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19章 魔宫受困

作者:司马紫烟

逍遥天魔萧飒在座上哈哈狂笑连声,继之流声对石承棋喝道:“地下只有六处牢笼,内置狼、蛇、豹等猛兽,并有水、火二穴,深有十丈,人落其中必死无异,孩儿,除非你有金刚不坏之体,或能跃足十丈之能,否则,……哼哼,尸骨无存!”说到这里,逍遥天魔萧飒再次挥手,地面复起无痕,又震声说道:“譬如现在,你若认为大可突然前纵的话,就要上当而死,看!”

“看”字出口,自逍遥天魔萧飒一家所据殿前,由空中突然撤下一张巨网,一落即去,逍遥天魔萧飒继之说道:“那时你必被此网罩住,接着会有出你意料之外的变化发生,老夫保证绝无一字虚言,凡被网中之人,身受之惨要超过落身虎豹狼蛇之穴多多,因此老夫劝你,最好现在放乖一些,莫要乱动!”

逍遥天魔萧飒话声乍止,天魔夫人荡笑一声接着说道:“来人呀!你们没有听见魔主说吗?石小侠现在是咱们的佳宾贵客,还不设个座位!”

天魔门下立即恭应一声,转瞬有两名仅仅带着绣有男女好合轻底兜肚的妙龄女侍,端来了一张看来和逍遥天魔萧飒夫妇所坐同样的巨椅,放于石承棋身后,这两名女侍身上散发着幽香,每一挪步,腰、腿、臀、背之间,现出无比的诱人神态,石承棋深知魔宫之中尚有比这些还不堪入目的勾当,冷笑了一声,大方的向这两名女待道谢,并坦然入座。

殿上的逍遥天魔萧飒,此时怒声对门下女侍们叱斥道:“岂有此理,还不给石小侠安排酒宴!”

刹那,石承棋座前又多了一张玉石桌子,摆满了奇珍佳肴,象牙锒着奇异星珠的筷子,赤金的盘、盏、玉石酒瓶,实在豪华,石承棋却视若无睹,不屑一顾。

凤丫头在座上缓缓站起,对逍遥天魔萧飒夫妇一礼,道:“石小侠远来,必已极渴,女儿愿去代石小侠斟酒。”

坐于天魔夫人身旁,始终并未开口的大公主,这时却阴阴地说道:“三妹可要当心些哟,这小伙子没有一点情义,万一把你当作人质胁迫我们的话可又怎么办呢?”

凤丫头冷冷地看了她大姐一眼,阴森的一笑,道:“这样不正好趁了你的心意吗?”说着不待逍遥天魔夫妇答话,她已款摆腰臀走了下去。

石承棋由她姐妹的对答之中,业已听出她们不和的内情本可巧为利用,但是石承棋生性刚正仁厚,绝不存此歹毒心肠。

凤丫头站在石承棋的面前,双手捧起玉石酒瓶,道:“公子远来,不论稍待为宫中娇客或生死冤家,亦应饱餐并饮些解渴美酒,也许你认为凡我魔宫之物,无一不毒,因此我以身先试!”说着她首先喝了一杯酒,继之咆遍每味佳肴,然后方替石承棋斟满了杯,沉着一张妖媚而奇美的脸,又说道:“我不陪你了,也不再坐在这巨灵殿中,要到自己宫中静候消息,公子你听仔细,若为宫中娇客,你乃我夫,此后我当百依百顺,若为仇敌,当你再次被擒之后,我必然亲手杀死,你现在还有一个办法,象我大姐刚才说的一样,我功力尽失,你大可擒住我,交换自己的活命?”

石承棋虽觉凤丫头在青城山中的是无耻但是听了这番话后,却转了看法,凤丫头生在这以男女放荡视为正经的天魔宫中,耳薰目染无不如此,圣人还说“近墨者黑”,何况一个并无多大知识的女流,想到凤丫头无耻之行可怨的时候,石承棋不由发作了城坦的天性,起立震声说道:

“石某不料姑娘心地这般光明,说实话,姑娘的行为应该由令堂负责,姑娘垂青石某,石某深感,无奈此生相逢已晚,歉难接纳姑娘情义,姑娘消回去吧,少时设着不幸被擒,当含笑受死于姑娘面前!”

凤丫头不知何故,突然珠泪夺眶而出,倏忽转身飞般跑出了巨灵殿中,远去无踪。

避逐天魔萧飒一扬眉头,沉声问石承棋道:“石小侠,你当真决定与老夫为敌?”

石承棋不答所问,却手指玉瓶中酒和盘中佳肴说道:“石某感念凤姑娘之情,必将他食而后作答。”

说着他立即旁若无人的开始进餐,逍遥天魔萧飒夫妇静静相待,直到石承棋食毕。

侍立女婢以迅速的步子将桌案撤去,石承棋却在饱食之后恢复了全部精力,并暗以真气增助消化,以免少时激烈搏斗而伤及胃肠。

逍遥天魔萧飒此时又冷冷地问道:“石小侠,现在应当答复老夫了吧?”

石承棋颔首说道:“当然要答复你,不过我先问你一件事情!”

逍遥天魔萧飒道:“可以,老夫并且愿意实言相告!”

石承棋一指坐处丈地问道:“此处下面是否也是暗穴地牢?”

逍遥天魔萧飒眉头一皱,道:“不是,这巨灵殿中,只有那丈方之地没有埋伏,但并不包括顶上或其他地方!”

石承棋一笑说道:“我也相信你在这方丈地区的顶上,必然埋伏了令人不得不挪动离开的歹毒物件,不过石某并无所惧,现在就回答你想问的话,石某身为……”

“住口”逍遥天魔厉声喝止。

接着又道:“石小侠,老夫在你答话之前,再要你仔细看看有何不同!”

石承棋坐于巨椅之上低头观看道:“这丈方地区是石板铺成,余者却是木板。”

逍遥天魔萧飒颔首道:“对极对极,所不同者,石板之下却是丈厚钢板,木板之间串连消息可以折合,你也许认为丈方石板地的顶上。会是毒蜂恶蚁魔或是毒汁利箭等物,下落之时,你可凭一身罕奇的功力,展出护身剑气,将下落之物或斩或杀或阻弹震飞丈外,石小侠,你错了,在这巨灵殿那丈方宝地的空顶上,老夫埋伏的是一座万斤石闸,大小正合这殿内地面唯一没有埋伏的地方,请问石小侠,以你的功力来说、可能接得住这座万斤的石闸而不被砸成肉酱?”

石承棋心中一凛,他本来存着不离厚地面静待逍遥天魔萧飒差人一搏的念头,设若当真头顶之上可以落下这万斤石闸,自己……他想到这里,恍有所悟,一笑道:“要是你不告诉我,我或者难逃一死,现在我已有把握不惧这万斤石闸了,不信你就试上一试!”

逍遥天魔萧飒哈哈一笑,他并不去着那坐在巨椅之上的石承棋,却仰观殿顶说道:“老夫埋伏尽善尽美,你要是认定可以在石闸落下的刹那,飞身而起,凭着罕绝的轻身功力,在石闸落后你也返飞纵上石闸的话,怕不容易!”

石承棋心中暗惊逍遥天魔萧纲的聪智,竟已猜出已意,不过石承棋却认定彼时虽有强弓硬箭或其他暗器袭击,自己仍有把握平安落于石闸顶上,故而心中虽惊却能还之一笑。

逍遥天魔萧飒却接着石承棋的笑声,道:“我知你自信甚深,认为到时候必可飞纵石闸之上,这点姑且不谈,老夫还有其它话说,你仔细听着,老夫身为天魔宫之主自非浪得虚名,你今已然被困禁地,难道也自信凭仗一身功力能闯出此宫之中吗?”

石承棋沉静的正色说道:“那是我的事情,不劳费神,如今我可以答复你一句话,任凭此处埋伏是何等厉害,石某死不屈服!”

逍遥天魔萧讽眉头一皱,沉思刹那之后,突然扬声喝道:巨灵殿主何在!”

话声中一条庞大的人影纵蒋殿阶台口,背对着石承棋,道:“巨灵殿主‘神指移山’尚魁元,听候魔主差遣。”

逍遥天魔萧飒手指着石承棋,对巨灵殿主尚魁元说道:“尚殿主速将此子擒下!”

巨灵殿主“神指移山”尚魁元答一声是,转身之际,已站到了石承棋的面前,端的快捷如风,尚魁元身高七尺有余,貌相凶猛,年有七旬,对石承棋扬声喝道:“小娃儿,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魔主对你十分喜爱,以老夫相劝……”

石承棋不待神指移山尚魁元把话说完,已冷笑一声接口道:“何必多言,你既奉令擒我,干脆出手就是,石某也想见识见识天魔宫中的绝学!”

神指移山尚魁元浓眉一扬,道:“娃儿,你不再考虑一下!”

石承棋飘身离座而起,屠龙剑借势撤出,震剑扬声说道:“尚朋友,请!”

石承棋这样回答,无异是告诉尚魁元不必唠叨,尚魁元冷哼一声,道:“娃儿把剑收起来吧,老夫先要领教你的拳掌功力!”

石承棋微然一笑,将屠龙神剑再次围于腰中,道:“石某既已落身此处,自当任凭尚朋友挑选博战方法,请!”

神指移山尚魁元环眼暴睁,怒声叱道:“娃儿,你敢蔑视尚某不能以剑相对?”

石承棋只是淡然一笑,并未接话,神指移山尚魁元却沉哼一声又道:“魔主吩咐只要老夫将尔擒下,不动兵刃是你的便宜,请招吧!”

石承棋不再客气,飘身欺上左掌护胸,右掌直击尚魁元丹田,尚魁元轻笑一声,暴出右掌,如石火闪电般疾,和石承棋的右掌已硬对了一招,石承棋力出五成,在一声对抵双掌的暴响之下,被震退了数步,尚未站稳,尚魁元却已扬喝一声“娃儿也接我一掌”!身随掌进击到石承棋胸际,石承棋适才一招失机,已生咳怒,突提真力,猛翻右掌,两人又实生生对了一掌,这次石承棋力贯七分,只腾退了两步,尚魁元却被震得退后了七尺,他老脸一红,喊一声“好劲力!”倏忽右手中指凌靡突出,向石承棋一弹,石承棋撤右掌甩左劈,左掌以七成功力凌虚迎了上去!

讵料发掌之后,突觉劲力道散向两旁,石承棋大吃一惊,迅捷应变飘身右移,却已退了刹那,左肩如道重击一阵奇疼,身躯被震退了八尺以外方始站稳,不由骇然失色。

神指移山尚魁元一招得手,哈哈一笑,中指又是一挺,点向石承棋七坎重穴,石承棋剑眉一挑,依然凌虚发掌,以八成功力迎上,那知掌风二次不知何故突然散向两旁,一缕奇寒劲力已冲到身前,所幸这次石承棋已有预防,慌不迭的飘退左方丈外,侥幸将神指移山尚魁元这神出鬼没的一招躲过。

神指移山尚魁元再次哈哈一笑,逼向前来,石承棋这遭不容尚魁元先发,提聚九成真力,劈空一掌击下!

神指移山尚魁无依然轻描淡写的以右手中指凌虚点下,石承棋只听到自己所发学风声响,知又无功,再躲实感难堪,猛一咬牙,右手暴出,以师门上乘心法弹出了云蒙神师名震武林的“天佛指”功,一股劲风暴出,恰好迎上神指移山突破自己掌力的指功,石承棋只觉得身躯微微一震,再看神指移山尚魁元,却如遭蛇啮一般,在一声惊呼之下暴退出去了丈二,神色之间现出了无比的狰狞,手指着石承棋厉声喝道:“娃儿,蛾媚云蒙和尚是你的什么人?”

石承棋接连被迫逃退之下,巧施“天佛指”功面得胜,恍然大悟内中原由,闻言正色答道:“宇内六宿皆为石某恩师。”

神指移山尚魁元突地转身对逍遥天魔萧飒道:“属下恳祈魔主另选高手擒此孺子。”

逍遥天魔萧飒冷冷地问道:“莫非伤自认本是这娃儿的对手?”

神指移山尚魁元突出惊人之言,道:“属下无法生擒此子,但可将其击毙!”

逍遥天魔萧飒满面含怒才待叱斥,天魔夫人却已了然内情,一笑说道:“尚殿主可是想起了云蒙秀驴当年一指之恨?”

神指移山尚魁元躬身答道:“夫人圣明,属下昔日曾有誓言,设若再与晓‘天佛指’功的匹夫对手,必须杀之,是故恳请魔主莫罪,属下愿在这娃儿决非天魔宫宾客之时,再与对搏。”

石承棋不待座上天魔夫妇开口,已扬声喝道:“石某现在就可以回答你个明白,天魔门下乃我之慾,你就放手应战吧!”

逍遥天魔萧飒迟未下谕,座旁的大公主,却娇滴滴的说道:“哟!我说石小侠,难道你就丝毫不念我三妹对你的情意?”

石承棋不知大公主在功力尽失之后,业已恨他到了极点,立刻扬声答道:“石某早已说明,无法接受令妹情意!”

逍遥天魔萧飒双眉一挑,沉声问道:“石承棋,你不后悔?须知在我天魔宫中,就算任你逃走也逃不出去!”

石承棋肃然说道:“大丈夫威武不屈,萧飒你不必再说这些!”

逍遥天魔萧飒已动怒火,冷叱一声道:“好个不识抬举的小儿!尚魁元听谕,你若无法生擒此于之时,无妨毙之!”

石承棋先时仍存一丝化于戈为和详的希望,如今已知势成水火,闻言不待尚魁元转身反扑,恢忽已将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魔宫受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