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23章 双绝城主

作者:司马紫烟

云靖见穆印逼着要与自己对掌一分强弱,沉思刹那,面现刚毅之色,严肃的说道:

“既是施主必慾相抵一掌始罢,贫道为此之首,愿与施主一试!”

穆印颔首不再开口,云靖稽首却不先攻,穆印无奈,警告云靖小心,欺身而上扬掌劈下,云靖及色精宫中一流高手之中的使者,目睹穆印出掌之时的正大气概,已知错看了人,立即提聚八分真力,以三清教下威震武林的“九环掌”功迎上,双掌相抵竟无声响,只见地上沙土横卷飞扬起空,云靖在浮散飞卷的尘土之中,被震退丈外!

其余四名道士立即色变,穆印却不待他等发话,已开口说道:

“在下甚感道长相让之情,双怪即到,请随在下暂避其锋冷眼相窥动静吧!”

云靖一掌败北,自无话说,看了四位师弟一眼,道:

“在此把持孽障和迎上前去亦无不同,咱们就听施主这次安排!”

穆印暗中一笑,不再答话,迅捷地指点藏身妥当之处,各自散隐于杉木之上。

顿时,远处又传厉啸之声,云靖与其四个师弟,第一次听清啸声来处,不由个个颔首,他们各怀绝技,内功修为极高,自啸声中,业已听出双残功力高超,立即戒备相待。

约已四鼓,山径上传来沉重步声,刹那,天山双残各抬着石匣一端,进入杉林。

果然未出双绝城主所料,双残将石匣直抬进了杉林正中,上清宫中的这五名道士,只有云靖因藏处相隔穆印不远,看清了双残的面目,不禁寒生心底暗自惊凛!

双残将石匣放置妥当之后,互偎着坐在匣上,嘿嘿喋喋的低声怪笑着,这时穆印及云靖业已无法再看到双残和石匣,但从双残阴怪的笑声之中,却听出这对怪物似是在打着什么恶毒的主意。

瞬际,只听到老男怪道:

“始才笑声,人数不少,断不会走向他处,咱们搜!”

老女怪娇笑咯咯,道:

“搜什么,还不是都藏在这片杉林之内!”

话声分明,听得云靖等人及四老侠心头凛惊,适时老男怪又道:

“附近再无第二条路,也无第二座树林,自然人在此处,不过杉木千株……”

老女怪再次咯咯娇笑,道:

“老不死的又犯了糊涂病,这群送死的就躲在杉木高处!”

这几话几乎吓得云靖等人喊叫出声,老男怪声调一变,道

“别自觉得聪明,那个不知人就藏在杉木之上,可是这多杉木及……”

老女怪怒哼一声,道:

“油蒙了你的心,咱们分开来,各以阴煞内视神觉之功相窥还怕找不到吗?

老男怪嘻嘻一笑,继之拍了老女怪肩头一下,道:

“真有你的,我几乎忘了,这样大约半个更次就能搜完了,走!”

四老侠暗自惊心,设若果如双残所说,凡是藏于杉木顶端的人,谁也休想逃躲得过,最最令人忿恨的是,各自所藏不同,想商量一下行止都办不到,只好听天由命了。

云靖等人更加焦急和不耐,他们只是从穆印口中听说双残残酷厉害,并未目睹,此时竟然不约而同决定设若双残发现自己的话,则立即飞身而下和双残决一生死之斗!

其间只有双绝城主穆子渊父子,不为双残虚言所诱,他父子功力高出云靖五道及四老快多多,深知任何神功潜窥之能,皆无法达到十丈以外,杉木枝茂叶盛,高插云夭,即便不幸为双残发觉,也可在株株杉木顶端纵跃躲避,何惧之有。

适时双残已缓步踱向距离石匣不远的一株杉木之下,抬头观望,暗中摇头,天黑夜深,杉木高耸,休想有何发现!

说来极巧,相隔这株杉木支外的一株之上,就藏着一名上清宫的道人,道人并未注意双残动静,因为下面越发黑暗,但是他却由步履声停之下,判断出双残在自己隐身杉木不远的地方站着,于是他极端小心的闭住呼吸,静待变化!

“砰”!的一声,“砰”“砰”又是两响,隔邻杉木枝叶狂摆乱舞起来,这名道人不由怦怦心跳难止,他猜测不出双残意图何为!

突然!他所藏身的杉木如遭重击,巨干抖震,枝叶横飞,摇晃不停,他正在全心推测隔邻杉木狂摆的因由,自然走神,巨干抖震的刹那,他不由双手一紧,扣住了杉木上端的一支分枝,此枝竟然随手而折,发出响声,下面的天山双残立即阴笑一声,忽腾身而起,直扑上这株杉木!

这名道人在断支声响之时,已知形藏泄露,立即飘身向邻树投去,并迅捷地连闪出几株杉木,然后又隐于暗影之中!

双残扑空,并已听到夜行风声,但因迟了一步,杉木太多,愣得一愣业已难以捕觅,不过双残却已知道这片杉林之中果然隐有人踪,他们本能的立刻想起暗中隐身人的用意,意不追赶,迅捷的双双悄然回到石匣旁边,低低计议起来。

半晌之后,双残霍地拔起,一东一西飞纵上了两株杉木顶端,他们并不四下观望,却背道而驰,在杉木顶端一栋株疾射而过,结果将四老侠中的展威扬和童孟,五名上清官道士中的三名,赶得向四外其他樟木之上纵跳不迭。

双残虽然发现了众人,但在默计人数之后,心头大凛,原来双残依然只当是仅有四老侠追蹑不舍,如今人数多出,真不知暗中还隐藏着若干,在凛成之下,双残竟不追杀,却往来直通两端拂荡不已,最后认定在东西两端十大杉木之上,绝对已无藏敌,他俩立即扬啸相通迅接地扑回石匣存放之处!

这时众人业已无法看到双残的行动,更不敢妄自现形,只有等待变化,云靖等五名道士,因为不知双残畏惧目光之事,皆在忖思久耗之下,天明之后如何隐形不露,并对双残不来追杀之事,兴起了疑念和侥幸之心,已有一战之意。

杉木林中久久无声,似是敌我双方互不轻动,过了半晌,计时已在四更过半,突然在一株杉木顶端,传出双绝城主穆子渊的沉喝音道:

“双残意图潜逃离去。大家火速在林东集结,但万勿单独出手!”

穆子渊话罢,穆印首先疾射而出,云墙相隔穆印非遥,继之追上,行经杉木林正中,这才发觉已无石匣踪影,始知双残早如穆子渊所说,潜逃而去。

林东,众人迅捷集结一处,林外半箭地方,双残正抬着石匣疲行不歇,云靖只认得穆印,心有所疑立即问道:

“施主,这对怪人既然功力超绝,怎地适才并不追杀我等,反而……”

穆印遂将双残来历及惧怕日光的事情简略说明。云靖闻言连连霎目,抬头看了看天际,脸上神色现露出决念,对四位师弟道:

“似此怪物,断不容其免脱,况天玄师侄已死彼等之手,彼等既畏日光,则易于对付,此时已近五鼓,转瞬天亮,彼等必系另觅藏处,吾等怎能坐视,师弟们,速以三化剑阵围住孽障!”话声中,不待刚刚来到的穆子渊开口,云靖已当先闯出杉林,他那四个师弟,紧随其身后而出,追上了双残!

穆子渊拦阻不及,顿足对穆印及四老侠道:

“事已至此,我们必须立即接迎这五位道长,动手之时切莫露隙,走!”

走字出口,一行人疾射而出,追踪而去。

双残在衫木林之时,因计算已近天明,不能追杀敌者,决定暂时潜出杉林以避,故而东西扫荡不止,旨在迫开隐身路处之人之后,立即潜遁。

不料出林未久,已被穆子渊发觉,当时穆子渊所喝唤众人的原故,是在集结实力缓缓追蹑双残身后,并非有意立即动手,但因穆子渊妥善绑扎乃兄于杉木顶端,迟到片刻,云靖已率四位师弟追去,结果变作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局面!

双残出林听得喝声,知难逃远,故不停步而疾行,却低声计议不休,他俩自知功力世人难敌,所惧只是阳光,于是立即同意将敌者引诱离开杉木林远些之后,立刻回扑下手,认定必可将身后敌人一齐歼灭,因此云靖等五名道士追来之时,双残仍不回身而斗,依然只顾飞逃不停!

双残飞逃,使云靖机心尽失,认定双残并无穆印等人所说的那样厉害,自更紧追不舍!

杉林外面,上下只有一条小径,左是危崖绝壑,右是陡峭山岩,双残抬着石匣在陡峭山岩之上,如覆康庄般飞驰,云靖心中

一动,这时他有些发觉双残并未反扑的原因;可能别有居心,不过日下已成水火之势,只好小心戒备着前行!

上得这片峭岩,已临断涧,深壑千丈,难以见底,断涧十一二文之宽,只有一块长有十三四丈,宽厚各为五寸的石条,横架其上为桥,双残立即将石匣放置地上,神色带着施奇阴险的笑容,互看一眼,不再前行,静待身后的追兵!

云靖率师弟们迅捷扑上峭岩,一字排开,站于相距双残不足五支的石地之上,双残似未觉察,正在指着石匣和石桥争论!

老男怪神色焦燥的说道:

“这是绝地,石条怎能担负四千斤重的石匣,定然压断!”

老女怪却冷哼一声,道;

“咱们难道不能想个妥善的办法过去?”

云靖认为良机不再,挥手处,他们各将宝剑撤出,迅捷无伦的布成了三化剑阵!

双残霍地转身,脸上露出了惧意,云靖冷笑一声,道:

“石匣重达四千斤,石条至多负重千斤,孽魔们,此地即尔授首的葬处!”

老男怪暴然扑上,老女怪扬声唤止,峭岩旁适正传来穆子渊父子招呼云靖万勿冒险的警告,老男怪迅捷退回,老女怪道:

“我已有了过去的办法,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

他俩悄语数声,霍地双双扬掌浮虚向云靖等人击去,云靖等左手握剑,各以有掌相抵,真力相较之下,平分春色,云靖不知双残居心险恶,据当以五人之力,足可斩妖除邪,于是右手一挥,和四位师弟纷纷扑上用剑击到!

讵料双残早已谋定,阴笑一声闪身迎上,这次方始展开罕绝人间的功力,双双出手,已将两名道士的长剑弹断,臂胸抓起,手只一紧,这两名道士业已昏死过去,双残扬臂一甩,竟将道士甩手断涧对面,继之轻拍右掌,打出了无人能敌的地煞腐尸阴功,另外两名道士在目睹师弟一招被掳之下,愣得一愣,已被阴功击中,惨哼半声倒卧地上,迅捷无比的改变了人形,转瞬化成一付枯骨,云靖惊骇得全身颤抖,老男怪业已扬学打到,适时穆子渊父子飞纵而来,各以全力扬拳击出,将老男怪的掌劲推出救下了云靖。

双残似乎料不到今夜敌手这般高强,自然,双残仍然不惧穆子渊父子,不过着想和适才一样出手即胜,却办不到,缠战下去,转瞬天亮,则必死无疑,因之双残在微愣之下,立即迅疾退到了匣旁边,嘿嘿咯咯两声怪笑,四臂一抖,竟将石匣高抛空中,向对涧落去,双残却顿足而起在石条桥上一登再起,半空迎上石匣,又是一抖一抛,身形复降,双足再次在石条桥上一登,仍然于空际接着石匣,人与石匣业已安然到达了对洞,这种罕奇的功力,只看得云靖脸无人鱼目瞪口呆!

双残过洞之后,将石匣放好,双双扬手对石条桥面一击,石条碎裂八段,坠于千丈深涧之中,滚坠之声如同雷鸣,久久不绝!

石条断落,已绝通路,虽然穆子渊父子能够飞身渡过,但自忖万非双残敌手,况四老侠及云靖尚需照料,只得恨恨的看着双残发出那种自得的怪恶丑笑!

双残阴笑数声之后,将在地上昏死过的两名道上抓起,对正好到达的四老侠及穆子渊父子和云靖说道:

“从初更到现在,教主们水米未沾,正好送上美味,尔等记住,明日趁早滚下青城,否则夜来休怪教主夫妇要喝尽尔等之

说着獠牙张处,已咬开了道士们的颈下,狂吸鲜血不已,继之掌碎道士天灵,以手挖食人脑,云靖虽然由穆印口中听说双残生食人脑之事,仍不尽信,如今亲眼目睹,既悲师弟惨死之恨,又惧双残食人之态,他竟狂号一声晕了过去。

醒来,依然足在峭岩山头,天光早已大亮,身旁只有展威扬边天启等四老侠,穆子渊父子却已不知到何处去了。再看对涧,双贱和那石匣也消失无踪,想起昨夜遭遇,不禁悲由衷生,云靖虽是极有修为的出家人,却也止不住泪流满面。

仇仁剑乃武当门下,虽系俗家,渊源却深,见云靖醒来,立刻宽解他道:

“道长不必悲伤,穆大侠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双绝城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