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17章 骷髅神魔

作者:司马紫烟

楼青云挥手示今丧门鬼王和骷髅神魔,这两个老魔头立即飞身悄没声的站在了中年尼姑的左、右后方,女尼阴森森的呼了一声,毫无惧意。

楼青云暗皱眉头,沉声喝问女尼道:

“这尼庵中共有多少女尼,人在那里,你是否就是主持,快说!”

女尼冷哼一声,仍不理睬,楼青云阴笑一声,威胁的说道:

“和我作对没有什么好处,惹翻了我,我叫你身后的两个手下弄得你死活皆难。”

女尼闻言神色陡变,似是听出楼青云话中真正的含意,不由回顾身后两个老魔头一眼,这两个老魔头神情木然,活象僵鬼死人,吓得女尼一抖,楼青云适时再次催逼道:

“你愿不愿意开口,再若犹豫,可别说我阴狠毒辣!”

女尼不敢再抗,才待开口,殿中四面八方同时传出咯咯娇笑之声和迷人的微哼!楼青云闻声心头一凛,顾不得再问对面女尼的话,慌不迭地警告两个老魔头,道:

“这是‘天魔大法’中的‘温柔歌曲’和‘荡魂笑音’,赶快的守定心神!”

女足趁楼青云说话的当儿,蓦地飞身纵起,向后逃去。

楼青云因为知道天魔大法的厉害,无暇再出于对讨这名女尼,只顾以真力守定心神。

故此眼看着这名女尼飞纵逃去而无可奈何。

楼青云在静心宁神之下,仍觉难耐,瞥目丧门??骷髅神魔,对四壁传来的荡音婬笑,竟然毫无所觉!

心知一因两个老魔头心神失迷,不畏外诱,再者这两个老魔头本是邪祟中一等一的高手,对这种以音韵荡声诱人疯狂的玩意几,熟之透熟,早已无动于衷,楼青云想到这里,突然有所警觉,沉声对鬼王神魔喝道:“速展功力毁此恶声!”

鬼王神魔心神迷失之后,只知应命,不计利害,婬声入耳之时,因心有所专,早已听出声音来源,令下之后,双双飞身扑向已倒“观音大士”佛像之后的云慢里面!

接着传来声声怒吼和娇喝,婬声荡笑声划然而停,楼青云不敢怠慢,继之纵身面临适才鬼王神魔所去的地方,前往接应。

云幔后,别有洞天,又是一座佛殿,原来这座广大的危庵,在一厅之内,共分六进殿堂,每进只用云幔遮掩划分。

第二进殿,供的却是一个怪物,说是怪物丝毫不假,那是一个木像,赤身躶体,雄高伟岸,脸上露着因色慾诱惑而发的怪异神色,木像是站于地上,看来像是正要迈步的样子。

楼青云目睹此像,不由大悟,鬼王神魔业已双双扑向第二进云幔之后,楼青云脑际之中电旋般掠起一个恶毒的意念,冷笑了一声.顿足急随于鬼王神魔身后,也纵向慢后!

第三进殿,供的是一位面貌姣羞极美的赤身女像,像卧于云榻之上左腿低垂右腿爷跷,玉rǔ高耸目露无法形容的媚荡之态,一眉微然上姚,显得妖婬至极。

丧门鬼王和骷髅神魔因此一进殿中并无生人,是故身形未停直追过去。

楼青云相随鬼王神魔之后,目光射向赤身女像,似觉女像目时婬意,令人心荡,楼青云方才已然悟及尼庵是个什么所在,故而胸有成竹立即扬声对直追入第四进堂的鬼王和神魔喝道:“火速停步回来!”

丧门鬼王与骷髅神魔闻声停步,倏然倒纵而回,木楞楞地立于楼青云身旁,楼青云手指着赤身女像,威严的对鬼王神魔说道:

“此像并非木偶,立即出手擒下,小心谨慎!”

骷髅神魔当先电射而到,右臂一探抓住赤身女像高院的右腿,赤身女像果非木偶,一声荡笑,右足微缩猛出,踢到骷髅神魔的“印堂”,左足却疾如石火电光一般,点到神魔的丹田,招法诡奇而矫捷,令人难防!

无奈骷髅神魔功力太高,右臂抓空,大嘴一裂,嘿嘿一笑,甩肩旋身、在赤身女子双足乍起的当儿,业已到了两腿之间,微抖双臂,已点中了赤身女子的膝头。

丧门克王刚好追上,五指箕张,抓住了赤身女子的细嫩粉颈,硬生生的将这赤身女子高高举起,大踏步回到楼青云面的,然后将女尼丢在地上

赤身女子双膝穴道被骷髅神魔封死,再经高大的丧门鬼王五指箕张紧握粉颈之后,已无反抗能力,委顿地上娇喘不已。

楼青云冷冷地对赤身女子说道:“你们这种鬼鬼祟祟的‘神女迷魂’大法,对我毫无作用,‘玉骨神女’何在?我要见她!”

赤身女子霎着一双媚眼,盯着楼青云。

楼青云哈哈一笑,道:“我劝你不要耗费精神,这种‘风流妙目’对我是没有用的!”

楼青云话声突顿,第三进云幔之后传来一声接一声的玉铃响动,接着云幔一进一进的高高吊起,露出来大片空阔地方,原来似乎应当有的四、五、六进所供神像,俱已无踪。

一队妙龄女尼,俱皆赤身躶体环绕成圈,临圈中,一只玉墩,一张石案,案上一只奇异古琴,一只玉玲,一位美妙无双的女尼坐于玉墩上面,玉铃尚在摆动,不问可知是由这位极美而娇媚的女尼叩击发声,自然,她也是为首之人。

楼青云暗哼一声,悄然凌空弹指,击中面前地上赤身女子的麻穴,然后大踏步向这一队躶体女尼走去。

丧门鬼王和骷髅神魔紧随楼青云身后,步起步随看来是忠心不二。

端坐在玉墩之上的绝色女尼,微抬粉颈望了楼青云一眼,正好和楼青云的目光相对。

楼青云不觉心中一荡,慌不迭的宁神定性暗呼惭愧,自忖自己是老朽之人,虽经双残秘方形貌改变,但年龄却不会倒转,今日依然会心猿意马起来,可见对手迷魂荡魄的功力高超卓越。

同时,绝色女尼却也神色一变暗中凛惊,今日突现强故,她并没有轻视对方,因此当陡施“迷魂荡魄”之术的时候,只是存着一试来改定力深浅之心,并无一举获胜之意。

讵料目光罩定来敌的时候,除其中一人似乎偶而失神之外,另外两个强者竟然若无所觉,非但心神未散,连丝毫形色都没有变。

楼青云冷哼一声,才待开口,那绝色女尼却先楼青云一步娇声说道:

“年轻的,你报个名字吧,既然来了就算有缘!”

楼青云虽说已有成竹,但对这绝色女尼却依然还有说不出来的恐惧,对绝色女尼这种突然轻描淡写的言语,更深为不解,因此没有答话。

绝色女尼再次咯咯荡笑两声,以银铃般的声调道:

“怎么啦,小兄弟你有点怕了对吗?放心吧,我并没有恶意,只是……”

楼青云深恨方才自己未能立即接话之耻,于是这次不待绝色女尼话罢,叱道:“你也不是‘玉骨神女’,我懒得答话!”

绝色少女闻言玉容微变,楼青云业已看出破绽,但因不敢决定所料之事对否,是故冷冷地阴笑着,静待可能之中的变化。

楼青云不停的阴森冷笑,果使绝色女尼错会了意,一变话锋正色问道:

“你到底是谁?有何来意?和玉骨神女又有什么关系!”

楼青云狡狯聪明刁猾之极,听出绝色女尼话中似对玉骨神女含有被根之意,立即计上心来,故作不耐烦之状叱道:“天魔迷魂大法,是玉骨神女的看家本领,你不是我的对手,快叫玉骨神女出来答话!”

绝色女尼媚眼儿一瞟,道:“你是玉骨神女的对头?”

楼青云嘿嘿两声阴笑,沉声答道:“不是对头难道还是朋友?”

绝色女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柔策再阳玉铃,那队办身绝色女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柔荑再叩玉铃,那队赤身女尼立即站起,快如闪电般投向一旁,云慢适时自动垂落,将女尼们遮住。

绝色女尼也由玉墩之上缓缓站起,披着那袭云纱,隐约现出了玉rǔ和妙处,继之玉墩石案倏地滑动,隐于云幔之后,接着由幔后走出来了四名女尼,各披轻绸,端着绣墩,摆于地上。

楼青云神色不动,冷眼旁观女尼们这番布置,直待另外两名女尼端出小桌和捧上香茗,楼青云方始冷冷地说道:“莫非玉骨神女先礼后兵,要你们这么矫作?”

绝色女尼含笑摇头,肃请楼青云入座之后,道:

“玉骨神女业已不在人世,尊容的仇恨自然也随神女之死而失!”

楼青云沉哼一声,冷冷地说道:“事太凑巧,你想骗那个?”

绝色女尼并不答话,却吩咐手下女尼道:“把那贱婢的尸体推出来,请贵客们过目!”

楼青云并不认识玉骨神女,但玉骨神女却是与双残及天外双魔和鬼王神魔等人齐名武林的女煞星。

楼青云在第二进殿堂之内,看到男性木像,方始恍然悟及尼魔是玉骨神女的别府,现在绝色女尼要手下人摧出神女遗体,设若以假作真而自己误认,岂非拆穿纸老虎露出马脚,于是楼青云拦手说到:

“不必了,只要你能说出玉骨神女怎会死去,我就相信是真!”

绝色女尼婬荡的一笑,道:“何止玉骨神女已死,他门下三十六女也无一幸免!”

楼青云始终暗自戒备,闻言不置可否的笑了一笑,绝色女尼霎霎媚眼又道:

“你既与玉骨神女为敌,可曾听人说过‘魔宫凤女’?”

楼青云心头大凛,霍地想起适才绝色女尼所坐玉墩及石案上的琴、铃二物,立即知晓对坐着绝色女尼是谁来了,故作漫不经心的哈哈一笑,道:

“你当我未曾看出你是何人?哈哈哈哈,我只是有心相试而已,传言玉骨神女本系昆仑‘天魔宫’中侍妄,以巧言逼令‘魔主’立誓之后,盗得三卷宝发而离魔宫,如今果然自食其果,劳动‘凤公主’玉驾以正门规,今日在下能幸会公主,着实足慰生平。”

原来这绝色女尼,就是传闻武功另有天地,但决不在江湖走动的“天魔宫”内三位公主之一的“天魔凤女”风公主!

楼青云误打误撞走进了玉骨神女的别府,不料神女师徒恰在日前被正门规赐死,魔宫中人另有规律和禁忌!

楼青云熟悉一切,交谈之下因臭味相投,竟十分融洽,顿成朋友。

天魔凤女并未十分重视楼青云,却非常注意丧门鬼王后阴柄及骷髅神魔赫黑森,只惜天魔凤女因家规门规所限,未在中原武林走动,再加上楼青云并不引介,丧门鬼王和骷髅神魔又只听楼青云的吩咐,是故天魔凤女无法窥知内情。

楼青云此时业已打定移花接木借刀杀人之计,交谈正畅,起身告辞,临时坚请天魔凤女次日移玉一会,并言自己就借居在相隔不远的朝阳古洞之中。

天魔凤女不知楼青云心怀鬼胎,含笑应诺,楼青云立即告辞,率鬼王神魔离去。

次晨,天魔凤女率领着来自天魔宫中的四名侍女,往访楼青云。

楼青云却在暗中窥知天魔凤女动身之后,指示鬼王和神魔,闯进了天魔凤女所据本是玉骨抑女的别庄,将天魔凤女留在别庄尼庵之中的门下,斩杀殆尽,并将奇琴魔铃盗走,然后潜返朝阳洞旁远处,静观天魔凤女和石承棋管冰心的一场血战!

冰心姑娘和石承棋,因为不知穆存仪与玉面煞神穆存礼兄弟在朝阳古洞发生的事情,又因别无宿处,遂在古洞之中分左右居留。

当火魔凤女率四名待婢到达朝阳洞外的时候,冰心姑娘与石承棋恰正练过剑法在休息闲谈,坐于洞外山石之卜。

天魔凤女先入为主,错当冰心姑娘和石承模是楼青云守洞侍者,复因并未看清冰心姑娘与石承棋的貌相,故而在相隔丈外的时候,嗲声嗲气的说:

“你们两个谁去禀报一声,说我天魔凤女回拜来啦!”

其实当天魔凤女出现于远处的时候,冰心姑娘和石承棋已经知道,只因事不关己,懒得多看多问,没想到天魔凤女却找上了自己,所说的活又没头没尾,石承棋还没有多心,冰心姑娘却自义父玄玄和恩师石尼那儿,听说过天魔宫的事情,闻得凤女报名,心头一凛,头也不抬,反问说道:

“你说的是什么话呀,没头没尾的,你请我们去禀什么人,你又回拜谁呢?”

天魔凤女聪明至极,虽然冰心姑娘和石承棋仍没有抬头,但因相隔甚近,已经看出面前的一男一女,气宇骨格清绝出众,胜过昨日所见的楼青云多多,料知有错。

冰心姑娘答话反问虽然略带讥讽,天魔凤女却并未恼怒,霎了霎媚荡的两只眼睛,不再开口,挥手示意四名女婢,然后转身向朝阳古洞而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骷髅神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