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43章

作者:司马紫烟

风无向知道他的掌式多半是用作障眼的虚招,以为抓势的引式,因此那一剑也是对准他的左指上砍去。

徐文长好似胸有成竹,居然不畏剑锋,伸指朝剑刃上抓去。两下快接触时,风无向到底不敢太冒险,他怕万一真被他抓住了剑,自己势将落在被动的地位,因此连忙撤剑回招,准备另作打算。

但是徐文长的动作却比他更快,弯回的五指突然伸直,由抓势变成平掌,手腕稍翻,贴着剑身直拍而下。

因为他看得准,铮然轻响中,风无向的长剑被他拍得往下一垂,徐文长的另一掌却变成点势,兜转回来,一下子戳在风无向的背脊麻穴上。

当的一声,首先是风无向的剑脱掉了下来,然后是命门穴上被徐文长一指按住,整个人都在对方的控制下!少林诸人为之一动,大家都看出风无向并非武功不如人,完全是折败在对方阴险的心思之下。

徐文长一手托住风无向软绵绵的身子,哈哈大笑道:“夏侯杰!你是否能忍得住不出手?”

穆居易也哈哈一笑道:“徐贤侄,洒家还真以为你也练成了刀剑不伤的气功呢?原来只是做做样子。”

徐文长虽然将左手插在风无向的胁下,但是大家都看见他一拍之下,掌心被剑锋勒破了两道血痕。

穆居易一口叫了出来,他也不再掩饰,微微一笑道:“气功能练到世伯的那种境界,又岂是容易的事,别说小侄的火候不够,就是能有世伯的火候,限于天赋,也无法与世伯相提并论。”

穆居易哈哈一笑道:“那是当然,洒家皮肉特别,在气功上有超人的成就,不过凭你刚才那两手,根本就不必练气功,也同样能不畏刀剑。”

徐文长笑道:“这几招手法都是侠王教的,主要是为了应付夏侯杰的那柄宝剑。夏侯杰!凭我这两手,够不够资格向你挑战?”

夏侯杰淡淡地道:“不够,你空手入白刃只是仗着侥幸才能成功,风兄不小心上了你的当,我不会再上当的。”

徐文长道:“我一共有二十多种手法,只用了一种,剩下的足足可以应付二十多回合。二十个回合后,穆世伯对你的了解已经差不多了,就由他老人家出手收拾你了。”

穆居易忙道:“你这样一说,他敢出手吗?”

徐文长一笑道:“除非他不要做人了,那我只好捏断风无向的脖子,作为他交友不慎的报应。”

夏侯杰沉思片刻才道:“你把风兄放开。”

徐文长摇头道:“没这么容易,你有本事就从我手中把他救出来。”

穆居易忙道:“徐贤侄,你挟着一个人,动手的时候不是累赘吗?”

徐文长笑道:“世伯这就不懂了,我的底牌已经摊出来了。如果再空手对敌,他靠着那把利剑,可以根本不理会我的招式。一剑过来,我用什么招架去,现在有了这块挡箭神。他出剑的时候,多少有点顾虑。”

夏侯杰沉声道:“你这一手的确够阴险的,我如果要想避免伤及风兄而救人,势必将剑法的精华全部使用出采,让你们慢慢地研究了。”

徐文长笑道:“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你觉得不上算,不干也行。”

夏侯杰朗声道:“笑话,你把夏侯某看成什么人了,你们的目的无非是想了解夏侯某的剑法变化,不过这个方法并不太好。我如果想从你手中救人,出招时一定有所保留,你们研究不出什么名堂的。”

徐文长道:“穆世伯的武功造诣,只要看看你的出手,就可以了解到五六成了。”

夏侯杰道:“五六成总不如十成的机会好吧?”

徐文长道:“那当然。可是要你使出十成功夫的可能性太少了,我只好退而求其次。”

夏侯杰道:“现在就有个机会,你把风兄放开,夏侯某将所知剑法施演二遍,绝不有丝毫保留。”

穆居易道:“你别骗小孩子了。”

徐文长却道:“不,夏侯杰说出来的话倒还算数,问题是他准备施展哪一套剑法。”

夏侯杰朗声道:“夏侯某学剑是半路出家,只会那一套,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徐文长想了一下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姓夏侯的是剑会盟主,我相信你不敢耍赖皮。”

夏侯杰庄容道:“夏侯某一生以诚待人,那种卑鄙背信的事还做不出来。而且夏侯某的剑法不怕人研究,施演之后,如果你还是胜不了夏侯某,那可不能怪我。”

徐文长笑道:“其实你那套剑法也不会超过二十招,最精彩的不过六七招,只要你肯一气施演二十招就够了。如果穆世伯在二十招内仍是无法奈何你,那就是你过份高明,穆世伯也不必再图称霸武林,由得你去称雄天下了。”

夏侯杰沉声道:“话说定了,你放人吧!”

无非在旁突然出列道:“慢来,少林弟子遭掳,自有少林门中负责,用不着夏侯大侠操心。”

夏侯杰一怔道:“大师切莫误会,夏侯某……”

无非沉声道:“没什么可误会的,老僧相信自己的一对戒刀也能把人救出来。”

夏侯杰还来不及说话,无非一摆戒刀,已经砍了出去。徐文长将风无向一举,竟迎着双刀推去。

无非如同未见,刀势毫不放松,居然把风无向当作目标了,夏侯杰手明眼快,情剑急挑,急声叫道:“大师这是什么意思?”

无非怒声道:“走开,不要你管。”

口中说着,双刀运得更急,夏侯杰半挡半攻,将情剑六式全部反复施展了两遍,才算挡住了他疯狂的攻势。

无非是少林最年轻的长老,那戒刀上不仅功力深厚,而且招式极为凌厉。况且他攻击的对象是风无向与挟制住风无向的徐文长,而阴险的徐文长也将风无向作为盾牌,故意往戒刀上撞去。

夏侯杰要想保全风无向的确是费煞了劲,如果不是情剑六式的变化莫测以及情剑本身的锋利,使得无非顾虑到戒刀受损,恐怕连他自己也会丧生在戒刀之下。

如此争持到将近二十招,夏侯杰忽然瞥见徐文长与一旁穆居易脸上都带着得意的笑容,心里才明白无非也是他们一伙的。他故意利用这个方法,逼出自己的剑招,狂怒之下,手腕一翻,情剑如电划出。

铮然长呜中,无非的戒刀立刻断成两截,拖着半截断刀退后了几步。

夏侯杰一剑断刀之后,剑光再指,以快速无比的攻势削向徐文长的双手。徐文长见剑势来得太凶,也无法再挟住风无向了,双手一松,将风无向直推出来,掸向剑锋,夏侯杰发得急,收得也快。

在分毫之差,他提剑上掠,猛让过了风无向,跟着过去挥掌抑挥,解开了风无向的穴道。

决斗中止了,风无向略一定神,恢复了运行,他轻轻一声长叹道:“夏侯兄太冲动了,兄弟蚁命何足惜,夏侯兄却将剑招全部使了出来,似乎太不值得了!”

夏侯杰瞟了无非一眼道:“魔心圣教的人为达目的,向来不择手段,这次却打错了主意。”

风无向忙问道:“难道夏侯兄的剑招尚未施展吗?”

夏侯杰摇头道:“不,兄弟剑上所能已倾囊施出,不过兄弟已经施演一遍,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相信兄弟的话而付出了更多的代价!”

说着又瞟了无非一眼,徐文长也瞧着无非道:“大师的确太心急了一点,夏侯杰说话算话,而大师的身份如不揭露,可能还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元空一怔道:“师叔!您也跟侠王有了关系?”

无非没有理他,却朝徐文长冷冷一笑道:“你知道什么!”

侠王对贫僧另有指示。夏侯杰的剑招必须在交手中才能见其精髓,如果由他自己施演,可能还会受他所愚,贫僧若不是怕穆老施主上当,怎会轻举妄动。”

穆居易哈哈一笑道:“此话不错,洒家在旁看得很清楚,这小子的剑招的确不同凡响,难怪侠王要如此慎重其事。如果不明就里,轻率与敌,洒家很可能会栽在他手里!”

无非忙问道:“施主现在有把握了吗?”

穆居易大笑道:“如果这小子没有藏私,大概是不成问题了!”

无非道:“贫僧所能仅限于此,全部希望都寄在施主身上。假如再有什么问题,侠王在少林安排的人员已全部表明,再也没转圈的机会了!”

穆居易道:“没问题!侠王说过夏侯杰的剑招变化不会超过二十招,洒家相信不会再有问题了,小子!为了省麻烦,你还是乖乖抛剑领死算了!”

夏侯杰庄然道:“姓穆的,你虽然已经知道我的剑招变化,但是要把我的剑从手中夺去,恐怕还不容易。”

穆居易哈哈大笑道:“岂止是剑,洒家还要你的命呢!”

夏侯杰坚定地道:“要命比夺剑简单多了,一个剑手是宁死也不弃剑的。”

由于他的态度很严肃,语气也很沉着,穆居易虽然具有相当把握,倒也不敢轻敌。他双手箕张作抓取状,慢慢地逼近过来。

夏侯杰用剑一指道:“你亮出兵器来。”

穆居易的肩头背着一对飞抓,色泛乌青,飞抓后面拖着根长而细的长练,也是同样的颜色,缠绕在上半身。可是他无意取用,淡淡一笑道:“洒家这对家伙有十几年未曾动用了,今天洒家还不想破禁。”

夏侯杰淡然道:“用不用在你,我只是预先打个招呼,免得你临时措手不及,想用已经太迟了。”

穆居易大笑道:“小子,老实告诉你吧,洒家这对宝贝如果想出手的话,一定是在最恰到好处的时候,从来也不会太迟。因为你先打招呼,洒家也打个招呼在先。如果这对家伙出了手,你死了也值得了。洒家有生以来,还没有对几个人用过。”

夏侯杰知道他这对飞抓必然有着不凡的招式,而且是在出人不意的时间才使用。内心已有了准备,及至听他把话明说出来,倒觉得此人心地还算光明。因此态度上也客气了点,他手振情剑道:“你注意看,我要出招了。”

长剑一抖,招化情海生涛,剑光似绵绵长波,涌将出去。穆居易口气很狂,手头也着实有两下子,他居然凭着一双空手枪进剑圈中,十指劲弹,恰恰扣在剑身上,不仅化开了攻势,而且将长剑弹震了开去。

指剑交触,声如鸣钟,夏侯杰既惊于他手法之快,更惊放他指劲之强,空手固然容易使力,可是以手指去触锐利无匹的利剑,一定要看得准,拿得稳,他不能不佩服这头大野熊确有过人之处。

因为对方是绝顶高手,夏侯杰出招时不敢把劲力用得太足,便于随时控制,长剑被弹开后,他立刻顺着去势将剑又圈了回来。

穆居易弹开剑后,本想着进招,以期一击得手。可是夏侯杰的剑并未失去控制,很快地采取守势,阻止了他以后的攻势,他只好淡淡地一笑道:“小子还不错。”

夏侯杰十分沉稳,却掩不住心里的震骇,穆居易只看了他一次施展,的确已能控制了他剑招的变化。情天六式本来是连绵不断的攻招,却被他硬用这个方法隔断了。

如果分开一招一式地用出去,不仅剑式威力减半,弄得不好,还会落入对方的控制中,因此下一招必须想个什么方法才好。稍微作了一下思索,他举剑再度进攻,剑发飘渺,望去颇似情天六式中情天茫茫,穆居易也用手指抢进来弹扣。可是他的手才伸进剑圈,立刻就觉得不对了。

穆居易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误,他对夏侯杰的剑招变化已了如指掌,这一下五指齐弹定然可以弹开那一柄利剑。接着把下一招杀手都准备好了。谁知他的手刚接触到剑身时,突然发觉力量全使空了。

夏侯杰竟然使了一着虚招。在他指力未发之前撤回了长剑,跟着利用他微一发怔的时候,使出了下一招情天易残,这是他意料中的招式,只是没想到对方能有连绵施展的机会,而且知道得也太迟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运足真气,靠着先天的异禀硬挨上剑试试看。

然而他把气运集到腰间着剑之处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一下硬挤,只感到腰下掠过一阵凉风,夏侯杰已经抱着剑站到了一边去。

他低头一看,剑锋只在腰前划过,把他皮袄的下摆削断了一截,他怔了一怔,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侯杰淡然道:“穆居易,这使你明白光是看透人家的剑路还是不够的,剑招是活用的,你太相信自己的判断只会吃亏。

穆居易怒声道:“臭小子,你别神气,你不过是心眼儿多一点,可是你那一剑未必能伤得了我。”

夏侯杰一笑道:“不错!你一身气功已经登峰造极,也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