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16章 血影神魔

作者:司马紫烟

血影神魔到底要比玄衣女魔功高心细。已然料到芮九娘的企图,扬声说道:

芮九娘,你想要我们夫妇用什么来交换宝刀,说吧!”

芮九娘淡淡地哼了一声,道:

“我是你们的记名弟子,名份已定,这宝刀迟早会给你们,不过却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玄衣女魔不待血影神魔答话,当先说道:

“问吧,不管什么问题。”

芮九娘冷口问道:

“以钢索困住你的这个人,可是红面矮佛飞天神龙闵天圣?

老女魔似是非常不愿意提到闵天圣此人,恨声答道:

“是这个老贼!”

“凭你们天外双魔的功力,怎会被小小的一条钢索所困?”

“芮九娘,难道你没看见我老伴儿是被困在铁石牢中?”

“哼!你呢?你只是锁着一条钢链子,为什么会弄不断它?

“这是飞天抑龙闵天圣的‘天佛索’,除非用你手中的宝刀才能削断!”

“这柄宝刀总该有个名称吧!”

“它就是‘黄帝神刀”!”

“这样说来,是柄最最贵重的神器了?”

“不错!”

“既然这样,你们只凭着空口白话收我为记名弟子,就想得比抑刀,太便宜了吧?”

血影神魔忍耐不住,再次扬声喝道:

芮九娘,你说要怎样才能交换?”

芮九娘叹息一声,道:

“看来是没有办法交换了,因为你们曾说生平不求于人!”

天外双魔闻言一时竟答不出话来,玄衣女魔半晌之后,恨声说道:

“你既知名份已定,象这种欺师恶行却须当心果报!”

芮九娘冷嗤一声,道:

“我一招一式未得,你们算得是那道的师长?”’

玄衣女魔溺要接话,血影神魔已怒声叱斥她道:

“你就少说两句没用的话吧!闪在一旁,由我芮九娘来谈此事!”

玄衣女魔恨恨的退向一旁,血影抑魔在一阵钢铁震响之后,由铁门小方盲中伸出了一只枯手,手上拿着一只腥红的怪圈儿,颇象出土的汉班玉镯,道:

“芮九娘,此即名为‘血罗环’,乃老夫随身三宝之一,此环无坚不摧……”

芮九娘扬声冷嗤道:

“既是如此,你何不用这无坚不摧的血罗环,震碎闵天是的天佛索!”

血影神魔无言可答,急声说道:

“此环虽然无法震碎矮鬼的佛索。却是老夫门户之中的权信,持之无人敢欺!”

芮九娘冷嘲的说道:

“你持有此物,依然被人所欺封于牢中!”

血影神魔狂吼一声,只听到钢链哗啦啦的串响阵阵,可见他是如何震怒。

玄衣女魔此时业已冷静了下来,缓慢的问芮九娘道:

“你到底是存着什么心意,何不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听听?”

芮九娘也缓缓地说道:

“天外双魔的‘神魔无形爪’威震武林,我想学。”

血影神魔蓦池停止暴跳狂怒的行动,道:

“何不早说,莫嫁,你教给她吧!”

玄衣女魔莫嫁闪着一双绿眼,怨毒的盯在芮九娘的身上,道:

“芮九娘,你可能守此信约,以我夫妇的不传秘艺交换黄帝神刀?’,

芮九娘若无其事的说道:

“你若认为我不足信赖,不教就是。”

玄衣文威莫嫁在血影种魔景天景的催逼和芮九娘的狡狯之下,无可奈何的将‘神魔无形爪’一招一式的传授给芮九娘,芮九娘记热之后,并追问了口诀,玄衣女魔这才接着性于和气的说道:

“芮九娘,现在应该把黄帝神刀给我了吧!”

芮九娘阴险的一笑,道:

“当然,不过我必须要向你们两人讨个保证!”

“保证?什么保证?”血影神魔当先发问,玄衣女魔也继之追究原因;

芮九娘横扫了地上的天佛索一眼,道:

“此索在黄帝神刀削断的当空,也就是你们报复恨怨杀我的时候,对不对?”

天外双魔没想到芮九娘有此一问,实难答话,半晌之后,血影神魔说道:

“适才你去过的地方,门内有一虎头钢环。拉动钢环之后,铁门立封,由外面再也没有办法开启,你要恐惧我夫妇脱困之后的报复,可以扔下神刀躲在里面。”

芮九娘一笑说道:

“里面例是平安地方,可是我渴了饿了怎么办!”

血影抑魔嗯了一声,道:

“那……那你可以先走出这座甬道!”

芮九娘阴笑一声,冷冷地说道:

“这种骗小孩子的办法你们还是收起来吧,我逃的再快,也快不过你们,到头来还不是送死!

玄衣女魔这时忍耐不住,恨声说道:

“芮九娘。你不要忘记,此处依然没有供你饮用的食物和水,几天之后,你会来求我,再说,退是一座死洞,进有我们夫妇阻路,你又能逃向何处?”

芮九娘故作惊惧之色,道:

“哎哟,我把这些给忘了。怎么办呢?”

玄衣女魔诱导的说道:

“如令你只有一条路好逃,就是一生臣服我们夫妇,我们会好好待你。”

芮几娘面目一变,冷笑数声之后,讽嘲的说道:

“你这办法末见得妥善,现在我实话告诉你们吧,红面矮佛闵天圣在石鼓之中,还留下了一封信柬,对你们夫妇的恶行,详载其上,并说你们夫妇三十六处大穴惧已被封,但表面却无所觉,行动自如,只是每隔两个时辰要受些很难忍受的痛苦,设若你们不用本身真力相抗,在经过三千六百个时辰之后,则痛苦立失,并且已将所练阴煞化尽,非但无害,更得意想不到的益处,若是一面忍受一面以真力相抗的话。阴煞由体内自焚,当痛楚消失之后,一身皮肉筋血也随之而化,仅剩一具枯骨,如今你们夫妇已距皮肉化尽之期不远,我死不了,非但自己带有干粮,并且石鼓里面也藏有足够的食物,你们莫要认为我会忘记肩头的伤痕,哼!我就要报复,我要亲眼看着你们夫妇惨死此处,不过你们可以放心,找仍然足你们的记名弟子,死后由我掩埋,我还会留几个字在石壁上,叫后世来此的人,知道埋的是谁,又是谁埋的!”

玄衣女魔怎能再捺下怒火,厉吼一声,扬掌凌虚向芮九娘击去!

血影神魔却猛抡起钢索链子,播命的击打着厚钢门,震人耳鼓心神的暴响,由甬道中传向四方,加杂着神魔景天景的怒吼暴喊,令入神魂散飞!

芮九娘却在这个时候,飘身后退,她知道玄衣女魔这突然的一击,是集聚全付真力所发,非同小可,一个闪失稍慢,必受重伤,是被她慌不迭的退后躲避!

蓦地。钢索链子的震响声音停了下来,却变作栗人心胆的惨号,那是发自血影神魔之口,这声调非但令芮九娘汗毛直竖,颤抖不停,也使玄衣女魔陡地停下手掌,接着血影神魔以急促而悲厉的声音喊道:

“莫嫁,快!快来!快来!”

玄衣女魔莫嫁一闪到了钢铁闸门的小方窗前,只听到她凄厉的尖叫一声,股上神色陡地变作极端惊恐,血影神魔这时似乎非常痛苦的说道:

“芮九娘说的对,矮鬼是以‘慧光心法’点了我们穴道,我性暴易怒,阴煞早已自焚,你怕也熬不过今天去了,莫嫁,我景天景好恨,恨我未能……!”

血影神魔的话语未完,却突然中断,一声摔响,带着索链坠报的声音传来,然后再也听不到血影抑魔的丝毫声音,芮九娘几乎被沉重的空气窒息,一连着退了几步!

玄衣女魔霍地面对着了芮九娘,狰狞的嘿嘿怪笑不停,一步步迈向前去,芮九娘虽然明知玄衣女魔无法脱出天佛索去,但她仍然远避不迭!

那知玄衣女魔在无法再进一步的时候,霍地震声说道:

“芮九娘你不必怕我,我不会再想杀死你了!我有话问你!”

芮九娘声调极不自然的说道:

“说吧,什么事情?”

玄衣女魔英嫁,冷酷地说道:

“你可还算是我们夫妇的记名弟子!”

“适才我已经讲过,当然还是你们夫妇的记名弟子。”

“那就好,芮九娘,你刚刚说过要亲自埋葬我的尸骨,对吗?”

“我说过,不错!”

“景天景业已死了,他果如矮鬼闵天圣信柬所说,皮肉化尽而死,我夫妇义共生死存亡,所以我也就要去了,他的尸骨在铁牢之中,不虞人毁,再说你也无法进去,不过我死之后,你却一定要将我埋葬,能不能够答应我,现在请你坦直的说!”

“我答应你,一定亲手埋葬!”

“很好,我死之后,腰间围绕的一口宝刀,赠赐给你了,用它掘土最是方便,也算我对你葬我尸骨的一番答报,咱们仍是两无欠负!”

芮九娘没有答话,玄衣女魔却又扬声说道:

“芮九娘,答应的事情请勿反悔!”

芮九娘一挑双眉,道:

“放心吧,这件事我必然作到。”

玄衣女魔莫嫁脸上突然现出了宁静神色,似乎她对她生时百事,皆已安排妥善而毫无牵挂,缀缀在腰际摸索了半天,方始解下一柄排有软套的奇特宝剑,目光瞥了站于远处的芮九娘一眼,袖剑出套,芮九娘只见碧光一闪,耀眼生花,暗赞一声“好剑”!玄衣女魔却象有心对芮九娘一试宝剑锋利与歪似的,她竟以剑锋在自己左掌心上轻轻一划,然后扬掌对芮九娘一现,掌心之上已滴流下腥红的鲜血,芮九娘暗自惊心,岂料玄衣女魔宝剑一顺,飞快的斩向紧系足畔的天佛索上,一声震响,天佛索毫无损伤,玄衣女魔惨笑一声,道:

“若无黄帝神刀,天佛索休想斩断,我已是濒死之人,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芮九娘,以你的功力来说,若是妄用黄帝神刀而传于江湖,必遭功高之人所诛,匹夫无罪怀壁其罪,你无力保护神刀安全和自己的性命,今后行道武林,就用我送给你的这柄剑吧,我要去了,你莫忘诺言,我死时神态凛人,你最好转过身去!”

芮九娘仍恐玄衣女魔要她转身是怀有阴谋,冷笑一声摇头作答,玄衣女魔长叹一声,蓦池抖手将宝剑抛到芮九娘身前地上,继之回身扑到钢闸小方窗旁,厉声悲号道:

“天景,等我一步,莫嫁来了!”

话声中,芮九娘只见莫嫁身躯猛地一震一抖,身着衣衫立即碎裂化作片片飞坠于地,露出一身羊脂白玉般的肌肤,接着股上突现死灰颜色,继之如幻似虚一般在眨眼之间皮肉化尽,连五脏毛发竟也点滴不剩,芮九娘吓得连连退步,作声不得。

半晌之后,芮九娘方始仗胆向前,玄衣女魔已然变作枯骨,双手依然紧抓在小方窗上,芮九娘自方窗空隙中瞥目血影神魔,血影神魔果然也已变作一具枯骨,芮九娘不禁叹息出声,暗忖:好厉害的飞天抑龙,好歹毒的截穴手法!

移时,芮九娘犯了难为,自己答应安葬玄衣女魔莫嫁,姑不论天外双魔夫妇是否因己而死,是否还有恨怨,只论莫嫁死前赠剑求葬一节,自己也不能失信于已死之人,不过莫嫁双足双腕皆有天佛索缠绕,除非斩断此索或折散恼骨外,无法伙彼分离,折散核骨,自己着实不忍,只好缓缓抽出黄帝抑刀,神刀适才得时,未曾捆出观看,这时撤剑而出,只见甭道陡呈金色,光映十丈,刀又数寸,既厚且钝,芮九娘不仅暗皱眉头,自忖刀锋这般钝笨,怎能斩断天佛索呢,事已至此,只好一试,仍恐用力大小而无功,于是贸真力对索斩去,那知神刀上古异物,虽干将、莫邪,当之亦毁,天佛索应手面断,芮九娘芳心大喜,立刻断索捧尸动手拖埋。

她心思细巧,有意将莫嫁葬于相隔小方窗远些,所以选中了相距甬道尽头不远地方,此时她一心珍视手中神刀,忘怀地上玄衣女魔赠绘她的那柄宝剑,就用摊刀开出一个深坑,神刀掘土如催枯拉朽,刹那完成,埋妥莫嫁之后,并在坟前壁上以神刀刻留了志字始罢。

芮九娘无处可去,况适才也已发现洞室通路,遂转回由天外双魔指点而去过的洞府,双魔生时曾对芮丸娘说过由内关闭铁门的方法,芮九娘似是一试真伪,拉动了内部的钢环,果然在一声轻响之后,铁门缓缀封闭,事也凑巧,在镇门封闭之后,她才突然想起了玄衣女魔莫嫁赠送的那柄宝剑,重拉钢环,铁门竞末自启,这一来可吓坏了芮九娘,天外双魔只告诉了她由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血影神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