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毛乐利脸色微变,内心激动得厉害,因为他当年的确是极负盛名的人物,居然被一个後生末进如此侮辱,那是很难忍受的,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冷冷地道:“天杀手早巳谢绝江湖了,铁大侠有何见教?”

铁铮道:“天杀手谢绝江湖,天杀门却席卷江湖,毛前辈是越混越得意了,何必太谦虚呢!”

毛乐利怒道:“铁大侠,我创这天杀门可没惹你!”

铁铮“哦”了一声道:“阁下就是天杀门主?”

毛乐利哈哈地道:“不错,我以杀手为号,现在还是干本行,有什么不对?铁大侠,本门对你再三容忍,你还要如此相逼,未免欺人太甚了!”

铁铮微笑道:“毛前辈,不是我看不起你,我虽然没把天杀门看得多重,但还不相信你是这个门中的首脑!”

毛乐利冷笑道:“你凭什么说我不是?”

铁铮道:“我不凭什么,只怕那位真正的天杀门主不答应,也许你想混淆一下我的注意,把事情揽过去,不过这一着做得太冒失了,我要是真相信了,出去一宣扬,说威慑武林的

天杀门主在八大胡同当跟包的大茶壶,不出三天,管保阁下的尸体会悬在北京的城门上而加以否认的!”

毛乐利的脸色又是一变,显然铁铮这一手击中了他的弱点,使他再也不敢硬起头皮混充了。

焦世庆道:“铁大侠,我们已经约法三章,互不侵扰的,你怎么不守信用?”

铁铮笑道:“我没有,是你们先毁约,杀了我一个兄弟裘老好!”

焦世庆怒道:“胡说!是你先找我们的麻烦,捣了我们在天桥的连络站,又紧追不舍……”

铁铮笑道:“这就怪了,我只不过跟玉小姐在天桥设了个棚子,想赚几两银子花花,可没惹你们吧!”

焦世庆怒叫道:“黑燕子,大家都是在外面混的,你也不是无名之辈,别说那种无赖的话,你若是不知道水仙花的歌棚是我们的连络站,会到那儿去唱对台戏吗?”

铁铮也沉下睑道:“你事先可曾告诉我那儿是你们的连络站?水仙花的歌概也没有挂着天杀门的招牌,你们更没有对外声明过那儿跟天杀门有关系,别说我只是在对面设栅唱对台戏,就是砸了水仙花的场子,也不能算我捣蛋,倒是你们无端杀了裘老好,那才是你们先破坏约定……”

焦世庆急了道:“谁叫他盯着我们的人!”

铁铮冷笑道:“这是你们自己不好,先露了相,那个周长吉到我那儿去亮出天杀门主的招牌,否则裘老好也不会盯下去的,我们说好了互不侵犯,只要我不找你们的麻烦,闯到你们的窝里去,不做出妨碍你们行动的事,就不算违约,可是你们先动手伤人,就怪不得我了!”

焦世庆语为之塞,半晌才道:“那是我们的手下入太过毛躁,可是我们立刻表示了歉意,把杀人的凶手全部处决偿命了,你为什么还紧迫不舍?”

铁铮睑色一沉道:“话说得倒轻松,杀了人随便弄了个人抵命就算了事了,你们就是再多杀几个、挽不回裘老姦的命来,也始终弥补不了我对裘老好的歉意!”

“我们已经死了两个人!”

“笑话—人命可不是买卖,可以论个抵数的,你们天杀门的人命不值钱,我姓铁的却不是这样算账的,裘老好是我的朋友,为了我的事送了命,我就得为他申寃雪仇!”

焦世庆有点发急道:“铁铮,你讲不讲理!你收了我们的银子,也答应离开直隶的,限期已到,你还是在这里!”

铁铮冷笑道:“我是离开直隶了,北京城可不是直隶省,这儿是九门提督的辖区,朝廷特设了京兆尹专门管理北京城里的鸡毛蒜皮小事,跟直隶省扯不上关系!”

焦世庆急地道:“你是这么划分的?”

“这又不是我划分的,多少年来,那一朝都是这么订的,九门提督正堂的官儿比一个督抚都大,你说的直隶,可不能把京师也算进去的。”

焦世庆整个怔住了,顿了一顿才道:“当初你跟我定约时,大概就存心找这个漏洞吧?”

铁铮笑笑道:“不错!下次你跟人再订约时,千万耍弄清楚,不要让人有空隙可钻,其实这怪你不够聪明,你们的据点根本就是在京师,用不着把范围划那么大,乾脆指定以京师为范围,岂不省事得多!”

焦世庆道:“那不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明白地告诉你,我们在那儿了!”

铁铮道:“你不告诉我,我还是摸到了!”

“早告诉你,你肯答应中途歇手吗?”

铁铮朗声一笑道:“当然不会,你们对铁某应该了解,黑燕子插了手的事,不到水落石出不中止的,那样你们至少可以省下那笔银子。”

焦世庆深吸了一口气,有着一种被愚弄的感觉,厉声叫道:“黑燕子,你欺人太甚,你当真以为我们怕了你!”

“大概有那么一点,否则你们不会花钱请我搁开手,天杀门向来是往里进,从没有往外出的事!”

焦世庆忍无可忍,挥手叫道:“上!杀了这匹夫!”

铁铮连剑都没拔,冷冷地道:“焦世庆,你不要又犯以前的错误了,在大王庄你拥有那么多的人手,都没能讨得了好去,现在就是这几个人,够拚吗?我只要再翦除掉你几个手下,不必我来杀你,天杀门主也饶不了你了!”

这一着果然击中了他的要害,而且那几个人也不太热心,显然他们都知道铁铮的厉害,不想上前白送死!

窒了一窒,焦世庆委屈求全地道:“铁铮!你想干吗?天杀门跟你没什么过不去,我们也放弃对玉桂老婆的追杀行动,已经算是很大的让步了!”

“我要找的也不是你们,我跟天杀门主另有过节!”

“那你就直接找他好了,何必跟我们过不去?”

“我找不到他,只好从你们身上追线索!”

焦世庆苦笑道:“铁铮!你来找我们是大错特错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我虽是副门主,只不过是本门中地位较高的一个僚属而已,照样要听候命令!”

“至少可以告诉我他是谁。”

焦世庆又是一声苦笑道:“天杀门中没有一个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每个人都知道门主有一个名字,但每个人知道的都不相同,我可以告诉你,但不会有用,因为那个姓名只是对我一个人使用的,作为受令的甄别而已,谁都知道这个名字是虚空的,老实说,我也希望能找到他而除去他,天杀门中,每个人都存着这个心,我们所受的挟制,比局外人更为严密痛苦……”

铁铮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因为偷听到周长吉与裘小青的谈话後,他对天杀门的内情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因此他沉思片刻道:“用什么办法可以找到他?”

“没办法,门主从不跟我们见面,任何行动都是一纸命令,我们依令而行,比如说要我干什么,命令由别人转来,一个大信封,上面写着张三的代号,我接到了拆开,则是李四的代号,叫我转给另一个人,则是王五的代号,直到最後一个真正指定行动的人,才是行动的指示,谁都不知道这个命令经过几次手!”

铁铮心中暗惊,觉得这家伙实在太狡猾了,难怪天杀门的组织如此严密,威胁江湖多年,没有人知道这一个神秘组织的主持人是谁,因为他连自己的部属都保持着神秘的身分,局外人自然更难发现了!

铁铮相信自己所综合而得的线索,可能此他们每个人知道得多,因此也放弃了在焦世庆身上追索天杀门主的企图了,想想後手指毛五道:“好!那些都不谈了,我现在要裘小青,那是由他带出来的,总不能说不知道了吧?”

毛五居然一笑道:“铁爷!您怎么不早说呢,小珍珠还留在翠华馆,根本没出来!”

铁铮道:“胡说!我明明看见你把她带走了,没见你出大门,你却在後巷出现,坐上了赛杨妃的车子上这儿来了,小青一定是被你私运上车送到那儿去了!”

毛五笑道:“您看见的没错,天华银楼跟翠华馆有暗门可通,赛姑娘跟刘少爷都是自己人,但是小珍珠的确留在翠华馆,我把她放在别的屋里,然後我由暗门通到天翠银楼,搭上刘公馆的车子出来了,这是个障眼法,我知道您带着尤二混那个地头蛇,我的行踪一定是骗不过他的,只有这么晃一晃,才能把你们都引开!”

铁铮不禁一怔,这是出乎他意外的一着,但玩得太高明了,连他这个老江湖都上了当!

因此脸色一沉道:“好!那就跟我回去,找不到青姑娘唯你是问!”

毛五笑道:“铁爷!我接到命令这么做,目的就是引开您,好让别的人把小珍珠弄走,这会儿回去,人是一定不在了,谁来接人?接上了那儿?您杀了我也没用,都不是我经办的,天杀门做事一向是分工的,每人只管一部份!”

焦世庆道:“这话我可以证实,毛五只是个小角色,重大的工作也不会交给他办的!他的任务就是引你前来……”

铁铮冷笑道:“小角色?焦世庆!你在天杀门里面混了这些年,居然连名震黑道的三大凶人之首的毛乐利都不认识。

周长吉是天杀门主的亲传弟子,在他一抬手之下就送了命,这种小角色恐怕比你这副门主还大呢!”

焦世庆不禁一怔,移目去看毛乐利,而毛乐利也适时一抬手,焦世庆只低哼了一声,身子往前扑倒下来,毛乐利却像箭般的往後射去,动作快得使人无法想像!

铁铮在揭穿毛乐利身分时,已经作了提防,但是没想到毛乐利出手的对象竟是焦世庆,而焦世庆倒时,正好又挡住了他的路,就这样阻了一阻,毛乐利已经失去踪影,只有一个赛杨妃吓成一团跟面无人色的刘绍棠瘫成了一堆,而随来的那些漠子也一个个吓怔了。

铁铮跨前一步,刘绍棠居然跪了下来连连叩头道:“铁大侠饶命,我不是天杀门的人,这完全不关我的事……”

这家伙的确够孬的,连眼泪都流了下来。

铁铮乾脆吓他一吓,呛然拔剑,比在他的喉咙口道:“刚才毛五说你跟赛杨妃都是他们自己人,你还敢赖!”

刘绍棠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着道:“我是被逼上梁山的,有次我跟神武将军冯世英的世子为了争风打架,被他打掉了一颗门牙,他们就找上我,说可以替我出气报仇,我糊里糊涂写了张委托状,小冯果然在三天後掉了脑袋,我的气是出了,可是他们也套牢了我,拿着那一张委托状,威胁我替他们办事!”

铁铮冷笑道:“凭你这种角色,能办什么事?”

刘绍棠一抹眼泪道:“他们主要是利用我这所宅子,偶而也要我去接洽一些生意,或者是从我父亲那儿探听一下可以勒索敲诈的对象来供给他们!”

铁铮不禁怒道:“你老子替和坤经手包揽狱讼,卖官鬻爵,已经够可恶了,你居然与匪徒为伍,敲诈勒索,更是罪该万死二这种人容不得你在世上!”

举剑慾砍,刘绍棠哭若连连叩头,可是等他磕到第三个头时,铁铮只觉得腕间一麻,心知已中暗器,连忙抛掉了手中的剑,用左手握紧了右腕,以防毒气随血液而攻心!

刘绍棠知道自己的暗算已得了手,跳了起来,一反可怜的神色,狞声笑道:“姓铁的,你也有今天。”

铁铮一言不发,晃晃向後退去,刘绍棠又冷笑道:“黑燕子!你中的是本门列为第一杀器的七步追魂针!”

铁铮的睑很深沉,但并不惊惶,只是冷冷地看着刘绍棠道:“我知道!那种针细如牛毛

,是一种极毒的银针,针尖很脆弱,发射力不强,必须在近距离下才能施为,射入人体後,针尖自动断折,留在血管内,随着血脉运行到心脏部位,毒性会发作,使心脏停止跳动了!”

刘绍棠虽然感到很意外,但仍然乾笑道:“你对暗器的辨识能力的确不错!而且算得上相当高明!”

“所以我才敢跟天杀门作对,一连挑了你们十几处窰子,铲除了你们十几个杀手,而且还活着!”

“只可惜你还是中了七步追魂针!活不了多久了!”

铁铮微微一笑道:“没那么严重,我已经扣紧了脉门,封住了穴道,那一段针尖暂时还不会跑到心脏去!”

刘绍棠冷笑道:“不错!可是你的手总要放开的!只要你一放手,就无法控制血脉的运行了!”

铁铮道:“我为什么要放开呢,我活得不耐烦了?”

刘绍棠不禁一怔,松了手就会致命,铁铮当然不会松手,略一沉思,他才冷笑道:“我会叫你放开手的!”

铁铮微微一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