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15章 驼背少年

作者:司马紫烟

石承棋慨然颔首道:“管妹妹放心,这件事咱们不不再谈了。”

冰心姑娘心田中越发对石承棋生出好感,两人话语一变,谈到如何探听天山双残下落之事,石承棋遂将年前穆存礼以玉面煞神之名,毁老父态筵,绝天伦之义的种种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并说已知玉面煞神的一身武功乃双残所授,寻得玉面煞神,即加双残藏处。

冰心姑娘沉思多时,也将当初醒办之上穆存礼和自己被掳之事说出,并判断玉面煞神技惊寿缝之时的话语,似乎非但对六宿前辈及其父不满,对双残亦有痛恨之意,诚恐追蹑玉面煞神可能会无功,石承棋虽然认为冰心姑娘判断的有理,但是天涯海角除玉面煞神一条线索之外,余无寻处,在两人详尽讨论之下,决定暂由玉面煞神方面着手,然后随机应变。

漫谈不觉时光快,已是天亮,两人各自跌坐解乏,中午醒来,双双拜别无双女侠的埋骨之地,步下君山,远离洞庭,走上了复仇的大路。

他们目下虽说功力已然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但经验阅历却贫乏的可怜,因之对昨夜双双遭人戏弄始彼此巧会之事,竟未多想,也末追查对方是谁,否则不但能够另有机遇得会当代的第一怪人,也可由这人身上得知大仇的藏处了。

他们离开三湘奔波江湖之上数月之久,方始得到厂有关于玉面煞神的一点消息,本来玉面煞神的行动极易探知,只因为玉面煞神每遇事故向来不留活口,所以他们虚行甚久。

在偶然的机会当中,他们听到了江湖传言芮家堡的往事,终于探知玉面煞神业已到达了西蜀,所为竟是谋取武林奇宝断魂血箭,石承棋与冰心姑娘立即动身,双双赶赴西蜀青城。

石承棋昔日得字内六宿授艺之时,曾有必获断魂血箭之誓,无奈对断魂血箭藏处苦不知晓,是故难有进展,今闻传言玉面煞神潜行青城志在谋取断魂血箭,自是十分焦急,但在几经熟思之后,却发觉传言恐系子虚,冰心姑娘亦认为设若此事果真,消息决难外泄,于是他俩一面赶赴青城,一面究消息来源。

这天深夜,灌县西坡城外“斗鸡岩”旁的一户广宅高大围墙外面,来了两位不速之客,正是急赴青城的管冰心和石承棋。

他俩略一顾盼左右,立即飞身疾投进入广宅,广宅之中除后进花厅灯火明亮外,余皆沉黑一片,他俩挥手示意,一南一北分路扑进花厅。

花厅上正摆盛宴,宾客数十人,无一不是江湖武林高手,主人是位残年老朽,面色苍白,似久病韧愈,恰在殷勤劝酒。

冰心姑娘立即招手和石承棋退返宅外,低低交谈数语之后,竟然改变初衷叩击门环,宅中下人启门之后,并不询问来客姓名,却指向后进花厅告诉二人,主人正在恭候来客,设有盛簇,石承棋和管冰心互望一眼,道谢之后向后进花厅面去。

他俩步入花厅中时,厅内喧哗之声顿止,数十道凌厉的目光,罩射他们身上,移动不已,残迈老朽的主人,立即起立拱手为礼道:

“两位位随意入座,老朽身有隐疾,行动不便,恕难下位相迎。”

石承棋和冰心姑娘还礼说了一声“不敢劳动”,随意在最后一桌的空位上坐下。

主人这时已经归位,先到的数十位武林江湖客,已将眼光自石承棋和管冰心姑娘身上收转,但内中仍有三五位,却不时以贪婪的目光窃视着管冰心姑娘,冰心姑娘暗笑着故作不知。

移时,更鼓三响,已是半夜,主人在更鼓声响后,立即震声说道:

“时已三更,晚来的不再等了,诸位有何问题,请即提出,由老朽答复。”

石承棋闻言霍地站起,拱手开口刚刚说了一句“小可”,另一大汉已起立沉声说道:

“小伙子等一等,你来的最晚,等哥们几问完了才能轮到你呢!”

石承棋从未受人过这般叱斥无礼,但却忍在心头,一言不发的肃然坐下,冰心姑娘道:

“本来是大哥心急了些,别放在心上。”

石承棋颔首一笑,表示并无所谓,此时那名大汉已抱拳对主人说道:

“在下彭镇远,人称霹雳子,请教主人一事。”

主人微笑着说道:

“彭大侠不必客气有什么问什么最好。”

霹雳手彭镇远哈哈一笑,道:

“从命从命,在下由江湖朋友那儿,听到有关武林奇宝断魂血箭藏于青城山中之事,几经探究消息来源,始知出自主人口中,故而详教详情。”

残迈而自承抱有暗疾的主人,目光扫射了众人一眼,道:

“老朽深信这个问题是诸位皆慾获知者,现在仍请诸位发问,老朽一并答复。”

接着,又有人发问主人的姓名来历,继之又有人问及断魂血箭藏于青城的确实地点,今夜所到宾客,差不多留已问过,石承棋却不再开口,主人久待之后,笑向石承棋道:

“适才贵客抢先发问,如今却又不发一言,老朽请教所以。”

石承棋闻声站起,抱拳躬身为礼,继之含笑说道:

“小可所问之事,泰半与已经发网过的朋友们相同,是故不出藏拙。”

主人双眉微蹙,盯了石承棋和冰心姑娘一眼,别有居心的说道:

“老朽自信有识人之明,小哥儿保留这一问的权利吧。”

石承棋和冰心姑娘闻言心中一动,主人却已肃色对其余客人道:

“老朽答复诸位所问,但却声明在先,对已发问过的朋友们,恕不再答其他问题,老朽姓曲,也算是江湖中人,断魂血箭藏在青城山的朝阳洞中,是由监守断魂血箭之人亲口说出,目下老朽听知,已然有人正在朝阳洞内搜寻。”

适时坐于石承棋一桌的一位五旬矮小老者,缀缓起身问道:

“我刚才未曾发问,如今请教主人,先得消息已去朝阳洞的人是谁?”

曲老丈一字字清楚的答道:

“是近年来崛起江湖的玉面煞神!”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内中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物,冷笑一声,道:

“区区十分怀疑曲老丈这种种消息是否确实!”

众人闻言过半以怀疑的眼光看着曲老丈,曲者丈冷冷地漠然不语,决不解释。

紧靠着那个年文士坐处的一个红脸大汉,猛地站起,扬声如雷,道:

“俺还没有发问,刚才老白的话,算俺想要问的,老头儿答话吧。”

曲老丈轻蔑的对着那被称为姓白的文士一笑,答复红面大汉道:

“消息无一不实,没有丝毫虚假,老相愿自决为谢!”

石承棋和冰心姑娘玲眼旁观,满座武林豪客,除自己外,只还有三个人没有发问,一位是个微有驼背的双十少年,一位是个出家僧人,另外那人却戴着一顶比方冬令的套头风帽,除露着双目外,其他五官皆难看见,自然也无法知道这人的年龄,石承棋示意冰心姑娘,要她注意这隐藏形貌的客人。

这时,那位出家僧人已站起身影,合十以对曲老丈说道:

“贫僧出家之人,虽知断魂血箭乃武林奇宝,但无觊觎之心,所以至此的原故,是为了打听玉面煞神的下落,曲老施主声言一字不虚,贫僧不再发问……”

讵料僧人话尚未完,前后左右已有多人扬声要求僧人将询问之权借让,僧人冷冷地摇着秃头,曲老丈却适时含笑说道:

“设若高僧自己不想发问,无妨随便指定一位代问一事。”

众人闻言,竟又个个争向僧人要求代其发问,石承棋看了冰心姑娘,道:

“管妹妹,愚兄看这曲老丈居心难测!”

冰心姑娘作了一个会心的微笑为答,这时那位僧人,却突然手指着冰心姑娘道:

“贫僧愿将一问之权付于这位女檀樾。”

其余众人除以特殊的目光看望冰心姑娘外,并皆神色悻悻,冰心姑娘淡然一笑,既不摧辞也不向僧人道谢,若无其事。

主人曲老文,此时扫视了众人一眼,对微有驼背的少年和那难见形貌的人道:

“两位来已多时,若有问话应该说了。”

难见形貌的这人,突然伸出右手指着石承棋道:

“老朽愿将这一间的权利,无任何条件的交由这位石家小哥儿作主!”

厅内一千江湖武林中人,不由的目光又瞥向石承棋看去,曲老丈也露出了惊异的神色,但最最骇然不安的人,却是石承棋和冰心姑娘,因为今夜在此巨宅聚会的各方英雄,无人询及姓氏,陈非自愿报出,石承棋未曾报过名姓,那掩住形貌的人却能直指他的姓氏,他与冰心姑娘怎不骇然!

曲老丈此时看了除石承棋和姑娘之外的那驼背少年一眼,道:

“这位朋友你可愿发问?哦,老朽是说你可愿立刻发问?”

微有些许驼背的少年,凌厉目光对着冰心姑娘闪了一闪,道:

“我不愿多言,更不愿将权利拱手送人,老丈,我甘愿放弃!”

此言说的断铣斩钉,其余众人除冰心姑娘和石承棋及风幅遮着形貌的人外,无不怨恨而带有惋惜意味的瞪着驼背少年,少年却轻蔑的一笑,毫不理睬。

曲老丈似乎觉得大出意外,双眉皱起一字字有力的说道:

“老朽深信朋友必不放过这天赐良机,为何自愿放弃一问呢?”

驼背少年冷冷的一笑,目无余予的横扫了满座武林江湖高手一眼,道:

“我虽然深信本身功力强过此间所有的人,却难敌过玉面煞神,要我送死自然不干。”

这一句话却换来了众怒,立即你一言他一语群向驼背少年挑战,驼背少年面含着轻蔑的冷笑缓缓站起,沉声说道:

“设若我收回放弃一问之言,诸位哪个愿意代我发问?”

这群挑战之人,闻言神色态度突然改变,立刻有数人应声愿代驼背少年发问,驼背少年却候地仰颈向天哈哈大笑起来,继之怒声叱斥道:

“江湖以道义为主,武林以仁让是先,尔等利慾之辈,那里称得什么英雄豪杰?哼!”

众人此时始知皆被驼背少年戏侮,个个怒目而视,内中已有四人各出掌拳向驼背少年击去,石承棋却心仪驼背少年的谈吐,立即以六成真力施展“醒狮神吼”之功,暴喝一声“慢些动手”,四人只觉霹雳生自耳际,心头狂颤。四肢失力,移动不得,奇怪的是,作主人的曲老丈和其他未曾出手的人,皆无感应,就象听到一声平常的呼喝似的,石承棋内功修为,已到收发由心以灵感应的上乘境界,着实出人意外!

驼背少年在四人出手袭击之时,脸上已现杀气,听到石承棋暴赐声后,神色一变,迅即改为面含笑容,拱手对石承棋道:

“阁下不借以这种佛门上乘功力保护区区,区区心感至极,不过这群东西怕还不知厉害,阁下若是并不认为区区放肆或娇作,区区很想使这群东西见点真正功夫!”

驼背少年话意虽有征求石承棋同意的表示,但在话声停时,却不待石承棋答言,立即轻舒右臂,右掌乎脚向远隔三丈的花厅大门推去,厅门业由里面闩住,木闩是根四寸见方文二有余的枣木,坚固沉重至极,哪知驼背少年凌虚一击之下,木日断裂,厅门也齐轴碎拆,两声震响,两扇厅门都飞坠于院中,众人相顾失色,昨舌目瞪不已!

驼背少年却在显露了一手罕见的功夫之后,威凌的瞥望着众人,随即冷嘲讽讥的道:

“区区微薄之技,尚自信决非玉面煞神的敌手,宁弃奇宝不顾,你们,嘿嘿!”

众人面面相视,哑口无言,哪知一旁始终并未开口的遮面之人,却冷冷地说道:

“不错,你内力技艺虽高,断然不敢与五面煞神为敌,不过他人未必也不敢!”

驼背少年坐处在遮面之人的前方,闻言霍地转为挑斗的向遮面之人道:

“朋友你连面目尚且不敢现露,又何必说此大话?”

厅内所有的人,咸认遮面之人绝对不会身受侮蔑而无表示,哪知遮面之人却笑道:

“诚然诚然,老朽与你是一流人物,应有自知之明,但是石小哥儿例外。”

石承棋此时抓到机会,怎能放过,立即站起抱拳为礼问遮面之人道:

“遵驾竟知小可姓氏,必系前辈高人,可否示知称谓,以免小可失礼。”

遮面之人微笑出声,也缓缀站起,离座走到石承棋身旁,声调慈祥的说道:

“石小哥儿可能先答复老朽一问?”

石承棋连忙颔首,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驼背少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