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49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大家都是一怔,想不透西门玉使的是什么邪术,能将刘三复拦空腰斩。

只有少数的几个人才明白西门玉使的不是邪术,而是一招极快,极狠的剑式,狠得使人无还手余地,更别说是招架闪避了,快得令人目不暇接,不知道他是如何出手的。甚至于连刘三复本人中剑后也不知道。

因此他做了抽剑回身的动作后,才血水迸射,腰断肠流,死状绝惨!

铁冠道长虽然恨他,觉得他死有余辜,但他毕竟是自己的骨肉至亲,脸上忍不住现出威然之色。不过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责任的重大,情绪绝不能激动,因此淡淡地道:“你们杀死了一个人就吓倒武当了!”

赫连新冷冷地道:“别忘了这个人是你的弟弟!”

铁冠漠然道:“我早不把他当弟弟了,何况我是个出家人,应当斩绝俗障。再说此人是你们的走狗,更是武当的祸害,你们不杀他,我也不能放过他!”

王侠冷冷地道:“你可以不认他为弟弟,也可以把他当作我们的走狗,可是你必须认清一件事,这个人曾经用剑把你逼下亡魂谷!”

铁冠道:“那又怎么样?”

王侠道:“那证明你的剑法不如他,而他在我们一个弟子手下都走不过五六式,这个帐你会算吗?”

铁冠冷冷地道:“不难算,你以为武当该屈服了?”

王侠哈哈一笑道:“不屈服也行,你们每个人都准备着一剑腰斩!”

铁冠沉声道:“杀刘三复容易,杀武当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云中霄连忙道:“掌门人当三思而行。”

铁冠冷笑道:“我考虑得很清楚,屈服如刘三复,也难逃一死,做走狗的下场不过如此,你应该三思而行。”

云中霄愧然道:“为威武所屈,我们不能奢望有好日子过,但总比没有日子过好一点。”

铁冠怒道:“真正的生活应该从斗争中去求取,如各位的处境,还真生不如死。”

云中霄道:“螳臂能挡车吗?武当剑法虽精,有几人能比刘三复高明。”

铁冠道:“能跟他一争的还有几个?比他高明的,连我在内,恐怕都找不出一个来。”

云中霄道:“那这场战斗还有什么生机可求。”

铁冠正色道:“生机不能靠运气,守株待兔的奇迹是不可能出现的,必须去求之才会有。”

云中霄道:“掌门人怎么还没有弄清楚,你们连找一个胜过刘三复的人都困难,怎能够与天心教抗争吗?”

铁冠朗声道:“是你自己没弄清楚,刘三复的剑法是得自他们的传授,虚实为人所把握,如果对付武当,恐怕还得付相当代价,天心教的所作所为并非不知道,如果他们能掌握绝对优势,还会客客气气来跟我们商量吗?他们早已一剑结束我们了。”

云中霄微怔道:“掌门人能说清楚一点吗?”

铁冠真人轻叹道:“刘三复剑术造诣,可能跟我们差不多,甚至还高明一点,可是在对方一个门人手中却走不出十招即告授首,那不是表示对方的剑法超群绝世,比中原武林道强出千百倍吗?他们既然掌握住如此优势,以他们一贯的作风,早已畅慾所为,为什么还要委屈求全,甚至于杀死一两个自己人来讨好武当呢?”

赫连新道:“这表示本教对武当的重视与合作的诚意。”

铁冠真人冷笑道:“重视是不错的,因为武当门下弟子最忠纯,你们那套渗透分化的手段很难行得通。到现在为止,只有那几个人受了你们的蛊惑,不过他们并非真的乐于为你们所用,只是生命受了威胁,不敢反抗而已。现在瞧了你们对付刘三复的手段,他们差不多也觉醒了!”

说着用手一指奎木与他身后的那些弟子,他们一个个都低下了头,面露愧色。铁冠真人又朗声道:“谈到实力问题,武当与少林是最令你们感到扎手的两派,在少林你们已完全失败,因此把重点集中在武当身上。如果武当为你们一举而定,少林鉴于现势,骤失后援,计唯不战而屈,以图自保……”

风无向微笑道:“掌门人这一算却错了,少林的态度早已表示得很明白,即使讲到最后一步也不会屈服的。以他们的力量而言,如果血拼少林,纵能成功,伤亡也极为惨重,也许会把从西域带来的这些教徒悉数牺牲,他们舍不得这么干的。”

铁冠点点头道:“世兄还有什么高见吗?”

风无向道:“晚辈的意见是说魔心圣教的如意算盘是想利用武当去对付少林,自己坐收其成。”

铁冠摇头道:“这不可能的,武当与少林乃数十年的交谊,门下诸人也是多年交谊,不会接受这个条件的。”

风无向道:“如果由刘三复一直顶着掌门人的身份,这并非不可能,他可以故意制造事端,引起我们两派的摩擦,他们再在后面鼓动煽惑,事情就很难说了。”

铁冠想了一下,悚然动容道:“世兄见解高明,比贫道透澈多了,现在世兄等来此一行,揭穿他们的阴谋,否则贫道纵不死于亡魂谷,也必死于今日。而武当的全体门人,也必定会成为傀儡无疑。”

赫连新脸色阴沉地一哼道:“你们都很聪明,只可惜还不够聪明,否则你们应该知道利害……”

风无向笑道:“我们早就看透利害了,所以才决定不屈服,峨嵋四家前车可鉴,让我们明白他们所谓的合作诚意有多少!”

王侠冷冷地一指那四颗首级与刘三复的尸体,道:“这些死人也可以告诉你们本教的实力有多雄厚。”

风无向道:“那四派的实力虽稍为薄弱,但是正经力拼之下,你们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所以我认为他们的死,只是你们的阴谋得逞,并非力不足抗。可是在武当少林两地,你们的阴谋全盘失败,力拼之后,你们可并不乐观,杀不了你们这些大魔头,至少可以把你们这些邪魔小丑剪屠净尽。”

赫连新微微变色,却还能沉得住气道:“风无向,你算是个很能干的脚色,早知如此,我该把你留在西域,不放你回来的。”

风无向哈哈大笑道:“你能拦得住我吗?你全部力量都在夏侯兄身上,结果还不是一场空,夏侯兄安然东返,倒是把你的老窝搅得天翻地覆。”

赫连新听见这番话就沉不住气了,他怒吼道:“夏侯杰这臭小子算得了什么,起先是我一番爱和之心,才没有宰了他。后来……”

风无向飞快地道:“后来是你那女徒弟郝步芳不答应,你才乖乖地……”

赫连新神色十分难看地哼了一声。夏侯杰发话道:“赫连新,你不是从教主的位置上被人哄了下来吗?怎么又到中原来创什么天心邪教了。”

赫连新闷声不答,旁边的王侠含笑道:“夏侯杰,这一点是你的运气,郝步芳不知看上你哪一点了,居然不肯与你为敌。魔心圣教仍然在西域旧址,由她负责,东图的大计则由赫连新师兄主持。”

夏侯杰闻言颇感意外,但也有点欣慰,因为郝步芳不来,这几个人尚不难对付。王侠又沉声道:“我们是为了郝步芳的原故,才不与你为难,可是也有个条件,如果你主动与我们作对,我们就无须客气,所以我先警告你一声,今天的事,你最好退作壁上观。”

夏侯杰还没有答话,风无向已抢着道:“夏侯兄乃剑会盟主,象你们这些邪魔小丑,还用不着他烦神。”

夏侯杰见风无向居然将他撇开了,心中大感惊奇,风无向却笑道:“夏侯兄,你还不明白吗?郝步芳已经跟他们一起东来,只为了你的原故,她不愿现身,而且也跟他们约法三章,不准他们与你为敌。其实他们巴不得你也参加在内,这样他们不但解除了约束,更可以将郝步芳拖进来做为后盾了。”

赫连新怒声道:“放心,郝步芳是我一手教出来的门徒,她也敢约束我?”

风无向笑道:“你们魔教的行事作风很特别,只有强弱之分,没有长幼之别。你的徒弟现在已高踞你之上,你敢不受她的约束吗?”

赫连新脸色铁青,气得一句话都讲不出来。铁冠真人朗声道:“今天讲废话已不是可以交代得了,赫连新,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赫连新怒道:“没什么打算,只有一个杀字,不屈服则死,没什么可说的。”

铁冠真人道:“你杀得了吗?”

王侠道:“杀死你们武当太简单了,刘三复的事既然被拆穿了,你也该明白那毒是谁下的,我不给解葯,六个时辰之后,你们武当将死无疑。”

铁冠真人冷笑道:“你愿意试试吗?”

王侠道:“不必试了,我知道得十分清楚,奎木已经把解方泄露给你们了。告诉你说,那是没用的,我既然用毒葯来控制你们,怎会把真正的解方给第二个人知道。用那个解方可以多延长六个时辰的生命。明日此时,我就上来替你们收尸。”

铁冠真人道:“有十二个时辰,足够我们应用了,至少可以把你们的魔子魔孙,一举扫荡。”

王侠微笑道:“有这么简单吗?”

铁冠真人一挥手,武当诸人逼前一步,长剑挺指,将他们包围起来。王侠轻蔑地一哼道:“你们武当仗着几式剑阵,就想留下我们吗?那你未免太天真了,我一个人就可以击溃他们。”

说着抽出腰间长剑,略一挥舞,向旁边冲去。有三名道人立刻横剑拦阻。王侠振腕先攻,铮铮一片激响,也没见他如何出手,却已转到那三名道者的背后,双方互易方位,他哈哈一笑道:“我这不是出来了吗?”

一言未毕,背后一个沉声道:“不见得,回去。”

剑光急闪,却是凌无咎迅速赶到出手,一连七八个快攻,使得王侠退了回去。王侠脸色一沉道:“凌道长,我不是真怕你,只是告诉你这个剑阵拦不住我。”

凌无咎朗声道:“剑阵的变化因为有叛徒予先泄漏,可以拦不住你,可是你想逃出去还没那么简单。”

王侠怒道:“放屁,我会逃,我刚才不杀你是给你一个悔悟的机会,你如果不相信,我再斗一遍,你小心自己的脑袋!”

长剑再挥,冲向那三名道人,交手了四五招,武当的剑阵是一种很玄秘的方位战法,无论对方多强,想胜过他们是很困难的。所以王侠的攻势虽急,招式虽毒,那三名道士仍然能很安全地保全自己。

可是,在动手之间,不知不觉地双方又换了位置,王侠闯出圈外,他用力一剑,将三人逼退了几步,大笑道:“怎么样,这剑阵拦得住我吗?”

铁冠真人神色微变,表现得很沮丧,这剑阵是武当流传了多年最具威力的一项绝学,现在却被人彻底破坏了。

王侠已经窥破了阵式的奥秘,虽然武当的人没有受害,但这个剑阵对他已不生作用了。

凌无咎十分沉着,横剑挺在王侠前面道:“你算得不错,居然能窥破阵式的奥秘,不过你了解到这剑阵的威力,它对你一个人失效,对其他人还是有用的,你们的人都能象你一样进退自如吗?”

王侠朗笑道:“不能,不过我一个人出来已经够了,你这个阵式人数是固定的,我在外面夹攻,只要能杀死其中一两个,剑阵就等于破了。”

凌无咎道:“我们也知道这个缺点,所以另作了补救的办法,我站在外围,就是防止这种事的发生。”

王侠冷笑道:“你防止得了吗?”

凌无咎道:“我相信不太困难,因为我不想与你拼命争斗,只在你意图伤人时加以阻挠一下。”

王侠道:“你别做梦了,刘三复比你如何?”

凌无咎道:“刘三复比我高明,可是你想杀死我却不会那么容易。刘三复的剑招虽利,却是你传授的,虚实变化你们都很熟悉,才有可乘之机。至于我的剑招,你必须花费一段时间去慢慢领会。”

王侠道:“我认为不须要那么久。”

凌无咎道:“你可以试试看。”

王侠叫道:“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了。”

他摇剑直上,凌无咎从容挥剑迎敌。他毕竟是上一届剑会盟主,不仅天分高,造诣也深,王侠连攻了十几招,都无法伤及他,不过照决斗的情势而论,凌无咎仍是站在下风。又过了几招,王侠的攻势更猛了。

凌无咎眼看不敌,情势渐危,铁冠真人正要上前帮他的忙,凌无咎大叫道:“掌门人不可轻动,剑阵必须有人主持指挥……”

王侠冷笑道:“那剑阵有个屁用,等我杀了你,就轮到其他人遭殃了。”

凌无咎声嘶力竭地叫道:“掌门人,小弟尚可支持片刻,除恶务尽,这片刻,断乎不能放过。”

铁冠真人被他一言提醒,长剑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