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03章

作者:司马紫烟

宫天侠忽然想起夏侯杰方才夺剑的身手,倒是十分放心,连忙把手一松。

战大刚双戟一挟,将情剑挟了起来,战大勇也收回长戟,宫天侠滚地跃起。

夏侯杰正色地对战大刚道:“战叔叔,请你把剑放下,大家忘记今天不愉快的事,以留日后见面之情!”

战大刚双手持戟,夹住那柄情剑厉声道:“办不到,除非你有本事自己来抢回去!”

夏侯杰也愠然道:“刚才我赤手空拳都能迫使令徒弃剑,自然也有把握再从你手中抢下来。”

战大勇一摆长戟道:“你不妨再试试看!”

夏侯杰顿了一顿道:“小侄对两位的敬意也到此为止了,请二位原谅!说着挺身直进。

战大勇不敢怠慢,长戟抖得象一柄撑开的大油伞,阻住他的进路。

可是夏侯杰单臂猿伸,竟然在重重戟影中抢了过去,握住他的戟杆!

战大勇见状心惊,大喝一声,铁戟朝上一挑,把夏侯杰连人挑起,正想摔出去。

夏侯杰的反应更快,空中一回身,以最快的身法脱手放开戟杆,秋叶离枝般朝战大刚飘落下去。

战大刚怕他将剑抢去,连忙将双戟朝上一撩,抛起情剑,口中大喝道:“文长!接剑!”

说着摆动双戟,对夏侯杰拦腰夹击,夏侯杰人在空中双手一分,又握住了两边的戟杆,安然落地。

他仗着一双徒手,在两大名家的戟下应付自如,使得两个老人真正地吃惊了。

战大勇再也顾不得身份情面,长戟一摆,长蛇般地刺向他的后心。

夏侯杰背后也好象长了眼睛似的,只是从容地伸手一带,将战大刚牵得一转身,直迎战大勇的长戟。

幸而战大勇招撤得快,总算及时移偏戟尖,没有误伤到他的弟弟!这时徐文长在空中又将情剑接在手中,战大刚连忙叫道:“文长!带着剑快走,我们绊住他……”

徐文长神色一厉道:“师父,夏侯杰这等身手,弟子就是得了情剑,也不见得能称雄天下!”

战大刚一怔道:“你还想怎么样?”

徐文长大声道:“师伯!您再攻他几招!”

战大勇无暇多做考虑,以为徐文长要借此机会抽身离开,连宫天侠也是这样想,所以没有上去帮夏侯杰的忙,紧盯着徐文长,竞慾阻止他逃走!

战大勇的长戟攻势又出,而且取的是夏侯杰的咽喉重要部位,战大刚稳持双戟,不准夏侯杰利用它们去招架!

夏侯杰独力应付两个人已不容易了,谁知徐文长心念更毒,居然一摆情剑,跟着抢攻上来!

戟影绕眼,剑光罩体,眼看着夏侯杰即将丧生于围攻之下,宫天侠跌足长叹,慾救不及。

但闻一阵金铁交鸣急响,三个人的眼前都失去了夏侯杰的身影,地下却多了几段残铁!

那是战氏兄弟的戟尖被情剑的利刃削下来的。

徐文长茫然四顾,要寻找夏侯杰的踪迹,忽听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道:“徐兄如此居心,怎可握有情剑,还是还给我吧!留此凶物定有不测之祸!”

那清清楚楚是夏侯杰的声音,徐文长不禁一呆,想了片刻才道:“难怪大哥肯如此大方,将此宝物相赠,原来你早有把握将它取回去!”

夏侯杰在他身后道:“兄弟赠剑之时,的确有相当诚意,但以徐兄目前的心性而言,实在不足以拥有此等神物,此非兄弟出尔反尔尚祈见谅!”

徐文长愤然地道:“技不如人,自然是由你说了,可是你别想取回情剑!”

夏侯杰朗声道:“兄弟为了顾全两家的交情,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希望徐兄知所进退,不要逼得兄弟下手。”

徐文长也大声道:“事已如此,我们也谈不上什么交情了,夏侯大哥有本事,尽管把小弟杀了。”

宫天侠也大声叫道:“夏侯杰!对这种人你还讲什么客气,杀了他,一切责任由我来负。”

夏侯杰还没有作何表示,战大刚已愤然地道:“宫兄既作此表示,我们的交情也到此为止了。文长!把剑还给人家吧!谁叫你自己太窝囊,连到手的东西都保不住呢!”

徐文长不服气地辩嘴道:“师父……”

战大刚厉声大喝道:“住口!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刚才我们三个人同时出手,也没有把人家怎么样,就为了你这孽生,我们的老脸都丢尽了,把剑还给人家!”

徐文长倏然回身,将情剑朝地上一插道:“拿去!”夏侯杰见他们把剑交了出来,倒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讪然地道:“兄弟不过是暂时保管一下,等徐兄身心修养更进一层时,兄弟绝对践赠剑之诺!”

说着他伸手要去拾剑,战大刚却过来道:“等一下!”

夏侯杰抬头微愕道:“战叔叔还有什么见教?”

战大刚冷笑一声道:“夏侯杰!你不要叫我叔叔,战大刚没有这样好的福气,更没有这么厚的脸皮。情剑现在还给你,可是你记住,在最短的时间内,我们会再来……”

宫天侠怒声道:“今天你们是以礼上门拜访,即使你们暗藏祸心,由于无人见证,宫某无以自明。只要你们踏出宫家堡的大门,宫某立刻昭告天下武林同道,宣扬你们的劣迹,叫你们无颜立足于天下。”

战大刚冷冷地道:“宫老大,只怕你不敢出去,你若真有这个胆子,战某倒是欢迎之至!”

宫天侠怒声道:“宫某行得正,立得直,有什么不敢说的?”

战大刚哈哈一笑道:“你们得到情剑之事,已经有人在怀疑了,再经我们证实后,不出半个月,天下武林同道都会齐集来此,到时候只怕宫家堡的大门都会挤破!”

徐文长将剑鞘一下子丢在地上道:“师父!咱们走吧,不要跟他们啰嗦了!”

由于剑鞘落在夏侯杰脚前,为了方便,他弯下腰去,想先将剑鞘拾起来,徐文长用眼睛微一示意,战大刚已经明白了,双戟一摆吼道:“小畜生!你太没出息!”

他的双戟是向徐文长打下去的,所以夏侯杰见状倒是一怔,情急之下,用手中的剑鞘朝外一封,硬架住他的双戟道:“战叔叔,您这是干什?”

战大刚厉声道:“我管自己的徒弟也不行吗?”

夏侯杰道:“那小侄当然管不着,可是……”

战大刚不等他说完就抢着道:“夏侯杰,你未免管的闲事太多了。是不是你认为自己的武功很了不起。”

夏侯杰惶恐地道:“小侄绝不敢。”

战大刚冷笑道:“你不敢谁敢,文长,我不知你有这样的好靠山,师父不敢再管你了,刚才师父是老糊涂了,所以才得罪了你,师父给你陪个不是吧!”

说着竟对徐文长跪了下去,徐文长向旁边闪了一步,道:“师父!您这是干什么!夏侯杰,这都是你惹出来的,师父就是打死我,也不与你相干,现在你看。”

夏侯杰心地忠厚,见战大刚气得发抖,徐文长则向在一边满脸情急之状,当下也慌了手脚,连忙跪在战大刚的前面,道:“战叔叔,您这样做不是叫小侄无容身之地了。”战大刚朝他冷笑一声道:“夏侯大爷,我已经跪下来陪不是了,你再要不放松,我只好叩头!”

夏侯杰见他将误会愈缠愈深,正想开口说话,可是战大刚已经叩下头去,急得他连忙也陪着叩头,然而等他抬头时,蓦觉颈上一凉。

原来徐文长已趁他低头之际,飞速地抬起情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他心知又上了人家的当。

这时战大刚已站了起来,见状十分得意,朝徐文长大喝道:“文长!你还不快宰了他!”

徐文长将剑锋又压低了一点,冷笑道:“他自持武功高强,我要看看他还有什么本事施展出来。”

夏侯杰愤然不语,宫天侠却愤不可抑,厉声骂道:“姓战的,亏你还是成名的前辈,做出这种事来,叫人看着都脸红,你还要脸不要?”

战大刚得意洋洋地道:“兵不厌诈!宫老大,你也是江湖上闯字号的人物,怎么连这一点巧妙都看不出来。”

凭我们燕山的招牌,一个头哪有这样容易叩的。

战大勇究竟廉耻之心未失,听了觉得很不是滋味,连忙叫道:“老二!剑已到手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战大刚朝徐文长做了一个手势,叫他快点下手,将夏侯杰杀死了好走路,谁知徐文长却一笑道:“师父!不要急,情剑固然珍贵,可是“优愁仙子”在黄山的埋香坟中,最名贵的尚不止此剑。”

战大刚听了心中一动,连忙道:“不错!‘忧愁仙子’另有一册武功秘笈,记载着她一生绝妙武学,不知道是否也被他得手了。”

徐文长笑道:“那还用问,凭一个追风神拳,绝对教不出这样高明的徒弟,夏侯杰,你要不要活?”

夏侯杰愤然道:“落在你的手里,我能活得成吗?”

徐文长大笑道:“这倒不一定,只要你肯将武功秘笈也交出来,我可以留下你一条性命!”

战大勇连忙道:“不妥!不妥,只要看他刚才的两下子,足证他已经把那本秘笈练得差不多了,你若是留下他的性命,终久必成祸患。”

徐文长大笑道:“师伯太耽心了,一个手足不敏的残废,能构成多大的威胁。”

战大勇哦了一声道:“你想把他怎么样?”

徐文长笑道:“假如他肯把武功秘笈交出来,我就挑断他手上的力筋,这样他依然可以象常人一般地活动,就是不能再练武功了,这个处置总不能说我太过分吧!”

宫天侠气得须眉逆竖,但是他看见架在夏侯杰颈上的利剑,不够叹一声道:“夏侯杰!我看你还是给他们算了,你心地太忠厚,太容易上人家的当。否则你何至于受这种威胁,你根本不是一个学武的人,也许这样可以安安静静地活下去,不再受江湖的风波所害。”

夏侯杰却倔强地道:“不!不行,师父,连情剑我都不肯交给他们,更何况是那本秘笈。他们得去了情剑,还不见得能横行天下,若再得到那秘笈为助,如虎添翼,就没有人能够制住他们了!”

徐文长脸色一狞道:“那你是不想活了!”

夏侯杰朗声道:“个人生死事小,天下安危关系至大,假如你是个正人侠士,不要你开口我也会把那两样东西交给你,照你此刻的行为,你就是杀了我也别想得到秘笈。而且我给你一句忠告,情剑虽刑,不助为恶之人,你迟早都会得到恶报的。”

他已志在必死,所以讲话时丝毫不留余地,徐文长脸色一沉,手上稍用了一点力,剑刃已割破了夏侯杰的后颈,鲜血滴了下来。这一来反而激起了夏侯杰求死之心,他干脆将头一昂,颈子向剑锋迎去!

徐文长也觉察了,手势跟着一提,随着他的去势将剑锋提高一点,道:“你想死还没有这么简单呢!”

夏侯杰昂然道:“你还想怎么样?”

徐文长道:“我要你慢慢地受苦,等你吃不消的时候,自然会把秘笈交出来!”

夏侯杰愤然道:“我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还在乎什么皮肉之苦。不过,你也别想得那么如意,你再不杀我,我就要出手反搏了。”

说着他将身子一挺,居然站了起来,徐文长大吃一惊,似乎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刚烈。夏侯杰的武功他见识过了。

假如让夏侯杰脱出了剑锋的威胁,别说杀死他了,说不定连手中的情剑也会被他再夺回去!

思念及此,他不再犹豫,手腕一使劲,正想落下去,战大勇与战大刚也怕夏侯杰脱了身,长短戟都涌了上去,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宏亮的佛号:“阿弥陀佛,三位施主暂缓下手,容贫僧调停一下!”

这一声大喝来得太突然了,而且中气十足,含有一股慑人之威,使得三个人不自由主地停下了手!

不过徐文长较为警觉,手中的剑锋仍是贴着夏侯杰的后颈,只是移目向发声处望去。

但见丈许外站着一个身躯枯瘦的僧人,隐约的灯光照见他满脸的斑痕,两肩一高一低,足见他的一条腿也是跛的!形貌奇丑!

这些人中,只有夏侯杰认识他正是黄山苦果寺中为‘忧愁仙子’守灵的苦果和尚,因此他吃惊的程度比旁人尤甚,失声叫道:“大师怎么也来了……”

苦果合什道:“贫僧受‘忧愁仙子’所托,为情剑之守护使者,情剑易主之时,贫僧自然应该在场!”

夏侯杰又是一怔,道:“情剑易主?大师是说情剑应该交给他!”

苦果笑了一下道:“这不是该不该的问题,事实上情剑已经在别人之手,神物无主,得者即为其主!”

徐文长高声大笑道:“姓夏侯的,你听见没有?”

若因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