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02章 成都行宫

作者:司马紫烟

由地道通往“刑宫”石阶,共二十一级,每级宽厚密为一尺,闵东源踏下第十九级时,曾抬头观望,迈下全部石阶,突闻金铁交错怪声,一扇重逾万厅的纯钢巨闸,已缓缓降落,砰然一声巨震,钢闸落阖地上,将石防地道遮死,毫无缝隙。

这时那尤桐霍甲两名持灯侍者,已分立两旁,紧靠石壁,不远地方,就是那唯一升降万厅钢闸的绞盘滚架,刑宫已出迎接之人,他们对闵东源叩礼之后,转身前导,闵东源平步缓缓而行,走到相距钢闸约有三丈的地方,尤桐倏往旁边一纵,高声喝道:“刑官武土火速将假王子擒住,王子已然被刺,此贼乃是那个‘前殿将军’刘宾泗!”

此言一出,刑宫立即乱成一片,闵东源竟然甩落衣衫抽出宝剑,一面厉喝尤桐出卖朋友,一面飞身向尤桐击去,刑宫众武士本来不敢妄动,假王子撤剑喝骂尤桐,无异图穷匕见露出真正面目,一于武士立即备挥刀剑拥上前来,此时那钢闸绞盘滚架,已然无人看守,霍甲突地自腰中捆出一柄奇亮的宝刀,寒光闪处已将架上巨绳斩碎,身形拔起,宝刃连挥,巨绳只剩3尺长一段,垂在石顶活盘之上,他飘落之后,宝刃横甩竖划,绞架亦被击毁,那万斤钢闸已然无法吊起,刑宫所有的人,已成笼中之鸟,虽肋插双翅也难以逃出宫中了!蓦地一声娇叱“住手”!刑官武士立即肃然退步闪在一旁,自地室雨道之中,走出来了日间所见的那位绝色美女,美女身后,一位貌像消奇黑发黑露的红衫老者,目射寒光,不怒而威,刑官武士们立即屈膝俯首不敢仰视,这假王子,正是“殿前将军”刘宾泗,当他目睹红衫黑留老者竟然也在刑宫里面的时候,始知上了“辣手王子”和“司马”候瑞亭的大当,才待拼死擒住尤桐霍甲向前请罪,不料尤桐和霍甲暴跳而起,惨号怒吼连声,随即摔卧地上翻滚哀号不止,久久之后,二人霍地全身弓挺,口吐鲜血惨死一处!

刑官所有的武士们,竟无一人敢于上前或者偷窥,由此可知红衫黑髯人物有多么威严了!

刘宾泗如今越发明白了闵东源的狠毒,和侯瑞亭的好坏阴损,霍地扑伏于地,对红衫老者说道:“仆下万死,优祈帝君恩赐仆下片刻时间,仆下有秘情禀陈。”

原来这红衫黑髯老者,就是被天下武林高手尊称“武林帝君”

的神秘人物,难怪众人无不敬服而畏惧。

帝君并未开口,那绝色美女却娇叱道:“说吧!”

刘宾泗垂泪说道:“仆下贱容有些相似‘西王子’,若是只说三五句话,声音尤同,初更前司马侯瑞亭,为仆下亲自化装,西王子口谕仆下暂扮王子模样前来刑宫……”

说到这里,他神色陡变,全身暴抖,话锋自然停顿,似是病楚已极,但他竟能强自忍耐,不出一声,并且迅速无他的用右手宝剑,霍地在左臂之上削裂一条三寸伤口,腥血立即喷射流出,他不顾伤痛,勉力又道:“仆下已中巨毒,死……死在刹那,西……西王子狠毒,帝……帝君……速……速离此……此地,水……淹……

毒……毒……”刘宾泗实已无法忍耐钻心刺骨的奇痛,说到这里,宝剑猛顺,已自刎而死!

武士们仍然无人挪动,帝君冷静面温和的说道:“你们召集刑宫所有的人,先将三十二间刑房打开,释放所有受刑臣下,然后全部集中于最后那间广室之中候我命令!”

众武士齐声应是,毫无声响的鱼贯退下,只剩下了武林帝君和他那爱如拿上明珠的女儿。

帝君功力虽高,可惜刑宫乃是死地,万斤钢闸巨绳已碎,无物再能负荷如此重量,这一代武林奇态和他那美盖人褒的爱女,与一干忠心不二的高手及数十名受刑的门下,恐伯难逃生葬而死的大劫太难了!

在地室“刑宫”上面的大厅中,辣手王子闵东源和一干死党正围绕着“刑宫”唯一的通风井穴,井穴已被挖成了一道三尺的沟槽,沟槽曲折直通厅外花园的荷搪之中,闵东源神色凝重,苦苦沉思着一件大事。

候瑞亭就站在他的身穷,静等着闵东源的命令,闵东源却久久木愣而无言,侯瑞亭目光瞥了四外的高手们一眼,声调沉重的躬身说道:“一切早已准备好了,静候主人的谕令。”

闵东源长吁一声,道:“形宫钢闸自封,通风并穴只要堵塞妥当,料无差错,我实在不忍……”

闵东源话没说完,侯瑞亭已接口说道:“主人仁厚属下等无不知晓,不过万一郡主或是帝君脱困而出,属下等死不足惜,主人亦难幸免,深祈主人三思。”

文孟远站于闵东源的右后方,这时也接着说道:“当断则断,敢请主人示令属下动手!”

陈学士大步上前,对闵东源一拜,道:“先时老朽不知司马妙计,如今的是佩服至极,设若主人此时作罢,何异为出九仞功亏一篑,作大事,不能有妇人之仁,老朽冒死进言,即请主人下令。”

闵东源秀眉一扬,闷哼一声,随即神色一变,沉声说道:“司马即按所议动手,文将军传谕放水!”

此言出口,他那手下死党立即互应一声,侯瑞亭高声喝道:“主人谕下,火速放水!”

刹那之后,微带着一般腥气的黑水,从那曲屈盘析的沟槽中奔流而来,直倾赖于“刑宫”通风的井穴之中。

闵东源目这黑水,悄声问侯瑞亭道:“司马,你在水中放了些什么东西?”

侯瑞亭狡诡的一笑,道:“一桶‘七步化血散’。”

闵东源霍地抬头,目射煞火,侯瑞亭上步近前也悄声说道:“万事必须周全,斩草必须除根,密君和郡主的功力太高,属下为主人万全打算,不能不狠下心肠而施绝情,主人原有。”

闵东源嗟吁一声,道:“司马,你不会不知道沾染“七步化血散’后,发骨无存的事实吧?”

侯瑞亭并不直接回答闵东源,却躬身说道:“人死只有一次,怎样死都是一样,不过活着的可就并不然了,因之属下有责代主人清扫一下可能发生的未来障碍。”

此时溶入奇毒的黑水,业已注满了“刑宫”,从通风井穴已然水平洞口这一点看来,“刑宫”已成水域。

闵东源突然手指井穴洞曰,对候瑞亭道:“司马,水满的好快呀!”

候瑞亭微笑着说道:“水淹低地顷刻千里,主人放宽心吧。”

闵东源虽然有所不安,但却找不出可疑的地方,只好漫然点头,文孟远适时急步而来,躬身报道:“各宫俱已起火,帝君的一切书籍,秘密经典,及重要物品;皆已妥善搬出,行宫即将化成了火海,地方主管宫家,随时可能来到,主人设已无逗留此地的必要,敬请起驾吧。”

闵东源嗯了一声,随即对文孟远道:“由此直到苏杭,交你和巴震武全权负责,本爵与司马及学士两有他事管理,他们去吧沿途不准生事,越快越好。”

文孟远俯首应命,随即挥手与其它百数个名武林人物悄然去,灾祸或是欢乐,都无法永远占拒着人们的心板和脑海,因为沧海桑因已然见惯,今日的欢乐或就是未来的悲伤,不过另外还有必须关怀这火场的人物,那就是白发学士陈常如和那个蓬头垢面的花郎。

是夜三更,火扬四外已是消寂无声,突然,一条被月光映射成扁长的黑影,出现在火场的一角,都里本来是闵家别庄的古花园,黑影悄然出现,脚步无声,似幽灵般飘到花园塌倒焚毁了的凉亭旁边,黑影首先左右顾盼片刻,随即俯身探臂揭开了凉亭石道最前面的一块石板,映着星光月色,看到石板下面已被挖成空洞,黑影探手从洞中取出来了一只木匣,欣喜的嘻嘻笑出声来,自言自语说道:“有这三十六颗无价珠宝和‘纯阳截穴’指法的功解,不出三年,老夫必将驾凌侯瑞亭之上,然后——哼哼!”

说着说着,黑影竟然忘乎所以的喋喋冷笑数声,因之惊动了远在火场另外一角的暗中人物。

这人耳闻冷笑之声,不禁霍转身来,正是那蓬头垢面的乞丐,只见他略以瞻顾,身形倏起,悄无丝毫声响的已到达了另一黑影身侧,黑影时正放落石板,左手拿着那个木匣,匣长一尺,宽正五寸,厚约两寸,色呈深紫,匣上刻有“广成指解”四个古篆大字,一望即知此区甚为贵重。

蓬头垢面的乞丐,陡地冷哼一声,黑影吓得全身一抖,但他久经大敌,功力极高,身形微移已闪出丈外,右手顺势劈出一掌,打向冷哼声音的来处。

讵料他身形刚刚站稳,才待注目发声地方的时候,背后竟又传来了一声冷哼,这次他尚未来得及飘身躲避或应变发拳,只觉左手腕间一麻,木匣已然不冀而飞,随即听到身前一人沉声叱道:“陈常如,你还认得我吗?”

白发学士闻言注目,面色陡变苍煞,急忙退步不迭,两行碎齿不由的颤叩哆哆不停,口中呐呐无法出声,双目之中现出了畏惧至极的神色,鼻间和额上已渗出了冷汗,身躯颤凛不止。

学士如今已经失去了学士座有的神态,期期艾艾地答道:“属下……不,老朽……

不,我……我……”

蓬头乞丐冷嗤一声,白发学士都也恢复了常态,他立即躬身说道:“帝君座下,西王子宫中学士,陈常如叩见堡主。”

蓬头乞丐蓦地仰颈哈哈大笑,声调悲呛,继之字字如击金铁般道:“真难为你,竟还认得我闵子渊,陈常如,我们十五年来的恨怨,今朝应该清算一下了吧?!”

学士闻言慌不迭的又退后了几步,道:“那……那时候属下奉命行事,身……

身不由己……”

“陈常如,你还想狡辩免死?”

“属下不敢,堡主应知西王子的性格,属下彼时怎敢抗命。”

“我没有时间听你这些,想活容易,有问则答,答无不实,就放你逃生!”

“属下定然知则言尽,保无谎语。”

“帝君这成都行宫是谁放的火?”

“镇殿将军文孟远。”

“奉谁的谕令?”

“西王子。”

“哼!适才我遍履火场,发现‘刑宫’通风并穴已然水淹,水中含有奇毒的‘七步化血散’,被困刑宫之人皆已尸骨毛发无存,这是那个的主意?”

“司马侯瑞亭。”

“什么人困于刑宫之内?”

学士没能立即答复,双绝城堡主园子渊蓬发倏地根根散开披下,学士睹情心中一凛,方始哀声告求说道:“属下设若说出实情,请堡主开恩莫罪。”

闵子渊冷哼一声,道:“我一向言出必行,只要实话实说,决不杀你。”

学土连声说是,继之用极低的声调,缓缓说道:“据属下所知,有一干待罪臣下,八内侍、郡主……”

闵子渊突地一声哀号,猛然上步抓住了学土的双臂,目眦发张震声喝道:“还有那个?”

学土双臂奇痛入骨,咬牙硬硬挺住,颤声说道:“帝君也在刑宫之中!”

学士说出实情之后,心悬难安,他深知闵子渊孝顺仁厚,在知道老父惨遭不幸之后,悲哀至切之下,就许愤将自己置诸死地,那知闵子渊听说老父也在刑宫,非但立即消失了那种悲忿恨怒的神态,脸上反而露出了笑容,那紧握着陈常如两臂的双手,也松弛下来,陈常如正觉奇怪,闵子渊已冷笑一声,道:“你可记得帝君处置叛逆门下的规矩?”

学士闻言不由觳觫道:“堡主已经恩示过饶我不死,怎地

闵子渊不待陈常如说完,已睹笑一声,道:“我不杀你,不过凡是叛逆帝君的门下,决难逃过帝君的施罚!”

学土不由心头一凛,道:“帝君——帝君……”他本来要说“帝君已死”,但是当着闵子渊却又不敢直说,放而他只断续的说了两声“帝君”,就停下话锋。

闵子渊微笑着说道:“帝君怎样,你认为凭帝君的功力和智慧,会葬身刑宫之中?哼!”

学土猛地全身一抖,他深知闵子渊不会无的放失,因之不禁怕到极点。

闵子渊又看了他一眼,道:“南魔张勋不是被擒了吗,人呢?”

陈学士遂将张勋后来的一切情形,详述一遍之后,道:“堡主怎知张勋之事?”他另有打算,故意询问。

闵子渊一笑,道:“你的心计白费了,张勋死不足措,可惜二哥没能看到檀香木盒之中的信函,否则断然不会如此妄行。”

说到这里,他神色陡转严肃,字字均含劲力,威凌无比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成都行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