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魔侠》

第06章 万幽鬼王

作者:司马紫烟

此举不但令谢剑寒、楼师桐、尹君强三人凛惊,连双星及五老也不禁暗中点头赞佩万分。

谢剑寒大意之下失去阴筋白骨令,脸色立变苍煞,木愣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闵印接得骨令,翻覆观瞧,反面白骨之上,刻画着大大小小无数鬼魔,刀笔如神,翩翩若生;正面,除上端镶嵌着一颗碧绿宝珠,光芒四射外,只刻着一双赤身男女魔鬼,男女双魔纠盘一处,双颊相偎,男魔目喷*火,望之一身含劲,女魔妙处似隐若现,美目顾盼,摄人魂魄,笑嫣生春丁香微吐,其慾擒故纵之态,难以形容。闵印不觉由心底生出厌恶之感,怒喝一声,道:

“我只当万幽鬼王最具尊严的阴粼白骨令有多珍贵,原来是这么一幅无耻的秘图,拿回去:吧!”说着,闵印暗以绝顶内力,加诸白骨令上,疾若电掣抛向谢剑寒而去。

谢剑寒大喜过望,未加思索伸手就接,闵印暗喜心头,只要谢剑寒接到手中,阴粼白骨令立即散碎,那时倒看谢剑寒如何善后。

谢剑寒自然不知闵印已经使了手脚,五指即将抓到白骨令上,突然那阴粼白骨令无故迅疾升高,非但谢剑寒一扑未中,并且也脱出了闵印内力之下,接著有人阴沉冷酷地说道:

“小娃儿必是闵印,好手法,好功力,不过老夫这白骨之令,却不容人侮,你竟敢暗以绝顶内功牵引,慾使白骨之令散碎,饶你不得!”说着,只见那阴粼白骨令,如流矢般疾投向行云老人所居屋脊后方,不问可知,发话之人就隐身彼处。

闵印不服暗中人的言语,才待追上,那知怪事又生,阴粼白骨令在飞般自投而去之后,却突然遭无形的拦截,竟然停在半空挣扎不已,双星五老和闵印,及谢剑寒等人,无不色变,观白骨令之奇变,即知另外又有高手出现,先前叱斥闵印的暗中人、在言语之间业已表明就是万幽鬼王,否则断无自承,“老夫这白骨之令……”等言的道理,可是这暗中和鬼王以罕绝内力较技的奇客是谁,却令众人难以猜测。

此时,那阴粼白骨令突然脱出了万幽鬼王内力牵引之下,如流星过渡般飞射到闵印身旁,闵印听到耳边有人以真气传声说道:

“五老村中已有多人披鬼王暗伤,可用白骨令逼使鬼王就范,动手医治受伤之人,老贼再狠,也不敢不听,千万莫当儿戏,有我在一旁,老贼难以施展毒计,不必怕他,最好能叫他相信,夺回白骨令的是你,这样老贼因不知你功力深浅,势将屈服!”

闵印由真气传话的语调之中,听出是那披发怪客,不由大喜,这时阴粼白骨令恰好已到伸手可及的方位,闵印立即五指聚合全身劲力,向阴粼白骨令抓去,白骨令自是轻易的重又落入闵印手中,非但万幽鬼王座下二堂香主认定这是闵印的功力于法,就连双屋和五老,也看走了眼,只有暗中的万幽鬼王,尚有不信之意。

闵印再次收回白骨令后,立即对行云老人所居星楼冷诮的说道:

“闵某有心以白骨之令,一试今夜鬼王在否,阎五州,你可以出面和闵某一会了吧?”

阎五州闻声而出,只见一条人影在行云老人星楼屋脊上面一闪,众人面前已经平添了一位相貌奇丑的秃眉老者,老者一身乌亮发闪的奇怪衣衫,在飞身之下竟然动也不动、由此可知老者的功力修为,驾乎双屋五老等人之上,闵印自非敌手。

老者飘落地上之后,谢剑寒等三人立即向前叩拜,老者冷冷地挥手,示今彼等站向一旁。然后仔细盯住闵印一眼,却对二湘五老含笑说道:

“一别数十春秋,五位可好?”

凌风老人代表五老说话,语含讽诮的说道:

“兄弟门今夜承蒙一别数十年没见的老友关怀,此德此情实不敢忘,阁下可好?”

老者正是万幽鬼王阎五州,闻言竟然未答凌风老人的话语,转对人寰双星说道:

“两位侠驾竟也在此,实出老朽意外,近数十年来……”

双星自阎五州在行云老人所居星楼屋脊之上突然发话,已知今夜这向以狠毒令武林畏惧的鬼王,早有血洗五老山村的安排,决难善罢,因之天乐星不待阎五州把话说完,已接口答道:

“近数十年来,江湖只容鬼域之辈横行,难怪阁下在此见到我双星兄弟,认系意外了!”言下之意,令鬼王颇觉难堪。

鬼王阎五州眼望着双星和五老阴阴地一笑,转对闵印缀缀地说道:

“闵印,令祖身体可好?”

闵印冷冷地说道:

“闵印出道甚晚,恕我不认识阁下是谁,因之无法领受阁下问及家祖父的这一番心意,阁下担待一二!”

鬼王阎五州哈哈:一笑,道:

“虎父无犬子,强将出胜兵,好,咱们不谈家常,请将老夫门中的阴粼白骨令交给老夫!”

闵印冷嗤一声,道:“阎五州,你当真认为闵印年幼可欺?”

鬼王阴沉地问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闵印道:“阁下早已到达五老村中,都是干了些什么?”

鬼王心头一凛,却故作不解的说道:

“当老夫谕令谢剑寒等来此之后,霍然想起他等经阅不足,设若言语得罪老夫故友,如何是好,才……”

闵印不待鬼王阎五州把话说完,哈哈一笑,道:

“猫哭老鼠假慈悲的这一套,少在闵印面前施展,我问你,你是不是还打算要这阴粼白骨令?”

鬼王阎五州从容的说道:

“此令乃老夫之物,当然必须讨回这还用问?”

闵印冷冷的说道:

“五老村中已有多人误落你的算中而身受暗伤,阁下请先代受伤之人医治之后,再谈索要此令之事!”

此言一出,五老和双星不由大怒,鬼王阎五州却心头大凛,他再也梦想不到,面前这十七八岁的小娃儿如此老辣不禁答对迟疑。

五老同时厉声叱道:

“阎五州,今朝你不还我兄弟公道,休想生出五老山村!”

鬼王瞥望着五老,轻藐的说道:

“凭你们这身功力,老朋友,老夫若不念及昔日友情,只要举手之劳,则你们立毙当场!”

五老又待接话,闵印已扬声喝道:

“阎五州,你若再不答我所问,闵印立将白骨令震碎,然后与尔作生死之搏!”

鬼王闵五州霎霎一对碧绿的鬼眼,道:

“闵印,你想与老夫为敌?”

闵印冷笑一声,道:

“适才互以内力摄取白骨令,已分胜负,莫以为你那两套本领能唬住我闵印!”

鬼王阎五必!闻言先是一愣,继之说道:

“老夫不信你有那样高深的潜力!”

在阎五州说话的时候,闵印听到披发怪客再次传声说道:

“速以帝君所传‘两仪真气’弹出一指,对着老贼的前胸,并且先下警告!”

闵印功力本来极高,传声乍止,适巧鬼王话也说完,闵印提足劲力,对鬼王冷冷地说道:“阁下何不接我一指试试真假!”

说着,右手食指对准鬼王阎五州的前胸,猛然点下。

鬼王闵五州立即提聚七成内力严守,认定自己七成功力,足抵闵印一指,那知当闵印指力冲列胸前之时,自己提聚的七成力道竞难相抗,再想加力已然无及,竞被闵印两仪真气撞出了五步,胸前隐隐作痛,知道已受内伤,不由惊凉而失色!

闵印却冷哼一声,道:

“我只以七成内力,已然冲破你提聚同等功力的真气,设若适才加上三成劲力的话,阎五州,你必然立即口吐鲜血,如今你可愿意相信闵印功力不比你低?”

鬼王正以真力畅顺胸腹之伤,只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闵印扬起白骨令又道:

“阎五州,你想要此令,立即详述所伤村中之人……”

阎五州不待闵印话罢,已开口说道:

“我只用‘五阴鬼手’伤了‘五友’的穴道,三日之后才会病发身死,可以晚来五友由我医治。”

闵印对鬼王阎友州在刹那之间就能恢复内伤一节,暗自震惊,一面示意五老召唤五友火速前来,一面说道:

“我十分佩服阎五必你得天独厚的功夫天质,伤养好了吗?”

鬼王阎五州胸腹间所受指伤奇重,任他内力多高,一时之间也难痊愈,闵印发问,恰当时候,鬼王认为自己勉强故作无碍的矫饰,已被闵印看破,不由越发心凛,道:

“虽未复原,已无大碍,多谢关怀。”

闵印这才知道自己料错对方,于是再加粉饰的说道:

“这样已很难得,换上他人,这时早已腹痛如绞,浑身酸懒无力了。”

鬼王苦笑一声,没再答话,因为此时他正好腹痛如绞,当然闵印一指之力尚未练到这种火候,是那披发怪客暗中加了些力道,可是鬼王阎五州却不知端倪,已存早离是非之地的心意了。

五友来啦,此时尚且不知已中暗算,等五老说出始末,五友不由冷冷地对鬼王阎五州说道:

“姓阎的你听明白,这种功力我兄弟还能化解,所惧是根本不知已中暗算,既已知道,老主人在世之时曾有传授,因之不劳费心,盛情心感,如今我兄弟疗伤要紧,不多噜苏,再会之时,咱们本利齐归!”说着五友飞身而去,各觅静地自疗伤势去了。

闵印冷笑一声,对鬼王阎五州道:

“阁下三堂香主,适才声言要见我闵印,不知何事?”

鬼王阎五州早知有此一问,已有准备,立刻答道:

“因所人说你被五老掳来村中,老朽与今祖父交称莫逆,不能不问,并无他意。”

闵印冷哼一声,道:

“阁下那三堂香主,适才声言奉阁下令谕,索要一位已故友人的遗物,不知这位已故的友人与家祖可也相识?”

原来闵印已由话意之中,听出些许端倪,是故有心询问鬼王。

鬼王阎五州不料小小年纪的闵印会存莫大机心,闻言答道

“昔日武林中人,称呼令祖与老夫及那位故世多年的老友,为‘风尘三绝’,我等非但相识,并且义共生死,否则老夫怎知故友遗物相赠之事。”说到这里,阎五州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来,瞥望了闵印一眼,接着又道:

“刚才离开此处自去疗伤的五个老头儿,称着‘五友’,其实他等皆系老夫与令祖已逝好友的仆从,对老夫等三人的事情知之甚详、不信可问他们。”

闵印故作恍然之态,道:

“如此说来,五友还是阁下的晚辈了?”

鬼王阎五州含首道:

“当然,就是此间主人,三湘五老,真论辈份也要晚老夫与令祖一代呢。”

闵印哦了一声:

“所谓曾有宝图造赠阁下的那位前辈,是五友的主人喽?”

鬼王阎五州道:“正是。”

闵印似是自言自语说道:“想来五友必然不是那位前辈的心爱门下。”

鬼王阎五州一旁接话说道:

“这你可是错料了事,五友是他们主人寸步不离的亲信。”

闵印冷嗤一声,道:

“真要这样,阁下和五友主人,恐怕不是肝胆相照的好朋友了!”

鬼王阎五州自与闵印答对,已然陷身其中,至此仍未觉悟,诧然问道:

“老夫与五友主人,交称莫逆,你怎敢说非事实?”

闵印哼了一声,道:

“设若阁下之盲可信,其中矛盾之极。”

鬼王阎五州怒声道:“何矛盾之有?”

闵印轻藐地扫视了鬼王一眼,道:

“五友为其主人之亲信,其主人又与阁下交成莫逆,据阁下所言,老友临死,满有至宝之图相赠,今夜阁下即为宝图而来,但是阁下来后,却潜隐暗处,施展鬼域伎俩,将五友暗算,闵印经阅浅薄,不知武林道义二字何解,纵观阁下所为,莫非暗算老友亲信,就是报答莫逆之交相赠宝图的手段?抑或是别有原由呢?”

鬼王阎五州闻言不由喃喃无法作答,一旁的五友和双星,不禁齐声噬之以鼻。

闵印突然哈哈一笑,又道:

“莫逆之交的亲信门下,你尚不惜暗算,若说你差遣门下至此何及闵印,乃因关怀至友晚辈,那个能信?你问及闵印必怀鬼胎,今夜若不说明内情,这阴粼白骨之令,休想归赵!”

鬼王阎五州不由气结,若非适才轻敌大意已受内伤,早已变颜相向,此时只有忍在心头,暂不答对,不过那白骨令必须收回,因之苦思应付方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万幽鬼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夺金魔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