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44章

作者:司马紫烟

徐文长刚冲出几丈,听见夏侯杰的话后,连忙又改换方向,从横里急窜。前面刚好是一道山涧,宽约丈许,越过山涧后,是一片斜坡,斜坡后乱石耸立,只要逃到那儿,再也不怕人拦截了,因此他一长身,从涧上飞越过去。

脚刚沾地,涧壁中闪出一人,扬手喝道:“打!”

脑后急风迫体,他本能地回掌一拍。将击来的暗器拍落,还没有多作思虑,脚下波的一声,爆开一团绿光,象万点流萤飞舞,他身上沾上了几点,奇热无比。

徐文长知道不好。这是少林最厉害的暗器青磷弹,他连忙就地打滚,想把磷火压熄,殊不知磷弹中部是最易扩散的磷粒,一压之后,不仅未能压熄。反而将磷球压碎,蔓延成片,烧得他遍体都是绿色的火花。

滚了几下后,火毒攻心,他再也支持不住了,砰然翻落山涧。涧中只有浅浅的流水,却奇寒澈骨,热火、冷水两下夹逼,终于夺去了他的生命。

夏侯杰眼看着徐文长的躯体在涧中停止了挣扎,心里有很多的感慨。因为徐文长毕竟不是他的敌人,是他在多年前认识的朋友,虽然随着事情的变迁友谊已经不存在了。但他的死亡,总不免有些唏嘘!

涧壁下隐藏发暗器的人也出来了,却是无尘的弟子元朗,他先朝无尘等人合什为礼,然后道:“夏侯大侠,掌门人的计算到底错了一步,如果不是大侠及时唬了他一下,他很可能会逃了出去!”

风无向愕然问道:“是掌门人命师兄埋伏在此的!”

无非笑道:“那还用说吗?你把青磷弹缴回给掌门人了,如果不是掌门人授意,元朗怎会得到青磷弹的!风师侄,我们一向都以为掌门人仁慈优柔,看来都走了眼,掌门师兄深思远虑,计出万全,尤在你我之上呢?”

无尘也道:“这是绝无疑问的,先师圆寂时,在我们中独独指定二师兄继任掌门,岂是没有原因的!”

无非点头叹道:“先师造命宣布后,小弟感到很意外,因为二师兄是最沉默寡言的一个,行事也很少有定见,当然小弟我以师命为重,对二师兄绝无不敬之意,可是心中总觉得二师兄只宜闭门静修,主政似非恰当人选。直到现在,才知道先师知人之深,更知道二师兄处事之稳健!”

他们都只顾兴奋地谈话,却忽略了夏侯杰站在涧旁恻然感慨。风无向发现了连忙问道:“夏侯兄!你怎么了?”

夏侯杰摇头叹道:“没什么,目睹敌人惨死,兄弟总不免有点不忍心!”

风无向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夏侯兄也明白此人不除,后果实在堪虑!”

夏侯杰道:“兄弟完全明白,贵掌门人智慧如海,若非事在必须,他并不愿轻杀一人!”

无非道:“掌门人一再告诫,叫贫僧稳健从事,贫僧却未能遵命,行事轻率,居然想借用大侠的宝剑除去此獠,结果差一点将大侠的宝剑都丢掉了!”

夏侯杰忙道:“大师别这么说,徐文长已得古白龙之亲传,剑法之精,确是难以想象,使大师不拿走,夏侯某也难以保全,事实上夏侯某能得回此剑,也全拜受贵掌门之赐。”

无非道:“哪里!哪里!大侠夺剑时的心智手法,贫僧佩服得五体投地!”

夏侯杰苦笑道:“徐文长已今非昔比,从他手中夺剑是万无可能的事,大师等离寺后,贵掌门人立时对夏侯某面授机宜,夏侯某依计行事,总算把剑取了回来!”

无非问道:“我们在外面行动,掌门人是隐身在哪里观察的?”

元朗忙道:“掌门人对弟子与夏侯大使面授机宜后,即从事寺内善后事务,料理内姦之清除,根本无暇抽身!”

无非愕然道:“如此说来,掌门人竟是预知我的剑会被人夺走了!”

夏侯杰点点头,叹道:“贵掌门人行事之稳健,料事之精确,实非常人所能及,我们还是进去听听他的指示吧!”

一行人回到少林上院的正殿,无垢上人神色凝重,面前跪着一列年轻的僧人,他沉声问无非道:“师弟!你看都在这里吗?”

无非扫了一眼,点点头道:“小弟所知的就是这些人了,至于是否还有其他隐伏的叛徒,小弟不敢确定,最好请掌门人用刑法拷问一番……”

无垢上人摇头道:“不必了,我想也不会再有了,即使这八个人,我也认为太多了。如果不是师弟列出名单,我真不想追究!现在我对他们也不忍深责!”

无非急道:“师兄!他们身受少林栽培,不思感恩报德,反而做出那种欺师叛祖的行为,怎可轻恕!”

无垢上人叹道:“我都问清楚了,他们也不是有心叛离门户,只是操志不坚,受了崂山七鸟中几个女子的色身诱惑,才干出那种糊涂事。而且他们的地位也低,对于本门的机密事情多未参预,最后只是支持无定师弟与元空夺取掌门的行动而已……”

无非叫道:“这已经够了,他们都是元字辈二代门人,受了少林近十年的培育,居心不善……”

无垢叹道:“怪不得他们,他们都是十六七岁才入门受戒,又都是富家子弟,六根不净,持戒又谈何容易。经过人家有计划的诱惑,变节乃情理中事!”

无非道:“他们都是无相师兄与无定师兄引蔗入门的,坏师父怎能教出好徒弟?”

无垢上人摇摇头道:“死者已矣!我们不应该再去批评他们!至于这八名弟子的失节,更不能加罪他们,因为每个人入门受戒都是我主持的,一定要追究的话,首先我该负责之罪,更要负教化不力之罪。因为他们师父只教武功,德行的教化仍是我的责任!”

无非道:“掌门人打算如何发落呢?”

无垢上人道:“我主张从轻发落,不过现在是无向执掌令符,掌刑的元空又死了,只好由无向作主了!”

风无向沉吟片刻道:“弟子想废去他们的武功,追回度碟,勒令他们还俗!”

无垢上人道:“这样好,他们家中都还有父母,为学武功才献身空门,可是他们并不是理想的佛门弟子,念在他们受苦一场,只追回本门特殊的武功,一些普通的功夫,还是让他们留着吧!”

风无向道:“弟子遵命!”

无非却道:“风师侄!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无垢上人道:“佛法是慈悲的,佛门虽广,却不渡无缘之人,他们与佛无缘,不如放他们回去。让他们取妻生子接续香烟,善尽其人之责!”

无非道:“小弟并不反对掌门人的措施,只是为了保密,掌门人才不惜破杀戒,用心机,除去了徐文长,现在又放他们走。岂非功亏一篑!”

无垢上人道:“他们如果有良心,便该感激师门恩重,至少不该再作出危及门户的事,我相信他们会保住秘密的,元慎,你怎么说?”

领头的是一名壮年僧人,约莫三十五六岁左右,这时泥首于地道:“弟子罪孽深重,万死莫赎。”

无垢上人微笑道:“那倒不然,到现在为至你们并没有做出什么危及门户的事,我只是根据无非师叔的指控而处分你们,也许是冤枉你们的。”

元慎又叩了一个头道:“无非师叔并未冤枉我们,弟子等确曾受到诱惑而生叛门之心。”

无垢上人道:“我很奇怪,你们从哪来的机会与外界勾结,你们的行动一向在我的约束中。”

元慎道:“空师兄曾经利用监寺的职分,派令弟子等到下院去轮值,对方等化装为香客……”

无垢上人轻叹道:“还是他诱惑你们的,看来这个逆徒倒真是一头害群之马。”

元慎低下头道:“元空师兄差不多对所有的同门都进行过试探,只有弟子等八人定力不坚,受了诱惑,与那几个妖女等犯下大错后,元空师兄即以败坏清规作为要挟,弟子等虽然感到叛门之行可耻,却也不敢违抗。”

无非道:“胡说,你们为什么不向掌门人申诉。”

元慎道:“掌门人不管事,寺务全在无定师叔与师兄的把持下,弟子又提不出确实的证据,只得接受他们的要挟。不过弟子等都商量过了,大家决定不作危害门户的事,所以今天弟子等并没有行动。”

无垢上人笑道:“由此可见我对你们的信心并没有失败,你们只是犯了意识上的罪。”

无非道:“出家人第一就是修心。”

无垢上人叹道:“那谈何容易,他们的年纪还轻,比不得你我,对于内心的倾向是无法控制的。他们心目中还有着师门的观念已经很不容易了。”

无非沉思了一下道:“掌门人决定要放过他们,小弟自然不能反对。不过如此一来,本寺今后的规戒恐怕很难维持了。”

无垢上人道:“本门的规成就是太严了,动不动就绳以严刑,所以这几个弟子偶一不慎而犯了法,才受到姦徒的挟制。有了这次的教训,我们更不应该固守成规。”

元慎道:“元空师兄职掌司刑,抓住我们的过错后,立以生死为要挟,我们只好依从,如果知道掌门人如此仁慈,弟子等早就揭发他的阴谋了。”

无垢上人笑向无非道:“师弟你看如何?”

无非道:“掌门人智慧如海,见远知微,小弟望尘莫及,一切以掌门人意向为从。”

无垢上人点点头道:“元慎!我对你们的行为很同情,可是少林是佛门弟子,你们已犯色戒,可见六根未净与佛无缘,少林是无法再容纳你们了,还是还俗回去好好做人吧,武功也不追回了,但是希望你们把这点功夫用在正途,千万不可用以为恶之具。”

元慎道:“弟子等愿受死也不想下山。”

无垢上人道:“那是不行的,你们犯过色戒后,更难定心,对寺中清苦的生活是无法再习惯了。”

元慎道:“这点弟子很明白,如果弟子拒绝为用,势必难免一死,如果弟子投靠对方,则更愧对师门,因此弟子情愿死在门规之下。”

无垢上人微笑道:“出家人固然戒诳,可是为了情势所困,有时应该通达善变,我今天说了慌,假装功力散失,无非师叔假意与古白龙勾通,都是出家人的大戒,可是我们心中并无恶的感觉……”

风无向也明白师父的意思了,连忙道:“掌门人解除你们的佛门弟子身份,就是给你们一条求生之道,你们还俗之后,更不受清规的限制了。”

元慎也明白了,他叩了一个头道:“多谢掌门人的指示,弟子一定善为利用还俗的身份,为师门效力!”

无垢上人道:“我并不要求你们这样做,那是佛法所不允许的,我只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

元慎道:“弟子等自愿如此,以赎往咎!”

无垢人笑道:“在佛前叩个头,好好地回去吧!我已经叫元朗给你们准备还俗的衣装了,至于你们以后怎么做,我不便干涉,但是我不希望你们太勉强。悔过的方法很多,回家做个好人,孝亲慈幼,济贫拯弱,能不负我一番教训,我就很满足了!”

元慎不再说了,先朝殿上叩了一个头,另外七人也跟着他动作,然后向无垢上人、无尘、无净、无非等依次行礼,最后拜了一拜风无向,起立肃然而退!

等他们出去后,无非道:“师兄!小弟是真的佩服您了,古白龙在少林寺安排下八个暗桩,您居然反为利用。这八名弟子一定会投向魔心圣教,变成我们的内应!”

无垢上人道:“我并不想利用他们,这种手段近乎姦诈,实非我之所愿,可是我知道他们定不会再为对方所用,能够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无非朝夏侯杰看了一眼,知道掌门人是不愿在外人面前承认此事而失身份,乃笑道:“夏侯大侠,今日少林的种种作为,似乎有失光明之道,可是事出无奈,对付古白龙那种姦诈卑鄙的恶徒,不得不如此!”

无垢上人道:“师弟!你不必解释,夏侯大侠一定会明白的,行事但求心安就够了,我并不要求每个人都谅解。大侠为少林的事奔波千里,又历受惊险,老衲万分感激,已命弟子准备了素斋,聊表谢意。大侠请休息一下,回头老衲再命无向恭陪大侠入席压惊!”

夏侯杰知道他们一定有要事商量,连忙道:“那可不敢当,晚辈此来就是向贵派报警,不知掌门人早已洞悉姦谋,且能化险为夷,夏侯某万分欣慰,目的已达,晚辈想告辞了!”

风无向忙道:“夏侯兄别忙着走,兄弟还有许多事情相告,而且兄弟还要陪同夏侯兄到别处去办事!”

夏侯杰也想与风无向一谈,问问他在西城的情形,因此点头道:“兄弟先到下院恭候吧,寺外徐文长的遗体,还请风兄妥为安葬,他行止虽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