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21章 铁城相会

作者:司马紫烟

玉面煞神此去非但不知悔改,反而苦研绝学,结果在昔日双残习功的铁城之外,发觉了穆存仪隐身彼处,数十年如一日,苦待良机……

这里是岳麓山中,地上围坐着双绝城主夫妇,和双星及闵家姑娘和老奇侠石承棋!

由石承棋概述当年穆家发生的恩怨事故,故事自昔日谈到目下,双绝城主夫妇方始了然了一切。

石承棋简略的把当年之事说出,内中当然还保留了不少,可是双绝城主夫妇等人,却已明白了父、伯之间结仇的因由,不禁长叹而无言。

久久之后,穆子渊低沉的问石承棋道:“家父现在何处?”

石承棋竟不作答,只是不停张动嘴巴,众人不由深感奇怪,但是双绝城主穆子渊脸上却现出了笑容。

双星及闵姑娘此时方始知道石承棋以真气传声,已与双绝城主说明不便为第三人知晓的事情,自然不能多问。

石承棋适时出声说道:

“杨大侠昆仲怨老朽直言,穆氏家族事故,实不便再为累及他人,若杨大侠昆仲能尽快的离开此地,以老朽看来是最好不过。”

双星自然一点就透,立即起身告辞,声言暂返五老村中,石承棋非但不留,并且烦请双星转告五老,漩姑娘他保证平安,请五老自此莫再过问玉面煞神和驼奴主仆与青衫神叟是非一切,双星应诺作别而去。

闵姑娘在双星远去之后,站起说道:“我也走了。”

石承棋不待穆子渊夫妇接话,已开口说道:“令尊现在洞庭君山,姑娘去是正好。”

穆子渊不由说道:“晚辈之意……”

石承棋立即接口道:“不是老朽多话,帝君及郡主父女,已为穆家遭受够多的患难了,贤侄不应再留郡主在此。”

穆夫人陡地站起,道:

“子渊,我陪妹妹去,印儿及此间一切都交给你了,事办完了到京里会面吧。”

穆子渊尚未答话,石承棋却又开口说道:“这样最好。”

穆子渊不便再说什么,夫人和郡主只对着石承棋一拜,立即动身由后山而去,穆子渊剑眉一皱,正待有话问及石承棋,石承棋已站身而起,道:

“非我无情,实在是玉面煞神阴狠无比,驼奴心黑手辣,郡主曾以乾元梭震伤芮九娘,这老乞婆昔日曾经心许令尊,为驼奴及武林帝君暗中破坏,本就恨帝君入骨,前恨今仇,令人必须谨慎,此间未来事故,既非郡主所能承担,不如暂时离开的好,就这样我仍难放心,尚须暗中护送一程,以防有变。”说着不待穆子渊表示意见,话锋一变,低低的嘱咐说道:

“今夜三更,咱们铁城相会。”话罢,石承棋身形闪移,快如疾箭追向穆夫人及郡主的去路而下。

穆子渊脸上掠过敬佩感赞的神色,接着沉思片刻,身形倏起,斜向另外一条山径飞驰而去。

此时,玉面煞神夫妇及驼奴,正在所居竹楼商谈要事,只听到玉面煞神以沉重的语调说道:

“我向来不作明知无功的事情,九娘,你所料不错,石老儿必然会先一步打发双星和闵丫头远离此地,只是这老儿心思细密,绝对会在暗中护送,中途劫杀之事,定难如愿,听我相劝,来日自有复仇之时。”

芮九娘并未接话,可知她也深知玉面煞神推测之事不错,驼奴却适时说道:

“早知青衫老儿躲在铁城之中,这些年来……”

玉面煞神不知何故,突然沉声接口说道:

“废话有什么说头,赶紧备妥今夜应用之物,早些趺坐用功,预备至时拼搏吧!”

驼奴投再接话,芮九娘始终不发一言,一切准备妥当,果然个个静心趺坐用起功来。

夜三更,岳麓山中铁城之上,出现了一盏出奇明亮的神灯,照耀当地如同白昼。

铁城并不是城,只是。一座广大而无门户的铁匣,占地亩余,在岳麓山中深处,沿途断崖绝壁,无路可通,若无罕绝的功力,休想到达城址所在。

铁城建成已有百年,前后经天山双残、玉面煞神及青衫神叟重修,越发坚固无比,但在数十年前封闭至今,却已杂草横生四布荆棘,除铁城顶上,仍是锈残斑斑外,即使有人侥幸到达,怕也难以发觉荆棘杂草之中隐有这座铁城了。

那盏高吊悬于空际的奇特明灯,就在铁城顶端当中,以一根雪白的玉竿挑起,那盏灯,就是天下六大奇宝之一的“不灭神灯!

灯下,芮九娘严防于左,神驼飞花陇貌相视于右,正中是玉面煞神,他正以全付精神贯注于开凿铁城之上,他双手捧着一只奇特的兵刃,就是武林六宝之一的“地华宝铲”!

此铲为“宝掌伸僧”携至中土的奇绝之物,无坚不摧,铁城虽系纯钢所铸,但在地华宝铲和玉面煞神的功力之下,片刻之间业已凿陷了一个大有一尺厚约五寸的凹洞。

突然,玉面煞神停下手来,低低地对驼奴说道:“驼奴注意,右方似有异声!”

驼奴答应一声,目注右方杂草丛中不懈,玉面煞神却已再次以无上功力施展地华宝铲开凿铁城。

适时,右方杂草丛中人影一闪,双绝城主穆子渊现出身形,继之飞纵而起,斜落于城顶之上,相距玉面煞神夫妇主仆约有十丈!

驼奴白知并非双绝城主穆子渊的敌手,但却深信尚能支持千招左右而不败,于是他暗中提聚功力,沉声喝道:

“穆子渊,你意图何为?”说着,他缓缓迎上,在相距双绝城主穆子渊三丈地方停步,眈眈虎视不懈。

双绝城主穆子渊冷冷地答道:“久闻‘地华宝铲’无坚不摧,特来一观虚实!”

玉面然冲突然再度停手,阴沉的接话问道:“如今你已目睹飞铲神威,认为如何?”

双绝城主穆子渊剑眉一皱,道:“阁下是跟我说话?”

芮九娘哼了一声,道:“穆子渊,你何不坦言来意?”

双绝城主穆子渊不答此间,却对玉面煞神说道:

“阁下请莫停手,我想着看开凿这丈厚的铁城之城,要用多少时间。”

玉面煞神冷笑数声,一面继续动手凿城,一面对双绝城关穆子渊说道:

“老夫定如尔愿,你仔细注意看着吧!”

他们侄、伯二人不再对答,一个是注目不懈,一个是开凿不停,驼奴久经事故,虽知今夜必有望撼,神色倒还十分沉着,芮九娘却已似有不耐,目光阴晴不定,不知她想些什么。

双绝城主穆子渊此时突然朗朗说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驼奴闻言一楞,芮九娘目露奇异光彩,玉面煞神陡地站起,扬声问道:

“穆子渊,你这句话指的是什么?”

双绝城主穆子渊淡淡地说道:“我说我的,阁下自管开凿阁下的铁城!”

玉面煞神阴森的一笑,道:

“老夫的事情不用尔来过问,你适才那句话的用意,却必须解释清楚!”

双绝城主穆子渊依然淡淡地说道:“要是我不高兴呢?”

玉面煞神沉声说道:“由不得你!”

说着,他紧握着地华宝铲,步向双绝城主穆子渊而去。

驼奴此时身形闪移,捷逾云燕援空般自双绝减主穆子渊一旁驰过,阻住了退路,芮九娘脸上掠过一丝得意的微笑,她象及早就期待着这一场搏战似的。

双绝城主穆子渊毫未挪动,神色平静,若无其事,这种威武不屈的态度,正是玉面煞神最最忿恨的,于是他怒形于色,立于双绝城主穆予渊身前八尺地方,沉声说道:

“穆子渊,老夫再问你一遍,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一语,是何所指?”

双绝城主穆子渊一笑说道:“阁下气势汹汹,想干什么?”

玉面煞神阴森的一字字含蓄劲力地说道:“想要你死!”

双绝城主穆子渊摇头说道:“此事恐怕难如阁下所愿!”

驼奴心中不愿此时玉面煞神与双绝城主穆子渊相搏、是故不待暴怒中的玉面煞神开口,接话说道:

“老朽久慕双绝城主是位疵城仁厚的武林侠士,不过综观城主适才方言行,似乎有些失诸坦诚,莫非城主所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之言,含有虚张声势之后心?否则老朽认为似乎无所不可对人言者。”

双绝城主穆子渊明知驼奴这是激将之法,但却正中心怀,于是一笑说道:

“楼青云,若非你这主人过份张狂,我早就说出个中原由来了。”

驼奴一笑再次说道:“家主曾好言相问,万幸事尚可为,城主何不现在说明一下呢!”

双绝城主穆子渊,手指已被玉面煞神凿陷的尺深铁城之顶道:

“家父设若真在铁城之中,这多年来必有所得,昔日功力已无敌手,如今自然更进一步,要是铁城开通之后,以家父对搏你的主人,石大侠则可生擒于你,芮九娘非我之敌,至时你们岂不是‘飞蛾扑火’自投罗网之中,所以我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们主仆对开通铁城之事,似乎尚欠考虑。”

玉面煞神和驼奴正在沉思双绝城主穆子渊之言当否,故而未能立即答话,芮九娘却狞笑一声,诮讽的说道:

“姓穆的,事实要是果然如此,你点醒我们岂不是断绝了你父亲出困的希望?”

双绝城主穆子渊神色毫未变动,缓缓说道:

“家父若无脱困生出铁城之策,断不会自封其中,芮九娘,你一生聪明,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也许是聪明自误的原故,再说,你们大可以不相信我,仍旧凿开铁城,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感觉而已,并无阻止你们之意!”

芮九娘恼羞成怒,恨声问道:“我今日的下场怎样?”

双绝城主穆子渊微叹一声,摇头说道:“不堪谈,不堪谈!”

芮九娘飘身近前,举掌慾发,玉面煞神突地伸臂阻住了她,面对双绝城主穆子渊一笑说道:“老夫生平惯认死结,你说的不错,老夫确实不能信你,仍将继续开凿铁城!”

玉面煞神说着果然不再理会双绝城主穆子渊,并芮九娘仍回原处。

地华宝铲削挖铁顶的声响,击破了宁静的长空,横飞卷扬慾落顶面之上的铁屑,发出沙沙声音,铁顶越陷越深,凹洞也越来越大,玉面煞神的身躯也只剩了一半露在铁城外面。

双绝城主穆子渊暗自思忖,再有半更时光,铁顶必被凿通,穆子渊计算着时间,半更是一个时辰,他从石承祖石伯父方面,已经得知内情,乃父昔日所约时日,就是今夜再过半更之后,青衫神叟即将脱困而出,穆子渊想到这里,决定必须再多迁延片刻时间,于是缓缓向前走去。

驼奴仍然站在双绝城主穆子渊的身后,沉声说道:“穆子渊,你想干什么?”

双绝城主穆子渊并未回顾,边走边道:“我等得不耐,有心帮你主人个忙!”

驼奴闪身向前,沉色拦住了双绝城主穆子渊的进路,道:

“家主人自能办理,你最好退回原处!”

双绝城主穆子渊冷哼一声,道:“你敢阻我去路!”

玉面煞神业已听到二人争持话声,却未停手,驼奴此时嘿嘿两声冷笑,对双绝城主穆子渊道:“此路不通,姓穆的,不信你再走上一步看!”

双绝城主穆子渊沉哼一声,“闪开!”右臂一挥,狂飙劲力袭到驼奴身上,驼奴怒喝声“好”,双掌一翻,发出阴煞之功,反击对手,双方真力相较之下,铁城顶上散集着的铁屑碎片,扬飞而起,在彼此磨擦滚转之下,发出震人心神的啸声和点点火星,令人惊凛双方功力之罕绝和雄厚!

蓦地,五缕阴煞之气自一旁暴然袭到双绝城主穆子渊的前胸,接着人影一闪,芮九娘欺身而到,驼奴更不怠慢,双掌一上一下,横飞砸向城主丹田和膝间,双绝城主穆子渊以一敌二,毫无所惧,只听他哈哈一笑之后,身形倏忽失去,竟以“分身六合”之功,欺到玉面煞神身旁,双掌劈头砸下!

玉面煞神早已留心,双绝城主掌到,玉面煞神倏地拔身飘出凹洞,地华宝铲一顺,甩出一片奇异寒霞,罩向双绝城主穆子渊的肩头!

那知双绝城主所发两掌竟是虚招,旨在引得玉面煞神暂停开凿铁城,因此在玉面煞神地华宝铲罩卞之时,双绝城主身形蓦地一闪无踪,飘向玉面煞神后方,不待玉面煞神主仆追击,已顿足再起飞下铁城远去。

驼奴和玉面煞神互望一眼,皱起眉头,芮九娘却恨声说道:

“哼!这个东西突然退走,准在暗中弄鬼!”

玉面煞神没有理她转对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铁城相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