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42章

作者:司马紫烟

无定只差寸许就将碧玉如意捞到了手,却被风无向抢了先。他微一疏神,撩阴的一脚也中了!那是男人最易致命的部位,何况,风无向用的劲道又很足,连人都踢飞了起来。

无定被踢倒在地下,痛得满地乱滚。风无向吁了一口气,恭身朝无垢上人道:“弟子幸不辱命,保全令符,请示掌门人处治叛徒之策。”

无垢上人将接住的碧玉如意又丢回给他道:“我已经授权给你了,你自己处理吧!”

风无向怔了一怔,走到无非身前道:“请借师叔戒刀一用。”

无非一声不响,把戒刀拔出来交给他。风无向接过刀来,朝元空一笑道:“师兄,虽然你已表明立场。叛离门户,可是在没有正式宣布前,你还是少林弟子,依然有掌门刑的义务,请问对这叛徒当如何处置?”

元空没有想到风无向会问他,怔了一怔才道:“论刑该斩断四肢,凌迟碎尸。”

风无向手起刀落,朝无定的脚上砍去。

锐利的刀尖将要接近足踝时,他忽地把手一收,仅只割开了一点表皮。然后在割破的地方用手指戳进去,一转一捏,接着又将无定的手腕处照样施为。”

无尘在旁诧然地道:“你这是做什么?”

风无向长叹道:“他毕竟是本门长老,虽因一时之误,受了姦人的诱惑,做出这种事来,但念在他为门户多少还尽过一点苦劳,小侄想就此算!”

无尘道:“条规无私,对一个叛门的逆徒,绝无容恕之理!”

风无向道:“他已经被逐出门户了,可以不按照门规行事,法外施仁,也是少林佛门慈悲之本怀!”

无尘道:“无向!你现掌掌门令符,自然有权处置,不过我警告你一声,纵虎归山,可能会遗下无穷后患,掌门人如非一念之不忍,及早对这些心怀异志的叛徒加以清肃,何至造成今日之结果!”

风无向笑道:“小侄刚才已经在他的四肢筋络上施以管制,今后他如老老实实地念经礼佛,并不妨碍行动,他假如野心不死,妄动无明,就是自寻死路!”

无尘一愕道:“你并没有弄断他的筋络!”

风无向道:“是的,弄断了筋络,他就成了残废,生不如死,小侄何忍出此!”

无尘道:“筋络不断,他行动照旧,又何碍于行动?”

风无向笑道:“虽然行动无碍,却不能再运气练武了,小侄将他的筋络转了向,只要他一运真气,吃苦的是他自己!”

无尘讶然道:“移筋错脉,这是本门最上乘的功夫,你什么时候学成的!”

无垢上人道:“无向的天赋很高,我早就把本门一些难以练就的武功心法教给他了,听任他自己努力,谁知他的进境会这么快,居然已经练成了!”

无尘肃然道:“掌门人的选择果然英明,小弟虽然觉得他不错,可是觉得现在把掌门令符交给他似嫌过早,却不知掌门人别有所授……”

无垢上人稍有得意之色,轻轻一笑道:“知徒莫如师,我对风无向的期望很高,却因为他的杀心太重,一直不敢赋予重任。他这次到西域跑了一趟,好象沉稳了许多,对无定的处置竟能合于仁道,颇获吾心,师弟以为如何?”

无尘合什躬身道:“掌门人明鉴秋毫。看中的人哪会有错,小弟自幼即受佛理熏陶,跟他比起来,仍嫌过于浮燥!”

无垢上人一笑道:“他年纪还轻,今后仰仗各位尊长之处还很多,师弟千万不能对他客气,该教训的地方还是要教训!”

无尘肃然道:“师兄已经将掌门令符交给他,小弟今后唯命是从,恐怕还要跟他学习呢!”

无垢上人道:“不!我虽然叫他执掌令符,却不想叫他正式执掌门户,只是让他学着处理事务。在三年之后,如果他能符合大家的期望,再让他正式受任。这一年中,我们一面教导他,一面考验他……”

无尘道:“师兄这是过虑了!”

无垢上人道:“不是过虑,武林中人才辈出,一代比一代进步,我们所学的那一套不够应付这个时代了,所以我才变更一下行事的方法,训练一个智勇兼全,仁严兼顾的人来出掌管门户,维持少林多年的基业,这也是慎重的意思!”

无尘道:“师兄的种种设想,小弟无不同意!”

无垢上人道:“我知道自己的缺点,因为我是佛门弟子,凡事都以仁恕为术,优柔寡断,才引来许多不幸。无向比我强多了,可是我对他还不大放心,因为少林不单是佛门之一脉,也是武林之一大组织,过刚则失去佛门慈悲之本,过柔则无以立足于江湖,要做到刚柔并顾是很难的。所以我认为这三年的考察与磨练是必要的。无向,现在你可以全权处理一切事务,可是任何一个本门长辈对你都有监督之权!”

无尘忙道:“小弟反对,既赋以全权,任何人都该听他的节制,怎么又能兼顾监督呢?”

无垢上人道:“不会冲突的,凡事都有理在先,他做对了,大家支持他,他错了也可以管辖他!”

无尘道:“对与错很难分别,各人所见不同,看法也各异。这样反而增加他的困难!”

风无向一笑道:“师叔,小侄认为并不困难,如果小侄的行为无法使各位师长满意。就是小侄的错,师叔们尽可以严加训斥!”

无尘一叹道:“我们这些长辈很惭愧,昨于世务,对事情的看法往往失之差错。如果因我们的干扰而使你多方制肘,岂不反而误事!”

风无向笑道:“小侄相信各位师叔经今日之变后,对大局都有了新的认识,因此各位对小侄有所指示时,必然是最正确的意见!”

无尘道:“这个我可不敢担保!”

无垢上人道:“即使你们错了,他也该接受。他要继掌门户的重任,必须先学会容纳别人的意见!”

无尘一怔道:“我真不明白师兄为什么要设下这个规定而徒增麻烦,如果我们中间再出了一个叛徒……”

无垢上人道:“目前少林的长老只剩你们三个人了,我相信不会再有那种人了!”

无尘俯头不语,无净与无非则面无表情,无垢上人一叹道:“我这个规定是有原因的,以前你告诉我无定师弟可能有外心,劝我即早加以制裁,就因为我不肯相信,才引出今日之变。所以我要无向先受点磨练,叫他养成接纳忠告的胸怀!”

无非这时开口道:“掌门人,别的事可以以后再谈,目前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风无向微笑道:“那很容易解决,有劳元明师兄将此人送往下院,疗治伤势后送他下山!”

说着用手一指地下的无定!

无非忙道:“他身上的那副铜甲?可不能再让他带走!”

风无向道:“这不是少林之物,我们也没有理由留下。”

无非道:“话不是这么说,这副铜甲能抗受无净师兄全力一击,足见其珍贵之处。”

无尘忍不住道:“渴不饮盗泉之水,再珍贵的东西,我们也没有留下的理由。”

无非道:“可是落入别人手中,再用它来与少林为难,我们将何以挡之?”

无尘道:“风师侄并没有被这副铜甲难住。”

无非道:“那只是一时之幸。如果风师侄不用碧玉如意为饵,很难踢出那一招冷脚,这办法可一而不可再。如果换了外人,就没有类似的机会了。”

风无向道:“方法因人而异,如果换了第二个对手,小侄自然有第二种方法。”

无非沉声道:“无定师兄是空手。你才有那种机会。如果是一个持兵刀的对手,穿着这套铜甲,我不相信你有什么方法能对付得了。你身为继任掌门人选,行事当求稳重,即使你自己不在乎,也该为别人设想。”

风无向淡然问道:“师叔是主张留下了?”

无非道:“我是为了大局着想,觉得不宜再让这副铜甲流出去,至于留不留下,我没有意见。”

风无向刚想开口,无垢上人喝道:“无向!师叔是给你一个忠告,你应该虚心接受。”

风无向低下头,无非却道:“小弟的意见并不能算是忠告,只是无定师兄仗着这副铜甲护体,才敢公然言叛。这一点大家当引以为鉴。”

风无向沉思片刻道:“师叔之言极是,不过格于少林清誉,又的确不能留下它,这实在很难处理。”

夏侯杰见他处境非常困难,而且这是他接掌门户的考验,势必要想个完满的解决办法,忍不住想帮他一下忙,走到前面道:“风兄肯让兄弟做点事吗?”

风无向微怔道:“夏侯兄有何高裁?”

夏侯杰道:“这副铜甲可御坚抗利,的确十分名贵,少林既不屑留下,何不交给兄弟呢?”

无非忙道:“夏侯大侠肯保管是最好也没有的了。”

夏侯杰笑道:“在下也并非贪求珍物,只是怕它落入他人之手,以为助恶之具而已。”

风无向道:“夏侯兄如肯保管,兄弟当然没有话说,本来兄弟也想给夏侯兄的,只怕夏侯兄有所误会,认为兄弟存心轻慢。”

夏侯杰淡然道:“目前大家同仇敌忾以应付魔心圣教的阴谋,说什么误会呢?”

说着走上前将那副甲解下来,举在手中看了看道:“这是用风磨铜打成细丝编成的,不仅柔韧耐用,而且还很轻便,的确是件稀世奇珍。古白龙肯牺牲这样一件异宝作为颠覆少林的代价,当真是下了一番大本钱。”

元空冷笑道:“少林死了两个人,阁下却白得了一件异珍,真是一本万利,不过侠王的东西却不容易轻得,阁下穿在身上恐怕不会舒服,迟早他都会收回去的。”

夏侯杰哈哈一笑,将铜甲往空一抛,迅速拔出情剑,在铜甲上一阵砍削,铜甲分为片片坠下。他收剑归鞘道:“古白龙的脏东西我才不希罕呢!他由巧取豪夺的手段,专门掠取各种奇珍异宝,我可不能象他那样无耻,不过他想收回这件铜甲,恐怕没那么简单了!”

元空见铜甲在夏侯杰的剑下居然不堪一击,神色不禁一变,转而对他的剑十分注意起来!

风无向大笑道:“毁得好!毁得好!兄弟虽然想请夏侯兄保管这件铜甲,却也怕因此有损夏侯兄盛誉,夏侯兄这几剑倒是把问题全解决了!”

无非却一叹道:“夏侯大侠虽然把铜甲的问题解决了,可也把新的问题引出来了!”

风无向忙问道:“什么新的问题?”

无非道:“本来这只是我们门中的私事,夏侯大侠这一出面,对方的帮手也有借口插进来了!”

夏侯杰笑道:“在下只是出手毁铜甲,并没有参与贵派的内务!”

无非道:“铜甲是少林取得的,却由夏侯大侠出手毁坏,岂不是夏侯大侠也算介入了!”

夏侯杰道:“如果在下不毁甲而将它带走了,是否也算介入呢?”

无尘也道:“师弟!这就不对了,将铜甲交给夏侯大侠是你同意的,东西交给他,如何处置是他的权利,怎么能够怪他呢?”

无非道:“小弟只是说出自己的顾虑,并没有怪夏侯大侠的意思!”

一句话才说完,元空已撮口作了一声长啸,啸声方落,墙外飞起两道人影,轻飘飘地落在墙头上。

少林门下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先前为了门户的内急,大家都寂然不动,静观发展。这时见到有外人侵入,立刻包围了过去。

夏侯杰也想迎上去。风无向道:“夏侯兄!来人是本寺的范围内,让本门自行应付好了!”

无非却道:“不!如果他们是为了夏侯大侠而来,我们还是不必多管闲事为佳!”

风无向愕然道:“这是什么话,夏侯兄在少林是客,岂有任人上门欺客的道理!”

无非道:“夏侯大侠是剑会盟主,并不需要我们的保护,如果我们强行出面,反而是轻慢夏侯大侠,同时来人敢闯入少林,必非庸手,少林弟子也不见得能挡得了!”

风无向还来不及开口,那墙上的两人已跳了下来,迎向包围过来的人群;当先的那个人只一招手,已经把那些寺僧推倒,直闯过来!

无非俯声道:“你看见了,与其叫那批弟子们上前送死,倒不如让他们过来另作打算!”

风无向只得喊道:“少林门下退后各守本位!”

人潮闻声散开,那两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元空赶上去与那二人会合在一起,俯声报告经过的情形!

夏侯杰认识其中一人,正是战氏双戟的弟子徐文长,曾经使用阴谋夺去自己的情剑,直等泰山剑会时才又被自己夺了回来,想不到这次也被古白龙网罗为用,此人阴险姦刁。与自己仇怨早深,这次前来,不知又会使出什么花样,另一个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