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13章 断情石剑

作者:司马紫烟

九娘不能不追问下去,道:“谁不在了,为什么?”驼奴毫无表情的答道:

“白伦武老姦刁滑,在代主人开启金匙藏处的时候,竟作手脚,老权不能容他,已正法规!”

九娘颔首不再开口,玉面煞神却接话说道:

“此行甚远,为时颇久,九娘,你去准备一下行囊吧,这是女人的事情。”

九娘一笑起身而去,玉面煞神主仆却没有想到,九娘已然打定此行如脱笼之鸟,不再回来的主意。

次日清晨,驼奴和赫镇空金庭柱、刘金城三人,背负行囊先行,玉面煞神与芮九娘,携手于后,走下了浮玉西峰。

禅源寺旁的客栈之中,非但九娘寄存着马匹,那群残死于玉面煞神主什手中的黑道人物,也存着不少坐骑,玉面煞神主仆一行,挑选了六匹好马,余者相赠店家,折为寄养之资,然后打马加鞭奔向四川。

九娘一路决不询问目的之地,金庭柱等三人自更是不敢多说一句,他们对玉面煞神主仆,已然畏之如虎,但却不愿离开,这不只是恐惧死难,并有其他居心。

自浮玉西峰动身,直到越过安徽省界,平安无事,不过江湖消息特快,自数月以前百余名黑道高手断魂浮玉之后,暗中已有不少武林江湖中人注意不懈,固之当玉面煞神主仆一行离开浮玉西峰之财,已为人知。

相距九华山百里之地的溧阳县属“白口镇”上,正午时候,玉面煞神一行缓骑而入,停于“三和酒楼”门前,登楼进食。

适时自迎面飞般驰来三骑,一老二少,也在三和酒楼门前停蹄,双方正好对面,不由的互望了一眼。

此时金庭往等三人,闪向一旁,候玉面煞神和芮九娘先行,那迎面而来的老者,紧盯了赫镇空两眼,浓眉双锁,不知想些什么。

酒楼上,当玉面煞神等人饭酒摆上的刹那,那老者却由旁坐站起来,对赫镇空抱拳说道:“老朽请问一声,尊驾可是穿云飞燕赫朋友?”

赫镇空心中一动,瞥目玉面煞神,玉面煞神并未理睬,赫镇空只好站起答道:

“正是在下,老丈恕在下眼拙,怎么称呼?”

老者并不答问,却道:

“赫朋友可能移驾敞座一谈?”

赫镇空怎敢擅离,接话道:“不甚方便,老丈若有指教,请讲就是。”

老者神色一正,道:

“老朽曲化民,有一事相烦,舍侄曲天池,在数月以前,据传相随阁下前往浮玉西峰,自此就断无消息,请问舍侄现在何处?”

赫镇空正感回答无词的时候。玉面煞神冷冷地接话说道:

“这事没有人应当替你看着孩子,不知道!”

曲化民浓眉一挑,对玉面煞神说道:

“朋友,老朽并没问你,你何必多此言语?”

玉面煞神霍地站起回身说道:

“凭你要想问我,还差一些呢,告诉伤不知道,你少再噶苏没完惹我发火!”

曲化民退后一步,道:

“老朽以礼与赫朋友相谈,无碍阁下,阁下这般气势是意图何为?”

玉面煞神狞笑一声,道:

“你当真是问曲天池的下落?”

曲化民道:“当然,不过老朽并本烦及阁下!”

驼奴适时接口说道:

“曲天池之事,除家主人与老夫外,别无人知,赫镇室又怎能使你满意呢?”

曲化民浓眉再扬,问驼奴道:

“如此老朽愿致歉意,并请指点。”

玉面煞神冷笑一声入座,一字字冰冷冷地接口答道:

“曲天池死了,死无葬身之地!”

曲化民震声说道:“死于何人手中?”

玉面煞外也扬声答道:

“我!他死在我手中,你这该满意了吧?”

曲化民双目突射煞火,略一顾盼,只见满座酒客都在注视自己,随冷笑数声,道:

“阁下很够朋友,饭后老朽在镇外相候,了此恩怨,阁下答我一句。”

玉面煞神阴森一笑,道:

“好,只怕你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曲化民心头一凛,神色大变,猛地连退三步,厉声喝道:

“匹夫好狠的心肠,好黑的手段,竟然暗算老夫,咱们这笔账暂时记下,老夫不出三日定有所报!”说着,曲化民神色越发难看,霍地转身回应,对随行的两个少年消声说道:

“我已中了极为厉害的阴煞暗算,必须立即疗治,咱们走!”那两个少年在惊骇之下,立刻掺扶着曲化民,退出三和酒楼。

玉面煞神适时冷冷说道:

“抗我之令者,必死!姓曲的,你活不到明天了,有账来世吧!”

曲化民强忍怒愤恨怨,不再答话,匆匆而去。

此时满座酒饭客人,无不悄悄私谈玉面煞神一行人的来历,玉面煞神似有不耐,横目扫了酒容们一眼,店小二眼明手快,已经看出不对,假作向每张桌子笑问酒容有否所需,至时却低声拜恳客人们莫惹是非,万幸有此一着,否则玉面煞神行事刚健而毒辣,气恼之下就许对酒客们施展煞手。

堂倌好容易侍候着玉面煞神等人洒足饭饱,含笑结了账目恭送出酒楼,方始暗念一声佛号放下心来。

玉面煞神似因曲化民的事情而十分不快,出得白口镇后,立即飞骑疾驰向前,芮九娘和驼奴悄瞩赫镇空等当心,也催马追上,六匹快马泼风也似卷起一条灰龙,眨限远去。

玉面煞神一口气催马奔驰了二十里路,倏地勒住丝缰,当驼奴等人驰临身旁的时候,业已发现了玉面煞神突倏停马不前的原因,芮九娘杳限连委,不待玉面煞神开口,已婉和的说道:“放过他们去吧,好吗?”

原来前面里许路处,正有三骑缓缀而行,真是冤家路窄,竟然是那身受重伤的曲化民和另外两个少年。

玉面煞神瞥了芮九娘一眼,道:

“妇人之仁,你可知道什么叫‘斩草除根’?”

芮九娘仍然和颜悦色的说道:

“老头儿已经中了你的‘寒煞罡劲’,不会活到明天,何不任他自生自灭。”

玉面煞神再次无言可答,芮九娘适时对玉面煞神说道:

“别忘了咱们还有紧要的事情,走吧。”

驼奴也在一旁劝说玉面煞神,放由化民过去,玉面煞神冷冷地看了曲化民一眼,道:

“由老儿,你说句话吧。”

由化民知道玉面煞神旨在让自己告求乞命,不由的冷笑一声,道:

“老夫在身受重伤之时,约你三日,只要你恐惧三日之后的仇报,现在尽管下手杀我,其他不必多问了!”

“好,我就给你个痛快,不必再等三天以后了!”说着,玉面煞神右手缓缀举起,凌虚拍向曲化民的胸前。

曲化民神色惨变,却咬了咬牙在马上把胸口一挺,一言不发,讵料玉面铭神突然哈哈一笑收回右掌,道:

“给你个便宜,自己去找上好的埋骨坟地去吧!”话声中,玉面煞神猛带丝缰,飞驰而去!

驼奴和赫镇空等人,不敢怠慢,叩马追上,芮九娘故意落后,在坐骑与曲化民交错刹那,倏地出手将一粒粉色丹丸递交曲化民,道:

“火速服下可保性命!”随即催马驰飞追上了众人。

曲化民目注芮九娘无踪之后,长吁一声,才待将丹九放入口中,右旁少年突然阻拦,诚恐丹丸有毒,曲化民只苦笑一声,将丹丸吞服下肚,道:

“此女决无恶意,再说我自知将死,已无所惧,走吧,咱们快些赶到九华,也许我还能叩见真人一面。”

少年不再多说,他们也催快坐骑飞驰向前。

傍晚时候,玉面煞神等人已在中途镇店进餐歇足,曲化民三人却马不停蹄直上九华。

玉面煞神再次无言可答,芮九娘适时对玉面煞神说道:

“别忘了咱们还有紧要的事情,走吧。”

驼奴也在一旁劝说玉面煞神,放曲化民过去。玉面煞神冷冷地看了曲化民一眼,道:

“曲老儿,你说句话吧。——

曲化民知道玉面煞神旨在让自己告求乞命,不由的冷笑一声,道:

“老夫在身受重伤之时,约你三日,只要你恐惧三日之后的仇报,现在尽管下手杀我,其他不必多问了!”

“好,我就给你个痛快,不必再等三天以后了!”说着,玉面煞神右手缓缀举起,凌虚拍向曲化民的胸前。

曲化民神色惨变,却咬了咬牙在马上把胸口一挺,一言不发,讵料玉面煞神突然哈哈一笑收回右掌,道:

“给你个便宜,自己去找上好的埋骨坟地去吧!”话声中,玉面煞神猛带丝缰,飞驰而去!

驼奴和赫镇空等人,不敢怠慢,叩马追上,芮九娘故意落后,在坐骑与曲化民交错刹那,倏地出手将一粒粉色丹丸递交曲化民,道:

“火速服下可保性命!”随即催马驰飞追上了众人。

曲化民目注芮九娘无踪之后,长吁一声,才待将丹丸放入口中,右旁少年突然阻拦,诚恐丹丸有毒,曲化民只苦笑一声,将丹丸吞服下肚,道:

“此女决无恶意,再说我自知将死,已无所惧,走吧,咱们快些赶到九华,也许我还能叩见真人一面。”

少年不再多说,他们也催快坐骑飞驰向前。

傍晚时候,玉面煞神等人已在中途镇店进餐歇足。曲化民三人却马不停蹄直上九华。

三更时候,玉面煞神登上九华山路,行未里许,迎面自暗影中闪出了五名道长,拦住去路。

玉面煞神冷笑数声,飞身下马,横扫了五名道长一眼,喝问道:

“尔等拦我行程,意图何为?”

五名道长无一答话,玉面煞神不由大怒,冷嗤一声说道:

“杂毛们火速答话,若再装作木头似的,我可要打发你们上路了!”

玉面煞神话刚说完,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喊亮的佛号,随即有人沉声说道:

“孽障杀我门下,报应已到,火速报名听候真人发落!”

话声乍止,背后竟也闪出来了五名道长,将退路封死,玉面煞神看在眼中非但毫无惧意,反而仰颈对天哈哈狂笑起来,笑声高昂直上九重,如同春雷,令人闻之魂惊魄动!

那前后阻拦着道路的十名道士,此时竞咆不由的个个神色一变,不过他们却仍然无人开口,也无一挪动。

玉面煞神笑声划然中吐,转对驼奴沉声说道:

“一群仗人施舍面苟活的东西,我懒得伸手,你去,不准留情,一个一个打发他们到老家!”

驼奴躬身应命,才待上前,只见前后阻路的十名道士突然稽首躬身,面前微风吹袭,平添了一个狮鼻白口环眼豹头的道长,道长年约五旬,背插宝剑,目射威凌光芒,轻蔑的看着玉面煞神主仆。

驼奴目睹这个老道之后,眉头一皱,上步在玉面煞神耳际低语儿句,玉面煞神霎了霎眼睛,嗯了一声,驼奴立即退步站于原处。

这个豹头环眼的道长,在驼奴和玉面煞神耳语之际,神色越发显露出轻蔑之意,此时冷冷地开口说道:“你们商量好了没有?”

玉面煞神嘿嘿冷笑两声,道:

“老道,你可知道我们主仆在商量什么吗?”

道长哈哈一笑,道:“莫非在商量如何逃遁?”

玉面煞神轻嗤一声,道:

“我与驼奴商量,你这条孽龙应当锁于何处!”

道长闻言一楞,神色略变,浓眉一皱,口吻已变炸较为和缀,说道:

“本观主不认识尔等,先报名姓。”

玉面然神却依然旁若无人的说道:

“我若说出名姓,无异‘照妖镜’发,怕不吓出你的原形,现在我只问你,阻拦我主仆一行的去路,想干什么?”

道长浓眉再扬,道:

“曲天池乃本观主门下传人,据报死于尔手……”

玉面煞神不待道长把话说完,厉声喝问道:

“曲化民竞能活到现在,令人难信,他人呢?”

道长冷哼一声,道:“曲朋友现在他处静养内伤,此事已由本观主挑在肩上,现在是你还我公道的时候了!”

玉面煞神嘿嘿一笑,道:

“你打算怎样讨还我这公道呢?”

道长沉声说道:

“胜了本观主的宝剑,前事作罢,否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玉面煞神摇头说道:

“这样岂不太便宜了你这一条孽龙?”

道长勃然变色说道:“孽障,你说话小心些!”

玉面煞神面色一正,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断情石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