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48章

作者:司马紫烟

凌无咎听他一说,知道事情必有蹊跷,好在自己这边成竹在胸,遂不再坚持了!

刘三复摸摸身边,发现没有带剑,遂笑道:“虽是私人集会,我这个掌门人一身便装也太寒酸了,刚才不立即邀他们上山,也是这个原因,各位稍候片刻,我去换身衣服!”

凌无咎道:“小弟将掌门师兄的袍服准备好了,就放在偏殿云房中,小弟侍候师兄前去更衣!”

刘三复点点头道:“那就有劳师弟了!”

赵千里伴着奎木带领一批人下山去了,凌无咎也领着刘三复进去了,风无向立刻向武当诸人道:“在下承铁冠师伯之命,暂摄武当司令之职,请各位小心一点,各守方位,恐怕马上就有一场大战!”

他说话时已将铁板指戴在手上,武当的人自然都认识。每个人向铁板指看一眼,默不作声,却各自准备,将一片空场布好包围的阵势,井然有序,可见他们平时的训练有素!

夏侯杰低声问道:“风兄对这事有何看法?”风无向道:“魔心圣教主力已到,刘三复一定跟他们取得联络了,只是计划上出了问题!”

夏侯杰道:“风兄怎知他们计划出了问题!”

风无向低声道:“刘三复单身一人回来,可能是准备在不动声色之际,先把我们制住了,再将大批人马开上山胁迫武当就范,兵不血刃,就完成了席卷中原的霸业。可是,他到了山上,见大家有了准备,还以为是古白龙另有计划,来不及通知他,才将计就计,等候发展!”

夏侯杰道:“他说各大门派掌门人前来的话是真是假?”

风无向道:“希望不是假话,否则对抗魔心圣教,就只靠我们这点力量了!”

夏侯杰不解道:“这是怎么说呢?”

风无向道:“魔心圣教入关的消息,我们知道得太迟,他们入关之后,化整为零,一定是分散到各处,全面发动,少林那一方面幸得夏侯兄之助与家师灼见,使他们未能得逞。武当这边则掌门人为他们所更换,全门弟子性命都在控制之下,根本无须费事。其他各派,恐怕早已人其魔掌,赵仙子的留条上不也是如此说吗!”

夏侯杰道:“我们来此也没有多久,他们怎么会这样快就追到了呢?”

风无向道:“他们不是追来的,而是恰恰与我们是同一条路碰到的!”

夏侯杰愕然道:“这又怎么说?”

风无向道:“古白龙以为他的安排万无一失,把武当列为最后的集中地,等他们在各处得手后,就会到武当来了。只是没想到在少林会失手,更没想到我们也赶到这儿来了。所以他的计划不得不临时有点改变。目前我们这几个人是他唯一的阻碍,也是唯一能令他顾忌的力量,因此他不敢贸然上山,只叫刘三复一个人先来稳住我们!”

夏侯杰道:“风兄根据什么作此猜测呢?”

风无向道:“刘三复是与土蛹道长一起下山的,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回来,土蛹道长八成已遭了毒手,被他们杀死灭口以免泄机了!”

夏侯杰轻叹道:“其实郝步芳的剑法已经胜我们有余,手中的慧剑更比我的情剑锋利,他为什么还如此慎重呢?”

风无向道:“这就是我们唯一的生机,照兄弟的推测,郝步芳一定不在列中,所以他才如此安排。否则一定会毫无顾忌地杀上山来!”

夏侯杰道:“我们该怎么应付呢?”

风无向道:“待机而动,见机而作!”

夏侯杰道:“敌众我寡,事情恐怕不理想!”

风无向笑道:“不过我们有一个胜会,就是他们的联络不当。奎木下去通知后,古白龙以为刘三复已经把我们解决了。刘三复以为古白龙另有安排,双方都没有准备,所以我们可以袭之措手不及。到时候夏侯兄可千万不能再存仁慈之心,除恶务尽,杀一个是一个!”

夏侯杰道:“万一奎木告诉了他们真相呢?”

风无向道:“他不敢,刚才他就没有说出铁冠道长还在人世的事。我想他将解葯配方泄漏出来,古白龙也不肯饶他。而我示之以恩,放他下山,看他已有悔意,也许会帮我们的忙也不一定!”

夏侯杰道:“这可很难说!”

风无向笑道:“我并没有全寄望在他身上,还有赵师弟陪着他,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赵师弟会先知道的!”

夏侯杰道:“他们不会先对赵兄下毒手吗?”

风无向道:“赵师弟已经洞悉阴谋,随时都会提防的。暗算他不容易,明杀他,他会先行放信号示警!”

夏侯杰一叹道:“只是要他一个人涉险太……”

风无向正色道:“我们又何尝安全,今日之局可以说每个人都把脑袋提在手里,生死存亡,就在此一闯了!”

话说到这里,刘三复已经全身披挂出来了,腰下紧扣着一支长剑,手时刻扶在剑把上。

风无向心中了然地笑道:“晚辈有幸几度拜识掌门人盛装,却从没有见到掌门人盛装悬剑之威仪!”

凌无咎道:“掌门师兄!小弟的话不错吧,仪装佩剑,本门从无此等规定!”

刘三复一笑道:“这是私人的武林聚会,我总得象个武林人的样子!”

凌无咎道:“那么,小弟该令所有弟子也带上武器,才能与掌门人配合!”

刘三复道:“那自然可以,不过人家马上就到了,现在走得零零落落,未免不成体统!”

凌无咎道:“不会的,小弟接到奎木师兄的通知时,叫大家都暗藏武器,现在只要拿出来就行了!”

刘三复一怔道:“是谁叫他们这样做的?”

凌无答道:“每次紧急召集时都是这个规定,掌门师兄怎么忘了!”

刘三复一愕道:“是吗?也许是今天这个场合太特殊,我竟有点颠三倒四了!”

他又巧妙地掩饰过自己的失态,不过武当大部分人都已知道他是伪装的,因此也没有人表示惊异。

凌无咎沉声喝道:“亮剑!”

全体几乎是一个动作,由衣襟下翻出暗藏的长剑,只闻风声,不听剑鞘碰触的杂音,这显露出武当门下剑术的造诣,刘三复身不由主地退了一步,连风无向也暗生敬服,脱口赞道:“武当以剑术闻世,确是不同凡响,难怪以往历届剑会都由贵派占魁,就凭贵派这些高手,也足与魔心圣教的魔患于一争短长了!”

刘三复很不自然地强笑道:“世兄太过奖了,武当固步自封,很少有进展。英雄出少年,今后江湖将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如夏侯大侠……”

夏侯杰忙道:“在下这次完全是靠着剑物之利而潜先,如论真才实学,在下还差得远呢!”

刘三复笑道:“夏侯大侠说的固是谦辞,贫道却也无以为复,因为一柄剑在手,可以弥补剑术上的缺陷,剑会上武当不敢与大侠急雄。江湖上也让大侠居首……”

风无向故意一笑道:“掌门人认为夏侯兄是靠着剑器之利而沾光的了!”

刘三复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利剑的确能占很大的优势,夏侯大侠也承认是事实!”

夏侯杰道:“如果魔心圣教握有更利的剑,掌门人是否就甘屈下风了呢?”

刘三复笑道:“我是个出家人,学剑不为争雄,这是武当一向奉行的准则。然而人家欺负到武当头上,自然又另当别论!”

刚说到这里,门外已隐隐可见一大列人沿着山道而来,奎木与赵千里在最前面高声叫道:“各位掌门人到!”

刘三复笑道:“他们来了,我们接出去吧!”

风无向与夏侯杰跟在他身边走出观门,遥视片刻后,风无向低声诧道:“真的是来了,走在最前面的是点苍云中霄,崆峒与洞庭云龙剑派的四家掌门!”

夏侯杰沉吟了一下,道:“这四家虽然创立历史很久,却始终未能出人头地过,门下份子良莠不齐,行事态度,暧昧不明,很可能已为魔心圣教所屈服!”

风无向点了点头,因为来人渐近,他们来不及再作别的商讨了,那群人走到观前空地上时,刚立定身子,刘三复已抢着打了个稽首道:“嘉宾远莅,恕贫道有失恭迎!”

点苍掌门云中霄道:“掌门人太客气了,云某等因事起仓促,不速而来,正感冒昧……”

他们在这里客套,风无向却低声对夏侯杰道:“奇怪了,怎么没有魔心圣教的?”

夏侯杰压低嗓子道:“他们身后所带的从人,部分是魔心圣教的门徒,只不过是改了装束而已!”

风无向一怔道:“夏侯兄认得他们?”

夏侯杰道:“兄弟对这些门派的人并不认识,魔心圣教门下却见过几个,虽不能记全,可是这些人瞧来相当面熟,必是魔心圣教的门人无疑!”

风无向凝重地道:“那就要妥善应付了!”

这时刘三复与众人客套寒暄已毕,已经在开始询问到对方的来意。风无向连忙挤上去道:“掌门人!此处不是谈正事的地方,还是请各位进去吧!”

刘三复更衣出来后,已经发觉到武当门下情形有异,似乎不愿意把大家领进去。云中霄见状会意,连忙道:“我们说几句话就要走的,不必太麻烦了!”

刘三复借着机会道:“云掌门人不愿进去,就在门口谈谈也好!”

风无向笑着对凌无咎做了个手势,凌无咎会意,向后一招手,武当门人鱼贯列队而出,仍然站好方位,将来人围在核心。刘三复神色一变道:“凌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并没有叫你把人带出来!”

凌无答笑道:“小弟职掌司宾,佳客远来,理应列队执仪,以免失礼!”

刘三复沉声道:“那你也该先问问我!”

凌无答正色道:“正因为掌门人没有特别作指示,小弟才按照惯例行事,以免贻笑大方!”

刘三复被他用话堵住发作不得,可是脸色很难看,冷哼一声道:“你凡事自作主张,置我于何地?”

凌无咎平静地道:“小弟所为都是掌门师兄以前所作的指示,如果掌门师兄另有新的指示,事前该知会小弟一声,小弟自然遵命办理!”

两个人眼看着要说僵了,风无向上前打圆场道:“掌门人,现在不是处理私事的时候。各位掌门人联袂远道而来,一定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我们还是谈正经的吧!”

后列出来一人,面目死板,沙哑着喉咙道:“对!大家还是谈正经事吧!”

风无向望了那人一眼道:“阁下是哪一路的朋友?”

那人死板板地道:“兄弟是峨嵋的代表!”

风无向道:“峨嵋至心神尼佛驾安否?”

那人冷冷地道:“好得很!有劳阁下关注!”

风无向觉得这家伙说话太不懂礼貌,自己问候到他的掌门人,他的答话却比掌门人还狂傲。正想顶他两句,夏侯杰却在旁边扯了他一下,低声道:“这人是魔心圣教的西门玉,脸上戴着人皮面具,却改不了身形。风兄还是别去理他,看他们耍什么花样。”

风无向会意不作声了,刘三复又道:“列位远来不知有何见教?”

云中霄道:“兄弟等接到天心教的一份通知。”

风无向冷笑道:“天心教是何方神圣?”

云中霄脸色一沉道:“阁下有什么资格讲话?”

刘三复连忙道:“这位是风世兄,时下为少林的全权代表。”

云中霄故意哦了一声道:“那倒失敬了,少林是佛门弟子,怎么会派个俗家人作代表呢?”

风无向用手指指后列道:“峨嵋也是佛门弟子,照样也派个俗家代表,云掌门人怎么不去问问那位仁兄。”

他的手指向西门玉。只听西门玉冷哼一声道:“我自然有代表的资格,要你多管什么闲事?”

风无向傲然道:“我也有代表的资格,所以才要问问清楚,朋友是凭什么代表峨嵋的!”

西门玉冷冷地反问道:“你凭什么代表少林?”

风无向道:“我是少林现任掌门上无垢的嫡传弟子,现有少林掌门信符碧玉如意为证。”

说着将碧玉如意从怀中取出,高擎在手中。西门玉冷冷一笑道:“我跟至心老尼什么关系都没有,却带了一样东西,足可证明我的资格。”

说完双掌一拍,后面有人送来一个木盒,西门玉冷笑道:“打开来看看,这玩意儿比掌门信符还有力量。”

那人揭开水匣,里面赫然是一颗人头,西门玉用手托起木盒冷笑道:“这是至心老尼的首级,因为她不欢迎本教的东来,我干脆砍下她的脑袋,将峨嵋的基业整个接收过来,这足够证明我的代表资格了吧?”

风无向看清那人头确实是至心神尼的首级,神色为之一震。西门玉旁边的一人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