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41章

作者:司马紫烟

最想不到的是无净,杖出如风,差不多已经用上九成半的的劲力,最后移开势子,几乎用到十二成了,再也无法出力转移,他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杖臂交触。

一声震耳激响,大家更为诧异了,肉臂与铁杖相触,怎会发出这种声音。

而且还有更令人难解的事,惊心动魄一触的结果,无净的虎口都震裂了,槟铁禅杖由直条变成了弯杖,再也把握不住,落在脚前的地下。

无定却毫无所伤,一脸得意的样子。他弯腰拾起卷曲的铁杖,双手一拉,又把它拉直。递还给无净道:“愚兄如果没有这点本事,怎敢冀望问鼎掌门之位。”

无净怔住了,忘记伸手去接回禅杖。

无定将禅杖脱手掷出,插进他脚前的石板隙缝中,朗声大笑道:“因为你还有同门之谊,临时手下容情,我也对你客气一点!如果你刚才想伤我性命的话,此刻你早已尸横就地。”说完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笑得每个人耳中发震,风无向站在无垢上人身边低声道:“难道他已练成金刚不坏的神功了吗?否则一条肉臂,怎能有此等威力?”

无垢上人轻轻地道:“以他的修为来说,实在不可能到此等境界,以他动手的表现来看,则超出此境还有余!”

风无向蹙眉道:“怎么办呢?是否您……”

无垢上人道:“现在还不必。看情形再说,请你二位师叔下来吧。对付此人,似非他们能力所及。”

无净拿起禅杖,无非的戒刀虽已出鞘,但是两个人都怔立当场,不何如何是好。

风无向只得道:“二位师叔请回来吧!”

无净与无非默然退后,无垢上人却低声对风无向嘱咐了句,风无向点点头,将碧玉如意握在手中走了出来。

无定哈哈一笑道:“你是否肯把令符交出来?”

风无向沉声道:“令符乃掌门人信物,岂能交给一个被逐出门户的叛徒。”

无定笑道:“看来你是要我再费一番手脚了!”

风无向道:“不错,掌门人因为功力耗损,才把今符交给我。你如果想夺走它,势非先杀死我不可。”

说完呛然一声,长剑也出了鞘,握在另一只手中。

无定脸上不禁浮起一个得意的微笑道:“你认为你能比你两个师叔更高明吗?”

风无向淡然道:“我不敢这么想,可是我身负保管掌门信符的重任,总不能看它被人夺去。宁挤一死,也要保全它。”

无定笑道:“那是掌门人的职责,用不着你多事。”

风无向道:“有事弟子服其劳,在我们这些做弟子的没死之前,尚无须烦劳掌门人。”

无定哈哈大笑道:“你用不着替老糊涂装面子了,他如果省力出战,就不会叫你来送死了。”

无尘在旁怒叫道:“混账东西,你虽然被逐出门户,掌门人至少还是你的师兄,你怎可如此侮蔑他。”

无垢上人轻叹一声道:“三师弟!他说得很对,我的确是个老糊涂,否则怎会纵容他们如此跋扈,门中出了叛徒而毫无所觉。后来知道了,仍然不能忍下心来采取断然的措施,更不应该的是在入关练功到最重要的时间,半途出关而前功尽弃,造成他们有恃而无恐……”

无尘也黯然道:“师兄!你别这么说,他们是有计划地实施阴谋,幸亏你出关较早,再迟两天,恐怕连性命也保不住。

无垢上人摇头叹道:“照今天的情形看来,我们也不见得能保住性命。”

无定哈哈一笑道:“这倒不一定,只要你交出掌门令符,一切都平安了,我并不想杀死任何人。”

无垢上人道:“令符并不能使你成为掌门人。”

无定一笑道:“如果令符是从你手上交出来的,那就不同了,门下的弟子看见你服了,就不会再反抗。”

无尘怒叫道:“你把少林的弟子看得太简单了。”

无定道:“自从我得知无相师兄的死信后,虽然你们把这个消息压住了,我却用别的方法告诉了他们。因此我知道他们的想法。”

无尘怒叫道:“不错!我早就注意到这一点,你故意歪曲事实,造成门下弟子离心,我曾暗中警告过掌门人,叫他注意这件事。可是掌门人太善良了,他不相信少林门下会有叛徒。”

无垢上人平静地道:“事实证明我的想法并没有错,今天他自动暴露了身份,门下的弟子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盲动。”

无定冷笑道:“这是你成功的地方,你把他们都训练成不闻不问的木头人。”

无垢上人道:“心如止水,这是出家人应有的修养。”

无定一笑道:“但是你失败也在这里,他们对一切都无动于衷,使你在孤立无援时,得不到一点助力。”

无尘怒叫道:“胡说,少林的弟子绝不会如此,他们不表示意见,是因为没有得到掌门人的指示,只要掌门人一声令下,他们会群起而攻之。”

无定微笑道:“我相信有这种可能,但是我更相信掌门人不会发出那种命令。”

风无向道:“何以见得?”

无定道:“我的任务是取得掌门令符,接替掌门人的职位,其他的问题都是元空师侄负责的。他被选为刑掌执事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他心坚如铁,不象我这么重感情,大家都明白反抗他会有什么结果。”

风无向大叫道:“少林门人都不是贪生怕死之徒。”

无定道:“他们不是,掌门人是。当然我不是说掌门人贪生怕死,可是他不会叫门下弟子白白送死的。”

风无向正要开口,无垢上人摆摆手道:“无向,别再说了,他把我料得很准,我的确不能发出那个命令。”

风无向道:“那师父就接受他们的要挟了?”

无垢上人神色一动,轻叹道:“你究竟太年轻了,还看不出他们的阴谋吗?元空先现显了一下威力,如果我命令弟子去对付他们,不仅是把大家送去被杀,而且也上了他们的当,迫使大家离心。一个不爱惜弟子的人,怎能作门户的领头!”

无定冷笑道:“看来你还不算太糊涂。”

无垢上人道:“我无意恋栈这个职位,也并不一定要无向来继任这个职位,可是我把令符交给他比较放心一点,他至少不象你们这样丧失本性……”

说完又对风无向沉声道:“无向,我的话全说完了,看你如何决定吧!”

风无向沉着地道:“弟子当尽全力保护令符不落姦徒之手。万一力有不逮,弟子也会在临死前将令符交还给师父,一由师父另派妥当人选。”

无垢上人道:“不再派人了,你三师叔受了伤,五师叔与六师叔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下一代弟子里面更没有人能担当此重任的能力。假如你不行,我只好自求一死,在死前砸碎碧玉如意,从此解散少林。”

无定笑道:“这是何苦呢?我也是少林门下,由我来继任门户,一定会比以前更有作为。”

无垢上人平静地道:“你已经被逐出门户,而且你也不配接长门户,少林门中绝无不忠不义之徒。”

风无向则挺剑朝前急刺,无定抡臂招架,风无向则飞速变势收剑回撩,改削他的手指。

无定没想到他会使出这种招式,连忙侧身沉臂躲开了那一削。风无向哈哈大笑道:“你既然练成了金刚不坏的神功,为什么不用手指把我的剑抓住呢?”

无定脸色一变,厉声喝道:“小辈,我要你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风无向微笑道:“你被我找出了缺点,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无定象发了疯一般,直扑过来,他张开双臂,风狂雨急地挥拳抢攻。风无向挺着一支长剑,反倒采取守势。两人相恃了十几个回合,只听得叮当之声不绝于耳。

那是风无向的长剑确在他手臂上的声音。无定已经失去了理智,一心只想利用深沉的内力去震脱对方的长剑。而风无向手下却极有分寸,剑上的真力从不用足。

因为他的剑轻,较为易于控制。剑臂交触后,他很巧妙地利用对方的弹力发动剑势,招式变化无穷,半守半攻,无定的拳法也十分紧凑,所以打了半天,始终是剑与手臂的接触。

剑锋伤不了无定,却将他宽大的迦裟都割碎了。尤其是两条手臂上不着一缕,在阳光的照耀下,他的手臂发出古铜色的光彩。再纠缠了几招,连上身的外衣也都碎裂了,只剩下几条布缕挂在身上,拖着下摆,十分有趣。

元空在旁冷眼观战,这时开口道:“师叔,你干脆把外衣脱掉了还方便些。”

无定在激斗中听了这句话,突然退后跳出战圈,看看自己狼狈的样子,脸色又是一变,默然片刻,终于伸手一扯。

宽大的下摆也脱离了身子,除了一条裤子外,他的上身完全是赤躶的,与他的手臂一般是古铜色。

他握紧双拳,一步步地向前逼去,风无向持剑退了两步,笑着道:“你最近发福了。”

无定厉声喝道:“小辈!你死在临头,还有精神说风凉话。”

风无向含笑道:“我说的是真话,半年多前,我看你赤了上身练拳,胸前肋骨根根可数,也不过才几个月的光景,你竟长了一身好肌肉……”

无定被他说得脸色又是一变。双拳如风,又猛扑了上来,恨不得将风无向一拳打成肉饼。

风无向沉着应付,单剑幻出千百点碎影,攻向他胸前各处要穴,无定根本就不在乎,只是一味向前抢攻。

剑尖击在他的身上,只听见叮叮的声响,却无法伤得了他,幸亏风无向的,长剑加上手臂的距离,比无定的空手多出一倍。而他对无定拳法的路数颇为熟悉,还可以在对方拳劲没有到达前,仗着灵活的身法躲开。

如此又缠斗了五六回合,风无向突然看准了机会,一剑刺向无定的眼睛,那是任何横练功夫都无法达到的部位。无定自然不敢大意,连忙侧头避过,跟着利用机会,一拳捣向风无向的心窝。

两个人的动作都很快,风无向眼看就要被拳所伤,却不知他如何变的招。

长剑绕了个半圆,猛地圈了回来,砍在无定的肩头上。这一砍用的力量很足,当的一声,入耳震心。

无定仍然毫无所伤,不过他受剑上巨力的影响,身上一侧,将发出的拳势也撞偏了。

风无向虽然侥幸躲开那一击,同时那一剑在无定身上猛触的结果,除了一声激响外,居然还冒出一溜火花。

这一下大家才算是明白了,无定并不是金刚神功练到家了,任何一种武功都是气之为用,也许可以象钢铁一般坚硬,但不会把身体变成钢铁,与兵器交触后,血肉之躯也不可能碰出火花来。

风无向更为促狭,居然哈哈一笑道:“你已修成佛身。何必还要跳入人间是非……”

无定被这句话没头没脑的话说得一怔,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风无向笑道:“若非成佛,何来金身,一身金闪闪的,一定是那里的善男信女给你装的金。”

无定听了并不生气,反朝无垢上人道:“这就是你选出来的继任人选,如此轻浮,焉能赋以重任!”

风无向脸上一红,深自后悔,无垢上人却淡然地道:“他本性如此,现在年纪还轻,未曾蒙受佛理熏陶,将来自然会好的。”

无定怒叫道:“你择人之前,就应该作慎重的考虑。”

无垢上人道:“我考虑得很清楚,所以一直不限制他的本性发展。让他在自然本性流露上去表现他的为人,才可以多一点对他的了解,象你与无相师兄,自幼在少林出家,为规律所约束,掩藏起本性,表面上虽然道貌岸然,私底下的行为却大相迳庭,比较起来,则更为贻害门户。”

无定被他说得又羞又怒,目中凶光毕露,他慢慢朝风无向逼去。风无向退后一步沉声道:“你身上虽套了一重磨铜的外甲,并不一定能吓倒人。”

无定怒吼道:“我不是吓你,是要取你的命!”

风无向微笑道:“你仗着这身铜甲虽然可以横行少林,却不见得能肆虐江湖,夏侯兄手中那柄神剑就足以制倒你。”他边说边往夏侯杰身旁退去,无定果然不敢再逼近过去。

元空见状道:“师叔!你别担心,夏侯杰如果敢出手多事,侠王派来的人立刻会对付他。”

无定叫道:“他们为什么还不出来。”

元空道:“目前还不到时候,侠王是很重规矩的,他不愿干涉我们的家务。”

无定冷哼一声道:“那一定是我被人杀死之后。”

元空微笑道:“如果师叔连一招都挡不过,这个掌门人争到手也不好意思吧!”

无定怒叫道:“你从前是怎么说的。”

元空道:“小侄保证全力支持师叔,到现在并未食言,师叔可不能全靠别人,侠王送来这副铜甲,已经帮了很大的忙,否则师叔刚才怎么能靠肉臂去胜过无净师叔的禅杖,掌门人不是随便可以当的,如果师叔连一点险都不肯冒,岂不把事情看得太容易了。”

无定神色一变,冷笑道:“元空!你分明是拿我做个鬼,实际上是你自己想做掌门人。”

元空微微一笑道:“小侄确有此意,不过侠王最重长幼之序,才选上了师叔,小侄只好退而求次。如果师叔怕夏侯杰,不妨就此退出,让小侄试试运气。”

无定怒声道:“放屁,你别做梦,我已经干到这步天地,说什么也不会让给你。”

元空笑道:“小侄只是说说而已。师叔既然不肯让,还是快点把令符拿到手吧!”

无定又盯了夏侯杰一眼,沉思着出手的方法。

风无向轻声一叹道:“师叔!我再忠告你一次,跟这种人打交道,你只有吃亏的份,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还不觉悟吗?”无定沉声道:“现在觉悟太迟了!”

风无向忙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有心觉悟,永远都不会迟的!”

无定冷笑一声道:“元空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今天我即使回头,少林也难逃劫运!”

风无向道:“那倒不见得,光是以一个人想颠覆少林,恐怕还没有这么容易!”

无定冷笑道:“你还蒙在鼓里呢!侠王办事向来算无遗策,他虽然派了两个人来,那只是表面上的,暗中不知有多少高手埋伏在侧。这些人都是元空接引进来的,只等夏侯杰一出手,他们就有出手的借口了!”

风无向一笑道:“你是叫我离开夏侯兄远一点?”

无定点点头道:“不错,我是站在少林的立场,希望不要有外人插手,以免门中弟子遭劫!”

无垢上人点头道:“无向!这句话不错,你师叔在少林时日很久,多少还有点门户的观念,即使事不可为,少林落在他手中也比落在别人手中好一点!”

风无向道:“照现在的情形看,即使我把令符交给他,他也未必能主掌少林!”

无定笑道:“这点你不必担心,侠王这次的对象不止是少林一家,多少总要照规矩行事,只要有我在还轮不到第二代弟子来当家!”

风无向道:“既然如此,你做了掌门,也得听别人的命令行事,那有什么意思?”

无定沉声道:“那总比让别人来当家好得多,有我在,少林还能维持一个名义。换了别人,恐怕连少林两个字都会在武林中抹除了!”

风无向道:“你真相信他们的势力有这么大?”

无定道:“是的!否则我怎会冒此险,公开叛离门户和你们作对!”

无定道:“你把那个侠王看得太高了,我与夏侯兄曾在开封城郊跟他交过一次手,他除了诡计多端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无定冷笑一声道:“那是他故作姿态,让你们疏于防备,放心到西域去,他好在中原从容布署。对他的真才实学,你们知道多少?别的不说,单看他教给元空的那几手,少林门中就无人能敌!”

风无向叫道:“如果你不破坏掌门人坐关,等碎玉掌练成后,还怕什么?”

无定微笑道:“侠王对碎玉掌很重视,即使我不出头,元空也会设法破坏的。我叛离门户,实在是为了拯救少林,你若是懂事的,便应该支持我!”

风无向沉声道:“我不会支持你,但是我觉得你还未忘根本,还有可取之处,掌门令符在我手中,你凭本事来拿去吧,我最多可以请夏侯兄不出手!”

无定笑道:“夏侯杰出手也没有关系,他宝剑虽利,未必能奈何得了我,只能因此造成外人参与,牵累到门下弟子遭殃,我于心不忍而已。”

风无向一笑道:“人有善心,天必信之。废话不必说了,你快上来吧!”

说完他果然离开了夏侯杰,走到相反的方向。

无定道:“我把什么都告诉我了,你为什么还找死?”

风无向朗声道:“我不管你的用心如何,但是我看不起你的手段,少林门下没有贪生怕杀之徒,你既是一片好心,大家未必领情。我相信全寺弟子都情愿一死以全气节,而不愿苟且屈膝,媚敌偷生。”

无定红着脸道:“你可是在骂我?”

风无向一笑道:“你已经被逐出门户,不是少林的人了,我想骂也骂不上你。”

无定羞怒交加,劈胸又击出一拳,势若迅雷,风无向慾进不及,只好拿着断剑迎了上去。谁知无定这一拳竟是虚招,手势略抬,放他刺了进来,断剑刺中铜甲,当的一响,反而将他自己弹退出去。

无定趁势进步,一掌拍下来,将他的断剑击落,跟着抓住他的手腕道:“你还狠吗?”

风无向一手受制,另一手却擎着碧玉如意叫道:“除非你杀死我,否则别想得到令符。”

无定冷笑道:“我非要你活着交出来。”

说着手指用力加劲扣压风无向的脉门,风无向痛得咬着牙叫道:“不,绝不交给你。”

无定手上再加力,风无向实在忍不住了,碧玉如意一松手向地上落去。无定怕摔破了,连忙放开风无向,将他朝前一推,伸手去接碧玉如意。

风无向的身子往后一仰,忽地双脚齐飞,一脚踢着碧玉如意往无垢上人面前飞去。另一脚却撩向无定的下阴,两脚都是又急又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