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12章 神剑三杰

作者:司马紫烟

凛人心胆的变化立即发生,宏善大师沾染毒液之处,立刻化分浓烟,随即蚀及肌骨筋肉,骨头已现深黑颜色,宏善全身被制,动不能动,却仍然看到肌肉颤抖的奇惨之状,玉面煞神毫无恤怜之态,狞笑数声之后,转身回到铁心地城门户,晃着火折进入石下、门户随之自封,外观依然如故,不见丝毫破绽!

就在玉面煞神身形消失门户之中,宏善大师已化浓血黄水之后,溪池岸边,突然出现了两个怪人,谁也想象不到,这两个怪人竟是大开“无敌之宴”的罪魁祸首,天山双残!

只听到那怪婆说道:

“老不死,现在你心服了吧,老娘阅人从无差错,这孩子洞庭湖上打伤其父,是存心斩断一切恩情,收养虎儿,是看那孩子骨格奇绝无论,以便传留我们的功力,假言不顾你我,志在取得宏善贼秃的实话,谁不知铁心地庄步步危机,这孩子甘冒大险替我们开路,你还有什么话说?”

老怪似知理屈,耸肩一笑,道:

“既已知道此子亦胆忠心,何忍令其犯险,走,咱们进去接应他去。”

怪婆杏眼一翻道:

“没见过有你这么混蛋的东西,这孩子只当咱们还在岳麓山呢,要是冒然出现,此子聪明至极,岂有不知我俩始终是在暗中监视之事,咱们走,目下不便露面,我深情此子必差汪广浚送信岳麓山中,我自有办法早到几天。”

老怪频频点头,夫妇不再停留,飞身而去。

就在老怪夫妇身形尚未消失远处之时,铁心地庄门户轻轻启开,露出了玉面煞神半个脸来,眼望着双残夫妇的背影,阴森而狰狞的一笑,又复隐去,重闭了门户!

次日晌午,汪广浚和驼奴与虎子,押着足月应用的食粮和一切物品,到达“龙王井”旁,玉面煞神已在彼处等候多时,吩咐众人将物品搬运到溪池旁边去后,玉面煞神严谕汪!”浚道:

“你火速回转老主人处,禀陈此间一切,说明“不灭神灯”与“地华宝铲”皆已到手,宏善已死,古铜玉所建“地心铁庄”门户已得,我正准备以身相试庄中一切厉害埋伏,请老主人夫妇快些驾临此间,往返月半时日已足,对老主人说,四十天后,每夜初更至二鼓,我必在这溪池旁边恭迎,你立即上道不得有误!”

汪广浚闻言即行,快马飞奔后麓山而去,玉面煞神目睹汪广浚远去之后,转对驼奴说道:“宏善贼秃言语不实,昨夜我几乎落其谋中而惨死,是故目下铁心地庄你和虎子还不能进去,虎儿交给你了,暂时仍然住在朱陀峰中,候老主人驾临其间可传授小虎儿基本功夫,等我传召。”

驼奴也是应命而行,小虎儿却依依不舍玉面煞神,事也真怪,玉面煞神待人向无耐心和情义,但对小虎儿却不忍叱斥,好言劝慰久久,小老虎方始答应和驼奴回转朱陀峰,但是仍然磨着玉面煞神答应每隔十天去看他一次之后,才无可奈何的离去。

玉面煞神将一切物品搬进铁心地庄之后,再未走出门户一步,转瞬十天,玉面煞神非但已将铁心地庄的种种奇绝埋伏了然胸怀,并且皆已相试多次,不过这却并非是玉面煞神智慧过人,能在短短十日之间,将昔年名震天下的武林怪客“灵蛇神翁八手诸葛”古铜玉精心所造的一切明暗埋伏解破,而是仗着巧得的那张钢管中的藏图,此图乃是宏善大师以十数年时间,用数十名无知的僧侣,代他相试铁心地庄种种埋伏之后所绘,藏之大树之上,以巨蟒守护,不料却便宜了玉面煞神。

每隔十日,是玉面煞神应诺小老虎前往来陀峰去的日子,当时小老虎作此请求,玉面煞神本心尚在考虑应允与否,突然忆及另一件事,方始慨诺,原来玉面煞神想起双残暗中追蹑身后监视自己之事,料知十日之约,双残必将露面,自己正好按计行事而达最后目的,所以才答应了小老虎的要求。

玉面煞神在第十天傍晚前,离开地庄,到了朱陀峰中,正二更离开,传了小老虎上乘坐功,当驼奴亲送玉面煞神回转铁心地庄的时候,在朱陀峰下,玉面煞神悄嘱驼奴说道:

“明天中午携带小老虎到溪地池旁候我,此事不得泄露于第三者知道,否则必然处死!”

驼奴惶惶受命,不敢多言,玉面煞神挥驼奴离去后,一个人缓展功力回归铁心地庄。

果然不出玉面煞神所料,在溪池旁边,早已站着天山双残,和那奉令促驾的汪广浚,但却没有马匹踪影,玉面煞神心中暗自冷笑,却疾纵近前恭城叩拜,问候义父母的安康。

难怪驼奴称呼玉面煞神为小主人,原来天山双残已认玉面煞叫为义子,并且传以绝技。

拜安之后,玉面煞神故作愕然之色,道:

“孩儿令广浚叩安并请双亲玉驾,却不料能于今夜……”

怪婆不待玉面煞神话罢,已接口说道:

“事乃凑巧,我夫妇突然想起神源寺中,昔日隐有一位佛门高于,怕你与彼相值而不敌,急急接应,不料在中途已与汪广浚相逢,得知事已全妥,十分快慰!”

玉面煞神早知怪婆所言是一篇鬼划符的谎言,却十分动容的叩谢双残关怀爱护之深情,神色郑重言辞诚恳,竟将自命聪智过人狡狯无比双残骗动,信以为真,玉面煞神不待双残询问,已将自出江湖之后,洞庭断绝亲情,钱塘斩杀飞云叟,得到“不灭神灯”,收留虎子,杀宏善而得“地华宝铲”一切详情,禀陈一遍,最后并恭请双残训示处理当否。

天山双残自认老姦巨猾,万想不到玉面煞神会将自己夫妇计算其中,所言毫无虚假,尤其玉面煞神谈到误中人计错杀手下之事,一再表示应受重责,双残非但机心尽去,并且万分欣慰的夸赞不绝。

玉面煞神知道计谋已成三分,随即郑重表示,因宏善意图暗算自己,迫而杀之,故此“广成金印”及“铁心金匙”的藏处,尚未发现,并且因为“铁心地庄”之中,步步危机,虽尽十日之能,解破不少,但仍不足十之二三,因之请双残进入“铁心地庄”之后,千万要随在自己身后而行,万莫涉险。

天山双残闻言越发深信玉面煞神忠诚不贰,频频颔首应诺并赞许玉面煞神能干而心细,遂在玉面煞神前导之下,进入“铁心地庄”的唯一门户。

踏临石笋之时,玉面煞神详述虚实,并声明千万不能接触苇草,其上有“沾衣绝露”,当之则毙!

双残本慾提身轻纵直达溪中实地,闻言注目,看出不假,自更全心信任玉面煞神,玉面煞神已知双残身陷自己罗网之中的可能,已有五分!

当工面煞神推开唯一门户的巨石顶盖时,首先自腰际取出一付特制皮手套,方始推动门户,并指点石盖说道:

“盖上遍涂奇毒葯物,沾之当时不觉,对时发作,发时已然无救,孩儿本想消除此毒,念及万一来日设有强敌之时,正可利用,故而留置,不知当否?”

怪婆嘻笑颜开,道:

“好,好,好,无一不是恰到好处。”

玉面煞神此时探手地道壁间,取出一支火把,立即点燃,道:

“地道共有三十六级石阶,日间开扇门户之后,正午时分,可以看清六级,因为地道是盘旋建造,夜间若是恰有月色,可见二级,不过第二至第六级,千万不可踏登,否则必遭攻袭,十分危险,现在我们一起迈步,踏上第一级,然后立即矮身三尺,因为门户在足踏第一级后,立即自动关闭。”

四人立即一起举步,踏上深有三尺的第一级,石盖果然迅疾无论的关闭,众人若无玉面煞神事先警告矮身,此时必被石盖回旋之力挤断脖颈不可,不过现在四个却无法长身,都弯背蹲着。

玉面煞神这时又对双残说道:

“内中埋伏非但巧夺天工出人意料,并且一时也说不清楚,义父母暂请注意孩儿,看孩儿相试这石级阶蹬,即知其他!”

说着,他飞身纵向第三级而去。

因为第三级是夜间仅能看到的最后一级,没有高手潜入的话,自然不会冒险踏上看不见的第四级,那知道玉面煞神刚刚踏上第三级,霍地从两旁石壁之中,直对着玉面煞神站立的地方,毫无声响地暴射出八支长枪,长枪交错而出,只要这人是在第三级之上,不论你站于偏左或是偏右或稍前或是销后,休想躲过,不过除八支长枪外,别无暗袭之物,因此双残夫妇嘴角现出冷笑,因为他们夫妇功力超绝,若遇这种埋伏,不难震臂击断长枪。

玉面煞神却不作此图,身形一闪已到第六级上,这是日间门户开启之时,可能看到的最后一级,此时因有火把照明,自然也看得清楚。

双残目睹玉面煞神不以功力震断长枪,反而下纵到第六级的举动,不以为然,那知就在玉面煞神闪身而去的刹那,第三级的石面之上,突然喷出毒针,设若玉面煞神象双残想象一般,震断长枪,必然无暇躲避毒汁,则必死无疑,双残至此,方始惊凛灵蛇神翁八手诸葛古铜玉的阴绝和造极的埋伏!

那知在双残隙惊埋伏阴绝之时,又现惊人之事,玉面煞神此时已落身第六级,讵料第六石级,倏忽向下一沉,双残立即同时想到,这种情形之下,以返纵而回第三级为唯一良策,因为第三级巡伏已然触动发作过去,自是最最平安的地方。

果然,玉面煞神未出天山双残所料,迅疾无情的飞拔而回,落身在第三级石级之上!

双残哈哈一笑,怪人说道:

“不愧老夫义子传人,任凭古铜玉有多妙的安排,此时……”

此时二字之后的“也将失却功效”满未说完,玉面煞神因早有备,竟在足点石级之后,飞投回到第一级上,怪人正感奇怪,不由停下话锋,就在这霎眼之间,至自第二级起到第六级上,整个石级划然中断下沉,成了一个长有丈二宽有八尺的无底深渊,设若玉面煞神果如双残所想,回纵第三级上,此时怕不早已跌落深渊而粉身碎骨了,双残至此,不由嗟吁出声,连连摇头,深知若非玉面煞神早已摸清虚实,凭自己夫妇,功力再高,也休想能够脱身古铜玉的奇绝埋伏之下。

玉面煞神这时手指已经缓缓升起而复原的石级,对双残说道:

“古铜玉的是武林一代奇才,这座铁心地庄,机关埋伏是连锁反应,循环不息,总纽计有两处,一在入口门户石盖之上,一在内部一处秘密地方,石盖开启之后,所有机关随之已生威力,石盖关闭,机关即全部自动引发,必须循环至一定时间,方始恢复原状,但若再启石盖门户,埋伏亦将再次引发,令人防不胜防,实在是巧夺天玉之造化,泄鬼神之技能!”

天山双残颔首无言,此时业已心服口服,玉面煞神深知双残城府渊沉而本性疑诈,于是又道:

“孩儿绘好了一个全部地庄机关的图样,义父母一阅之后,即能通行无阻,孩儿不知义父母会早数十天到达,因之不在身边,好在暂由孩儿带路,等到达地庄之后再献交义父母也是一样。”

天山双残在目睹机关玄奥绝妙之后,本性使然,已动机心,闻言方始放怀不疑,怪婆随说道:

“你作的对,此间城图万不能随身携带,否则落入敌手,那还了得,现在由你带路,咱们走吧。”

玉面煞神恭应一声,立即沿级指点可行之处,因须详为解释厉害,是故久久方才走完这三十六级石阶。

下阶右行,穿进一间石室,玉面煞神仍然详为解说室内埋伏之后,再由室内另一门户前行,那是一条南道,双残只觉已经深入地下很高,才待动问,迎面霍然出现了一座赤红的屏风,转过屏风,有一道紫铜大门阻路,门上共有八八六十四个金星,不知又是什么埋伏,双残不敢妄动,因为前行已然无路,四人自然停在紫铜门前!

玉面煞神这时说道:

“由此门而进,已是铁心地庄中枢要处,因此机关也越发厉害,请义父母对直孩儿,隔离五步站好。”

天山双残嗯了一声,如言而行,但却暗中提聚了全身功力,防备突然的变故,也就是双残狡狯阴毒的地方。

汪广浚自然更不怠慢,早已站在双残身后。

玉面煞神再次说道:

“钢门乍启,机关自发,义父母敬请千万不要左右闪避,站在中央,只要不理不睬不动,孩儿保无凶险!”

双残答应一声,玉面煞神方始上步双手在六十四颗金星的正中两颗之上,左一右的一旋,一阵“隆隆”闪雷声鸣,铜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神剑三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