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11章 中州剑客

作者:司马紫烟

老者双眉一扬,手中剑倏地平出,臂腕一震一挺,竟将壮汉硬硬蹦回,并沉声叱斥道:

“我等自命侠义英雄,以谋困诛玉面煞神,乃为飞云叟复仇,情有可原,设若诛杀老弱无辜之人,与玉面煞神何异,老夫断不容尔兄弟妄行妄为!”

三名年青壮汉似是一路,闻言怒目圆睁,才待叱斥老者,驼奴却已嘿嘿冷笑两声,道:

“中州剑客请你后退一步,老夫倒要看看这三个初出江湖的小娃儿,有多少杀手,也敢大言不惭!”

老者闻言一愣,适才说话的那名壮汉已冷笑一声,道:

“好呀!原来你这老儿已与对方私通关节,怨不得你一再出手拦阻我兄弟下手,老三,你照顾这无仁无义卖友的老匹夫,老二,你和我料理了煞神手下的这个驼鬼!”

此人话到剑到,好快的剑法,一闪一抖,宝剑划出三条银龙劈削而下。

那知面前人影一晃,已经失去了驼奴和虎子的踪影、随即听到背后有人冷消着说道:

“点苍剑法不过如此,也敢前来送死!”

两名壮汉神色一变,倏地转身出剑攻上,另外那名壮汉本待出手对付同行老者,此时瞥见驼奴功力高出所料,不由的也斜登双足,饮剑围攻驼奴。

驼奴左手挟着虎子,只剩一只右手,又无兵刃,但却毫不在意,对方三柄利剑一齐攻到,一取丹田,一贯腰肋,另外一柄宝剑却阴狠的扎向虎子,驼奴冷笑一声,身形微移,已斜避开了腰肋和丹田两处的利剑,右腕暴伸,五指倏出,捏住了扎向虎子身上的那柄宝剑身。

这人正是发令的壮汉,宝剑被驼奴五指捏住,不由心中大凛,全力一夺,竟如生根一般动也不动,才知驼奴竟是罕绝的高手,却已无及,驼奴五指一颤,利刃一声脆响中断为二,驼奴手腕一沉二挺,壮汉虎口已裂,断剑坠落,知道大事不好,拼力向后纵时,但已然迟了一步,寒光一闪,握在驼奴五指中的半截利剑,已直直的插入壮汉的心头,齐根投入,尖锋却自背后穿出,使一边尚未参战的中州剑客,不禁凛惧至极,作声不得!

这仅最眨眼间事,另外两名壮汉一招递空,还没来得及变式进攻,老大已死,怒恨之下竟忘厉害,各甩臂腕,剑化纵横两道光闪,劈削上来,驼奴喋喋怪笑一声,右腕一翻,食中两指暴出,点在左面壮汉腕上,宝剑掌握不住,已经到了驼奴的手中,驼奴顺势剑走中宫,将右面的壮汉的宝剑碰飞,两名壮汉不再恋战,一东一西飞身而逃,驼奴暴喝一声“留下命来”!猛地甩剑出手刺向右面达者,随即食中二指一并,凌虚点向左面壮汉的“脊心”重穴,右面壮汉适时惨号一声,宝剑贯穿后心前胸,死于地上,左面壮汉却突地无故停步,脊椎已断,吐血而亡,三名功力极高的武林剑客,在驼奴手中竟如秋风扫落叶一般,转瞬皆已惨死!

这时那被驼奴称为中州剑客的老者,神色已变,目注驼奴竟然说不出话来,驼奴却沉声说道:

“先时你拦阻死的三个小辈伤害虎子,因之饶你不死,从后面快些逃命去吧,迟恐无及!”

中州剑客长吁一声,猛一跺脚,才待飞纵而去,倏然暗中有人喝道:

“慢着,我有话问你!”

中州剑客闻声止步,玉面煞神已自暗中走出,冷冷地说:

“你就是中州剑客欧阳子羽?”

欧阳子羽也冷冷地答道:

“是又怎样?”

玉面煞神狞笑一声,道:

“欧阳子羽,你维护幼童,不失侠义本身,我手下驼奴已经饶你不死,但愿你能痛痛快快的回答我几个问题,莫使我动气惹火改变饶你不死的初衷,譬如现在你这种神色和态度,就是我最厌恶的样子,人无不惜命者,你应该仔细想想!”

欧阳子羽眉头一皱,驼奴一旁已沉声叱道:

“家主人料事如神,绝无差错,你还是少说几句的好!”

玉面煞神冷哼一声,盯了驼奴一眼之后,转对欧阳子羽问道:

“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欧阳子羽并未答话,玉面煞神剑眉扬飞,俊脸之上已笼罩了杀气,适时,突自林中传来三声清奇的铃声,欧阳子羽长叹一声说道:

“时间匆促,只约集了三十八位武林朋友。”

玉面煞神嗯了一声,道:

“是专为对我而来?”

欧阳子羽却正色答道:

“是代飞云叟复仇而来!”

“两者并无不同,我再问你最后的一个问题,何人为首?”

“众志一心,谈不到是谁为首!”

玉面煞神笑了,随即挥手说道:

“你去吧,记住一件事情,今后最好和我避道而行。”

剑客欧阳子羽话都不答、飞身纵步而去。

玉面煞神轻蔑的瞥望了地上三具尸体一眼,对驼双说道:

“虎子交给你了,他们现在只剩下二十七个人啦,汪广浚尚在摸索林中各处,回来的时候令他备好马匹,这群自命清高不凡的匹夫,心如蛇蝎,现皆退出林中、不得不防彼等火攻之计,我出去会他们一会……”

驼奴向来不敢打断玉面煞神的话锋,这次却中途接口说道:

“主人可否令老奴出手,一者老奴自神功练成,始终未遇良机;再者也可使对方无法推断主人的功力,而生敬畏之心,三者虎子赤心,此举……”

玉面煞煞耸肩一笑,道:

“除虎子一项外,余者不成理由,好,这遭暂且由你,记住,对方不怕死的杀,惜命而求饶者放。”

驼奴欢应一声,仰颈长喊,以招唤汪广浚回转,汪广浚闻声而至。驼奴手指马匹说道:

“火速备马候令”

话声中,驼奴身形一闪,已自林木之间飞射远去,瞬际已经越出林外。

林外,一干武林中人业已分布妥当,人数虽不甚多,但这片树林却也不广,是故仍能每隔数丈一人将树林包围,每人足前,留己生燃一堆柴火,人人持弓搭箭,箭尖各有一团黑圆之物,驼奴一望即知果然未出玉面煞神所料,对方将用火攻,不过驼奴仍感奇怪,即便每人各发火箭十支,若使整座树林化为烈火,亦非刹那可成,自己四人,当树木燃烧之时再从容走出,仍然不迟,对方这多武林高手,怎无一人想到这种可能,转念至此,驼奴不禁心头一凛,才待飞身回林警告玉面煞神,却已无及,林外武林高手,在一声银铃传示信号之下,各垂长箭将箭尖之物点燃,随即弓开满月射向林中!

火箭如千百流星,划破长空,此去彼往支支相接,驼奴冷眼旁观、对方火箭并非随心乱发,而是早有一定目标,越知所料不假,突地仰颈长啸示警,自己却猛顿双足扑向就近的敌手而去。

就在驼奴飞身直扑近处敌手的刹那,树林边缘同时轰然作响,整座树林立被烈火包围起来,火由外面横向深处飞卷,时时轰轰发声,驼奴不禁雪发扬飞,这才知道对方早在林中各处作了手脚,驼奴虽然不喜玉面煞神的作为,但却不敢违抗,本身和玉面煞神并有生死相共的神秘关联,况且那无辜的幼童虎子,尚在林中,眼见得救已不及,驼奴不由的引发了当年曲暴戾凶性,此时驼奴已扑到一名武林高手的面前,这名高手公正引箭慾发,日睹驼奴扑由,弓弦响处,一丈火箭带着凄厉疾风啸声,直贯驼奴胸前射来,驼奴大嘴阔张,喋喋怪笑,身形自空中倏地斜移尺半,箭已射空,驼奴顺势一抄,已将箭杆捏住,随即抖腕一甩,火箭兀自对方强弓之中射出还要迅疾倍余的反投回去,这名武林高手未料及此、躲已不能,被火箭透胸而过,一声惨吼横尸地上,驼奴停都未停,左右双臂凌虚一划,打出两掌寒煞阴力,随掌又是两声嗥叫,另外两名武林高手已惨死驼奴手中,驼奴杀红了眼,双足仅在地上一沾即起,又扑向其他武林高手而去,这时树林已成火海,树木被焚发出的劈叭暴响,掩盖了死在驼奴手中武林人物的凄号惨吼,是故又有两人被驼奴阴狠的掌力震死在地上!

驼奴连杀五人,神色越发刚猛凶悍,身形展开,再次攻扑就近的敌者,这次却已被人发觉,暴喝呼叫之声,惊动了其余的武林高手,这些高手迅捷的集结一处,将驼奴团团围在当中。

驼奴正怕对方分散而逃,杀之不尽,目睹对方集结成圈,反而暂时停止攻击,待对方阵式列成之后,驼奴狂笑一声,身形涌起,以罕绝的功力卷入对方阵中,在二十几柄刀剑寒光剁削劈划之下,如入无人之境,转瞬又有四人丧命,其余高手这才知道玉面煞神固然无法力敌,就是这个看来老残衰弱的驼叟,也非自己一干朋友所能比拟,人到生死关头,设非大圣大贤,智、仁、勇兼备之大丈夫,无不避死就生而苟活,一干武林高手怎能例外,彼等联合设谋暗算玉面煞神,虽说是为飞云叟严氏父子复仇,其实多半还是为了玉面煞神杀人念后,重临死者灵堂狂妄傲慢目无余子的态度所侮,认系奇耻大辱,不得不杀之而正名,是故在此生死关头之下,重又现出内心的畏惧,畏惧既生,其气已懈,于是在驼奴掌毙第九名高手的时候,其余剩下的十八个人,不约而同纷纷飞身四散逃遁。

讵料他们刚刚腾纵出圈,远处突然如幽灵般飘来一条人影,这人冷凛而阴森的一声枭笑,继之叱道:

“鼠辈乖乖地和我手下驼奴一拼生死,或许有一线生机,若想逃遁者,便立遭惨报!”

驼奴闻声大喜,道:

“主人能脱大险,老奴真应叩谢神灵。”

原来由远处一飘而到当场的怪影,竟是玉面煞神,这样一来,十八名武林高手的退路已死,逼得重又集结一处,不过这次却被驼奴和玉面煞神夹在中间,已非先时的方位。

玉面煞神阴沉的面色映着松林的烈火,越法显得怕人,当驼奴话锋乍停之后,玉面煞神已冷酷地说道:

“我早已发现鼠辈的毒谋,有心等他们现出原形之后,再动手杀个干净痛快,这和神灵没有一点关系!”

说到这里,玉面煞神横目扫了十八名武林高手一眼,道:

“驼奴,我不想叫他们这样痛痛快快的死,你还记得老主人处治门下叛徒的办法吗?”

驼奴适才刹那间击毙九名高手,来皱眉头,如今听以玉面煞神的这几句话,却全身一抖,改变了神色。

玉面煞神明冷地哼了一声,道:

“我替你守住阵脚,那个妄自图逃,由我发落,其余的交给你了,按我所谕以老主人处治叛徒的手法,对付这一群鼠辈!”

驼奴似慾有言,可是当他瞥目玉面煞神冷酷无情的面色之后,不敢再说,立即答应一声,转对集结一处的十八名武林高手说道:

“今霄你们已是死数,上吧,最好是一拥齐上!”

十八名武林高手你看我我看你竟然无一答话之人,更无人奋勇上前了。

玉面煞神剑眉一挑,身形一闪而到,探臂一抓,迅疾无论的退回原处,手中却已多了一名被制无法挪动的敌者,这种来去如电的身法和无与伦比的功力,已使其余十七名高手,魂亡胆落,咋舌瞪目,作声不得。

玉面煞神一手提着被制之人的头发,一手缓缓伸出,五指向这人腕肘一弹,一声折骨轻响,这人右臂已断,继之弹打左臂及双膝,四肢已碎裂,玉面煞神有若解豕屠户,二指已摇入这人双目之中,一探一勾,这人双睛被生生挖出,玉面煞神若无其事的在这人身上擦干净二指,随即一连拍打了这人四处穴道,接着将这人平放地上,玉面煞神这种生残人肢的举动,只看得一干武林高手个个筋骨软颤,毛发悚然!

突然,地上那个已挖双睛而断四肢的高手,惨哼出声,如鬼哭,若狼嗥,凄厉无伦!

那知此人惨号凄哼几声之后,突然嘿嘿一笑,这一声怪笑,竟使其余武林高手猛地全身一抖,可是此人却发笑声音越响,只见此人肚肠抖动,四肢颤颤慾起,继之怪笑变作哈哈的狂笑,狂笑牵动四肢,因之奇疼入骨,又变作声声惨哼,令人不忍卒听,确又不能不听,这种残酷而无人道的手法,使一士武林高手在心部畏惧之下,生出了极端恨怒的愤慨,俱皆目射凶光,直瞪着玉商煞神。

玉面煞神适时淡然说道:

“武林向以‘挫骨分筋’手法和’五阴点穴’功力为最狠毒,其实未必,真正阴损毒辣的制敌手法,莫过于出人所身受的‘七过寒穴’,被制之人,虽失双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中州剑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