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14章 断魂血剑

作者:司马紫烟

女尼颔首道:

“晚辈本无伤彼之心,可是他自不量力。再三相逼,前辈代他说情,晚辈自应罢手。”

独脚道士颔首为谢,女尼这才缓缓将石剑恭敬的归入套中,向独脚道士合十为礼道:“此间已无别事,晚辈告辞。”

独脚道士嗯了一声,也稽首为礼,女尼根本不睬玉面煞神,转身缀步走去。

当女尼的身影消失于远处之后。独脚道士方始转对玉面煞神沉声喝问道:

“你有多大的胆子,敢惹‘神石庵’的少庵主‘心如’?”

玉面煞神此时己知女尼的出身,自然无话可答,独脚道士又冷哼一声问道:

“要到什么地方去?去干些什么?”

玉面煞神适才耳闻心如女尼谈及断魂血箭,已知箭在面前这个独脚道士手中,此时玉面煞神自然不敢强讨硬索,灵机一动。答道:

“我要去峨媚,目的是找断魂血箭!”

独脚道士对玉面煞神的这句话,竟然丝毫不觉惊奇,但却沉思甚久没有开口,半晌之后,独脚道士瞥望了右手的地华宝铲一眼,又斜扫了芮九娘和驼奴一跟,方始冷冷池开口道:

“大概不灭神灯和金印金匙也都被你巧取豪夺到手中了吧?”

玉面煞神已然学乖,神色平静的笑了一笑,语调温和而有礼的答道:

“这几种东西现在惧在我的手中,但却并非巧取而得。”

独脚道士对着玉面煞神冷冷的一笑,沉思片刻之后,道:

“穆存礼,你可知道这名扬天下的‘断魂血箭’,是何出处?”

玉面煞神依然神色平静的含着微笑,首先郑重的点了点头,继之答道:

“广成子大丹道成,将其毕生神功精髓,刻留于血箭及金印之上……”

独脚道士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待玉面煞神把话说完,已沉声叱斥道:

“你可知道,‘断魂血筋’是我监守一生,留待一位旧友来取的东西吗?”

玉面煞神适才已自心如女尼和独脚道士的答对之中,得知内情,于是答道:

“从前我不知道,刚刚方才明白您……”

“您”宇出口。独脚道土声色俱厉的接口喝问玉面煞神道:

“明白之后,莫非你还有胆量将这奇宝据为已有?”

玉面煞神突然语调一变,诚恳地说道:

“神石庵少庵主适才曾说,乃师不会再要此箭,因之我仍想试试机缘!”

驼奴适时上步近前,在玉面煞神耳旁低语数句,玉面煞神连连颔首,独脚道士玲哼一声,目注驼奴身上,低沉地说道:

老头儿,你是天山双残门下的什么人物?叫什么名字?”

玉面煞神却代替驼奴答道:

“这是我穆家的老仆,和天山双残毫无关系。”

独脚道士闻盲竟然仰颈向天哈哈狂笑起来,继之话锋一变对玉面煞神说道:

“穆存礼,你当真要想寻觅‘断魂血箭’?”

玉面煞神郑重的点头表示决心,独脚道士却突然转问芮九娘道:

“小姑娘,江湖险诈,难道你也想得这罕绝的奇宝?”

芮九娘刚刚说了一句“我是……”玉面煞神已很快的接口说道:

“芮九娘是我的未婚妻子,行止自然随我。”

独脚道士嘿嘿一笑,芮九娘垂下了粉颈,独脚道士颔首再三,对玉面煞神道:

“十数年前,那‘断魂血统’是藏在蛾帽,现在却已换了地方!”

玉面煞神剑眉一挑,瞥了独脚道士一眼,神色之间似有不信之意。

独脚道士冷哼一声,道:

“目下‘断魂血箭’在青城山的朝阳洞中,那里我留了一个看守古洞的人,设若你能不惊动他,或有希望将奇宝得到手中,不过你要住,莫起杀伐之心,否则……”

独脚道士突然中止话锋,扔下地华宝铲转身就走,玉面煞神不由扬声说道:

“道长请留仙驾半刻,尚有数言拜烦。”

独脚道士闻言停步,却未转过身来,玉面煞神眉头一皱,接着又道:

“道长可否示下法号和朝阳古洞所留看守之人的名姓?”

独脚道士声调冷漠的答道:

“我已不能再留名姓于人间。至于朝阳古洞留守之人,是你最最熟悉的旧友,记住,一切勿惊动那人,二匆妄启杀念!”

玉面煞神剑眉再次紧锁,沉思多时,忽然以怀疑的口吻说道:

“道长似乎对我的事情知道不少,并能一语说出我的名称,‘断魂血箭’乃武林奇宝,人人慾得,我错走蛾嵋,论理,道长应该任我踏入歧途才是,如今却直指藏宝之处,令人不能无疑!”

独脚道人闻言哈哈大笑,笑声久久始绝,继之声调威凌的说道:

“穆存礼,双残错掳尔去,授尔阴功绝技,令尔谋取‘断魂血箭’及尔洞庭斩断亲思等情,我无一不晓,示尔血箭藏处之意。亦善亦恶,尔若能痛自悟非,此行必有所得,设若恶行不改,朝阳古洞就是你葬身埋骨之处,言尽于此!”

玉面煞神尚待发问,独脚道士却在话语声中顿足而起,疾如闪电远投而去,玉面煞神目望天际。神色凝重,驼奴在他身旁低声说道:

“主人,我们走吧,这老道的话不可听信!”

玉面煞抑怒瞪了驼奴一跟,沉哼一声。手指地华宝铲对驼奴说道:

“收起宝铲,少说废话,咱们立即转道青城!”

驼奴不敢再说,恭座一声拾起池华宝铲,首先出林去,准备马匹。

玉面煞神在驼奴走出树林之后,缀步踱到芮九娘身旁,温和的说道:

“对刚才的事情,我深觉抱歉,假如你不再愿意跟着我,现在你可以走了。”

芮九娘本是存着得机远离玉面煞神的心意,如今却羞答答地低垂粉颈,道:

“刚刚你对那位老道长说的话,可是真心真话?”

玉面煞神眉头一皱,一时之间竟不知葯丸娘所指的是那一句话,因之没能立即回答。

芮九娘低垂着粉颈。没有看到玉面煞神的木愣神色,并且接着又道:

“你当着老道长和驼奴的面,承认我是你的……”

芮九娘羞得无法再接说下去,玉面煞神却已恍然大悟,适才他唯恐独脚道士盘问芮九娘内情,以假言掳塞独脚道士,不想芮九娘却信以为真,他脑海之中掠过一个意念,道:

芮九娘,婚姻并非儿戏,不过我应该事先征求你个人同意才对,只为……”

芮九娘不容玉面煞神再说下去,娇羞的抬头看了玉面煞神一眼,低低地道:

“不要再说下去了,我不怨你,我……我……我们走吧。”

玉面煞神暗自冷笑了一声,表面上却极为关怀体贴的以手臂圈围着芮九娘的香肩,双双踱出林去,并且亲自扶着芮九娘上了马,在驼奴带路之下,扬鞭飞骑向青城山而去。

一路上,玉面煞神只有一件心事,就是那个独脚道士所说“断魂血箭”藏于青城朝阳洞中,不知真假,对于独脚道士怎么会知道他一切经过的事情,却并未挂在心上,但他那里知道,这位独脚道士就是他父亲滇边大侠的知交,如今朝阳洞中留守的那个人竟会是他的胞弟穆存仪呢,驼奴虽有疑念,但因玉面煞神已经决定了行止,因之不敢多言。

青城天下幽,位于灌县东南三十余里,相传自三皇时宁封栖真黄帝披山问题,遍历五岳,封为五岳丈人,青城自此名传天下。

汉,天师张道陵斩草除溷,讲授丹经,自日冲举,青城山的声名更是无人不知。

玉面煞神主仆一行,在青城山麓寄马民家,携足食粮肉脯而进边区,行行重重,已到访宁桥边,自桥边沿涧上坡,面前霍然巨峰阻路,仿佛已是绝地,等到崖下,始知山谷似分如合,只有青天一线。石蹬幽仄,人行其中象是生生夹在两边峭壁之内一般,顺蹬石山径上行,步步艰难,如登青天,而达“混元三峰”的第三峰。

驼奴昔日曾经遍履名山大川,识途老马,在前带路再登高山,芮九娘和玉面煞神却是初次前来,只觉已为青山所迷,左是高山,右是幽眈壑,呼啸一声四山庄鸣,他们功力高深,转瞬已经定上了第三峰的胁下窝岩中间,再几百步,转过一个山腰,又见千丈危卷当头迎来,危岩下面,有一虎踞龙腾般的巨大洞府,驼奴在洞府前十丈停步,悄声道:

“主人,前面危岩下的这个黝黑深洞,就是目的之地!”

玉面煞神嗯了一声,却不注意洞口,竟然抬头打量四外地势,此时天色已睹,寒意渐浓,玉面煞神沉思刹那之后,皱眉向驼奴说道:

“据传这朝阳洞又名三元洞,对不?”

驼奴连连颔首,道:

“是的主人,因为洞中塑有黄帝、老君和五岳丈人的三个神像,所以……”

玉面煞神不待驼奴把话说完,嗯了一声,接口又问道:

“驼奴,你看咱们是现在进洞好呢,还是等明天进去好呢?”

驼奴没想到玉面煞神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半晌之后,仍然没有能说出话来,玉面煞神不禁剑眉扬聚已有恼意,驼奴这才慌忙不选地急忙开口说道:

“主人,目下已经不能不进朝阳洞了,因为附近别无佳处。”

芮九娘始终并未妄思染指“断魂血统”,因之心无所惧,闻言竟代玉面煞神答道:

“听说此洞清晨可见旭日腾升的奇景,今夜正好住在洞里”

玉面煞神闻言看了芮九娘一眼,冷冷的皱着剑眉说道:

“九娘,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为看日出来这儿的,所以你最好别多说话!”

芮九娘不由羞红了双颊,不再作声。驼织已接口说道:

“主人在此稍待,老奴先去洞中探个虚实之后,再来接迎如何?”

玉面煞神再次仰观了一下地势和天色,立即摇头说道:

“不必如此小心,咱们一齐进去。”

说着,竟然当先向洞口走去。

驼奴只好小心戒备着随于身旁,芮九娘在最后缓步相随,走进了朝阳古洞。

乍进古洞,玉面煞神不由惊咦出声,洞外冷风刺骨透体生寒,洞内却温暖如春,不但如此,洞外黝黑深暗,洞中反而能见百物,玉面煞神已知道此洞古怪,不禁提高了警觉。

玉面煞神惊咦之声传出,芮九娘不由的飘身近前关怀的问道:

“存礼,怎么啦?什么事?”

玉面煞神正自深海适才惊咦之声可能已经惊动了独脚道士的留守之人,芮九娘关怀心重突然发问,声调不低,玉面煞神不由将侮恨发作在她的身上,立即低沉而威凌的道:

“不懂事的东西,刚刚还叫你少开口说话,你莫非忘了?”

芮九娘一片好心实道训斥,不由着恼,此女本性如同玉面煞神一样的不容人侮,一再隐忍的原故,除掉深知玉面煞神功力极高之外,多少还有些情意存在,如今却再也按捺不住,沉声说道:

“我好心好意关怀你的安危,你竟然不知好歹……”

玉面煞神不待芮九娘的话罢,怒目上步一掌打在了芮九娘的脸上,接着喝道:

“想必是你活得不耐烦了,竟敢违我之令!”

芮九娘没有想到玉面煞神会突然动手,竟被打得一愣,继之委屈和羞耻之心交并发作,猛跺莲足就走,玉面煞神并不阻拦却阴沉的说道:

“你只要敢离开一步,必受阴煞蚀骨的惨刑,不信你就试上一试!”

芮九娘闻言立即止步,霍地转身以恨怨至极的目光瞪着玉面然神,五面煞神却也正狠毒的看着她,她心头一凛,强忍着愤怒和眼泪,缓步蹬向洞中比较黑暗的地方背身而立。

驼奴这时悄然走近玉面煞神,低声在玉面煞神耳边说道:

“此女已极愤恨主人,此时主人当以大局为重才好。”

玉面煞神嗯了一声,继续探看洞内一切,发觉洞虽广深,却别无道路门户,更不见他人踪影,独脚道士所说留有守者之言,不由怀疑起来,时正深夜,玉面煞神决定就地安歇,天亮之后再为仔细查看,三人送分别安置行囊入睡。

就在玉面煞神主仆安眠不久,洞外突现奇景,先是一点点灯火自半空冉冉飘落,继之东一盏,西一盏,眨限光景变作一片灯海,在洞外深谷之间往来移动不绝,活似人间元宵佳节的灯会,本来极为黝暗的林谷山川,此时顿现光明。

玉面煞神功力极高,首先警觉,立即坐起,驼奴继之醒转,目注玉面煞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断魂血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