳一笑道:“原来你是为这一点不服气,那就要怪夏侯杰没有对你说清楚了,我的左臂上没有手,你怎么抓得到呢!”乔庄白眼一翻叫道:“什么?”

夏侯杰这时才明白乔庄何以失手的原因,他低声道:“上次白驼教在金鹰城毁了她一只左掌。”

乔庄怒吼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夏侯杰道:“晚辈从结识前辈后,一直没有机会详谈,再者前辈也没有问起这一点。”

乔庄两眼一翻,口中鲜血直喷,身子往后倒去,而王侠与郝步芳却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赫连新问道:“那臭瞎子死了吗?”

郝步芳道:“他身边有起死回生的良葯,大概死不了,可是他再也无法报仇了。”

赫连新道:“这可很难说……”

郝步芳大笑道:“我削下他的两只手腕,使他再也无法施展金刚指,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赫连新怔然问道:“真的吗?”

郝步芳道:“当然是真的,我原来也是这个打算,人家对您手下留情,我自然也不能赶尽杀绝,可是又耽心他的金刚指难以应付,唯有这个方法才能安然无忧……”

赫连新闻言也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兴奋地道:“好!好,步芳,你的确比我强多了。这样,我把魔心圣教交给你也放心多了。”

王侠淡淡地道:“你本来就不必担心,步芳的一切本来就比你高明。”

赫连新道:“成大业者必须心狠手辣,步芳的资质比西门玉强,可是我不敢把大权交给她,是因为她感情太丰富,有时不免误事。”

王侠一笑道:“那你是自操心,她比你想象中的坚强多了,以刚才的情形而论,我闪躲在暗处,明知道这臭瞎子躺在地上装死,你要过去拿葯时,我几乎想出声警告你,可是却被她拦住了。”

赫连新怔然道:“是她拦住你的?”

王侠道:“不错,她后来告诉我说,把你从教主的位子上赶下来恐怕有点费事,乐得借别人的手除去你。”

赫连新顿一顿道:“那么我被瞎子弄成残废时,你们也在旁边目睹,听任他摧残我了。”

郝步芳点头道:“不错,如果他不把你弄成残废,我也不会出手的,只有这样,我们才不必担心你捣乱。”

赫连新发出一声厉笑道:“好,步芳,我一直以为西门玉是最狠的了,谁知道你比他还狠十分……”

郝步芳淡淡地道:“这都是你平时教育的,我的成功,也是你的成功。”

赫连新长叹一声,低头不语,郝步芳道:“师叔,我们走吧,麻烦您把教主踉西门玉带着。”

王侠道:“何必费事呢?我认为他们都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了。”

郝步芳笑道:“不,教主虽然残废了,他的机智与见识仍然可作为参考,西门玉的武功也勉强过得去,依然不失为一个可用的人才。”

王侠点点头道:“也好,夏侯杰呢?”

郝步芳道:“留下他比杀了他好。”

王侠道:“那恐怕太冒险吧,此人决不可能为我们所用,而且始终是跟我们站在敌对的立场上。”

郝步芳一笑道:“我知道,所以我才留下他,将来我们东图中原时,他有很多用处。”

王侠道:“他有什么用处?”

郝步芳道:“淘沙铄金。”

王侠愕然道:“这是什么说呢?”

郝步芳道:“我们在中原扩展势力时,必然会有很多人反对,而夏侯杰是反对最力的一个,这样一来,那些反对的人都自然而然地投到他那一边去,顺逆两者就可以分得清清楚楚。假如我们此刻杀死了他,那些人屈于威势,可能会表面上顺服,暗地里反抗,那后果会更严重。”

王侠沉思片刻道:“我仍觉得太冒险。”

郝步芳一笑道:“您在中原各大门派中就是利用分化的方法才造就那么大的效果,这种情形可不能再发生在我们中间,有一个夏侯杰,才能使壁垒分明。”

王侠想了想道:“那么这柄宝剑呢?”

郝步芳道:“也留给他。夏侯杰有着这柄剑,才有跟我们作对的勇气,也因为这柄剑,才能在中原树立威望。否则他毫无用处。”

王侠道:“可是这柄剑在他手中,对我们颇为不利。”

郝步芳一笑道:“但我手中有一柄更利的剑时,他就无所作为了。”

王侠道:“对你也许不在乎,对其他的人呢?”

郝步芳得意地道:“他尽管可以放手使用,我东进中原时就先作个宣布,只要他们用剑杀死我们一个人,我就杀他们十个人作为报复,这样一来,那些被害人的家属对他的仇恨将更深于我,也可以迫使他众叛亲离,孤立无援,岂不是更有助于我们的雄图大展。”

王侠大笑道:“步芳!你这一手真厉害,我对你简直是五体投地!不过这样一柄宝剑,留在我们自己手中不是更能增加威力吗?”

郝步芳沉声道:“不!宝剑用以立威,威势必须集中于一人,才有震慑人心之效,而无内顾之忧,您一定明白。”

王侠笑道:“我不太明白。”

郝步芳严肃地道:“那一柄剑虽然差一点,却是唯一能与我这一柄相抗衡的利器,我掌握着一柄最好的已经足够了,那较次的一柄我既用不着,就让它留在敌人的手里安全得多。”

王侠皱眉道:“我还是不明白。”

郝步芳笑道:“敌我双方各掌握一柄利器时,才使人有所选择,而我却占着优势,这样我们的人为了忌惮敌人,必须倚仗我,对方的人为了本身居于劣势,不是畏惮我,就是考虑投顺我。如若这柄剑留在我们自己人手中,则很可能会以之背叛我,两相比较之下,您将择何而从?”

王侠流露出衷心的欣佩道:“对!步芳!你年纪较轻,行事的深谋远虑,比我们这些老头子强多了。”

郝步芳道:“谢谢您的支持,而且我还有一个想法,魔心圣教在我手中,将以一个新的姿态出现,魔心圣剑自然也该换一柄新的,旧的一切既然摒弃了,那柄代表!日日权势的圣剑更应该在摒弃之列。”

王侠大笑道:“好!一切都听你的,步芳,我们快走吧,我在中原的部署差不多已经成熟了,事不宜迟,我们到金鹰城将教务略作整顿,马上就率军东进吧!”

夏侯杰一直在呆呆地听着他们的谈话,这时见他们要走了,他一摆剑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郝步芳冷笑道:“你此刻根本就没有战斗的能力,为什么不养养精神,我们在中原还有很多交手的机会呢?”

夏侯杰朗声道:“你必须先杀了我才能离开此地!”

王侠哈哈一笑道:“夏侯杰,现在杀死你并不费事,只是你死后将懊悔莫及,当时你们带着两把宝剑前来西域时,我担心赫连新无以应付,在中原将一切都安排好后,才赶回来探听情形,谁知此地发展出乎我意外的好,配合我的那些安排,简直理想之至……”

夏侯杰忍不住道:“你在中原干了些什么?”

王侠一笑道:“那可不能先说,反正好坏两方面我都作了最妥善的安排,现在情势转好,等魔心圣教的大军东进玉门关后,你马上就知道了!”

夏侯杰一时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办,郝步芳笑道:“你别找死!杀死你对我固然有点不利,对你们可能害处更大,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吧!”

王侠从折扇中抽出那根细长而坚刃的银丝,把赫连新与西门玉捆在一堆,扛在肩上与郝步芳扬长而去。

夏侯杰怔了半天,才蹲下身去,找出乔庄身边剩余的葯丸,准备为他疗伤。乔庄冷冷地推开他道:“葯医不好的病,我这些葯搜集制作颇为不易,别在我身上浪费了!”

夏侯杰愕然道:“前辈难道不想疗治了!”

乔庄一叹道:“治不好的,那丫头一剑削断了我的金刚指,使我的元气大伤,再怎样也无法复原了!”

夏侯杰道:“可是前辈还能活下去!”

乔庄哼了一声道:“活下去干什么?我瞎了眼睛,残了一只脚,又毁了两只手,最后连武功也毁了,在这种情形下,我还能活下去?”

夏侯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乔庄怒叫道:“放屁!我留下的不是青山,而是一块寸草木生的枯石,滚你的蛋,办你的事去,别管我了!”

夏侯杰自然不能听他的话,依然要将葯散塞入他的口中,乔庄抢着一只伤臂对他掴过来,夏侯杰躲避不及,刚好掴在脸上,却是全无劲力,倒乔庄自己却被震得倒在地下,连最后一点元气都泄散了。

当他断掌之际,还能强自控制气血,使伤处的流血极为缓慢。此刻两只断掌处,血如泉涌,夏侯杰手忙脚乱地将提气的葯散塞进他的口中,然后去找疗伤的葯。

可是瓶子里的存量已经很少了,他全部倒了出来,正想敷在断掌处,背后伸来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臂,柔声道:“别浪费了,这葯很珍贵,应该用在更需要的地方!”

夏侯杰回头一看,却是神出鬼没的赵景云又出现了,她美丽的脸上愁容更深,更适合她“忧愁仙子”的外号了!

赵景云以充满忧虑的声音道:“我是跟踪王侠与郝步芳来的,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糟!”

夏侯杰愕然莫知所云,赵景云却柔情地蹲下,转过乔庄的脸面,翻开他的眼睛看了一下,低声道:“他快死了,任何葯都救不了他,你让他安静地死吧!”

夏侯杰道:“仙子与他是……”

赵景云漠然地道:“他是我的丈夫!”

夏侯杰一怔道:“丈夫?”

赵景云点点头道:“不错!他是我的丈夫,我却不是他的妻子,那个死去的黄玫瑰才是她的妻子。我一生中征服过多少男人?却无法得到他……”

夏侯杰莫明其妙地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景云一叹道:“没什么?他是第一个令我倾心的男人,可是我得不到他,虽然我仗着情剑的魔力占有了他一段时期。当魔力消失时,我还是失去了他,而且还换来他更多的鄙视!”夏侯杰道:“乔前辈说他的眼睛早……”

赵景云道:“不错!他的眼睛是我弄睛的!”

夏侯杰道:“仙子既然倾心于他,为何……”

赵景云一叹道:“他看不起我倒也罢了,可是他居然会看上了白驼教的黄玫瑰,我恨他有眼无珠,才叫他变成个睁眼瞎子……唉!这些旧事提起来徒伤人意,不提也罢!这些年来,我深自忏悔,老是想祈求他的原谅,结果又害死了他,看来我永远也无法得到他的谅解了!”

夏侯杰忙道:“仙子怎么会害死他呢?他明明是……”

赵景云道:“虽然是赫连新与郝步芳直接杀死他的,我却是间接的凶手!”

夏侯杰一怔道:“我不懂!”

赵景云道:“这些年来他一直为了黄玫瑰之死而恨我,要找我报仇,一我明知他在什么地方,却不敢去找他。这次为了要借他对付赫连新,我才支使你前去引他出来!”

夏侯杰诧然道:“仙子是故意支使我去找他的?”

赵景云道:“是的!黄先青的沙漠热并非绝症,我也治得了,可是我故意不管,让黑驹把你们带到他的地方。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大概是想从你身上找出我的下落,所以跟着你们来了。我也知道他的金刚指可以克制赫连新,没想到他的脾气变得这么古怪,放弃了有利的形势,与赫连新弄得两败俱伤。更没想到郝步芳那鬼丫头如此厉害,这不是我害死了他吗?”

乔庄的血流将竭,昏迷仍旧,可能永远也无法醒过来了。赵景云默默地握着他的秃掌,抚着他瘦削的脸颊,厉声叱责夏侯杰道:“你还不快走,办你自己的事情去?”

夏侯杰道:“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赵景云叫道:“该怎么办是你的事,我不再管了!”

夏侯杰道:“我到西域来是仙子所支使……”

赵景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