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47章

作者:司马紫烟

凌无咎有意无意地挡住他的视线,不让他看见梅杏雨所捧的首级,夏侯杰是跟着出来的,见状也明白了,抢着问道:“柳小姐与赵兄都是很慎重的人,不致于如此鲁莽吧!”

奎木道:“尸体是在他的身旁发现的,他们自己也承认了,那还会错!”

风无向道:“现在他们的人呢?”

凌无咎道:“掌门师兄闻讯之后,立刻去看了一遍,此刻正在真武殿左侧的空地上等候,令师弟与柳姑娘也在那里。可是他们除了承认杀人之外,拒绝作任何谈话,使掌门师兄很不高兴!”

风无向笑道:“他们也太执拗了!”

凌无咎道:“我去了之后,令师弟说了,家有家长,门有帮主,贤侄现掌少林信符,他只肯对你一人解释!”

风无向道:“那我就去一趟吧!”

夏侯杰自然也要跟着,柳文佩回头对梅杏雨道:“不过是一点小误会,说开就行了,二位不必去了!”

杜素之知道他们的用意,借着机会沉声道:“杏丫头,铁冠这老牛鼻子越来越不成话,我看他今天还懂得客气,才马马虎虎向他认个输,谁知他还是那样小心眼儿。崂山七鸟本来就不是好东西,早就给古白龙做了爪牙,谁都该收拾他们,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既然处处摆臭架子,咱们也别理他,回家去!”凌无咎知道她们急于把梅铁风的人头带回家中去安葬,这倒是个机会,口中却道:“二位这是何苦呢?”

杜素之一哼道:“我老婆子一生最瞧不起人装腔作势,铁冠牛鼻子还没有当上武林盟主,就这样吹毛求疵,以后谁去瞧他的脸色,丫头!咱们走!”

梅杏雨早已把人头又包了起来,提在手中出了门,奎木问道:“你拿的是什么?”

梅杏雨眼睛一横,道:“这要你问吗?”

凌无咎笑道:“那是她们的替换衣服,小弟刚命人从山下取来,师兄未免问得太多了!”

奎木对那包袱看了一眼,道:“愚兄并非多事,因为掌门人刚下过口谕,不准任何人携带物件下山……”

杜素之冷笑道:“那是你们武当的事,难道连我老婆子也要管起来了?”

奎木也冷笑道:“我是为了你们好,此刻山下都有本门弟子把守着,怕你们不容易下去!”

梅杏雨一瞪眼道:“放屁!我并不是怕铁冠老道,只是为了夏侯大哥一再相劝,我不好意思太给他难堪,真要比起剑来,我还对付得了他!”

奎木瞪起眼道:“小丫头!你竟敢出言辱及掌门师兄,我现在就不放你走!”

梅杏雨淡淡地看他一眼,道:“很好,我的快剑只拿你们的解剑石试了一下,没有拿人开刀,一直感到很遗憾!你是铁冠老道的师弟,就由你来替他挨一剑吧!”

说完唰的一声,由腰下抽出一柄短剑采,寒光照眼,森森逼人,奎木口中说得凶,心里未尝不畏怯,见了她的短剑后,居然连退两步!

梅杏雨反而向前进逼,夏侯杰拖住她道:“杏雨,你怎么在这个时候闹起来了?”

梅杏雨怒声道:“夏侯大哥!就因为听了你的话,我才一忍再忍,现在连这种家伙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难道我还要忍下去!”

夏侯杰笑道:“既然你已经忍了,就干脆忍到底,你那招快剑是专为对付魔心圣教的主脑人物才用,绝不可在现在轻易施展!”梅杏雨道:“这是他自找的!”

夏侯杰道:“算了!奎木道长也不是有意的!”

凌无咎也道:“不错,敝师兄并非有意得罪姑娘,只是不善言词,反而把一片好意说成恶意了?我替他陪个罪,姑娘别再生气?”

奎本急声道:“凌师兄!她出言辱及掌门师兄,你还向她道歉?”

凌无咎正色道:“她说的本来就是事实,掌门师兄与夏侯大侠事前研究过很久,认为梅小姐这一剑威力至巨,虽然不一定会落败,却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夏侯大侠因为掌门师兄即将担任召邀天下武林同道的工作,不能轻易涉险而失却威望,才出而斡旋,劝止了这场比斗……”

奎木道:“哪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凌无咎道:“师兄执掌内务,有许多事不清楚……”

夏侯杰笑道:“事实上道长早就知道了,恐怕还是贵掌门的示意来试试梅小姐剑招的威力,这实在不必要,今天我们应该以大局为主,争私人的意气未免无聊。请道长转告贵掌门,就说是夏侯某的意思,武林人物相交以诚,一味勾心斗角,未免有伤和气。尤其是铁冠道长即将担任武林盟主共赴时期,更应该虚心待人!”

凌无咎横了奎木一眼,道:“师兄,掌门人也许没有这个意思,被你这一闹,连我也无法解释了!”

风无向连忙道:“好了!好了,误会越扯越深,大家就此算了吧!梅前辈与梅小姐先回去,凌师叔送他们二位下山。对贵门下解释一下,免得又生误会,小侄与夏侯兄随奎木道长去见铁冠真人,解决敝师弟伤人之事!”

奎木忙道:“凌师弟还有事,我送她们下去好了!”

梅杏雨道:“不要你送。你敢跟在我后面一步,我就对你不客气!”

奎木怒道:“凌师弟,武当本坛能容人如此放肆吗?”

凌无咎知道他的意思是拉自己一起出手斗斗,他自然不肯上当,笑道:“送客原为小弟的事,师兄未免管得太多!”

奎木见凌无咎当众如此抢白他,不禁恼羞成怒,手按剑把叫道:“师弟!这是你对我的态度!”

凌无咎沉声道:“长幼固然有序,职司尤应分明,师兄自己不自尊,怪不得小弟无礼,小弟此刻要送梅老夫人祖孙下山,无暇分辩。师兄如果认为小弟失礼,回头小弟自去向掌门人领罪!”说完朝杜素之弯腰稽首道:“夫人请!”

奎本急道:“你敢走!”

凌无咎根本不理他,自管在前引路,示意梅杏雨与杜素之跟着他,奎木拔出剑要追上去,夏侯杰的情剑也出了鞘道:“道长如此无理取闹,夏侯某拚着得罪武当,也要对道长不起了!”

奎木见夏侯杰也翻了脸,自己陷入四面楚歌的重围,不敢再倔强了,只得恶狠狠地道:“好!你们都是存心到武当来生事的!凌师弟,连你也帮着别人,我们上掌门师兄那儿理论去,反正你们有两个人质在那里,不怕你们不来!”

说完回头跑了。等他走远后,凌无咎低声道:“看来那个假掌门人已经知道我们要对付他,所以才借故生事,派了这个家伙来,大概存心准备决裂了!”

风无向道:“他扣留住赵师弟与表妹,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必须妥为应付!”

夏侯杰低声道:“凌师弟暂且找个地方把梅前辈的头埋好,然后就等在那里,看来今天下山很不容易了,我们先去与赵兄、柳小姐二人会面后再赶下来,此地确实不宜逗留。”

凌无咎道:“我也有这个感觉,即使崂山三鸟确为令师弟等人所为,也没有留难责怪的理由,他分明是故意找借口!”

风无向道:“有一点不解的是他的故意生事,在正殿中又何必那么委屈求全呢?”

夏侯杰想了一想,道:“这只有一个解释,先前他并不知道魔心教主力已抵达,所以尽量忍受,崂山三鸟登山,虽是暗害了梅老前辈送首级示警,但也可能是通知他这个消息,所以他见到人被杀,还以为被董兄等无意碰上。不过已知道他们所传的是什么消息,因此借机生事了!”

凌无咎道:“有道理,奎木师兄刚才应命挑战,居然偃旗息鼓而退,与他睚眦相较的本性极不符合,自然也是见势不佳,想等一下再报复了!”

夏侯杰道:“山下已是敌骑遍布,杏雨与凌道长断不可轻蹈罗网,找个僻静的地方光将梅前辈的遗体暂时安顿了,等我们会齐后共商大计吧!”

梅杏雨黯然道:“只剩下一颗头了,尸体不全,我也不能随便安葬,倒不如带在身边,跟你们一起行动吧!”

夏侯杰道:“奎木回报说你们下山去了,如果你们跟着一起前去。反而会引起怀疑,目前我们已身陷重围,必须不动声色,见机行事,还是暂时分开一下的好!”

梅杏雨见夏侯杰主张大家分开,这才不反对了,只好与杜素之、凌无咎下山而去。夏侯杰、风无向、柳文佩三人则转身走向正殿旁的空场。

那是一片空地,阻隔在观墙之外,原是武当弟子晨起练气习武的所在,空地的另一面是密密的丛林,远连峻峦,应该是极为隐蔽的所在。

铁冠真人带了十几名武当的同代弟子满脸寒霜,在他的对面站着赵千里与柳瑶红,也是一片恶容。

风无向等三人过来时,奎木还在铁冠身前絮絮低语,大概是报告适才的经过情形,铁冠见了风无向后,摆手阻止了奎木的叙述,冷冷地道:“风世兄!你来得正好,这两个人一个是你的同门师弟,一个是你的表妹,他们的行为你应该负责!”

风无向故意装作不知情地问道:“师弟!表妹!你们做了什么事令掌门人如此生气!”

柳瑶红首先怒叫道:“表哥,你来评评理,我们在这儿发现了三个鬼鬼崇累的家伙,企图偷溜进来,我们好意将那三人杀死了,铁冠掌门反说我们不该在此行凶杀人!”

风无向一笑道:“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此地是武当的总坛所在,出入的人自然是武当的门人,你们怎可不问青红皂白就杀了呢?”

柳瑶红鼓起眼怒道:“表兄!你知道那个家伙是什么人?”

风无向道:“我听说是崂山七鸟中的三个恶徒,不过我认为不太可能。武当重地,怎会有外人擅入呢?”

铁冠真人脸色微红道:“风世兄!那三具尸体我检查过了,的确是崂山七鸟中的……”

风无向立刻道:“掌门人认得他们吗?”

铁冠真人一愕,知道风无向是在探他的口气,乃冷笑一声道:“我怎么会认识这种江湖鼠辈,可是我门下有人认识他们!”

风无向淡淡地道:“贵门下不会认错吧!”

铁冠真人道:“自然不会!”

风无向道:“贵门下是哪一位?”

铁冠真人怒道:“是派在山下值勤的二代弟子,我用不着给你把人叫来对质吧!”

风无向笑道:“那自然不必,可是贵门下既然知道他们是崂山七鸟,更应该知道他们是万里追魂古白龙的余孽,怎会放他们上山来呢?”

铁冠真人倡然道:“那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因为这个地方十分隐秘,他们是偷着进来的!”

风无向道:“如此说来贵门下先有疏忽之责,崂山七鸟与我们站在敌对的地位,他们的来意定然图谋不轨,敝师弟与表妹出手迁灭歹徒,正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铁冠真人怒声道:“笑话!堂堂武当名门大派,会因这三个武林末流人物而影响安全……”

夏侯杰忍不住道:“掌门人说得太过份了,这三个微不足道的人物居然能接近贵派的重地而无人知觉,可见贵派的防御太疏忽了!”

铁冠真人顿了一顿道:“武当就是这条路不设防!”

柳瑶红尖刻地道:“那是为了给敌人出入方便吗?”

铁冠真人神色一变,随即坦然地道:“不错!这是我故意留出来的,而且就是为了方便敌人的出入!”

风无向见人坦白承认了,倒是有点愕然,沉吟片刻才问道:“掌门人大开方便之门,一定别有用心吧?”

铁冠真人平淡地道:“对方的渗透方法无孔不入,我不敢担保武当门下个个都是可靠的。留下这条路让对方轻易出入,看看他们与谁联络,我就可以知道谁是叛徒了!”

他居然能想出这个理由,风无向与夏侯杰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机智了,如果不是赵景云预作警示,大家定会认为这个理由十分正确。

风无向沉吟了一下才道:“掌门人神机妙算,晚辈等无从得知!”

铁冠真人手指赵千里与柳瑶红道:“可是他们轻举妄动破坏了我的计划!”

柳瑶红眼睛一翻道:“谁叫你事先不说明白,难道要我们眼睁睁地把贼人放进来!”

铁冠真人冷笑道:“二位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们在武当是客人,拿贼杀贼的事武当自己还应付得了,用不着二位费心!”

他的话愈说愈厉害,而且处处占理,柳瑶红一急之下,差点要把真相叫了出来,幸亏风无向机警,连忙暗示了一眼,笑道:“掌门人怪责固是不错,不过赵师弟与敝表妹跟崂山七鸟都有点过节,以前曾经受过他们的陷害凌辱,冤家路窄,刚好碰上了,争斗在所难免!”

奎木叫道:“武当山岂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