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

第08章

作者:司马紫烟

正说之间,黄先青与风无向回来了,听他说得如此严重,不约而同地围在他的身旁。

夏侯杰抽出腰间的情剑道:“事因这柄剑而起,我相信各位都知道它是……”

黄先青立刻道:“它不是魔心神剑吗?”

夏侯杰道:“可能是的。不过我得到它时,只知道它叫‘情剑’,系‘忧愁仙子’所有。”

黄先青诧然叫道:“它果然是情剑!”

夏侯杰庄重地点点头道:“不错!据我所知,它不但是情剑。也是东门一方口中所说的魔心圣剑。”

梅杏雨充满了好奇地道:“一柄剑为什么有两个名称呢?它既是西域的珍物,怎么又会流落中原呢?”

夏侯杰道:“它原来是西域魔心圣教的镇教之宝,被‘忧愁仙子’携来中原后,才易为情剑之名!”

黄先青这时也凝重地道:“魔心圣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夏侯兄可以透露一点吗?”

夏侯杰苦笑着摇摇头道:“这个兄弟一无所知,恐怕要等到见家师或东门一方后,才知分晓!”

众人都是一怔,黄先青道:“对了!令师宫老前辈今日始终未见现身,他究竟上哪儿去了?”

夏侯杰想了一下,终于在胸前模出一个小纸条,递给他道:“家师本来与我在一起,后来一转眼就不见了,托人递给我这张字条,我想可能与魔心圣教有关……”

黄先青接过纸条念道:“余突得苦果大师之邀,西行截拦二人,此事与中原武林安危关系重大,倘余日内未返,则事危矣,汝速邀中原高手,西行接应。再者东门一方系赵仙子仇家,杀废均可,必不得容其西返。剑会盟主以避之为上,唯情剑必须于今日收回,切记!切记!”

黄先青念完问道:“那赵仙子就是‘忧愁仙子’了?”

夏侯杰道:“是的,东门一方说的赵景云就是她的本名,她出身西域魔心圣教的事大概也不会错!”

黄先青沉吟片刻道:“夏侯兄此刻作何打算?”

夏侯杰道:“我想先找东门一方,把昔年的情形问清楚,然后到西城去一趟,把剑还给他们!”

黄先青不以为然地道:“这柄重宝怎么可以给他们呢?”

夏侯杰正色道:“这本来是他们的东西,我们怎么可以占为已有,何况西域已经知道此剑流落在中原,必然不肯罢休,魔心圣教的实力如何,不得而知。不过,从东门一方的表现看来,实在不容轻视,万一掀动干戈,后果堪虞……”

众人又陷入默然,片刻后,黄先青道:“宝剑虽然为夏侯兄所有,但是它的原主为‘忧愁仙子’,她对夏侯兄有授技之德,赠剑之惠,对她所托付的事……”

夏侯杰庄容道:“我不能用杀人来作为报恩酬德的方法,所以对杀伤东门一方之事,我无法从命!”

梅杏雨立刻支持他道:“对!恩德与公义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夏侯大哥已经答应东门一方安然送返西域,这是中原侠义的精神,我们不能食诺!”

夏侯杰一拱手道:“谢谢梅小姐的支持,东门一方说另有两个同伴一并前来,家师与苦果大师一定是前去拦阻那两个人西返,我们先去看看东门一方吧!”

风无向慨然道:“夏侯兄此刻已是剑会盟主的身份,对于你的任何决定,我们都有义务支持到底!”

夏侯杰向他们道谢了一声,然后在黄先青的带领下向山岭前进,那是武当筹备大会的落脚处,东门一方也暂时到达此地养息。

这是一所道观,平常也由武当门人主持,所以守门的小道童见到黄先青伴着夏侯杰等人前来时,立刻上前参见,执礼甚恭。

黄先青额首回礼后,道:“我送来的病人呢?”

那小道童恭身道:“在后殿静室中,由无垢无尘等四位师叔守护着,弟子立即去通报……”

黄先青一挥手道:“不用了,我们自己进去,你去关照全观弟子严密戒备,任何人都不得放进来!”

小道童答应着去了。黄先青一面领路,一面道:“兄弟接到夏侯兄的吩咐后,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才央请无尘等四位师兄守着,唯恐有失。那时兄弟只担心那些他被杀伤的人不甘心,借机会找他寻仇,现在才知道他身上牵连着更大关系,这防备的措施恐怕还不够严密……”

风无向笑道:“武当门中离字辈的剑客都是高手,有四位联手守护,恐怕铜墙铁壁也不过如此了。”

黄先青皱着眉头道:“风兄太过奖了,兄弟倒不敢如此乐观,但愿不发生意外最好。”

说着一行人已来到后殿,只见静室门深闭。全无动静,也象有人把守的样子,黄先青神色一动。连忙抢上前高声招呼道:“大师兄,小弟来了。”

语声方毕,室中发出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夏侯杰来了没有?”

众人微微一愣,夏侯杰赶忙道:“夏侯某在此!”

室中又喝道:“你一个人进来,其余的人都滚出去!”

夏侯杰只是一怔,黄先青低声问道:“夏侯兄!这屋中的女子是谁?”

夏侯杰摇头道:“我不认识!”

梅铁风抢着问道:“会不会是赵景云?”

夏侯杰怔了一下才道:“不知道!我虽然见过‘忧愁仙子’,却没有听她说过话,不过我相信不会是她。”

室中那女子又喝道:“夏侯杰,你听见没有,我叫你一个人进来,其余的人滚远点。不过,他们若是不怕死的话,也不妨跟着进来试试看!”

夏侯杰尚未表示。黄先青怒声道:“你是谁?”

室中女子冷冷地道:“你为什么不进来看看!”

黄先青听她的语气中充满了轻蔑挑战的意思。

可是他是个慎重的人,知道对方在室中一定安排了伏击的手段,他还是想找个有利的机会闯进去,因此仍站住脚步问道:“我的几位师兄上哪儿去了?”

室中的女子哈哈一笑道:“你是问那四个道士,他们可真是乖孩子,我叫他们睡觉,他们就躺下了!”

黄先青一听就知道四个师兄都遇了毒手,再也无法忍耐,一挺手中长剑,就朝室中冲去!冲到门口,门是关着的,他为了安全起见,先抬起脚来,向门上踢去。可是他的脚将要触门之际,那扇紧闭的门突然自动向里开了,他踢了个空。

他身子骤失重心,忍不住向前一冲,这时屋里冲出一条人影,两下相避不及,而且那人来势很急,将他撞得连退几步,倒在一起!

黄先青的鼻梁上被那人撞了个正着,眼前金星乱冒,视线模糊,根本看不清楚。情急之下,又怕那人趁机施袭,连忙一掌将那人推开,右手的长剑跟着刺了过去!

剑势递出一半,忽觉握剑的手腕被一托,将他的长剑夺了过去,他心中更急,双腿一挺,藉着朦胧的视觉,向那人攻出一拳,那人连忙退开了叫道:“黄兄,是我!”

他一听是夏侯杰的声音,倒是为之一怔,连忙用手揉揉眼睛,擦去被激出来的泪水,恢复清明的视觉。

却见夏侯杰握着他的长剑,蹲在一个道装的中年人面前省视,而那道装者正是他的大师兄离尘,此时他平躺在地上,两眼呆滞,好似已失去了知觉!

黄先青怔了一怔,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离尘是被室中那个女子制住了。利用自己踢门的时候,将他推了出来,自己一时不察,差点用剑伤了他。因此夏侯杰才出手夺剑,避免了自己误伤师兄……

想到这儿,他不禁又羞又愧,正想开口说话,却见夏侯杰神色凝重地在离尘身上拍了几掌。

离尘身子动了一动,似乎要挣扎坐起。可是身子略仰了一仰,又躺了一下去,口中不住地喘气。黄先青忙问道:“大师兄,你怎么了!室中是谁?发生了什么事?”

他一出口就是好几个问题,离尘张口慾答,却只见嘴chún翁动,发不出一点声音。

夏侯杰凝重地摇摇头道:“令师兄遭人用手法暗算制住穴道,那手法十分歹毒,能伤及人的脑部。兄弟虽然替他解了穴,仍须经过适当的疗治,才能使他恢复正常,黄兄现在最好不要去打扰他!”

黄先青一愕道:“夏侯兄懂得疗治手法吗?”

夏侯杰道:“兄弟略知一二,却未曾试过!”

黄先青急道:“那就请夏侯兄快点施救……”

夏侯杰摇头道:“现在不行,尚有三位令师兄被困在室内,必须先把他们救出来,这种制穴手法歹毒异常,如果超过半个时辰,必死无疑。从令大师兄的情形看来,那时限已经很接近了!”

黄先青闻言大急,又想朝静室间去,可是那室门闭上了,他恐怕又犯了刚才的错误,临门踌躇,不知如何是好。

夏侯杰走过来道:“黄兄请退一步,让兄弟来吧!”

室中的女子接口道:“好了!除了夏侯杰之外,其余的人都退到五丈之后去,否则我就先宰了这三个杂毛道士!”

夏侯杰回头朝他们做了眼色,示意大家退后。

黄先青却怒声道:“不行!这是武当的地方,怎能容人如此放肆,你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不敢出来见人……”

室中的女儿沉声道:“你想见吗?”

黄先青大叫道:“不错,我要好好地教训你一下!”

室中的人冷冷地道:“很好!我就让你见见,不过我警告你一句,我有个外号叫‘勾魂生死判’,除去我指定的人外,任何人见了我的面,就没有生路了!”

黄先青怒喝道:“胡说,我就不相信……”

梅铁风也跟着叫道:“老婆子也不信邪,非得看看你是何方妖魔鬼怪,能把老婆子的魂也勾了去!”

她口中说着话,动作箭也似地射了过去,可是她的身形刚挨近门前,立刻又弹退了回来。

夏侯杰本想拉住她的,见她又退后了,遂停止动作,梅铁风退出丈许后,探剑指着门叫道:“滚出门来!”

室中的女子也叫道:“你滚进来!”

语声方毕。那扇木门忽然轰的一声,自动向前倒下,门桩上有着一处明显的断痕,原来梅铁风在一进一退之际,已经表现了她剑法精深的造诣。

谁都没有注意到她何时出手用剑削断了门桩,同时也暗蓄劲力,使那扇门在片刻之后才向外倒下。

这一来室中的情形都一清二楚了,东门一方躺在云床上,一动都不动,生死未卜。

地上平躺着三个执剑的道装全真,正是黄先青的另外三位师兄,看样子也都被制住了穴道。

一个女子当门而立,手中执着一柄青色长剑,身材高大,面目狰狞,半边脸是黑的,半面脸是白的;齐鼻子中间划然分明,浓眉大眼,白脸那一边还算清秀,黑脸的那一边简直如同鬼魅,由于研娉各半,看不出年纪大小。

众人乍见这副形貌,都吓了一跳,最后还是梅铁风笑了起来道:“怪不得你的外号叫做‘勾魂生死判’,看你的脸半黑半白,再装上胡子,就跟城陛庙里的判官完全一样。”

那女子手挺长剑,慢慢地走了出来道:“老太婆,你刚才那手快剑使得高明,你的见解尤其高明,我的外号就是根据你们中原庙中的判官而取的,因此你也该知道见到我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梅铁风哈哈大笑道:“老婆子在六七岁时,就经常在庙里扯着那土偶的胡子玩,结果无病无痛,一直活到这么大的岁数,还能被你的鬼话吓倒了!”

夏侯杰听这女子说“你们中原”四个字,心中一动,脱口问道:“你是西域来的?”

那女子点点头。夏侯杰又问道:“你是魔心圣教中的人?”

女子哈哈大笑道:“不错!我乃是魔心圣教赫连教主治下掌刑祭司赵景霞!”

夏侯杰心中又是一动道:“赵景云是你的什么人?”

那女子双眼一瞪道:“是我教中百死莫赎的叛徒,我这次到中原来,就是为了擒她回去以正教规!”

夏侯杰顿了一顿才道:“你们教中的私事我管不着,可是你不该侵入武当私地,伤害中原武林同道……”

赵景霞冷冷地道:“我要带走东门一方,他们竟敢出手阻拦,我没有当场杀死他们已经很客气了!”

夏侯杰也怒声道:“你用的那种手法,比当场杀人更可恶,堂堂中原,岂可容你如此胡作非为!”

赵景霞冷笑一声道:“你能解开我魔心圣教中的独门手法,可见你与赵景云的关系一定非常密切,你是她的什么人?她的儿子?还是她的面首……”

夏侯杰愤然喝骂道:“放屁!你简直满口胡说!”

赵景霞却毫不在乎地道:“以你的年纪,只能做她的儿子。可是她生性婬贱,也许看你长得漂亮,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仙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