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04章 三湘五老

作者:司马紫烟

五老因为凌风老人有言在先,故而并不拦阻七煞离去,闵东源直待七煞形影消失于暗处之后,方才冷冷一笑对凌风老人说道:

“闵某可否敬问一声,五老仗恃着什么要闵某俯首听命?”

霹雳老人现声说道:“闵东源,你敢食言背信!”

闵东源嘿嘿一笑,道:

“闵某记不得曾与你们订过什么信约,自然谈不到食言背信否!”

风雷老人冷哼一声,道:

“你认为青城七煞已然远扬,老夫兄始就奈何不了你吗”

闵东源又是一声嘿嘿,道:

“青城七煞脱身而去,是你们的承诺,与闵某无关,闵某却未曾答应随间你们前往五老村中,这一点希望你们仔细想想。”

说到这里,闵东源话锋一顿,声调变为冷诮的又道:

“当然,三湘五老名震天下,要是以力服人,自不惧闵某胆敢相抗,不过闵某部非武林无名之辈,见过江浪走过险途,你们必慾迫使闵某就范,怕要付些代价出来了!”

行云老人这时突然开口对凌风老人说道:

“大哥,此予心术比那闵印相差太多,以小弟愚见……”

凌风老人中途挥手,阻住了行云老人的话锋,淡淡地对闵东源道:

“不错,老夫承认道才你并没有亲口答应过什么,老夫久闻你狡狭刁猾,毫无情义,刚才只是有心一试真假,其实象你这种武林败类,既能忘恩负义,杀叛武林帝君,老夫已应了然其余,固念老夫兄弟与你渊源颇深,故而相试虚实再尽人事,如今人事既尽,闵东源,老夫兄弟还肯放虎归山,养痈赐患吗?”

闵东源桀骜狞笑数声,道:

“老头儿,即便你不肯放虎归山,又能奈何得了我闵东源呢?”

凌风老人双眉陡扬,对其余四老说道:

“此予放归江湖,必成大害,不可留情,只好养他一世

“一世”后面还有‘’立即动手”四宇未曾说出口来,闵东源却已迅捷无伦的扑向闪电老人,左手为拳,右手为掌,拳出“百步击虎”,掌作“凌虚戮龙”无比的内劲卷起啸响的风声,势如雷霆压下。

闪电老人一声冷笑,既以“闪电”为号,此老动作之快可知,上步撩腕,摘星手硬搏戮龙掌,顿肘甩拳,擂天鼓迎敌百步功,硬搏实对,地上沙土霍地旋飞半空,两声巨响,闪电老人和闵东源各退三步,半斤八两,难分胜负输赢!

凌风老人适时扬声说道:

“速战速决,以五行运会功力擒此蠢徒!”

话到掌到,五老立即展开五行降法!

闵东源架开闪电手,霹雳震禅掌随之压到,忙甩步走拳封出一招,狂飚已经袭临腰背,倒行莲花步错开风雷掌力,和风轻送已到胸前,抖臂扬手推开凌风的一击,行云真气却撞得闵东源倒退两步,他尚未喘息换气,狂飚再起,霹雳重鸣,闪电手倏忽压到,双膝间突降寒风,一股强劲无比的真气已推到脊心,只逼得闵东源头上青筋暴起,手忙脚乱,一连施展了五招“大力金刚手”,方始勉强稳住身躯。

凌风老人沉哼一声,五老第三次合力发招,这次招法特殊,每人同式推出两招,一奔闵东源前后左右击下,一奔闵东源头顶三尺地方打去,横击身躯的三招,闵东源以帝君绝学“神龙挪位”封出,不料头上凌虚的一击,却是五行运合功力,五种真力相遇,立生奇特变应,旋出一声摇曳动魄灼长啸,化作一片透穿金石的劲风,霍地迅疾压下,闵东源此时始知厉害,但却已迟,拚集全力以“九回”掌劲迎上,仍然未能破五行风势,被震的摔倒地上,一动不动!

霹雳老人飘身而到,舒臂伸身自地上抓起闵东源来,突闻凌风老人喝道;

“五单速退,当心此子暗算!”

霹雳老人适正发觉闵东源行诈,慌不迭地电掣般收回右臂,却已怪了刹那,臂肘地方已被闵东源五指抓中,立觉运转失灵,随即自封穴道纵出图来,天满星迅捷撕碎霹雳老人的右袖,变色扬声喝道:

“五老当心,这小子竟然练成了‘天星毒爪’莫再留情!”

五老闻言惧皆色变,凌风老人厉声对风雪、闪电、行云三老道:

“困住蠢徒,等我发落!”

说着他闪身出阵,自身畔取出一粒神丹给霹雳老人服下,并转对天满屋道:

“扬兄请代老五护法疗毒!”

话罢一随身回阵,和其余三老合力出掌不再留情,一招快似一招的打向闵东源要穴重地!

天满星略为盼顾,俯身捧起霹雳老人,远出数丈之后,方始缓缓放下,双星聪慧绝顶,防到万一的变放突然发,所以先把伤者挪向平安地带。

此时闵东源已经汗滴如雨,适才他已经身受五行真力震伤,否则霹雳老人必遭不幸,如今伤处奇病难当,四老围攻又紧,眼见得将不支,突地一条怪异的黑影由空而降,来时无声落时寂然,好俊的功力,怪影落时恰在闵东源身前,闵东源久战神疲,竟然不分怪影是敌是友,忽地暴出五指以“天星毒爪”之力抓向怪影,怪影并不躲闪,翻臂狞腕,不但使闵东源毒爪抓空,反而掳住了闵东源的臂肘,闵东源才待拚力挣扎,怪影已用左手连着拍拿了闵东源三处要穴,闵东源立觉疲劳尽失,精神焕发,始知怪影并非敌,才待出声道谢,怪影身形一旋,右手一松,已将闵东源扔出数丈,随即沉声喝道:

“火速逃命!”

闵东源恍然大悟怪影甩扔自己的用意,不再多言,如流矢般再次纵超,投射远去,眨眼形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凌风、行云、风雷、闪电四老,虽然目睹怪影投落、掳人、抛扔等动作,无奈怪影行动太快,等四老发现不对的时候,闵东源业已逃之夭夭,追赶不及,四老不由个个怒目视着怪影不瞬。

怪影长发三尺,披散垂掩着整个的头颅,正是五老心凛而惧的披发怪人,天满里虽然立处较远,却已看清是谁,不禁扬声告五老说道:

“哥儿四位要当心,这小子比闵东源厉害多了!”

五老中的四老,早已看出来者是那披发怪人,从怪人救走闵来源的身法功力之上,业已暗自惊心不懈,再经天满星示警,越发加了小心。

怪人站在当场,如一尊石像,动也不动,却冷漠地说道:

“我不走,你们最好先看看受伤的兄弟,闵东源天星毒爪没练到火候,却也不同等闲,然后咱们是合是打任凭你们,我都无所谓。”

凌风老人沉思刹那,蹬了怪人一眼,转身走向霹雳老人而去,其余三老见凌风老人已走,遂也转身到达霹雳老人的身前,此时霹雳老人右臂自肘至腕,肿约两寸,正在提聚一身真力迫毒出体。

披发怪人突然扬声说道:

“若有肿涨,证明爪毒尚未蚀入血脉,此时万勿解开所封穴道,否则真力一个不济,必然无救,速用快刀削破皮膏,然后借他人真气相扶,一面挤出墨水而见鲜血,一面解开穴道再以真力逼毒,最后涂抹灵葯生肌,然后每日子、午二时,行功疗养,旬日即愈。”

凌风老人毫不犹豫,立即按照怪人所说行事,果然无恙,在凌风老人替五弟涂上丹葯之后,霹雳老人疼痛立止,已能行动自如,五老方始放下悬心,凌风老人暗示天满星仍然照料老五,遂与其余三老缀步走向怪人而去,怪人不待五老开口,已首先问道:

“九洲镖局的那个小孩子,是被你们掳来三湘的?”

“这和阁下有什么关系?”

怪发老人耸了耸肩,并没有回答,风雷老人已接话说道:

“闵东源恶毒至极,你为什么救他逃去?”

披发老人默默无语,仍未答话,凌风老人这才正色问怪人道:

“你可愿意以本来面目和老夫相谈?”披发怪人冷淡的说

“面目和心术毫无关系,有话请说好了。”

凌风老人双眉一皱,道:

“你好象非常关心闵印!”

怪人淡然一笑,道:“不见得。”

凌风老人再次试探地说道:

“今夜你突然救走闵东源,使老夫兄弟不能不怀疑你和闵东源是素有交往。”

怪人哼了一声,道:

“你们怎么想法,我可管不着。”

凌风老人不由心头一凛,他震炼怪人的态度奇特,好象对于下人和天下事,都存着厌恶的敌意,略以沉思,凌母老人打定主意,况声说道:

“你可知道老夫兄弟是谁吗?”

怪人平淡的说道:“你们不是三湘五老吗?”

凌风老人道:“既知老夫兄弟是谁,竟敢多管老夫兄弟的事情,腿又是这样的傲慢,你还想平安而去!”

怪人一笑道:“三湘五老不是老虎,吃不了人吧?”

凌风老人故作震怒的样子喝道:

“说出你的名姓来历,老夫兄弟或许网开一面,否则……”

怪人不待凌风老人把话说完,哈哈一笑,手指天满星说道:

“杭州城外,人寰双星曾经和我见过一面,当时我还奇怪他们兄弟怎么会选我作了敌手,如今我已了然,那是你们三湖五老的主谋,现在我把在杭州回答双星兄弟的话来回答你们五老,谁想知道我的名姓,请先使我口服心服之后再说,听说三湘五老通敌概以五行之阵相搏,今夜愿领高教!”

天满星一旁微笑着说道:

“长头发的朋友,我们扬家哥儿们的账,别硬往别人头上扣,再说你今夜来晚了一步,霹雳老人伤势未复,五行之陈难发全功,施出这种乘危索斗的乖巧,岂不太小家子气么?”

天满星自怪人突然出现,救去闻东源之后,已知最后怪人必然索斗五老,霹雳老人臂伤未复,五行运合之力大减,怪人功力之高,为双星生平所仅见,万一搏斗结局五老败阵,非但五老一世英名尽丧,双方必然成仇,所以他才接过话去,说明霹雳老人不能动手,而存心不使双方今夜较技论武,不料怪人竟然声明动手之间,决不踏临霹雳老人的防区一步,知道大战难免,不由无语可说。

凌风老人何尝不知天满星的用意,适才怪人奇特奥妙的手法之上,业已看到怪人功为罕绝,招法诡奇,不过凌民老人却另有居心,很愿意借一场挤尽全力的搏斗,摸清怪人的出身和门户,因此当怪人把话说完之后,凌风老人立即答道:

“五行虽缺其一,仍能发挥全力,不必你自定规矩,不过老夫兄弟在和你搏斗之前,必须声明一事,老夫兄弟败时,一切断命从事,你若败北亦然,愿否?”

怪人耸贸一笑,道:

“你们不过是想把我也掳进五老村中,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我若败北,非但一切听命从事,并愿终身不离五老村一步,至于你们败时如何,就和我丝毫无关了。”

双方话既说明,凌风、风雷、闪电、行云四老,立即各自退后了三步,取四象方位,准备出手。

天满星眼珠一转,对怪人说道:

“咱们一战,我们杨家老哥儿俩个是输了,今天正赶上五老中的霹雳老人无法动手,人又恰好多我一个,你要觉得没什么关系的话,拿我当霹雳老人如何?”

披发怪人已知天满星的用意,一笑说道:

“五行真气再加上绝龙三音掌力,恰是天衣无缝的配合,可惜仍然不足通我现露本门技艺,不信的话咱们就试上一试。”

天满星老脸一红,并未答话,却飘身入阵顶替了霹雳老人的空位,怪人只淡然一笑,若无其事。

凌风老人这才神色在重的对怪人道:

“你我虽然无怨无仇,不过既然动手相搏,老夫兄弟却是决不留情,所以你也应该施出一切功力!”

披发怪人哈哈震声笑了起来,继之狂傲的说道:

“我怕当代武林之中,还没有一个高手能当得我全力一击!”

三湘五老和天满星杨伯,闻言心头皆是一震,当前的披发怪人,目下虽然还是江湖中默默无闻的人物,但是五老和杨伯却深信怪人是另有原故而隐藏自己的身份,因此对怪人所说若全力之一击天下高手难敌的这句话,不认为是夸大之辞,怪人出身及正邪尚不知晓,设若是和闵东源同样的险诈、狠毒、狡狯,恐怕天下武林自此永无宁日了,故而五老等人无不震惊而恐惧。

披发怪人察言观色,业已了然五老和杨伯的心思,冷冷的说道:

“世上绝对没有甘愿作恶的人!世上却绝少不热中名利的人!世上更多自以为善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三湘五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