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39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夏侯杰听元空明白拒绝他进入少林本院后,心中已有了一个底,知道不是事情有了误会,便是王侠在少林中埋伏的暗桩所故意引起的冲突。而且后者的可能性很大,为了揭穿一些暗桩的身份,他也故意装得很蛮横。

果然那句话激起了少林寺僧的公愤,黑影幢幢中,至少有十几个人现出了身形,将夏侯杰前后夹围起来。

元空对夏侯杰的反感犹深,可是他毕竟是代理主持的人物,必须顾全到身份,不能以一己之好憎而失去身份,故而沉下脸道:“尊驾是有身份的江湖人,自然不能随便开口说话,少林也不是藉藉无名门派。尤其是身为出家人,更不能承认窝盗以败清誉,看来此事只有一个解决的方法。”

夏侯杰冷笑道:“大师有何高见?”

元空怒声道:“本座会同尊驾到寺中各处去察看一遍,如果找不到尊骑,台端将何以交代?”

夏侯杰朗声道:“在下自动挤目割舌,以为认事不明与出,言不实之惩。不过,若是在贵寺找到了敝骑……”

元空大声道:“本座也引咎自裁,然后火焚少林。”

夏侯杰一怔道:“那似乎不必,在下并不想如此。”

元空怒道:“不用你假客气,少林如果有一个人做出这种事,就是本座督导不严之过,本座理应受惩。再说少林如果有一个败坏清规的弟子,数百年清誉毁于一旦,这座庙也应该烧了。”

说完也不再征求夏侯杰的同意,伸手一比道:“请!”

夏侯杰知道在寺中找出马并不难,可是元空提出的条件却不是他的意思,他是来借重少林的力量共御邪恶,并不想毁了少林,因此他尚在迟疑不决。元朗道:“师兄,我们绝不可叫他在寺中搜索。”

元空道:“那我们就无法自清,少林总不能担下贼名。”

元朗道:“他根本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通过寺中十八道禁制,深入内院,去扰乱掌门人坐关行动。”

元空怔了一怔才道:“我想他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而且他即使能到达内院,也不见得能闯过师叔的那一道守关与钢龙九衍大阵。”

元朗道:“即使如此。还是小心一点为佳,再说他就是存心捣乱,所以才立下重誓,逼我们提出相等的条件,到时候他随便指一匹马说是他的,我们岂不是陷入百口莫辩之境。”

元空道:“这个或许不至于吧,夏侯杰多少也是个成了名的人物。”

元朗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师兄。记取前日之鉴,以及掌门人急急坐关的原因。”

元空怔了一怔道:“那该怎么办呢?”

元朗道:“我们承认倒楣,赔他一匹马已经算是给足面子了,凭他一面之辞,我们就让他搜山,似乎太示弱了。”

夏侯杰冷笑道:“少林如果没有偷在下的马匹,就不必做贼心腹船有赔马之举。大师这一番做作,岂不是慾盖弥彰,反而玷辱了少林清誉。”

元空怒声道:“夏侯杰,你欺人太甚,本座决定陪你搜寺,然后再名正言顺地对付你。”

元朗忙道:“师兄如果答应他搜,正好中了他的圈套,如他耍赖起来,传到江湖上别无见证,反而可以诬陷我们恃众凌寡。”

元空道:“如不让他搜一遍,岂不是更叫他有说的了。”

元朗道:“小弟以为还有别的方法。”

元空忙道:“什么方法?”

元朗道:“少林寺院虽广,可以容藏马匹的地方却只有几个地方,而且都是小弟负责的范围,不如由小弟去巡查一遍,再将结果察告师兄便是。”

元空道:“这个方法虽然不错,可是夏侯杰未必会同意,也难以令他心服。”

元朗道:“师兄,少林在江湖上的声望有口皆碑,虽然上面还有无字孽的师长,可是除了掌门人外都不再理事了,目前我们也不必对他太客气了。”

元空想了一下道:“夏侯杰,你意下如何?”

夏侯杰略作沉思道:“在下对少林诸位高僧一向是极端敬佩的,元朗大师如此一说,在下没有理由不接受。”

元朗合什道:“多谢施主。”

说着带人正待离开,夏侯杰又道:“在下的坐骑为全黑色毛。”

元朗道:“这个记号可不易辨认,少林乃佛门弟子,豢弊的局屯色尚素,非黑则白,如果黑马匹为施主的坐骑,贫僧不必检查,只得向施主承认偷竭之事了。”

夏侯杰道:“在下的坐骑乃西域界种,极易辨认。”

元朗道:“局种之异只性能有别,外表上是差不多的,施主最好能提一点确切的证据。”

夏侯杰本来想把黑驹的异征说出来,但是想了一想,觉得还是不说为宜,只是笑道:“在下一时想不出还有什么特殊记号,不过贵寺对自己的马匹应该有所认识,在下绝对信任大师便是。”

元朗点点头道:“本来贫僧可以立刻答复施主绝无此事,不过这几天寺中多事,大家都很忙,无暇照顾到许多细琐事务,也许有一两个不肖弟子会做出败坏门风的事,贫僧也不敢担保,所以才去查一查,无论如何会给施主一个确切的答复。”

说着率了两名僧人走了,元空与剩下的人仍在严阵以待,夏侯杰看后很好笑,摆摆手道:“大师用不着把夏侯某当作强盗一般看待。”

元空道:“本寺这几天发生了不少事故,所以戒备较为严密,并非专为对待尊驾而设。”

夏侯杰忙道:“贵寺发生了什么事?”

元空冷哼道:“这是本寺的事,无须向尊驾饶舌。”

夏侯杰和气地道:“话不能这么说,夏侯某此来也是为着发现了武林中一项极大的阴谋,特地知会各派……”

元空漠然道:“无须尊驾费心,少林的力量足够抵得一切外侮,更不在乎什么阴谋,任何人想对少林有不利的企图,都是他自讨苦吃!”

夏侯杰听他的口气,好像把自己也归在怀疑之列,心里感到事态很严重,口中却不便再说什么!

等了片刻,元朗回来了,身后的两个僧人,一个持着火炬,一个牵着一匹黑马,在火光的映照下,他的脸色很凝重地朝元空施了一礼道:“小弟疏于职守,罪该万死,请师兄按照条规施以制裁!”

元空神色也是一变道:“马厩中真有外马?”

元朗低着头道:“小弟在马厩中发现多了一匹马,非本寺所有,特向师兄请罪!”

元空顿足一叹道:“罢了!罢了!少林清誉整个地完了!师弟,你查查是谁干下这种大逆不道的丑事了?”

元朗道:“小弟已经将看管马厩的弟子捆了起来,却问不出是谁做的事,据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这匹马是怎样来的!”

元空脸色凝重地对夏侯杰一拜道:“夏侯施主!本座自惭辖下不严,果然有人窃取了施主的坐骑,本座答应施主之事绝不反悔,只有请施主等几天。掌门人出关后,少林必会公开邀集武林同道,焚寺赎过,本座也在那一天当众自裁……”

夏侯杰看看匹黑马,见它十分神骏,也相当眼熟,却不是他的那匹,不禁微怔道:“这不是在下的坐骑!”

元朗也是一怔道:“什么!这不是施主的坐骑?”

夏侯杰点点头道:“不错!”

元朗道:“不可能,马厩中的马匹我都检查过了,只有这一匹是多余的!”

夏侯杰忽然想起,这匹黑马正是风无向的两匹追风铁骑之一,自己与风无向曾经同时骑过它,因此这匹马对他尚为熟悉,伸出舌头舔他的手,用头在他身上磨擦表示亲热。

元朗见状脸色一沉道:“夏侯施主,坐骑识主,它已经向施主招认了,施主却故意否认,到底是何居心?”

夏侯杰道:“大师切莫误会,这是贵派风无向兄的坐骑,因为在下曾经骑过它,所以他才认得……”

元朗怔了一怔,随即笑道:“对了!风师兄来去无定。经常不声不响地把马匹牵进来,难怪管门的弟子不知道了。如此说来,本寺并没有偷盗夏侯施主的马匹!”

元空的神色也是一松道:“风师弟也太爱开玩笑了,来了也不说一声,恰好赶上夏侯施主这档子事……”

夏侯杰却神色一动道:“那么风兄是在寺中!”

元空道:“这可不清楚,他是俗家弟子,来去都直接与掌门人接头。无须向寺中报告!”

夏侯杰道:“可是贵掌门人正在坐关……”

元空道:“是的,也许风师弟来后,见掌门人坐关,又悄悄地走了,也许在后院的静室中居留,他的行踪无人能干涉。所以本座无法答复!”

夏侯杰说:“大师此刻代理掌门,主理一切事务,岂有来了本门的师弟而不知道的?”

元空神色一沉,不高兴地道:“本座只管寺中的事务,而风师弟却是从事门户以外的活动,别说是本座,除了掌门人外,连上一辈的师长都管不了他。”

夏侯杰听他的口气,好象对风无向极为不满,心中不禁一动,乃装做不在乎地问道:“大师是少林哪一位高僧的门下?”

元空沉声道:“这个施主无权过问。”

元朗却道:“元空师兄是无相师伯的首弟,入门最早,是我们的大师兄。”

元空怒道:“师弟,门户私事,告诉外人干吗?”

元朗道:“夏侯施主与风师弟是朋友,告诉他有什么关系呢!”

元空冷冷地道:“风师弟是俗家弟子,他的朋友,不一定是我们的朋友。”

说完又对夏侯杰道:“这匹马既是风师弟的,寄存本寺并无不适之处,元朗师弟已经检查过马匹,证明施主的坐骑不在敝寺,施主可以请便了。”

夏侯杰听说元空是无相的弟子。心里已经了然,无相是受了万里追魂的诱惑而叛离师门,被风无向用青磷弹所杀。则这个人可能也大有问题,他心中默默地考虑如何进行下面的步骤。

元朗见他不走,忍不住道:“施主莫非还认为尊骑是在本寺吗?贫僧已经检查过所有的马厩了。”

夏侯杰道:“大师可曾检查过其他的地方?”

元朗摇头道:“没有,本寺除了马厩之外,都是佛堂经殿与僧舍,那里绝不可能收藏马匹的。”

元空怒声道:“施主如若信不过元朗师弟,本座可以亲自陪施主搜查一遍,只要能找出尊骑,本座依然维持前议,焚寺自裁。”

元朗忙道:“师兄,使不得,风师弟的坐骑无端出现,小弟发现门下弟子的确太不小心了。否则风师弟行踪尽管隐密,多了一匹马,总不会毫无所知的。”

元空冷冷地道:“那么你也相信我们会偷马了。”

元朗道:“小弟没有这么说,不过本寺弟子守卫疏忽已是显然的事实,万一真有不肖弟子做出那种事,则师兄以门户为注,似乎太草率了一点。”

元空怒声道:“少林如果出了个偷马贼,门风即己荡然无存,付之一炬也不为过。走。夏侯施主,我们搜寺。”

元朗道:“掌门人入关练功,实不容打扰。”

元空叫道:“练功事小,门风事大,如果夏侯杰到外面宣扬少林偷了他的马。这个责任谁能担负,本座代理掌门,必须把这件事弄个清楚。”

元朗还要说话,元空却沉下脸道:“师弟!此刻究竟是谁在作主?是谁在负责?”

元朗只得道:“自然是师兄作主。”

元空冷冷道:“你知道就好,我能作主我就敢负责,呜钟召集全寺弟子。”

元朗一惊道:“召集弟子干吗?”

元空怒声道:“要搜就彻底搜,免得人家说话!”

夏侯杰道:“在下并没有说什么!”

元空冷笑道:“现在你自然不必说,可是回头搜不到尊骑。你又说我们有人把马牵到别处藏了起来,少林岂不是永远无法洗脱贼名,所以本座先将全寺弟子集中在大殿上,再开始搜索,阁下就没有说词了!”

元朗道:“掌门人正在坐关,如为钟声所扰而散神,岂非前功尽弃!”

元空道:“功可似重新再练,门风扫地,就再也无法收拾了。夏侯杰如果是个无名小卒,我们自然不必如此慎重其事,他是本届剑会盟主,为天下武林瞩目的人物,他随便一句话,就可以毁掉我们!”

元朗长叹一声,脚下仍是不动,元空道:“本来我可以相信门中弟子,可是风师弟的突然出现,连我也失去信心了,全寺的防卫是你负责的,因为你的疏忽,我才对人无以交代,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元朗无可奈何地转身慾行,夏侯杰突然明白了元空的用意,他知道搜寺的结果,马匹一定会找到,然后利用这个机会,假借维护清誉之名,焚寺解散门户,使少林毁于一旦这个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