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车子到了八大胡同,正是夜色初上,万家灯火的时光,也是京师中纸醉金迷,澈夜笙歌点缀升平时光的开始。

衣装华丽的富商豪客,追逐声色的世家子弟,川流不息地来往于这一条艳名噪天下的巷子里。

一排排华楼,灯火通明,高悬着彩牌,牌上写着些莺莺燕燕的花名,悬牌的高低以及彩牌的大小,表示了牌上人儿的身价,相形之下,小珍珠的那块牌子显得很可怜。

平康生涯中的清倌人多半是未及龄的髫妓,侑酒,待坐而不陪宿,要等侯一个豪客一掷千金,花费一个娶老婆的代价为之梳拢才能一亲芳泽,也不过数夕之欢。

这是平康盛事,但这种豪客究竟不多,小珍珠的姿色不过可人而已,也没有什么过人的才华,十六岁落藉,十八岁还是个清倌人,无怪乎她的牌名被挤在一边了!

她名牌的灯还亮着,证明她还不知道哥哥的死讯,铁铮已经换了身衣服,谁也不认识他就是在天桥操琴的铁二胡了,倒是玉妙容一身打扮还是老样子,引得一些游峰浪蝶,色迷迷的眼光一直在她身上转。

有人还低声道:“这不是白天在天桥唱曲的金莲花吗?”

“是啊!大概是上这儿来赚外快了!”

“别胡说,人家分明还是个姑娘家,恐怕是应召出堂差来唱曲的,我们又可以一饱耳福了!”

“她要是肯卖,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去巴结一下!”

“得了吧!老胡,她的曲子唱得好,别的还不是一样,何必花这个寃枉钱呢!”

这些浪言浪语飘进了玉妙容的耳朵,气得她直发抖,要不是铁铮在旁边按着,她差一点就要动手凑人了。

铁铮却笑着道:“妙容!忍着点,谁叫你上这儿来呢,这儿根本不是正经女人来的地方,不叫你来,你又不放心,来了只好把耳朵塞起来,当作没听见!”

玉妙容恨恨地道:“这些男人真该死,我要是当了权,第一件事就是废娼,把这儿全部封起来!”

铁铮一笑道:“先有卖的才有买的,你只要能劝得天下的女人不卖身,就不会有这些混帐男人了!”

说着进了厅屋,毛伙倒是认得尤二混的,连忙迎上来,尤二混摆了手道:“不用张罗,我们来找小珍珠!”

毛伙顿了一顿道:“尤爷!您来得不巧,小珍珠屋里有客,听说要给她梳拢,您改天再来吧!”

尤二混一听变丁脸道:“什么?是谁的主意……”

毛伙陪笑道:“当然是姑娘自己愿意的!”

尤一一混怒道:“她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把她叫来!”

毛伙十分为难,铁铮掏了一块银子,塞在毛伙手里,笑笑道:“劳驾另外找间屋子,把她请来,我们只说几句话,耽误不了她的事!”

那是一锭二十两的元宝,在八大胡同就是叫个红姑娘出局也不过此数,毛伙看在钱的份上,连忙弯腰鞠躬,把他们领到一间空屋子里,告退而出。

尤二混一拍桌子道:“岂有此理,我关照她多少次,叫她忍耐一点,我们一定设法给她赎身,好好找个归宿,她居然自甘下流,而且拣了今天这个好日子!”

铁铮笑笑道:“别毛燥,二混,她哥哥今天死,今天就恰好有人给她梳拢,这里面有问题,等我来问好了!”

好不容易把尤二混劝平顺下来,没多久,门帘一掀,一个全身素白的女孩子,脸含戚容地走了进来,看见尤二混,神情并没有什么特殊,淡淡地叫了一声:“尤大哥!”

尤二混忍不住了:“小青!大哥是给你道喜来的!”

小青也是她的本名,她听了尤二混的话,只苦笑了一声道:“大哥!我知道您要骂我,但今天的事我求您别管!”

尤二混几乎叫了起来道:“我不管?你知道……”

裘小青淡淡地道:“我知道,我哥哥死了!今天下午叫人杀死在先农坛!”

尤二混怔了一怔:“你知道了,谁来告诉你的?”

“杀死他的人,也就是今天要为我梳拢的人!”

尤二混怔住了,铁铮也不禁一怔,连忙道:“青姑娘……”

裘小青的眼睛转向铁铮,尤二混道:“这位是铁铮铁爷,是个大侠客,也是我们的大恩人!”

裘小青向铁铮行了个礼,低声道:“铁爷,我听过您的大名,也非常敬重您,请您把尤大哥劝回去,我哥哥的事我自己来料理,您相信我不是个恩怨不分的畜生!”

铁铮镇静地道:“青姑娘,老好的死是为了我,我要查一批凶徒,请令兄帮忙,才害他遭了人家毒手!”

裘小青点头道:“我知道,那个姓马的已经对我说了。”

铁铮道:“你知道马行空是杀害令兄的凶手?”

“是的,马行空是我的常客,我哥哥见过几次,今天我哥哥追一个人,那个人是马行空的同伴,在先农坛跟那个人碰面时被发现了,马行空为了怕我哥哥认出他,才出手杀了他,他杀了我哥哥之后,就到这儿来告诉我了!”

尤二混差点又要叫起来。

铁铮却道:“你说下去!”

裘小青道:“他来了之后,承认杀死我哥哥,对我很抱歉,他拿了三干两银子给我,要替我梳拢!”

尤二混啡道:“你就答应了!”

铁铮忙道:“二混!别打岔!让她说下去,青姑娘不是那种人,她一定另有打算!”

裘小青眼睛一红,这个女孩子现在才流下了眼泪,哽咽着道:“他说他不沾染我的清白,只是借这个藉口向我表示歉意,三千两银子是给我赎身的。”

铁铮道:“你的押身价才只五百两?”

裘小青道:“是的!我一直想积满了这个数目,把自己拔出火坑,可是一个清倌人生意既淡,花费又大,收入更少,好容易积了一点,又被哥哥拿去了……”

尤二混道:“这个混球,你不该给他的!”

裘小青垂泪道:“怎么样他总是我的亲手足,何况他也不是不疼我,钱是他赌输的,但他赌钱的目的也是想赢一笔钱把我赎出来,他既没有别的嗜好,要钱也没别的用处,生性又直,不愿欠人的债,我怎么能不给他呢!”

铁铮道:“青姑娘,你这是害了他,赌这桩事最陷人,只有越陷越深!”

“我知道,但是只有这个方法才能使他有希望活下去,他是个很烈性的人,为了把我押了还债,他差点没抹脖子自杀,他的心愿就是要我出来,我明知道他的方法不对,也只好由他,因为他根本就不是那种细打精算的人。”

铁铮低头不语,裘小青又道:“在这儿我认识了一个读书人,在一家大宅院里当西席先生,是我们南京同乡,父母在家里开家小铺子,这年轻人跟我很投机,他家里也不嫌弃我,慢慢在攒钱,准备替我赎身,已经攒下四百两了,他再拿到今年的束修,就可以来迎娶了!”

铁铮道:“这是你一个好归宿!”

裘小青一叹道:“是的,所以我不能害人家!”

“这话怎么说?”

“马行空把他也约来了,说是梳拢,其实是约他共谋一醉,然后慷慨赠金,帮助我们团圆,那个小伙子还不知道,十分感激,口口声声说马行空是义士!”

“马行空可是拿他来要胁你?”

“是的!不止是他一个人,而且还有他一家,您想我能不答应吗?”

铁铮怔然道:“这家伙是什么意思?”

裘小青道:“马行空知道您会找来的,他唯一的条件就是要我不动声色,把您邀了去,敬您一杯酒!”

铁铮笑道:“这倒是奇闻,一杯酒能制得了我吗?”

裘小青道:“制得了的,那是杯毒酒,我已经给他暍下去,现在人就躺在我后房,七孔流血死了!”

铁铮几乎跳了起来道:“什么!你把他毒死了!”

裘小青沉稳地道:“是的!他给我一颗葯,叫我化在酒里敬您,还教了我一套话,拖那个小伙子作为见证,说一定能骗得过您的!”

铁铮道:“他要你说什么?”

裘小青道:“他要我说今天为我赎身的是那个小伙子,置酒庆贺,向院里的姐妹告别,明天就用花轿接我回家,您是侠义中人,一定会为我有归宿而高兴,也不会把哥哥的死讯告诉我而接受这杯酒的。”

铁铮笑笑道:“不错!这家伙把我看准了,在这个情形下我是非上当不可,但是你怎么又把他毒死了呢?”

裘小青凄然苦笑道:“我从哥哥口中,已经听过铁爷许多侠义事迹,知道您是位顶天立地,济危扶困的大英雄,我绝不可能害您,可是我拒绝了,又要连累别人,那个糊涂虫还以为遇上了仗义疏财的大好人,等着明天用花轿把我接回家呢,不知道煞星照命,连他的父母都在生死关头,我没办法,只好一咬牙,把毒葯放在那恶魔的酒里了。”

尤二混忍不住一竖拇指道:“好!妹子,有骨气,有魄力,我太惭愧了,自己弟兄丢了性命,却仗着你来报仇!”

裘小青黯然道:“我兄长死了,仇也报了,现在屋里还躺着个死人,被我塞在床底下,那小子醉倒了,尤大哥!您来得正好,麻烦您把那小伙子送间家去,我到衙门自首去,凌迟碎剐我都认了。”

铁铮道:“没有的事,我们来了,就不会让你受委屈,这事情没别人知道吧?”

裘小青抹了眼泪道:“没有!我在这儿挂的末牌,屋里连个丫头都没有,来了客人都是我自己招呼!”

铁铮笑道:“这就好,死人交给我们带走,你还是照常在屋里陪你的新郎官,明天让人家用花轿抬着,规规矩矩做人家的媳妇儿去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裘小青道:“那怎么行,我兄长今天才咽气……”

铁铮道:“你替他报了仇,就算对得起他了,别的你就甭管了,如果一张扬开来,马行空还有同党,恐怕还会找你麻烦,现在我们到你屋里去看看!”

裘小青没有再说话,默默地带着他们,来到后面的偏屋里,那是一明一暗两间屋子,前面是会客的地方,较为宽敞,摆了一桌酒菜,只吃了一半,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后生,穿着新衣,醉趴在桌子上,倒是生得顿为清秀。

屋子靠边的条案上点了一对大红烛,算是屋子里唯一的喜气,铁铮看了一下问道:“那一个杯子是有毒?”

·

裘小青指着右侧的一个杯子道:“就是这一个!”

铁铮拿起来,见杯中还有小半杯残酒,倒了一点在手背上闻了一闻道:“这酒不像有毒的样子!”

裘小青道:“他喝下毒酒后,我又敬了他几杯,毒酒都冲淡了,可能闻不出来了!”

铁铮点头道:“这就是了,我们到后面去吧!”

里面是卧房,很狭窄,除了一张床外,加上一口衣柜,已经没有多少空间了,床头用三尺宽的布帘拉着,帘后就是放净桶的地方,看来裘小青的确很不得意!

尤二混弯腰从床下拉出一具尸体来,是个胖胖的中年人,鼻子与口耳中还在溢着黑血,眼睛圆睁,样子很怕人。

铁铮看得很仔细,把尸体反覆检查了一下子道:“不错!是被断肠藿毒死的,一滴穿肠,尤二!这家伙是马行空?”

尤二混道:“是的,我见过几次!”

铁铮取了一叠净纸,把尸体脸上的血迹擦乾净,才站起身来道:“尤二!把酒壶里的酒洒在他身上,弄成酒醉的样子扶他出去!”

尤二混道:“铁爷,这家伙的身子都僵了怎么个扶法?”

铁铮想想道:“我们两个把他架出去吧!青姑娘,那个小伙子姓什么,家住在那儿呢?”

“姓周,叫周长吉,住在帽儿胡同,离这儿两里多!”

铁铮道:“好!过一两天我到那儿看你去,老好的事你权当不知道,也别放在心上,往后好好过日子!”

他取出两张银票,塞在她手里又道:“这五百两你带过去,叫那小子好好用功,将来巴个功名!”

裘小青感动地接了过来,铁铮跟尤二混两人架起马行空,一迳出了门,把尸体塞上了车子。

走了一阵,铁铮叫住尤二混道:“二混,你随便想个法子,把尸体给安排了,专心去忙裘老好的丧事吧!我们有事要先走一步!”

尤二混道:“铁爷!您是否还要间青姑娘那儿去?”

铁铮微微一怔道:“你怎么知道的?”

尤二混苦笑道:“今儿的事太邪门了,看样子小青那丫头小简单,还能瞒得过我这个光棍!”

铁铮道:“你看出些什么破绽来了?”

尤二混道:“这姓马的怕没有两百来斤重,我从床里下拖出来都很费劲儿,凭她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塞进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