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18章 逍遥天魔

作者:司马紫烟

石承棋业已厌恶婬妇至极,不容冰心姑娘答复婬妇,已对冰心姑娘说道:“管妹妹,咱们走吧,天魔宫的人和事我实在不愿意再加闻问!”

冰心姑娘微蹙蛾眉,指着婬妇对石承棋道:“那就趁早一掌杀了她,省得她再落到逍遥天魔夫妇手中而死活两难!”

石永淇自然下肯杀一个已无反抗能刀的妇女,岂料婬妇业已看出石永棋对她厌恶的心情,转对石承棋跪叩正色道:“这位姑娘说的对,若嫌我动力已失伯拖系公予,杀了我决不怨尤,总比再落到萧飒夫妇母女手中好些。”

石承淇剑眉一挑,怒目对婬妇叱道:“你当我不能杀你?”说着右掌高举工将拍下,婬妇面色凝正毫无所惧的静待一死,石承棋雀地收掌,道:“死且不怕,何惧之有,你可行名姓”

婬妇不知何故突然泪细雨下,哀哀怨怨的说道:“清白姓氏下敢玷污,姑娘和公子就唤贫‘雁儿’吧!”

石永棋点了点头,问冰心姑娘如何安插腰儿,冰心姑娘适才放出激言要石承棋杀死雁儿,本心已有安排,但石承棋问及她的时候.她却冷冷的把头一摇,道:“你救的人问我干吗?愿意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雁儿在天魔宫中耳濡目染已久,对男女间事无不了然,不待石承棋答话,由地上站起来低着头说道:“雁儿先到外面去.敬候着姑娘和公子召唤!”说着象一阵风似的到了金鞭崖洞外。

石承棋不禁对冰心姑娘抱怨说道:“你看,这算什么,有多难为情。”

冰心姑娘霎了霎亮晶晶的大眼睛,道:“我说的是老实话,你既然不杀雁儿,想必是已有了安置她的办法,难道不对?”

石承棋皱皱眉头,道:“办法是有一个,不过管妹妹却要帮帮忙。”

冰心姑娘聪明过人,一笑说道:“逍遥天魔萧飒夫妇虽皆已受重伤,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侵,你别尽打如意算盘!”

石承棋正色道,身为侠义门人,当仁不让,此时若不趁势铲除老魔夫妇,必将留下无穷后患,管妹妹,打铁趁热!”

冰心姑娘不再答话,招呼雁儿进来,正色嘱咐道:“我和石公子除恶务尽,立刻要去朝阳古洞,你最好先在附近觅个藏身的所在,免得我和石公子心怀后顾之忧,归来时招呼你之后你再现身。”

雁儿颔首,她适才已经想到这一步棋,因此业已看中崖侧一处藏身地方,冰心姑娘吹灭灯火,和石承棋双双目睹雁儿藏妥,方始疾纵而去奔驰朝阳古洞!

他俩到达朝阳古洞之后,发现洞内已无人迹,不由相顾懊悔不已,逍遥天魔萧飒夫妇设若受伤不重,认定尚可生擒他俩或置诸死地之时,断然不肯龟缩而遁,如今迟到这一步,后患已成,无奈之下双双返回金鞭崖洞。

他俩在这样往来虚耗之时,天色已渐明亮,招唤雁儿,竟无回音,大惊之下亲往雁儿藏处寻觅,亦无发现,彼此相顾呆然,默默踱进了金鞭崖洞,洞中亦无凌乱现象,石承棋立即恨声说道:“老贼魔夫妇必然是乘虚掩至,雁儿又落于他们手中,我料他们走两未久,逃必难远,管妹妹,咱们追!”

冰心姑娘也是恼怒万分,虽说雁儿本是天魔门下侍婢婬女,但是即已迁善改恶,就断断不能再容萧濒夫妇妄为,立即颔首应允,双双飞身崖洞高处,借初升旭日光辉,远眺萧飒夫妇踪影!

居高而临下,却无发现,青城山区这般广泛,漫无日的而追索,何异守抹待兔般蠢,冰心姑娘不知有何灵感,突然说道:“萧飒夫妇身受之伤,必须早目疗治,我断定他们尚未逃出青城,掳去雁儿,可能是他们那群恶徒下的手,石哥哥,你可还记得前追皮门鬼王和髓骸神魔之时,去过的那座怪异尼庵?咱们去重搜一次!

石承棋恍然大悟,接口说一声“好”,当先飞纵而下崖头,冰心咕娘继之而行,眨眼被山环遮蔽了形踪。

适时在那座业已空无人迹的“工骨神女”别庄之中,正有两方各怀施滋的人物在互斗心计的交谈着,一方是逍遥天魔萧飒莩夫妇及一干门下,另一方却是这些天来掩饰形踪而未露面的楼青云和鬼王及神魔了。

首先是逍遥天魔冷冰冰的问楼青云道:“你令丧门鬼王后阴柄阻拦老夫等人去路,引来此处相会,是何居心?”

楼青云阴笑一声,道:“天未亮时。你若信任鬼王早些前来,尚有时间详述经过,现在晚了,那姓管的女娃和石承棋,都是聪明人物,立刻就到,目下只有信我的话彼此合作,互相有利!”

逍遥天魔萧观沉思片刻之后,道:“你是谁,怎会令丧门鬼工和骷髅神魔恭首听命?”

楼青云似不耐烦的瞥望了巨窗外的天色一眼,道:“这是我的事,我说过时间不多了,萧魔主,请听仔细,有关于你与石承棋与管冰心之事,我无所不知,包括你夫妇受伤及“秀”大公主“凤”三公主功力已失之种种事情,我与那管姓丫头也有深仇亚,独力难以报复,如今咱们是同仇敌惊,听我安排,萧魔主非但可将那石承棋擂归贵宫,并可将叛徒带走,永绝后患厂

天田夫人接话问道:“莫非婬用雁姑已经落到厂你的手中?’”

楼青云不答天宽夫人所问.却又对萧飒说道:“我深信管冰心石承棋会追索到此处,至时,萧飒鹿主夫妇不必出面,我今鬼王、神魔引使那管姓丫头绕追他处,石承供必也相率追去.那时令度主叛徒雁丫头厉声呼救,管、石二人必弃却鬼工抑魔而来此,鬼王神魔已得我的示令,那时全力结战住姓管的丫头,使石承进单身涉险,萧魔主演佐石承棋后可由后面先走,剩下的下情和那管丫头我自会对付,愿否请给我个答复。”

逍遥天魔萧飒露出了诡活的阴笑,看了天魔夫人一眼之后,

石承棋颔首为诺,返身奔回尼庵,管冰心却已撤出了玄玄宝钩和天石圣剑,身法展开扑向鬼王与神魔,适时不知是由何处信来一声怪啸.鬼王、神魔却闻声而起,再次疾纵而逃!

管冰心暗中冷笑一声,她越发知道自己所料不错,一声娇此喝令鬼王、神魔停步,鬼王和神魔是奉令诱使冰心姑娘追赶下休,怎肯停下,瞬即业已远去,冰心姑娘诈作疾纵追赶,却在飞驰箭远之后,突然回程,以无与伦比的疾捷扑奔尼庵!

尼庵中,石承棋业已陷入在阴煤罗网之内,他奔向尼)尼庵之后,仍由早已破碎的殿门进去,此时整个的尼姑庵已无幔遮,雁儿斜横在数丈以外的地上,石承棋注目刹那,发现雁儿胸腹微见起落,知尚未遭毒手,立即飞身近前,只见雁儿目瞪口呆,面色苍白,石承棋如今已非初下君山时候的莽撞无知,雁儿功夫已失。适才突问呼号求救,尚能开口,现在尼庵之中并无他人,雁儿却已被人点中哑穴禁出其声,不问可知,内中藏有阴谋,因此石承棋并未立即出手解开雁儿的穴道,却提聚功力静静相待必然会突如其来的暗算!

石承棋这次的小心谨慎,无形中脱过了一次大难,使目下隐藏在各个佛像之后的逍遥天魔萧飒夫妇和一干手下,空自焦急。

石承棋久候之下未见其他变故,不由渐去疑心,再次注目仰卧地上的雁儿,雁儿的脸色越发难看,石承棋侠义心肠,不忍使雁儿久受痛苦,伸手探向雁儿的脉门!

蓦地,石承棋由雁儿那呆板的双眸中,看出了一种极端惊骇的神色,石承棋不由心中一动,伸出去的手又缓缓缩回,他连连眨着眼睛,苦思内中原由,突然想到管妹妹告诫自己的话,念头一转,暗以“云蒙神憎”所传的“凌虚截穴”的手法,弹住雁儿五处重穴,雁儿随手闭上了眼睛,她经脉已封,即使伤势真的很重,对时之内也不会再起变化。

石承棋在封住了雁儿的穴道之后,以身体遮住右臂,假作探向雁儿脉门,突然惊号一声而起,摔倒在相距雁儿丈余的地上。

适时,微风吹袭,石承供身旁添了一人,这人掌指疾下,点拍到石承棋的软、麻二穴,岂料这人手指已将按在石承棋身上的时候,石承棋右足倏起,蹴于这人的膝间,这人惨号一声摔倒在一丈五六以外,无法爬起,石承棋随之起身,冷着脸走向这人身前,这人右膝巳断,惨哼不已,石承棋认出正是逍遥天魔萧飒门下,立即沉声问道:“萧飒何在?”

话说出口,背后已有袭者,石承棋怒叱一声,攸地转身,来者正是萧讽,萧飒臂伤已然无碍,丹田内伤却未复原,是故并未打算以真实功力和石承棋一搏,当石承棋身形攸转之后,萧飒阴森的冷笑一声,手指着石承棋五指一弹,立即射出一缕绿色浓烟,石承棋慌不迭地飘身后退,怒声喝骂萧飒无耻,岂料刚刚张口,四周突然出现数名敌者,纷纷扬手发出各色毒烟,石承棋任凭如何了得,也已吸了少许进入肺中,头脑立即觉得昏沉,根怒之下妨尽全力向身前拍去,耳边听到迎面敌人一声惨号,自己却也心中一迷失去了知觉!

逍遥天魔萧飒夫妇虽将石承棋擒获,却也折了两名功力极高的手下,怒无发处,恨及业已濒死的雁儿,大步奔了过去,正待手起掌落震死雁儿出气,人影一闪寒光仪现,冰心姑娘已经穿窗而至,玄玄宝钩斩到萧飒腕际,萧飒暴然飘迟,天魔夫人却疾射面前,她恨极了冰心姑娘,昨夜一指之仇,去了她三成功力,如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言不发攻了上去,萧飒也冷笑一声由退而进,与魔妻合手双战冰心姑娘。

逍遥天魔萧飒攻上的刹那,首先下令门下带着昏迷无知的石承棋远陋,冰心姑娘虽然目睹此事,无奈被萧飒夫妇全力困住、脱不开身,焦急之下展尽所学,准备在很短的时间了断此战,以便救护石承棋。

萧飒夫妇双战冰心姑娘,本是胜数,却因内伤未复,功力无形减退,在冰心姑娘一轮急攻之下,反而被迫连连后退,冰心姑娘玄玄宝钩无坚不摧,钧法奇绝,天石圣剑更是千古奇兵,每一剑式无不透传出真力剑气,竟令萧飒夫妇穷于应付手忙脚乱,似这样搏斗下去,再有顿饭光景,萧飒夫妇必将失招而亡,那知就在这个时候,丧门鬼王和骷髅神魔闯进了尼庵,加人战圈,冰心姑娘立即现出不支。

心优石承棋安危,力搏当代四名顶尖儿的老魔头,这时的冰心姑娘就是想走都来不及了,萧飒夫妇见鬼王、神魔突来参战,不由大喜过望,即得喘息之机,立变招式猛力反攻,冰心姑娘若非所用是神兵宝刃,早已横尸地上了!

正缠战间,萧飒心中蓦地一动,立以真气传声对乃妻说道:“想不到鬼王神魔功力如此之高,另外那个狡猾的小子,看来也是不弱,你我身受内伤,难与鬼王神魔力敌,何不叫鬼王神魔在此拼斗,你我追上门下先回昆仑?”

天魔夫人沉思后果,知道乃夫所说不虚,即便擒住冰心姑娘,也难如愿带返魔宫,何况到时候设若鬼王神魔翻脸成仇,自己夫妇后果堪虑,她想到这里,暗以传声通知萧飒,攻扑之时,渐将内力减弱,得便即走,这样一来,冰心姑娘无形中得到了便宜,可是鬼王和神魔却猛攻不已,出手狠辣,仍然被困重围。

双方拼搏约有一盏热茶转冷的工夫,萧飒夫妇己成有名无实的对手,冰心姑娘只须招架鬼王和神魔凌厉的招法,鬼王和神魔虽然觉出已非初战时的从容,但因他俩业已失本性,毫无机智可言,只当冰心站娘功力太高,非但不知应变,反而也加倍的凶猛扑击,萧飒认定良机不再,看出此时退走,冰心姑娘仍然无力追赶,打个招呼双双霍地纵出圈外,顿足而起由高窗之上疾射逃去,临行,天魔夫人没和萧飒商量,回手弹出大蓬碧色香雾,罩向冰心姑娘和鬼王与神魔!

香雾乃系奇葯所制,并非虫蛊邪术,搏战正烈的冰心姑娘和鬼王、神魔,竟然都吸进腹中不少,冰心姑娘知道要糟,立即以一口真气硬将所吸毒气压在胸头,是放虽觉得昏沉尚未迷倒,鬼王和神魔却不管这些,因此在吸进毒气刹那,已双双摔卧地上昏迷不醒。

冰心姑娘本可手起剑落将丧门鬼王和骷髅神魔斩杀,只因冰心姑娘生性奇特,不愿因人成事,何况这人正是掳走石承棋的萧飒夫妇,再说冰心姑娘已中雾毒,必从早离此地疗治,因之调息一口真气之后,抓起地上的雁儿疾纵出了尼庵,慌不择路向僻静地方飞驰而逝!

自冰心姑娘识破阴谋中途折返尼庵时起,楼青云始终隐于一旁窥探不懈,他召令鬼王、神魔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逍遥天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